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更新时间:2017-03-23 09:22:39 作者:半月弯刀 字数:3153

叶诩眉头一皱,冷不丁抬脚将沙发踹到一边,不悦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称兄道弟?”

  我草,居然比老子还狂,还真他麻不是一般的嚣张!

  江龙心头大怒,暗自大骂不止,想吃了叶诩的心都有了,心说老子好歹也是滨海市的D头蛇之一,手下马仔上千,道上还从没来哪个家伙敢这么嚣张跟自己说话。

  就连Z府里那些当G的也得给自己几分面子,你他麻的倒好,居然说老子连跟你称兄道弟的资格都没有,你丫的算什么东西。

  越想越恼火,江龙脸色阴沉,铁青着脸,盯着叶诩恶狠狠道:“小子,我江龙在滨海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喊你一声兄弟是给你面子,你别他麻给脸不要脸。”

  叶诩闻言一笑,嗤之以鼻。

  “呵,你顶多就只是一个混出了点人模狗样的老混混而已,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滨海的一号人物?你还真他麻是马不知脸长,牛不知角弯,就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顿了顿,他扬眉道:“姓江的,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爽,尽管随便叫人来,老子就在这等着。我倒要看看你这号所谓的‘人物’到底有几分本事。”

  说着,叶诩大马金刀的往沙发上一坐,极为嚣张的翘起二郎腿,用充满嘲讽与不屑的眼神瞧着脸色极为难看的江龙,嘴角泛起一丝丝冷笑。

  江龙心头愠怒,满腔怒火熊熊燃烧,几乎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两眼死盯着无比狂妄的叶诩,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那叶诩现在早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在道上摸爬打滚拼杀多年的江龙深知一点,既然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却还敢这么嚣张的和自己说话。

  要么这家伙是个不知死活的煞笔,要么就是有不一般的来头,一点都不怕自己报复。

  而从叶诩那强悍的身手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无疑要大的多。

  想到这,江龙生生将满腔怒火压了下去,沉声道:“你到底想怎样?”

  叶诩微微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心里有些意外,本以为这家伙好歹是一个混混头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自己狠狠踩了一把脸,定会恼羞成怒的找人教训自己,却没想到这厮竟然怂了。

  看来这家伙不仅奸诈狡猾,还是一个能伸能屈之辈,自己还真有点小觑他了,难怪他能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听说你欠了我们公司四千多万,一直拖着不肯还,没错吧。”叶诩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支指甲剪,一边磨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道。

  “的确有欠款这回事,那我并没有拖着不肯还,而是公司资金紧张确实周转不过来。”江龙语气硬梆梆道。

  他对叶诩的来意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一直故意装傻充愣罢了。

  这年头欠债的才是大爷,就算你他麻的再怎么嚣张狂妄,老子就是死都不还你钱,你再嚣张顶个屁用。

  江龙瞥了叶诩一眼,心里暗暗得意,眸中露出几分嘲弄之色。他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几分本事,能耐自己几何。

  “啪!”

  就在他心中冷笑之际,叶诩脸色忽然一沉,抬手将指甲刀往他脸上狠狠一甩,破口大骂道:“我草你大爷的!没钱你开个毛的公司!欠钱不还还有道理了?信不信老子我现在就弄死你!”

  他暴起伤人的举动太快了,完全没有半点预兆,尤其他那随手砸出的指甲剪,更是又快又准又狠。

  江龙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眼前一花,脑门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是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令他脑袋晕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再抬手一摸,手上湿湿热热的已经沾满了鲜血,额头上赫然被那指甲剪硬生生砸出了一个伤口。

  江龙当场就呆了,脑海中一片空白,似是至今都不敢相信叶诩竟然敢在自己的地盘对自己动手,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那些倒在地上呻吟的保安和在办公室外围观的公司员工们亦惊愕无比的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心中直吸冷气,被叶诩的野蛮暴力行为彻底惊呆。

  要知道江龙可不仅仅只是他们公司的老板,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黑道大哥,这小子敢单枪匹马闯到公司来闹事就已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现在居然连他们老板都敢打……

  这不是狮子头上拔毛——找死么,简直活腻歪了!

  这小子完蛋了!

  所有人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同一个想法.

  以他们对自家老板的了解,向来只有他残暴虐待别人的份,还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嚣张放肆,现在叶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他,老板不剥了他的皮才怪!

  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再次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动手伤了人的叶诩不仅没有半点退缩,反而昂首阔步,向江龙步步逼近,神色不善道。

  “姓江的,我今天来原本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拿回那笔钱就算了,你可千万别逼我大动干戈,否则我怕后果你承担不起!”

  江龙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表情难看的就好像死了爹妈一样,两手紧紧握成拳头,指节捏的咯咯直响,极力压抑心中的怒火。

  他江龙在江湖上拼搏了十几年,也风光了十几年,有过泪有过血有过伤有过痛,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受辱憋屈过。

  心中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就犹如火箭般一阵阵冲上脑门,令他几乎就要当场暴走发狂。

  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方都已经把自己逼到了这步田地,他若是再这样继续当缩头乌龟下去,他必将成为无数人的笑柄,在公司员工和手下马仔心中威信尽失,颜面扫地,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立足。

  “草泥马的,真以为老虎不发威,就把老子当病猫了!”江龙缓缓抬头盯着叶诩,眼中凶光毕露,猛地暴怒厉喝一声,随手拎起身后的老板椅朝叶诩狠狠砸了过去。

  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匪气和残暴凶性,怒火当场爆发。

  那老板椅重达十几斤,被江龙砸过来后,在加速度的作用下,势能倍增,平常人要是被砸到,非得头破血流不可。

  但叶诩却好像对那椅子毫不在意,神色纹丝不变,脚步一错,身子只是轻轻晃了晃便轻而易举的避过了那把椅子的攻击。

  不过躺在叶诩身后的两个保安此时却是吓了个魂飞魄散,仓促间往旁边用力一滚,试图逃过一劫。

  奈何他们速度太慢,仍无可幸免的被砸了个正着,登时痛的惨叫连连,哀呼不止,看的周围众人都心脏剧跳了一下,暗自庆幸还好被砸中的不是自己。

  “呵呵,不错嘛,居然有胆子跟我动手!”叶诩咧嘴轻笑,施施然向江龙走去。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深邃眼眸波澜不惊,身上没有半点煞气和杀气,但不知为何,看着他此番模样,心中暴怒的江龙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气势和无形的巨大压力。

  仿佛有一座巍峨大山正慢慢压向他的头顶,要将他无情碾成肉末。

  这种感觉太恐怖太骇人,让他一动不敢动,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仿佛只要他一动,叶诩就会立刻突然化身成一只恐怖猛兽,瞬间扑上来将他碾压成肉渣。

  他历经江湖腥风血雨数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直到今天,他才终于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什么叫做气势上的绝对碾压。

  跟叶诩相比,他就好像一只弱不禁风的蝼蚁,两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我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那笔钱你还,还是不还?”叶诩目视江龙,云淡风轻道。

  江龙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天人交战,难以抉择。

  他是上千马仔的大佬,是江龙集团的董事长,是滨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他向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面对极为强势,比自己更为嚣张猖狂的叶诩,他摸不清对方的深浅,更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背景,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他不想跟对方硬碰硬,免得惹出什么自己难以承受的后果。

  说白了,他江龙虽然在滨海市的确勉强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但对那些真正的豪门世家而言,他只不过是一个马仔出身的大混混而已,根本上不了台面。

  滨海市里比他牛笔的人海了去,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把他碾成肉渣。

  “嗒!”

  叶诩抬脚往前再向江龙逼近一步。

  江龙霍然感觉到叶诩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又强了几分,逼得他心头一颤,额头上开始冒出细细的冷汗。

  “咚!”

  叶诩又是一步迈近,那沉闷的脚步声就好像一根大鼓槌重重敲在江龙的心脏上,令他瞳孔不自觉一阵剧烈收缩。

  他只觉得浑身的毛孔,仿佛被对方身上迸射出来的凌冽杀气,刺得生疼。

  再有一步,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会受不了这股恐怖的压力,给生生震停下来。

  此时此刻,江龙脸色极其难看,他的瞳孔缓缓放大,甚至无法呼吸。他极力的掐住自己的喉咙,想要让那两个字从口中吐出来。

  “我……我……厚……换”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叶诩嘴角溢出一丝冷冽的笑容,掏了掏耳朵。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