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晚上要管好房门

更新时间:2017-05-02 10:06:0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10

黄关村外面三年前通了一条公路,老葛家就离村头不远,老葛用两瓶酒喝倒了村长,要了村头的一块地,自己盖了个杂货店,还在杂货店旁边搭了个简易厕所,上次厕所,一人收一分钱。

  我们这里是山区,前后的村都隔得有些远,公路上跑的车很难找到休息的地方,老葛这杂货店和厕所一开,生意就很好,每日都有十几块钱的收入。

  那时候,这收入在我们那一片,就是大富翁了!

  老葛成了黄关村第一个盖了新瓦房的人。

  三间大屋带一个客堂的新瓦房,家里的家具都是崭新的,老葛媳妇穿的衣服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

  当时我看到那新屋子和老葛媳妇那冷淡但是没有厌恶的脸,心里还松了一口气。

  我想着,也许爷说的是对的,我在这里,至少可以吃好一点,穿好一点。

  可不过半天,我便知道我天真了。

  我那后妈,怎么可能会让我过好日子。

  我连三间瓦房的门都没有进,便被老葛带到了旁边开了半边天窗,泥墙都塌了小半的老屋。

  老屋也是三间屋子,两间都破了顶,只有一间不过几平方的小屋勉强还能遮挡风雨。

  老葛在那小屋里搭了块木板,丢了两床破棉絮过来,便算是给我安了个窝。

  然后,我便看到了葛木壮。

  那时候,葛木壮才十四岁,却长得很高大,我的头不过才到他的腰间,而身板更是连他的一半都没有。

  可这么大个子的葛木壮,却是一脸痴傻,也不知道是从哪回来的,头上一堆杂草,手里拿了一块牛粪。

  看到我,便将那块牛粪砸我身上了,砸完了,还拍手哈哈大笑。

  当时我气得,随手抄起一根木棍便想去揍他丫的。

  棍子刚抡起,老葛就一巴掌将我给抽翻在地,指着我骂:“你个小兔崽子,你敢动我儿子一指头试试,看不揍死你!”

  那一天,我一口东西都没有吃到,就是水,也是到了入夜的时候,老葛媳妇才端了一碗给我。

  然后让我打扫厨房,再就是带我去看了家里的猪圈,还有养鸡鸭的地方,连带着后面的两亩菜园子。

  那时候的老葛媳妇年纪不过三十左右,人长得很瘦,颧骨都有些突出来,而且脸色极淡,就算她穿的衣服很是鲜艳,也透着一股子阴森。

  我看着她便有些怕,她说什么,我都只是点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老葛媳妇看我那样,也没有多话,告诉我菜园里种了什么菜后,就转身往回走。

  走到菜园门口的时候,老葛媳妇四下看了下,低声说:“妞,晚上关紧房门。”

  她的声音很低,我花费了半分钟时间才听明白她说的话。

  关房门?

  我当然会关房门!

  当时我根本没有去想这话后面的意思,我满脑袋都是那菜园里刚结了果实的黄瓜藤。

  等老葛媳妇一走,我就马上回去去摘那几根嫩黄瓜,在手上搓了两下便往口里放。

  那天晚上,我在屋子旁边的小溪里洗了个澡,在小溪里洗了我唯一的一身衣衫。

  几根黄瓜不过是稍微填了点肚子,洗衣服的手都无力,我的心又酸又痛,眼泪滴落在了溪水里,随着那潺潺小溪,不知道流向了何方。

  我没有了娘,也没有了爹,现在,连家都没有了……

  衣服洗干净的时候,最后一滴泪落在了水面上,溅起了小小的一朵水花。

  我抹去了眼角的泪痕,对自己说,妞,你别哭了,你哭也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在乎的。

  我光着身子拿着衣服走回了那间破泥屋,将衣服晾在了外面,躺在了木板床上,将那两床带了厚重味道的被子裹在了身上。

  那一夜,我在木板上翻了无数个身,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习惯性的醒了,在床上眯了一会便赶紧爬了起来。

  记得爹走后半年,一个中年女人到村里来看过我一次,奶说,那是我外婆。

  我知道外婆是什么意思,外婆就是娘的娘,隔壁那家的孙子就最喜欢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外婆对他有多好。

  奶说那是我外婆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很激动,我想着,是不是我外婆以前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所以一直不来看我,这次来看我,是会接我走?

  可那中年女人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便走了,她说: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就是这个命,那便认了吧。

  我不知道什么叫这个命就认了,不过我大概能知道她说的屋檐下要低头的意思。

  现在我已经被爷卖了,那个家我已经再回不去了,我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在这里找到我的存身之处。

  至少,我不能再让老葛罚我。

  一天没有东西吃,真的很饿,很难受……

  我起床,将被子先拆了,趁着天还没亮,悄悄的拿到河边洗了洗,就赶紧的回去,拿着半干的衣服穿了,再将那被罩给晾好。

  老葛家的厨房不像我家的,它是独立在新房旁边的一个屋子,昨天老葛不准我吃饭,他们吃了晚饭就将门给锁了。

  我没有去打厨房的主意,只是像在家里做的一样,先打扫院子。

  老葛的屋子很新,但是院子里却像很久没有收拾一样,到处都是乱的,地上还这里一坨那里一块的,不是狗屎就是牛粪。

  我拿着比我人还高的扫帚扫了有半个小时,才算是打扫干净,眼看天已经亮了,便赶紧的去割猪草。

  天光大亮的时候,我已经将猪草切碎了放进猪圈里,这个时候老葛媳妇才走了出来。

  看着院子里的情景,老葛媳妇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低声嘀咕了一声:“多事。”

  等葛木壮起来后,我知道了那多事是什么意思。

  没有五分钟,整个院子里又到处都是垃圾,狗屎和牛粪。

  葛木壮还不准我扫!

  说那些都是他的兵!

  他是将军,而那些狗屎牛粪和垃圾是他的兵!

  看着老葛一脸阴郁的站在门口,我不敢回嘴,也不敢再去清理那些臭气熏天的‘兵’,拿起篮子去了菜园子。

  那一天,老葛给了我饭吃。

  虽然不能上桌和他们一起吃白米饭和肉,但是至少给了我一大碗盖了好多青菜的剩饭。

  从我有记忆以来,那是我吃得最饱的一顿。

  就算要做的事情比原来更多,葛木壮太难对付,而天天喝酒的老葛不是打老婆就是打我。

  但能管饱,有个地方睡觉,我想,我满足了。

  我要的,真的是很简单,很简单。

  可是,就这样的日子,也没有过到一个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