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吓死人了

更新时间:2017-03-20 14:01:08 作者:半月弯刀 字数:2539

叶天和的名声很大,几乎算是全国知名人物了。

  而曾经在燕京任职过的吴J长也很明白,叶氏集团是一艘怎样的民营航母。

  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以及深不见底的G场背景,哪是他这种小J长能看懂的,他连上饭桌当陪衬的资格都不够。

  现在自己不长眼,居然把人家的太子爷给关了。

  这事儿,恐怕要闹大了。

  见领导不说话,小莉连忙提醒:“J长,这……这可怎么办呀?”

  “不捉急。”

  吴J长到底是个老J察了,虽然乍一听到叶天和的名字,有些乱了方寸。

  但他基层经验无比丰富,类似的案子也不是没见过,他小声问道:“这是他自己跟你说的?”

  “不是啊,是我自己查到的,人家才不稀罕说这个。”

  小莉心情比J长还要紧张。

  吴J长不自觉地点点头,心想这还差不多。

  首富家的公子,才不屑用身份去装逼,那些天天讲自己家做什么生意有多有钱的,都是一些傻卵才会干的事,真正的有钱人,从来不稀罕去吹嘘这些东西。

  他坐在电脑前,打开GA内网,输入了叶诩的信息,一件搜索,一些列表信息立即一目了然。

  吴J长呆呆地看了一会,手开始抖起来,拿出别人孝敬的香烟想要点燃,打了好几次火都没成功。

  关键时刻,一只白嫩的小手接过打火机,替老局长给点上,小莉问道:“J长,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先把人给放了?”

  “对对对,你说的对!”吴局长顿时如梦初醒,先把人放来再考虑其他事情,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他问道:“关在拘留室对么,快走。”

  另一边,冯国饶听说刚关进去的小子竟然在里面打人了,这事情好办啊,他嘿嘿笑了两声,拿起J棍就走过去。

  吴J长带着小莉先行一步来到了拘留室,只不过一开门,就被里面的场面给惊呆了。

  十余个罪犯,全部躺在了地上,而罪魁祸首正舒服地躺在大通铺上,悠闲地抽着烟。

  吴J长一看叶诩的面相就慌了,他顿时想起几年前还在京履职时的那一次经历。

  那天他正好跟上头领导来到叶氏集团考察工作,那时候就有这么一个人开着一法拉利飙过来,稳妥妥地停在了他们旁边,而当时走下来的那年轻人,就是眼前的这个!

  吴J长对这件事情的印象相当深刻,毕竟当时可是配同一位B长前去考察的。

  当时法拉利开来的那情景虽然不算夸张,但下车的年轻人却看都不看这边一眼,而当时B长对这种大不敬的行为也仅仅是简单一笑,什么表示都没有。

  我的妈呀,是他了!吴J长心想。

  他立即堆起亲和的笑容走到叶诩面前,用和蔼可亲又带着几分谦卑的语气说道:“叶同志,案情已经查明,其中对您可能存在一点误会,我们先出去再说好吧?”

  “去哪里。”叶诩没有起身的意思,大牌得很。

  “先出去再说好吧,总之这个案情已经查明,您可是见义勇为的标模!”吴J长赔笑道,哪里有半点J长的威严。

  他亲自拿出手铐的钥匙替叶诩开锁,一边开还一边叽咕道:“还上什么铐啊,真是乱来。”

  这时候冯国饶正好走到拘留室的门口,抬眼就看见一个臃肿的肥胖身影正在给那个最嚣张的罪犯开锁,而旁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十余个人,立即就愣了一下。

  他没认出这是J里来的一把手,第一反应就是谁找关系进来捞人了,不禁大怒道:“徇私枉法!这是徇私枉法!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J长吗!”

  这么一声叫唤,把整个拘留处的人都给震了。

  值班的JC迅速赶来,就连站在门口的小莉都面容大变,这让冯国饶好生得意,他可是公正的好J察!

  小莉是花容失色,这冯队长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敢对J子吆喝这种话!

  冯国饶说话间就已经抽出警棍,一步向前,就要给正在开锁的那家伙一记狠棍,把这害群之马给废了。

  吴J长的身形顿了一下,冷冷都转过头。

  J棍就停在他的脑袋上,冯国饶瞪大眼睛,头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一棍子就要敲在自己顶头上司的脑袋上了!

  “J……J长,是您啊……”

  他立即收起J棍,一个立正站在吴J长的面前,尴尬无比,又大汗淋漓。

  吴J长没理他,而是笑眯眯地对也许说:“叶同志,我给你准备了宴席,压压惊。”

  看看J长这个态度,就跟接待S级大员一样的恭维姿态,冯国饶和一些赶来的同事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苏家来电话保人了?

  就算是苏家的苏震飞亲至,也不可能让吴J长如此谦卑,毕竟他可是J署的一把手,正T级领导。

  “既然没事,那就算了。”

  叶诩说道,他也猜到这些人是调查了自己的背景,要不然也不会摆出如此卑微的姿态,不过叶诩叶没心思跟他们计较,笑道:“我先走了。”

  吴J长不禁肃然起敬,叶大少果真是大人有量,被冤枉了还能把他们当个屁给放了,这胸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他当即表示:“叶同志,我让人送你,这个点打不着车,你是上哪去?”

  “我走路就行。”

  “哪能让您走路呀……”

  两人一起走出去,旁边的干J都是一头雾水,看吴J那殷勤巴结之意,就跟陪同ZY派遣员一样,大家不禁开始怀疑这尊大菩萨到底是哪方神圣,不过也太年轻了吧!

  叶诩虽然不想计较,但也没忘参了冯国饶一本,说这位队长办案太草率了,完全不注重证据,还想要屈打成招,这种完全就是J队的害群之马呀,吴J长您是不是需要注意一下?

  人家都这么说了,吴J长能不表态吗。

  他立即严肃起来,说回头一定对全队进行一次思想教育,当然也会对过往的事情进行彻查,绝对不会让百姓蒙冤如何云云,反正就是正义凛然,朗朗乾坤。

  走出J局,吴J长还是有些不甘心,尽管叶诩不计较,但他却想要好好巴结一下这位从京城来的国民大少,如果能进入这个圈子,那么他的仕途就光明了!

  “叶公子,要不我晚上安排一下,给您放松放松,权当给您配个不是。”

  吴J长说道,现在走出了J局,便是私交了,所以称呼从叶同志变为叶公子,如果对方应下,饭局上走一回,晚上再找妞陪一陪,这关系就算是搭上了。

  当G的嘛,搞关系就是套路,叶诩深谙这一点,但他不接这个茬,直接拒绝道:“不用了。”

  望着叶诩的背影缓缓消失在夜幕之中,吴J长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差点没吓虚脱了,“妈呀,吓死人了”

  叶诩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辆奥迪A8停在了J署的门口,然后走下来一个干练的男子,三十多岁出头,穿着西装黑皮鞋,剃着平头,干净利索,他是苏家的司机。

  他看见J署门口聚集着一帮人,还以为是在迎接来某位LD呢,他找机会走到吴J长的身边,轻声说道:“吴J,有空么,有点事情想跟你谈一谈。”

  “什么事,你说。”吴J长说道,苏家的司机,也算是老熟人了,不过对付一提叶诩的事情,他顿时就严肃起来。

  司机连忙解释道:“吴J,你也知道,这事情不管怎么看,那小伙子都是真的救了静雯,所以苏老板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