第四十九章 双双被算计

更新时间:2017-04-06 10:12:23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452

凯越大酒店楼下,唐明已经等了十多分钟,就在他神色焦急顾盼之际,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从主干道上驶了过来。

  唐明目光一亮,整了整崭新的西装,迅速向着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

  纪慕芸下车,唐明神色大喜,脚步下意识的加快了几分,就在此时,秦淮从副驾驶上走了出来,唐明神情一怔,当即愣在了原地。

  “秦淮,你怎么来了?”唐明神色不悦的问道。

  “陪我女朋友来吃饭啊!”秦淮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顺手搭上了纪慕芸那盈盈一握的纤腰,故意问道:“你不会不知道纪慕芸是我女朋友吧?”

  纪慕芸知道这是秦淮说出来刺激唐明的话,秦淮手虽然搭在纪慕芸腰上,但是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仅仅是贴着束腰的束带,并没有发生肢体接触,再加上能让唐明吃瘪,纪慕芸也就听之任之了。

  “什么?纪慕芸是你女朋友?什么时候的事!”唐明神色震怒,双眼瞪着纪慕芸厉声问道。

  秦淮见此,踏前一步,将纪慕芸护在了身后,双眼直视唐明语气轻缓却又似沉浸在满足的回忆中,嘿嘿笑说道:“好像是一个月前吧,当时有两个飞车贼,带着面罩一高一低,不知道为什么要袭击慕芸,之后那两人被我解决了。”

  “不过慕芸的脚却受了伤,我们又刚好在酒店附近,于是就开了房间帮她揉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嘿嘿……你懂的!”

  秦淮眉飞色舞的看着唐明得意的笑,可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感到腰间传来一股揪心的剧痛,高挑的眉毛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拧,腮帮子轻轻“嘶”了一声。

  纪慕芸听了秦淮这般口花花的信口雌黄,心中又怒又恨,脸上却是仿佛娇羞的小媳妇一般,微微低着头,小脸蛋一片晕红。暗地里却是撵着兰花指气呼呼的掐了秦淮腰间的老肉一把。

  绝对正宗三百六十度旋转,不带放水的。

  剧痛让秦淮立刻闭上了嘴巴,可刚刚那一番真假参半的话,却听得唐明怒火中烧。

  他的眼神如同刀子,狠狠的瞪了秦淮一眼,又看向纪慕芸,见到那满脸绯红的模样,还有手上的小动作,简直就像是情侣打情骂俏,极为亲密。

  唐明冷哼一声,瞪着纪慕芸,心中却是怒不可遏的骂道:“贱人!荡妇!纪慕芸这个J货,她跟秦淮才认识多久,居然都上本垒了?哼!表面上冰山女神的模样,背地里原来竟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公厕!这小子算那根葱?连他都上得,我却上不得?”

  唐明深吸一口气,想到包厢里给纪慕芸布下的局,心中的怒气逐渐消退了几分,暗暗说道:“我就先让这贱人再得意一会儿,等到了包厢,喝了红酒,药效一发作,那还不是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定了定心神,唐明看向了秦淮,眼神之中越发的冰冷了,“这个小子一直都在坏我好事,上个月我让李血仇去杀他,没想到李血仇竟然一个大意被警察抓住了!玛的,敢碰我的女人,今晚我就把你沉进河底,让你从此人间蒸发!”

  秦淮一脸轻笑的看着唐明阴沉的脸,他知道唐明在盘算着坏心眼,但是没有想到唐明的心思竟然歹毒异常。

  压下心中的怒火,唐明神色恢复了正常,他身子一侧,手臂摆向了酒店大门口,“既然来了,那就请吧!”

  秦淮淡笑,搂着纪慕芸向内走去,“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唐明脸色阴沉,走在前面为两人带路,眼底却是隐隐闪过一抹冰冷残忍的凶光!

  包厢之内,酒菜已经备齐。

  三人坐在桌上,纪慕芸却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她盯着唐明沉声说道:“唐明,我和秦淮的关系,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今天我们来就是要告诉你,希望你认清现实,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纪慕芸,你也太绝情了!我追了你这么久,你竟然跟了秦淮?”唐明摇着头,语气毫不示弱的说道:“我唐明有哪点不好?论学历,论家世,论长相,我哪个不是上上之选?你非要选一个乡下来的小白脸?”

  秦淮戏谑的笑了,淡然问道:“唐明,你觉得自己很优秀吗?”

  唐明瞥了一眼秦淮,“至少我比你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强!”

  “哦?何以见得?”秦淮也不恼怒,接着问道。

  “论学历,我是奉安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你是什么学历?”唐明语气轻蔑,因为他先前调查过秦淮,根本没上过大学,好像连高中都没上过!

  这样一个文盲,根本就是渣渣一般的存在!

  秦淮靠坐在椅子上,面色自若,缓缓说道:“学历,也就是受教育程度,受教育学的是什么?学的就是文化!对于一个在给长辈行礼时连左右手都不知道的文盲,我是不屑于与你讨论文化的!”

  纪慕芸一听,顿时掩面轻笑,秦淮这是在拿唐明给黄文舟行礼时闹得笑话开涮啊,这件事纪慕芸还是知道的。

  唐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沉声说道:“就算你有文化,那家世呢?没有一个好的家世,你充其量也就是个读过两年书的穷酸土包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你在奉安买得起别墅吗?你买得起豪车吗?”

  唐家先人创办太白医药,传了三代才有今天的成就,这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成就。

  虽然没有权势滔天,但也算是个名门望族,唐明从小锦衣玉食,财力有多么富足自然是不用多说。

  唐明不屑的看着秦淮,嘴角冷笑,“比家世背景,你秦淮是一万个不如我!这是不争的事实!”

  哪知秦淮不屑的笑了,大手一摆,淡然说道:“家世?那就更不用比了!”

  唐明脸色一沉,“怎么?你还有什么隐秘的背景不成?”

  秦淮没有理会他,径直说道:“跟我比家世,嘿嘿,难道你不知道哥从小就是贡产主义的接班人?”

  “混账!”唐明怒极反笑,直白的说道:“老子身上随便一张卡里的存款,都抵得上你几十年的工资,你算哪门子的接班人?”

  “这有什么好比的?”秦淮不屑的说道:“你钱再多,超出了柴米油盐的用度,那就是一堆废纸!需要钱的时候,钱才是钱!我衣食富足,无忧无虑,你给我再多的钱,那跟纸有什么区别?”

  唐明一听,愣了片刻,随即眼中闪过一抹怒气,继续说道:“我开的兰博基尼价值六百多万,我住的别墅八百多万,你呢?你有什么?你的钱仅仅只能满足你的柴米油盐罢了!你这个住着出租房的穷鬼,出门只能坐出租车,你拿什么跟我比?”

  “我是跟你比不了,我女朋友可以啊!”秦淮嘴角露出一丝坏笑,没心没肺的说道:“慕芸的法拉利也挺不错啊,她住的别墅我觉得也挺好,尤其是房间那张床,比我出租屋里的床软多了!既然是情侣,那当然是同开一辆车,共睡一张床,难不成我要和她分开生活?”

  唐明听得眼皮狂跳,尤其是秦淮刚才说到纪慕芸的床比他自己出租屋的床软,简直刺激得唐明火冒三丈。

  “够了!”唐明厉喝一声,脸色已经阴沉如水。

  秦淮也适时闭上了嘴,因为他已经感受到纪慕芸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要是再说下去,恐怕没有搞定唐明,自己就要被纪慕芸踢出去了。

  “唐大少,你还要跟我比长相吗?比谁长得帅?”秦淮紧追不放的问道。

  唐明目光阴冷,不想再自讨无趣,瞥了秦淮一眼,沉声说道:“吃菜!”

  “既然你什么都比不过我,那就请你认清现实,以后离我女朋友远一些!”秦淮淡然说道,随即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开始吃菜。

  纪慕芸见此,知道吃完这顿饭自己与唐明的事就能够告一段落了,于是也动起了筷子。

  唐明几乎要被气得内伤了,咽了口气,开始夹菜,这时候,服务员就上来开酒,给三人都倒了半杯。

  唐明冷哼一声,端起酒杯对着秦淮就一饮而尽,随后沉声说道:“喝!若是喝不过我,你就是个娘们儿!”

  秦淮笑了,以为唐明是要在喝酒上找回场子,没有多想,端起杯子就直接干了。

  唐明看向纪慕芸,纪慕芸见两人都喝了,再加上这个牌子的酒是自己喜欢的,便喝了两三口,将杯中的酒喝完了。

  “继续!”

  唐明嘴角冷笑,大喝一声,继续开始与秦淮对喝,期间还时不时捎带上纪慕芸,秦淮是来者不拒,纪慕芸皱着眉又喝了一些,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

  没过多久,纪慕芸嫩白的脸就变得绯红一片,美眸之中一片迷离,扯着胸前的衣服无意识的喘息起来。

  秦淮此刻脸色红晕,浑身燥热难耐,脑子里天旋地转,连坐都坐不稳了,他双手撑着桌子,努力聚焦视线看向唐明,却见到唐明一脸冷笑的站了起来。

  “秦淮,你没有想到吧!红酒里面已经被我下了强力特效药,你没有解药,又喝那么多,现在是不是站都站不稳了?”

  唐明奸诈的笑了笑,缓缓起身慢慢走到纪慕芸身后,双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被下药的纪慕芸哪里还有平时冷艳高贵的模样,她眉头微皱,神色痛苦,一双粉红的藕臂不断拉扯着胸前的衣襟。紫色内衣里的丰满透着酒店里的射灯,若隐若现,中间幽深的沟壑看得唐明口干舌燥。

  豪华包厢内的宾客休息室,纪慕芸已经彻底迷失了,完全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唐明看着眼前佳人欲拒还休的模样,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再也压抑不住浑身的燥热与冲动。

  他一把抱起衣衫凌乱的纪慕芸,感受着那火热的娇躯传来的柔嫩与温软,唐明深吸一口兰香,满心激动的抱起怀中的女人走进了休息室。

  此刻,药效游走全身,秦淮只觉得浑身酸软,站都站不稳了。

  他眼睁睁看着纪慕芸被唐明抱进休息室,然后被丢到了床上,目眦欲裂却什么也做不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淮痛苦的目光,唐明嘴角溢出了一丝报复性的讥讽邪笑,竟是连门也不关,就那么朝着床上含苞待放的纪慕芸压了上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