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土豪玩车,豪门玩马

更新时间:2017-04-20 17:50:29 作者:半月弯刀 字数:3098

“年轻人,这赛马可不是闹着玩的,生意虽然重要,可是也不能拿生命来开玩笑。”何清源虽然没有像王宇那样直白的表露轻视,但很明显他也是看不起叶诩的。

  “何总,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就像您说的那样,马场上用马术说话,如果我赢了您,希望您把那个合作项目交给我们星耀。”叶诩决然的说道。

  “这个……”

  何清源还在犹豫,王宇却自告奋勇的跳了出来。

  “舅父,对付这小子,哪用你亲自出马?让我来好好会会他!”

  “好!”

  何清源拍板道:“好久没有看比赛了,今天规则化繁就简,你们就围着这标马塞十圈,先者胜。”

  “跑标马场这哪行啊?舅父,要来就来点刺激的,咱们跑野马,就外头那个湖泊,也跑10圈,谁先回来算谁赢。”王宇提议道。

  叶诩看王宇那一脸奸相,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论面积,外头的湖泊和这个标准马场差不多,可是自由空间更大,也就更加方便他使小动作。

  何清源没有作声,只是看着叶诩,意在询问他意见。

  叶诩一口应了下来:“没问题。”

  王宇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洋洋得意的说道:“臭保安,你等着看爷爷我怎么花式吊打你吧。顺便告诉你一句,我王宇可是全省马术冠军。”

  这心机不可为之不深,等到叶诩接受一切比赛条件了,他才把自己的头衔亮出来。

  然而叶诩听了是不屑一顾的。

  区区一个省级冠军算什么?刚刚一个全英冠军都和自己平分秋色呢!

  “呵呵,不就一个省级冠军的头衔被你说出了世界冠军的派头,这波装得我服。”叶诩怼了回去。

  王宇咬牙切齿:“你小子别猖狂,你服?好,老子一会儿就让你跪下唱征服!”

  何清源对于年轻人这些恩怨纠葛毫不掺和,只要不上手,他一直闷不吭声的置身事外,就只想好好看一场马赛。

  “舅父,我要用骢儿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保安比试。”王宇走到何清源身边请求道。

  还没等何清源表态,一旁的驯马员和教练员就着急的冲上来劝阻。

  驯马员说道:“王少爷,骢儿的天性还没有完全驯服,除了小姐之外,它不服任何人,您恐怕驾驭不了它啊!”

  教练员附和道:“是啊,王少爷,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样一个愣头青,你随便挑一匹都可以胜他。如果你坚持用骢儿,万一要是出了意外,我怎么向何总还有夫人交代啊!”

  王宇向来心高气傲,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

  他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怒骂道:“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不就是一匹马吗?凭什么表妹可以骑,我就不能骑?究竟是它金贵还是我金贵?”

  何清源站出来说道:“好了都别吵了,对面那个孩子说过愿意承担一切后果,王宇你选择骢儿愿意吗?”

  王宇鼻子眼睛一挤,非常不当一回事的说道:“我的后果就是吊打那个臭保安,我会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无能,连我王宇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去,把骢儿牵出来。”

  “是何总。”

  既然何清源都发话了,驯马员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往后方的马房走去。

  叶诩觉得何清源这个人还算讲道理,沉稳低调,也不像一般二百五那样护犊子。

  这样的人或许缺了一丝锋芒,但往往却活的最久。

  就像他公司那些大众品牌产品一样。

  反倒是他这个外甥,教科书一般的智障,医学院没把他抓回去当标本,都是他的幸运了。

  这究竟是怎样的亲情纽带才让何清源容他到今天?

  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二逼外甥早就打死了。

  “何总,马来了。”

  驯马员牵着一匹高头大马来到了场上。

  叶诩那一瞬间就被震撼了。

  这竟然是一匹阿汗尔捷金马!

  它的另外一个名字更加众人皆知——汗血宝马。

  阿汗尔捷金马生活在中亚,全世界现有数量不过3000多匹,比熊猫还少,是不折不扣的马中贵族。

  在市面上,一匹阿汗尔捷金马的价格至少是千万级起步的,美金!

  果然,土豪暴发户玩车,真正的豪门,玩马!

  这何清源是会玩的,坊间传说他嗜马如命果然不假。

  而眼前这匹绝对是阿汗尔捷金马中的极品!

  它的毛发是纯黑的,就像一面柔亮的绸缎泛着流光,只有头顶上和蹄脚有少量雪白的毛发,头顶上的白色毛发是火云状的,这是天然生成,而不是后天画上去的。

  它的眼睛像凤凰,身材像麒麟,气质像苍龙。

  这一匹骏马摆在叶诩的眼前,让叶诩都有了按耐不住骑一把的冲动。

  和它比起来,叶诩胯下的那匹白马,都显得羞于见人了。

  王宇接过马鞭和头盔,走到骢儿的身边,拍了拍马背,和它简单的做了个交流,然后就一跃而上,朝叶诩留下一个挑衅的眼神,然后朝场外湖边骑去。

  何清源说道:“年轻人,你这匹马场的公共马是绝对不行的,我后边的马你随便挑。”

  叶诩摇了摇头,婉拒道:“多谢何总,我就骑自己带来的就行了。”

  说完,也跳上了马背,往外走去。

  教练员上来说道:“何总,你干嘛这么大方把自己的马浪费给他啊?反正他是赢不了王少的。”

  何清源微笑道:“你看,他这不是会骑马么?”

  教练员不屑道:“这看出点什么,最多是有点基本功。您没听王少爷说他就是一保安吗?他哪有条件学马术啊?估计就是乡下马农水平,那哪能和咱们王少爷比啊?”

  何清源却不以为然:“先别着急下结论,咱们先去看了再说。”

  一行人移步场外。

  叶诩和王宇已经穿戴好了头盔,并排站立。

  “臭小子,你可小心点儿,别掉进湖里了。”

  “王少爷,你也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哼,咱们走着瞧。”

  哨声一响,二人同时弓腰低背,策马扬鞭冲了出去。

  “这人技术不错啊!”何清源眼前一亮,忍不住称叹道。

  旁边原本不看好叶诩,觉得他一上场就会出洋相的教练员驯马员等人,此时也立刻被打脸。

  “我看他的技术,恐怕不在你之下呢。”

  何清源的这句话,让教练员面红耳赤,可他依旧不服气的说道:“就算他真的接受过专业训练,也绝不可能赢得了王少。”

  场上的王宇比任何一个人先找发现叶诩有真本事,但是他一点儿也不惊慌,因为他知道,就算叶诩的白马全程都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但是只要自己胯下的骢儿用百分之五十的实力,就可以轻易赢得胜利。

  头三圈平齐,从第四圈开始王宇就开始领先了。

  而叶诩发现骢儿根本就毫不在状态,他不敢相信要是这匹宝马认真起来会有多么可怕。

  本来保持这种状态,王宇几乎就能赢得比赛。

  可是他的目的不仅仅是要赢,还要叶诩连比赛都完成不了。

  于是明明已经领先了半圈的他,故意放慢了速度等叶诩追上来。

  这个时候,刚好是位于湖泊对面,距离何清源等人最远的地方。

  “孙子,知道你爷爷的厉害了吧?”

  “呵呵,如果我输了,不是输给你这个草包,而是输给那匹马。”

  “是么?……”

  王宇突然神色厉变,挥起鞭子往叶诩后脑勺上抽,他准备把叶诩拉过来,再一脚蹬进湖水里,正好这个地方隔得远,谁也看不见。

  这计划是完美的,可是实施者是愚蠢的,谁让对象是叶诩呢?

  在一个特种兵王面前玩偷袭,简直不知死活。

  叶诩反手就抓住了鞭子,王宇差点就直接栽下马来。

  无奈之下,王宇放开马鞭,可是叶诩却用夺过来的马鞭锁住了他的脖子。

  “我警告过你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你松手!”王宇心急如焚,只要叶诩现在一使劲,他将立即落马,“要是我舅父知道你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赢我,你想都别想拿到那个项目。”

  王宇把无耻的境界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明明是他偷袭叶诩不成,现在反赖叶诩卑鄙。

  “哼!”

  叶诩松开了鞭子,他原本也没打算把王宇拉下马。

  王宇这边才刚刚整理好马鞭,却发现叶诩已经疾速远去。

  这个时候王宇才恍然大悟,原来从一开始叶诩就故意隐藏实力,等的就是这一刻。

  眼看剩余的塞途不长了,王宇也开始慌了。

  于是他想也没想的就狠狠一鞭子抽在骢儿屁股上,双脚也使劲蹬骢儿肚子。

  本来无精打采,全然不在状态的骢儿这回怒了,前肢高高扬起来,嘶吼了一声,就一个转弯往后跑。

  “骢儿,骢儿,你别往后跑啊!方向不对啊!”

  随着骢儿越跑越快,王宇终于意识到这马发狂了,不管的怎样拉缰绳都不管用。

  王宇趴在马背上,头上汗水泪水鼻涕全出来了,这堪比高速公路上汽车的速度要是被甩了出去,那能活吗?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死亡的隐隐笼罩在背上,整个人都在狂风中瑟瑟发抖。

  无助之中,王宇在马上吓得直接尿了。

  “舅舅,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