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爸爸曾做了小偷

更新时间:2017-05-22 17:29:15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059

第二天早晨还没天亮,我就被一个人提拧起来,迷迷糊糊的地就被丢到了水里。
  “啊!”
  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冰凉刺骨的水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地将我扔到一边。
  我一抬头,那些孩子都被几个人分别抓了起来,用冷水一泡就迅速清醒。
  很快,我们就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倪阳,你忍一忍,待会会有干净的衣服。”
  估计是看我嘴唇都紫了,那个小姐姐小声的安慰了我一下。
  我点点头,看到昨天被割舌头的那几个孩子嘴巴里又开始流血了,忍不住担心:“他们不会有事吧?”
  小姐姐看了他们一眼,眼圈慢慢变红,泪水蓄满了眼眶:“应该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你一定要听话知道吗?不然的话,就会被他们抓取割掉舌头,防止乱说话的。”
  舌根地底下莫名的分泌出许多液体,我几乎能感觉到那种钻心的疼,连忙闭上嘴巴不敢在再说话了。
  果然,等我们再冷风里冻了半个多小时,他们点完人数之后,就有人带来了干净额的衣服叫我们换上,随后就是给受伤的人上药。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我。
  手上被裹上了厚厚的纱布,清凉的药膏让那种火辣辣的疼减缓了许多。
  小姐姐告诉我,今天,也就是周六,是休息时间。
  目的是为了让一些孩子不会因为长时间的强压和折磨身体垮掉,或者是崩溃,产生想要逃跑的念头。
  那时候,我还不懂这种做法究竟有多么可怕,一直到后来……
  再在一个又一个星期星期的折磨下,伤口好了又添新的,然后再次结痂脱落,变成细微的疤痕。
  我总算是能够从一盆玻璃渣里面顺利抓住那枚硬币,也能从油锅里捏出肥皂。
  先前绑我的人看着我哈哈大笑:“果然是个奇才!既然已经差不多了,那就上街干活吧!”
  从小姐姐的口中,我知道这个男人叫阿黑,是这一块地的老大。
  被派出来盯着我干活的瘦弱男人则是叫做瘦猴,是阿黑手底下的小弟。
  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干活是什么意思,一直到被带到街上,瘦猴让我去摸前面一个阿姨的包包时,我才恍然明白他们所说的干活是什么意思。
  “不,我不要!”我后退了两步,捏住自己的手:“我爸说了,偷东西是坏孩子才会干的!”
  “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瘦猴突然笑起来,眼里都笑出了泪花。
  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是我不想要知道的事情。
  “你爸啊,就是因为偷东西给我们还钱,失败了所以才被抓到局子里去的!”
  我愣住。
  爸爸去偷东西了?
  “行了小子,黑哥可是看在你这双手的份上,才没直接把你剁吧剁吧卖了。”瘦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推了我一把:“赶紧的,前面那个大妈看见没,去把钱包偷出来,不然回去之后有你好受的!”
  他突然编变了一个语气,话里那种深刻的兴奋和期待让我不寒而栗。
  “不,我不能偷东西……”
  我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
  他说爸爸是因为偷东西才要死抓进局里这句话在我脑袋里一遍遍的回旋者着,嗡嗡作响。
  爸爸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我不信!
  瘦猴因为生气和不耐烦变得狰狞的脸在我眼里变得模糊,我感觉自己被人扯了一下,脸上挨了响亮的一耳光,火辣辣的疼,震疼的眼里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
  “对不住啊,自家小孩子调皮,乱要东西。”
  他笑着对周围被这耳光吸引过来的人解释着,拽着我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噗!’
  我被扔到了地上,吃了一嘴的尘土。
  抬我头看了看,是我一直呆着的那个破旧的院子,不远处还摆着我练手的那一盆玻璃渣。
  “黑子哥,这小子不听话。”那男人刚把我扔地上,就开始告我状了;“死活不肯偷人家东西去!”
  “是吗?”黑子哥正在指导一个男人怎么将一个孩子的断肢做的更自然些,听了瘦猴的话,就回过头来看着我:“为什么不愿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知道不?”
  “我知道,但是我爸说了,偷东西的是坏孩子。”我擦了擦脸上被刮破的地方,瞪着那个告我状还打我的男人:“我爸欠你们的钱,我可以慢慢还!”
  “慢慢还?你个小孩子脑袋瓜里想得还挺多的嘛。”黑子哥笑起来,以一种十分和蔼的样子蹲在我面前:“你知道,你现在欠我多少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这样比之前一脸凶狠的样子还要可怕。
  “你的住宿费啊,吃的饭还有衣服吃穿住。”他点了点我的手:“还有医疗费加上利息,现在欠我已经有六十万了。”
  “不可能!”
  虽然不知道那具体是个多大的数字,但我也知道他就是在存心骗我。
  怎么可能短短半个月里,爸爸欠的钱就一下子涨了两倍!况且……况且那时候爸爸也给他们干活了啊!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说多少就是多少。”他好像没了耐心,站起来朝后屋走去:“瘦猴,给这小子把肩膀卸了,过一晚上再接。”
  “好嘞!”
  瘦猴应了一声,满是兴奋的看着我,那样子像是马上就要流出口水来了一样:“你可别乱动啊,省的叔叔一个不小心弄得安不回去了,你可就只能把这两只手剁掉剁了两只手上街乞讨去了!”
  对于我来说,他的脸无异于一个看到了血肉的恶魔,满是贪婪。
  干瘦却分外有劲的手摁在了我的肩膀上,不知是用了什么力气,我就感觉肩膀处剧烈疼痛起来。
  “啊!”我尖叫,还没反应过来,另一边的肩膀又传来了同样剧烈的疼痛:“好疼!疼啊!恶魔!你就是个恶魔!”
  瘦猴哈哈大笑着把我推倒在地上,拍了拍手转身就走。
  我这才发现我的两只手竟然都用不上力气了,尖锐的疼让我只能在地上翻滚着,凭着尖叫发泄出去一些崩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