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当父亲是个赌徒

更新时间:2017-05-22 17:16:41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040

八岁那年,我妈不堪忍受爸爸无休无止的赌债,带着家中仅剩的钱跑了。

  可她没有带上我。

  一个赌徒的儿子,能是什么好东西?或许她当时是这么想的吧。

  我妈跑了离家出走这件事让我爸备受打击,他砸碎了家里所有的东西后,就无视了我,直接出门。

  爸爸又是三天没回来,我把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了,放在冰箱里的生土豆都啃了一半,他才输光了身上的钱,一脸低沉的进门。

  后来过了不久,我才从别他人口中得知,父亲已经将房子抵押出去,最后的结果则是仍然是一无例外毫不例外的血本无归。

  我们,搬到了潮湿的地下室里,像是藏在下水道的蟑螂一样活着。

  爸爸有时候也会赢钱,每当这时候,我就能吃到梦寐以求的肉。

  曾经我觉得最恶心的肥肉,也成了不可多得的美味。

  但是很快,那点赢来的钱就又输出去了,甚至还欠了不少。

  我拉着我爸的手求他,不要再赌了。

  他两眼猩红的将我踹开:“滚!小兔崽子知道什么?别挡了老子的发财路!”

  我缩在墙角,感觉胸口被踹的闷痛,几乎喘不上气来。

  而更让一个孩子恐惧的是逐渐黑暗下来的天空,和已经开始活动了络绎不绝的的耗子蟑螂。

  我抱着脑袋尖叫,躲开那些乱窜的耗子和到处飞舞的张亮蟑螂,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倒在被子上昏昏睡着。

  随后我就发烧了。

  如果不是收房租的阿姨看我们房间一直没有动静,可能我会就这么烧死在这个潮湿的地下室里。

  我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我好饿。

  爸爸脸上满是疲惫,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嚎啕大哭,他说他对不起我,说他以后再也不去赌了。

  我懵懂的摸了摸他的头,突然发现那爸爸上面乌黑的头发已经变得有些发白。

  或许我妈的离开对于爸爸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房东阿姨是个心善的人,借给我们几百块钱吃饭,也没要帮我支付的住院费。

  我爸拉着我对阿姨感恩戴德,阿姨叹了口气,看着我一脸惋惜疼惜的样子。

  “以后别赌了,带着小孩好好过日子才是好的。”

  我爸连连答应,没几天就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堆碎步布和棉花,满面笑容的告诉我,这些东西可以做成小玩偶,拿去卖钱。

  对于一个小孩来说,这些东西是充满了吸引力的,特别是在我做出一个又一个精巧的小人时,爸我爸的脸上充满了欣喜和夸奖,让我对这些东西逐渐着迷。

  准备了一个星期的样子,缝制出来的小人就已经堆了两箩筐。

  我爸马上就带着我,去了附近最热闹的一个闹市摆摊。

  一块钱一个的小玩偶,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有相当大的吸引力的,只是不过两个晚上我们就赚了一百多块钱。

  爸爸马上像是受到鼓励了一样,又买来了更多,更新颖的料子,做出一些更可爱一些的小人。

  那时的我以为,我们的生活会就这么好起来。

  虽然,我对钱并没有什么概念,但尚还年幼的我还是可以从顿顿有肉这件事上看出来,这绝对大概是一个能够让我们以后都能吃上肉的改善目前生活的大好机会。

  这天,我们一如既往的摆了摊子,正打算往外摆小人的时候,一个秃头的瘦子突然一脸惊奇的靠近,拿起摊上的几个玩偶瞧。

  我注意到父亲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和不安。

  瘦子随手把我精心制作的小人一丢,满脸嘲讽:“老倪,你这半个月没来了,该不会就是在鼓捣这些东西吧?”

  “恩,这是我儿子。”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苦笑来:“我们爷俩就靠着这些东西,也能存两个钱了,得赶紧让我儿子读小学去。”

  “老倪这可不像你啊,听说钱庄那边开了个新盘子,赢了就是两分。”那瘦子朝我爸挤眉弄眼的:“这么好的机会,我正打算去看看呢,你不去?”

  虽然不知道这瘦子在跟我爸说什么,但我还是下潜意识的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马上站起来,挡在我爸面前:“不去!我爸也不去!”

  “嘿,你这小孩还挺有能耐的。”

  我瞪着那人,心里气得不轻。

  饿了三天的教训让我对挨饿这事儿已经有了深刻的恐惧感,假如又要挨饿,那我还不如去死!

  “阳阳,你在这看着,爸爸有点事出去一下。”让我恐惧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父亲突然站起来,顺便塞给我两块钱:“饿了就先买点东西垫垫肚子,爸爸一会就回来。”

  完了。!

  这是我第一个想法。

  但我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我爸就已经和那个瘦子勾肩搭背的扬长而去。

  这一去,又是三四天。

  我只能自己费劲的背拖着偌大的包袱,费劲的拖回家,又在旁晚出来摆摊。

  到了第四五天的时候,在我摆摊,刚刚刚给一个小姐姐找了零钱时,我爸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脸上还带着血迹:“仔,赶紧收拾东西我们搬家!”

  “爸爸你怎么了?”

  我被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掉了两个钢镚在地上,随后就有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踩在了上面。

  我顺着裤腿看上去,是一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

  “二十万,要么拿钱,要么留一只手。”

  那人手里还颠着一把刀子,上面沾着红色的血。

  曾经在我心目中无比伟岸的父亲抱着我不断发抖,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磕头:“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马吧!我一定会还钱的!”

  “没钱就别来赌嘛,搞得兄弟们都挺麻烦的。”

  那人冷笑着,一脚踹翻了我们的摊子,将我熬了许多晚上做出来的小人踩在污泥中,随后带走了箩筐里这几天赚来的零碎的钱。

  “半个月后不连本带利的还上,就要了我你的命,拿器官抵押。”

  这是他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爸爸抱着我一个劲的流泪说着对不起,不顾旁人怪异的眼光痛哭流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