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男孩叫了我姐姐

更新时间:2017-05-04 08:08:2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443

“你不肯讨钱,也不肯翻垃圾,现在给你最轻松的活干你也不干!你就想白吃我们的?!”大头那恶狠狠的声音让我回了神。

  将视线从那孩子的脸上移开,我看着他身上穿着的比我当初更加破烂的衣服(当然我现在也很破烂),皱了一下眉头。

  这孩子长相可不配这身衣衫。

  “我也没说白吃,是你们自己给我吃的!”那孩子扭着头,倔强的说。

  “我给你吃的?”大头一脚踹了过去,带了阴狠的说:“那现在你给我吐出来!”

  “行了,别打坏了。”猴子挡住了大头准备再踢过去的脚,对那男孩道:“你不想跟我们混也可以,哥哥给你找个地方去。”

  “找地方?”大头有些不解的看向了猴子。

  猴子脸上带着阴冷的笑说:“昨天斧子哥不是说了,让咱们留意一下男孩,一个男孩可以换一百块钱!这家伙既然不想跟着我们干,那就送去斧子哥那!”

  “斧子哥那里不好吧?”大头脸上浮现起了不忍之色,带了犹豫的说:“要真去了他那……”

  “我们给他机会了,是这家伙不懂味,一百块,咱们正好弄两件棉衣过冬。”猴子打断了大头的话。

  斧头哥……

  我的心里有些发冷。

  在城里流浪了两个月,我多少还是能听到一些事。

  这个斧头哥,可是城里所有的流浪孩子和流浪汉都害怕的角色。

  而且,连大头都觉得不好,那一定是非常不好!

  那个男孩应该也是听明白了两人的话,趁着两人不注意扭身便想跑。

  猴子伸脚一绊,将他绊倒在地后,往他肚子上狠狠的踢了一脚,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男孩哀嚎了一声,紧抱住了肚子,在地上滚了两滚,脸色发白,身子佝偻成了一团,眼泪飚溅,却好像痛的叫都叫不出来。

  我心头不觉又是一紧,脑袋一热,咬了下嘴唇大声叫道:“警察,警察来了!”

  我那时候其实还不大明白警察是什么意思,但是见过几次听到有人喊警察,那些流浪儿童便跑,心里便记住了这个词。

  果然,猴子还有些犹豫,大头却是拉起猴子的手,就往小巷的另外一头跑去。

  我从墙后面冲了出去,弯腰去拽那男孩,男孩被我拽得手臂都直了,口中连声叫疼,却是起不了身。

  我心里着急,也顾不得别的了,将他对背后一背,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另外一个方向跑。

  猴子可不是大头,他跑一段发现没人后就肯定会打转回头!

  要是被他们两人抓住,我都会完蛋!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我就听到后面猴子大叫道:“是妞那混蛋!你居然敢骗老子!”

  我跑得更快了!

  一路狂奔,好在我记性不错,这两月将路都给摸熟了,拐了几个弯后便听不到猴子的声音了。

  我喘了几口气,转身往我自己的小棚子跑去。

  那孩子年纪看着不大,但是身体可比我结实,重量还真不轻,就算我是打小做活惯了的,力气也够大,背着他跑到靠近棚子的那条街上时,也是跑不动了。

  想着这个地方猴子应该找不到了,我扶着墙喘着气,将背上的孩子给放了下来。

  我想着,他先头被踢那一脚叫得那么厉害,我刚背着他跑的时候还能听到他的抽泣声,后来却没有声了,别是被踢坏了,人昏了过去吧?

  可把人一放下,我对上的却是一对亮晶晶的眼睛。

  那孩子一滴泪都没有,脸上也没有带着痛楚,反而是带了好奇四下张望着,见我放他下来回头看过去,对着我皱了下眉,嫌弃的说:“你身上好臭。”

  好臭!

  我气得扬起了手就准备一巴掌抽过去。

  “哇!好痛好痛!”我手还没有落下呢,那孩子便突然抱住了肚子,眼睛里居然一下涌出了滚滚泪花,冲着我叫道。

  我手停在了空中,看着他眨巴了下眼。

  这混蛋,玩我啊!

  想来是我脸上的神色不对,那男孩不嚎了,自己站直了身子,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伸着小手拉了一下我的衣角,低声道:“姐姐,我饿。”

  我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拂去了他的手,带了凉意的说:“我臭,离我远点!”

  我自然是知道我身上的味道不好闻。

  可是,我能怎样?

  这里不像我们村那里,村里村外都有溪流,我随便找个地就能洗澡洗衣服。

  这城里倒是有河,可是都是大河,那水深的,我只走了几步,就差点掉水坑里。

  而和大头他们分开后,我连一个在室外能不被人赶,能让我安心冲洗下的水龙头都找不到。

  我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好生冲洗过了。

  天天翻垃圾桶,不用他说,我都知道自己臭,在街上,也没少被人嫌弃被人说过,我都已经习惯,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却是特别难受,心尖都好像被人捏紧了一样,又酸又涨。

  男孩子的嘴巴瘪了瘪,低声说:“我说错了话,姐姐你别生气。”

  我哼了一声,不理他,转身往我的小棚子里走去。

  心里想着,是不是趁着晚上去下上次那个地方,说不定那户人家没有将那个水龙头给锁上。

  “我饿。”男孩子跟在了我后面,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不理他。

  “姐姐,我好饿。”走了几步,男孩子又低声叫道。

  我还是不理他。

  “姐姐……”男孩子走几步,便轻叫一声,叫得我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回头冲他叫道:“叫什么叫,我也饿。”

  男孩子又瘪了下嘴,捂着肚子道:“他踢的我好痛,肚子好痛,又饿,姐姐我好难受。”

  我哼了一声。

  心里想,我背你逃跑那么累,你这小子在我背上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可没有觉得你肚子疼。

  “真的,一下疼,可过一下又不疼了,现在又疼了。”男孩眨巴着他那大眼睛,脸上带着痛苦之色的说。

  我犹豫起来。

  我有些拿不准他说的是真是假,因为我也遇到过这种事,那时候还在家里,后妈也经常踢我的肚子,有一次踢得重了后便是这样,痛过一阵猛的后,有一阵便不痛了,可到了晚上又痛了起来,痛得我在地上打滚,忍不住去敲开了房门让爷奶救我。

  记得当时奶把后妈骂了一顿,意思是说要真弄死了我,看怎么跟爹交代。

  后来,后妈再打我,便找那些让人发觉不到的地方打了。

  也许,这孩子也跟我当初一样。

  “姐姐……”男孩子拉住了我的衣摆,唇角微翘,柔柔的唤了一声。

  那一瞬间,我的心一下软了下来。

  其实,当爹还在家里的时候,我真的很期待后妈肚子里的孩子,就算后来爹走了,我看着那个白胖胖的娃娃,心里也很是喜欢。

  因为,那是我弟弟啊,是我血脉相连的亲人。

  可是,那个弟弟却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姐姐,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一个好脸色。

  当他可以走路可以说话之后,总是和后妈一样,用凶狠和嫌弃的语气叫:妞,给我过来!

  只要我稍微不合他的心意,他就会跟爷奶告状。

  到后面,我也算是想通了,也不再期望有人能叫我一声姐姐。

  这么,柔软的,带着笑意,带着温柔的,叫我一声姐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