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精神损失费

更新时间:2017-05-10 10:51:3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12

大头话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话筒里只传出了嘟嘟的声响。

  我慢慢的放下了电话,人也沿着收银台慢慢滑落,坐在了地上。

  湘城是个不夜城,越是到晚上越是热闹,店子虽然关了门,但是陈老板估计自己还准备出去,所以留了一半玻璃门没有下铁闸。

  外面的灯光车光透过玻璃门照了进来,在地上照出一片斑斓之色。

  我就在那片光离之色里,抱住了膝盖,将头埋在了膝盖上面。

  我眼眶里一片酸涩,有湿意,却没有泪水出来。

  每次经过学校,看着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背着书包,穿着漂亮衣衫,满脸笑容蹦蹦跳跳的走过,走到那些来接她们的父母面前,便撒着娇的沾上去。

  我羡慕,向往,但是却并不自怨。

  因为,那时候有顾明远在。

  可是现在,我从心底,觉得不甘和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

  我所求的已经那么低了!

  为什么还要这样欺负我!

  凭什么!

  脑中纷杂,我看着那片光芒,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连门被推开,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直到有人蹲在身子在我耳边说:“还活着嘛。”

  我一惊之下,嗖的跳了起来,可也许是流了血,也许是蹲久了,这一跳跳到一半居然脚软,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往旁边一倒。

  跌到一半又猛然想起那边蹲着的可是猴子,便又强行扭腰想往另外一边倒去。

  然后就听得咔嚓一声,我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站住了。

  我的腰扭着了。

  我痛得动都不敢动,心里哀嚎了一声。

  “这家伙,六年了,还是老样子!”猴子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一手抓住我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在我的后背某处猛按了一下。

  我嗷的一声惨叫,然后发现腰好了。

  大概是我那脸色太那啥,刚走进门的大头发出了笑声,随后又咳嗽了一声问:“出什么事了?”

  “还真有血。”我还没出声,猴子在旁边说道,而且,还伸出了一只手。

  在街灯的光亮下,他手上暗红一片。

  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了,这家伙刚才按了我腰后,顺便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

  我朝猴子怒瞪了一眼。

  “这谁的血?你的?!”大头的眉头一竖,沉声道:“谁欺负你?”

  我的眼眶再度一酸,伸出手指着后面,哽咽着说:“陈老板说……”

  “臭小妞,给脸不要脸,还敢踢我!顾青,你给老子出来!”应着我的声音,天井那边也传来了满是愤怒的吼叫声。

  还活着……

  听那声音,中气还足。

  我的心稍微松了下又提了起来,脑袋还没有想,身体已经自动的滋溜一下,躲到了大头身后。

  同时快速的对大头说:“他给我钱,让我听话,我不听他的,他就打我,我就踢了他一脚。”

  猴子和大头都带了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就着灯光看到了我脸上的那个巴掌印。

  大头的眉头顿时又是一皱,猴子发出了一声冷讥,两人同时转头,向通往天井的门看去。

  那边发出了啪啪的声音,门被推开,陈老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走了进来。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弯着腰,一手紧按在了两腿之间,走一步拐一下,然后还要吸口气。

  猴子眼角都挑直了,转头问我:“妞,你踢他那了?”

  那?

  那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指着陈老板手按住的地方说:“踢那里了。”

  “你厉害!”猴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转身,上前了两步。

  店是长方形的,陈老板从天井那边走来,我们站在门口这里,陈老板叫了几声后,才看到走上前的猴子,不觉一愣。

  猴子拉过一张椅子,在陈老板面前一坐,大赫赫的道:“陈老板,胆子肥啊,我大头哥的人都敢打主意。”

  “你,你谁啊?”陈老板愣过之后,梗着脖子叫道:“跑我店里干什么?赶紧滚,要不老子报警了啊!”

  “有种。”大头将我往后面推了一下,迈步上前,站在了猴子身边,淡淡的说:“陈老板有几个店,这胆气就足了啊。”

  大头身形高大,先头他站在门口,将光挡住了大半,陈老板估计连猴子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现在大头直接走到他面前,光线也照了进去,再说就大头那身形,见过的都不会忘。

  陈老板看清楚了面前的两人,脸色顿时一变,声音都有些发颤的说:“高大头,你,怎么是你?”

  “哟,看样子,陈老板还记得我啊?”大头冷笑了一下说:“我还想着,你要是不记得,我就再找些兄弟来光顾光顾你的生意。”

  “别!别!”陈老板慌忙摆手说:“我可都老实的交钱了的,说好的,不会再来闹我!”

  说话之间,陈老板探身往大头后面的我看了一眼。

  “她是我的妹子。”大头淡声说道:“听说你对我这个妹子有点想法?”

  陈老板的脸色再度一变,从红到白的打了两个转之后说:“大哥哎,这可是我吃亏了,本来是她勾引我,可等我上钩了,她又……你们看看,她把我踢成什么样了?这两位既然认识她,好歹医药费……”

  “你胡说!”我听着陈老板这么说,气得大吼着打断了他的话,冲上前叫道:“你这个坏人,明明是你欺负我!”

  话还没说完,猴子已经站起身,捂住我的嘴将我给拖后了两步,眼睛都不看我的说:“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我眨巴了下眼睛。

  好吧,猴子比我们任何人都聪明,他不让我说,那我还是老实的不说好了。

  猴子松开了手,对陈老板说:“你看,咱们还是喊警察来吧,就不知道,陈老板这重犯,要判个几年?”

  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怎么,陈老板额头滚了一颗豆大的汗珠下来,嘴唇嘟囔了两下,满脸丧气的说:“两位说,这事怎么了吧。”

  “怎么了?陈老板这还用问嘛?三千精神损失费,妞就跟我们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