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吓得尿崩

更新时间:2017-04-20 16:28:00 作者:半月弯刀 字数:3188

张董事长看了叶诩一眼,还有躺了一地的保安人员,心里暗自为面前年轻人强悍的身手感到震惊,但此时并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他皱着眉头看着经理道:“你们没事招惹一个孩子干什么?”

  经理也是急的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董事长,这小子他说要来入住。”

  张董事瞪了他一眼:

  “他要住你给住不就完了吗?你在这个节骨眼给我搞这么大的事,连路都堵了!徐老他们现在可还在后头的车上,你这不是让我出丑吗?”

  经理委屈的看着张董事:

  “董事长,你看他那样像有能力在我们这儿消费的吗?我这不是也是怕来历不明的人进了咱们酒店,万一惊扰了徐老他们,造成更大的损失吗!难道你忘了不久前那个小偷了,公安局这会人都还没抓到呢!”

  张董事长一想,经理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于是语气才缓和了一些:“你先把这堆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弄走,那小子交给我来。”

  “是董事长。”

  经理如蒙大赦,转身便催促地上的保安赶紧爬起来离开。

  张董事长也走到了路中间,上下打量了一下叶诩,缓和了下心情,笑着对他说道:

  “小兄弟,这都是个误会,能不能先麻烦你挪个位置,把路让开些,有什么事情我们晚点都可以商量。”

  “你在这儿说话能算数吗?”叶诩问。

  “当然,我是这儿的老板。”张董事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要让我把路让开也可以,你让他跪下给我道歉。”

  叶诩突然伸手指着经理,气得他红着脸就要上来理论。

  张董事长眉头一皱,虽然对叶诩的条件也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向后一伸开手,制止了经理的行动。

  “年轻人,说话做事不要太过分了,要知道见好就收,有台阶就下,免得最后摔死。”张董事的声音变得威严起来。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之前的说话做事就不过分?我还是以为你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人,看起来是我想多了。”

  叶诩不紧不慢的说:“我还是那句话,想要我把路让开,这个人就必须跪下向我道歉。”

  眼看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张董事长脸色厉变,低声喝道:

  “小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以为自己的身手很厉害吗?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随便撒点钱,可以买十个比你厉害得多的高手你信不信,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

  “呵呵,这儿是在上演全武行吗?难道是欢迎仪式的一部分?”

  “小张,你可真是费心了啊。”

  就在众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之际,后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与此同时,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身穿朴素的衣服,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缓缓走上前来。

  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将近两米的男人,面容冷峻,眼神向老鹰一样锐利。

  张董事长一见来人,浑身打了个激灵,也顾不得叶诩了,转身急忙迎了上去,哈着腰道:“司令,您怎么下车来了?”

  老人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小张,我都退休了,可不是什么司令,也就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已。”

  张董事长恭敬道:“徐老,您还请先回车上,我这边有点儿小小的意外,马上就解决好。”

  老人刚想转身离开,却突然看见前方倏然站着一个背影。

  他先是一愣,然后竟然快步走上前去。

  “徐老不要,那个人很危险!”

  张董事长大惊,正想上前阻拦,却有一只手突然横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手臂孔武有力,仿佛一根根管一般搁的他胸口生疼。

  张董事长心中一惊,是徐老的警卫,那个高大的男人。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张懂事长一眼,淡淡道:“难道你认为司令连判断危险的能力都没有吗?”

  这边厢。

  “你……你真是小叶子!”徐老见站在路中央的叶诩,身影越来越是眼熟,走得近了,看清对方后,忍不住惊讶的叫了出来。

  叶诩虽然背对着老人,可听到老人的声音,终于也是忍不住笑容满面的转过头来。

  “徐爷爷,我听见声音就知道是你来了,真没想到在这儿竟然碰上了你。”

  “小叶子,快来让爷爷看看,这才三年不见,你又长高了,身子也好像强壮了很多。”

  徐老激动的拉着叶诩的手,就像是一位爷爷好久没有见着自己的孙子一样。

  一旁的张董事长和经理见到了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掉在了地上。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小青年,竟然和北华JQ前总SL还有如此亲密的关系。

  经理的两腿开始哆嗦,嘴唇变得青紫,脸上没有了半分血色,害怕到了极点。

  “小叶子啊,这三年你都上哪儿去了?问你外公他也不说,都以为你高考完了去海外哪个国家取了个小公主当驸马爷了呢。”徐老开玩笑道。

  “我参军去了。”叶诩回答道。

  “参军?参军好啊!不亏是咱们军人家的孩子!你去的哪个JQ,哪个B队,哪个J种啊?”徐老关心的问道。

  “徐爷爷,现在我都已经退伍了,咱们J人入伍的第一天背的保密纪律,我可一点儿都没忘。”

  “哈哈哈,好孩子,我不问了。”徐老拉着叶诩的手,走到张董面前。

  张董擦了满头的汗水,低着头,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徐老说道:“小张啊,我看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他可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你们也别为难他。”

  张董自从见叶诩和徐老这么亲密,是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哪还敢为难叶诩啊?

  当即点头说道:“我们和这个小兄弟是有点误会,但是现在都解决了,都解决了。”

  徐老拍了拍叶诩的手背道:“一会儿让小张告诉你我的房间号,你有空来陪爷爷聊聊天。”

  说完就返回了后方的车上。

  张董在叶诩身边谄媚道:“小兄弟,真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错,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叶诩哼了一声,道:“张董事长,刚刚是谁说狂妄来着?”

  张董面红耳赤了一阵,一面在叶诩跟前点头哈腰的赔笑,一面将呆若木鸡的经理叫道跟前。

  “你,马上向这位小兄弟道歉!然后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叶诩淡淡看了经理一眼,微微侧开了身子,双手抱着胸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经理此时已是彻底懵逼的状态,待得他回过神来,直接吓得尿崩了,然后看着叶诩在两人跟前跪了下去。

  他两眼泪汪汪的哀求道:“小兄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小兄弟,您要打要骂悉听尊便,可千万不要让董事长炒了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啊!”

  “那你他妈还不珍惜?你的眼睛长在脑袋盯上去了?知道自己惹的是什么人吗?”张董见叶诩没有表示,站出来无情的责难道。

  这位爷是什么存在,跟他比,不要说一个区区经理,就是十个也都换不来啊!

  死道友不死贫道,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动手,不然现在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只是叶诩面对经理的哀求,直接一个转身就朝酒店大门走了过去,压根就没给他机会。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是自作自受,叶诩的同情心可不是浪费在他们的身上的。

  成功入住度假村之后,叶诩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简单的拜访了一下徐老。

  他了解到度假村的张董事长是徐老以前老部下的儿子。

  那个老部下离开军队之后,白手起家,一手创办了这个度假村,把北元山开发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现在度假村传到了他的儿子,也就是张董的手下。

  徐老去年退休之后,张董事长每年都会邀请徐老过来小住,长则个把星期,短则一两天。

  而徐老对于叶诩的事情也非常感兴趣,他想知道叶诩为什么从J队退役了不回燕京,而是要呆在滨海。

  叶诩当然还是那个理由,是为了体验生活。

  徐老对此表示赞赏和支持,还主动说一定会帮叶诩保密身份。

  叶诩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张董事长旁敲侧击的向徐老打听自己的身份了,听徐老的语气,他什么也没有告诉张董事长。

  从徐老那儿离开之后,叶诩直奔马场踩点熟悉环境,如果今天何清源不来的话,那就只有明天了,如果明天还不见何清源人,就只有等下周了,所以叶诩的心情也很忐忑。

  今天何清源果然没有到北元山来。

  叶诩在别墅里住了一夜,山里的空气冷,明明才九月份,却还得盖上毛毯。

  第二天早上叶诩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窗外,雾蒙蒙的,他心想何清源还不至于这么早就去骑马吧?

  于是倒头又睡了半个小时的回笼觉才慢慢爬起来。

  殊不知何清源昨夜抵达北元山,这会儿已经在马场上跑了好几圈了。

  叶诩起床后离开别墅来到了马场。

  度假村的马场面积非常大,包括整片半个山坡的山地马场,也就是俗称的野场,也包括数个足球场跑道一样的标准马场,俗称标场。标场零星的分布在野场中。

  他挑了一匹健壮的白马,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骑上马在野场上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准备到下一个标场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飞驰而过的身影,把叶诩的瞌睡全部都带走了。

  叶诩忍不住惊叹道。

  “好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