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不是每个坐保时捷的人,你都惹得起的

更新时间:2017-04-27 18:14:06 作者:半月弯刀 字数:3629

苏震飞盯了叶诩好半天,愈发觉得摸不清对方的底细。

  结合此前,自家闺女被绑架的案件,他隐隐觉得叶诩本人,就是绑架案的策划人。

  加上对方来的那么一出英雄救美,将自己宝贝闺女给迷得不要不要的。

  万一这小子对自家闺女使阴招,让自家闺女迷迷糊糊的失身于他,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不得不说,这一招,真心毒啊!

  不行,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把这小子赶出公司才行。

  但眼下,叶诩刚立下如此大功,苏震飞不得不履行承诺,把所有员工都召集在一起,当众宣布了一项重大人事任命。

  前保安部长叶诩,从今天开始,担任星耀娱乐公司的运营总监。

  这个任命一发出来,所有的员工无不倾佩羡慕的看着叶诩。

  早在开会前,姜芸就广而告之叶诩成功拿下华源的消息。

  所以大伙儿对叶诩担任这个重要职务,都是心服口服。

  在外地出差的苏静雯听说了这个消息,心理美的不要不要的,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

  “你可以啊,才几天,官都当的比我还大了。”

  叶诩贼笑一声,“哪有你大啊!”

  苏静雯不明所以,低声道,“你这都成运营总监了,还不大啊?”

  叶诩嘻嘻一笑,“官大有啥用,现在流行比胸……嘿嘿,你可比我大多了。”

  “你这个死人,再这样我挂电话了啊!”

  苏静雯双颊绯红,一副小媳妇跟丈夫打情骂俏的模样。

  “我觉得你叫死鬼更加合适,这样我们才像俩夫妻嘛。”叶诩继续调侃。

  “你这个混蛋,我不理你了。”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可想死你了。”叶诩一脸腻歪之色。

  苏静雯想了想,数着指头道,“应该快了吧,这边的工作,马上就要进入收尾阶段了。”

  “那你告诉我,走了这么多天,你有没有想我啊?”

  叶诩贼兮兮的问了一声,苏静雯却是翻了翻白眼,直接挂了电话。

  “嘟嘟嘟……”

  那边传来了一连串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叶诩贼兮兮一笑,心中火热的期待着御姐归来的那一天。

  转眼间,来到了寂静的深夜。

  国道。

  一辆挂着京牌的保时捷911划破了长夜,向着滨海驶去。

  这一路本是畅通无阻,可是刚要入城的时候,在交通检查点被交警设下的路障拦了下来。

  “喂,超速了,下车接受检查!”一名交警走上前。

  车窗玻璃缓缓的降下来,露出了半张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的脸庞。

  车里的男人看也不看交警,悠哉的掏出一根烟,淡淡看着前方,似乎在自言自语,“你在和我说话?”

  “废话!难道我和鬼说话啊!”交警对车里男人的态度,十分不满,朝着他冷眼讥笑道,“开个保时捷了不起啊,在滨海开豪车的人多了去,没见过你这么拽的。”

  见男子态度如此恶劣,交警气的上前,想要从降下半边窗户的车门伸进手去开门,一边怒骂:“把驾照拿出来,给我下车,听到没有!不然吊你驾照!”

  可车门早就从内部反锁上了,交警根本拉不开。

  男人淡定的坐在车里,这时,才缓缓转过头横了交警一眼,却是直接合上了玻璃。

  这个动作,直接把交J惹毛了,他冲上去不停的拍打车窗:“妈的!你别以为有点关系就可以这样,告诉你,今天谁来了你也别想从这过去!”

  他话还没说完,腰间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交J一看来电,心中一惊,忙接通电话。

  没多久,他额头上的冷汗直接冒了出来,不停的朝电话喊“是,您放心!是!是!”

  这时,车窗再次降下,交J浑身一抖,猛地对着保时捷九十度鞠躬。

  与此同时,一沓大概有三四万的现金,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

  “噗!”

  可此时此刻,对方被如此羞辱,却根本不敢抬头,甚至半点声音都不敢从喉咙里发出来。

  “过来。”

  墨镜男子吸了几口烟,漫不经心的看着对方。

  交J连忙低声头靠了上去。

  “错了就认罚,没毛病。这是我这一路之前和之后的罚款。”

  “你执法我没意见,可你对我的态度,让我很不爽!”

  墨镜男子说着,直接将半根还未抽完的烟,漫不经心的弹在了交J身上。

  “希望你记住这个教训,不是每个坐保时捷的人,你都惹得起!”

  车窗缓缓升起,保时捷往后转了个弯,绕过路障,猛然加大油门,一骑绝尘。

  交J却是一直勾着腰,直到保时捷都见不到踪影了,他也没起来,就好像石化了一样。

  一名同事过来拉他,问道:“怎么了?刚刚谁给你打了电话。”

  “J长。”

  “那人是咱老大的亲戚?”

  “屁!J长转达的是T长的命令。”

  “啥!”

  两名交J彼此都沉没了,等到缓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浑身内衣内裤都湿透了。

  ……

  叶诩来到市中心远近闻名的一家和风桑拿。

  刚推门想进去,两个打扮得跟东瀛山口组一样的西装大汉把门挡住了。

  带着隆重东瀛口音说道:“奢泥麻奢,先生,这天我们这儿已经被其他人包下来。”

  叶诩抬头看了一眼这座庞大的桑拿城:“嚯,够豪啊!”

  然后转向两个大汉道:“难道那位客人就没告诉你们,他为什么要包下这儿吗?”

  两名大汉一惊,顿时反应过来:“原来您是叶公子!”

  然后立即两边,冲着叶诩九十度鞠躬礼,异口同声道:“叶公子,请!”

  大厅里一个穿着和服的中年女人看见叶诩走进来,她虽然不认识叶诩,但是知道今晚能够来此的是什么人。

  于是热情的迎了上去:“叶公子,您来了。徐公子他暂时还没到,您先请上楼,我让几个姑娘招待您。”

  叶诩不太感兴趣道:“来几个正规的。”

  妈妈桑眼转一转,说道:“正规,都是正规的。”

  叶诩被安排到了一个豪华的包厢中后,五名艺妓走了进来,两名跪在在身边,一人捏脚,一人倒酒。还有两名白面艺妓献上东瀛传统舞蹈,最后一名艺妓抚琴。

  要说这些姑娘,除了脸上涂着白面的看不清长相之外,还都是长得一流。

  只可惜叶诩这段时间见了苏静雯、姜芸还有何心月那样的大美人,所以对她们是半点也不感兴趣。

  “哈哈哈哈,叶诩,我他妈终于见到你了!”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走进了包房,对着迎上前来的叶诩就紧紧的报上去:“丫的,你这三年都上哪儿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说广林,你就不会盼我点好的?”叶诩苦笑道。

  徐广林摘下墨镜,把屋子里女人都叫了出去,这才激动的说道:“臭小子,要不是我爷爷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一直躲在滨海呢!”

  叶诩无奈道:“我就知道碰见了徐爷爷,他肯定告诉你我在滨海。”

  徐广林道:“那可不,我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从燕京飙车过来。”

  “你可悠着点吧,大晚上飙车,你要命了,路人还要命呢?”叶诩打趣道。

  “我就是看路上没人才飙车嘛,我不危害社会,不危害公共安全,我就危害我自己还不行么?”

  徐广林在沙发上坐下:“对了,叶子,我爷爷说你这三年参军去了是什么回事?你可不知道,你一声不响就消失了,咱们这些兄弟都缺了主心骨,玩什么都没劲。”

  “参军能怎么回事?年满十八岁服兵役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背。”叶诩道:“还有除了你徐广林,其他那些人都是狐朋狗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徐广林开心的说道:“那可不,咱们是一个四合院里玩大的死党,什么助人为乐的好事,偷鸡摸狗的坏事不是一起干的。我今天就是娶了媳妇,他和你一起掉进后海里,我肯定先救你。”

  叶诩一脸黑雾:“我怎么听你这话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呢?再说一点,我自己会游泳。”

  徐广林哈哈的笑了几声,才继续问道:“我听我爷爷说,你现在在滨海体验生活,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不就面意思呗。”

  “你会玩!”徐广林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站起身来道:“走吧,咱们到下边去吃东西,顺便给你介绍一个人。”

  “你还带了朋友啊?那怎么把人一直晾在外头?”

  “嘿,不就是胶东省副S长的儿子吗,咱们晾他一下又怎么了?”徐广林不屑的说道:“再说了我跟他也不算熟,就见过几次,是刚好你在胶东省搞什么体验生活我才喊他过来的。”

  在另一个包房里,叶诩见到了徐广林说的那个王瑜。

  大概二十五岁左右,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眼睛,乍一眼看是挺斯文的样子。

  王瑜一直站在门边等候着,看见徐广林和一名面生男子勾肩搭背的走过来,连忙笑着上前。

  “王瑜,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叫叶诩。”

  “叶公子,您好。”王瑜主动了伸出了手,徐广林的朋友,那肯定不是普通人。

  “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太别捏了。”叶诩笑着说。

  “我是一名律师,不知道叶先生在什么地方高就?”只有那些二百五才会上来就我是某某某的儿子,我老爹是谁,王瑜显然不是这一类人。

  “我是滨海一个小娱乐公司的运营总监,不值一提。”叶诩谦虚的说。

  王瑜有些诧异,竟然是一个白领呢?

  “咱们先坐下,别喝别聊。”徐广林发话了。

  王瑜抢先一步,拉开了椅子,谄媚道:“徐少请。”

  没想到徐广林却自己动手拉来了一张椅子,招呼叶诩:“叶子,来坐。”

  这个举动让王瑜十分震撼,因为堂堂的徐少竟然无意中流露出了以叶诩为尊的举动,这说明这个叶诩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徐广林知道叶诩在体验生活,所以没有透露他的身份,但是他这个无意的举动,让王瑜明白了许多。

  即使还不能明确叶诩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王瑜也基本明确了叶诩的来头背景不比徐广林小。

  “叶兄弟,你以后在滨海乃至全胶东省不管是遇上了什么问题,只要你和我王瑜说一声,就全包在我的身上!”

  几杯酒下肚之后,王瑜身上的痞气就显漏出来了。

  叶诩就知道,王瑜这家伙怎么可能像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斯文,否则和徐广林也玩不到一块去。

  三人你来我往喝了几杯之后,叶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姜芸打来的。

  “叶诩,你在哪儿,大事不好了,我们公司从国外订购的一批道具被扣了,就连小李他们也被海外给扣押了起来。”

  姜芸在那头的声音都快要急得哭了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