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我要逃出去!

更新时间:2017-05-22 17:33:31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070

我手里除了一层汗,耳边只剩下了自己越发急促的心跳。
  真假互换,我将仿造的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扣好接口的那一瞬间,我几乎瘫软。
  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十分开心的蹦蹦跳跳,过了一会后突然转身盯着我。
  我又是一身冷汗,以为被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凌茹慧只是将自己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摘下来,塞进我手里,一脸认真:“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好的一个人,所以这个戒指送给你,妈妈说可以换好多钱。”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握住手里的东西,充满分量的手感证实了她的话。
  她说一个骗了她项链的人是好人?这是多么可笑。
  我顾不上再伪装一会,项链已经到手,我对她说了生日快乐之后,就匆忙准备找到林姐赶紧离开这个令人心慌的地方。
  让我猝不及防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我听到林姐和阿彪正在一个拐角处低声对话。
  其中的内容……就是关于我的父亲。
  “人已经死了,找不到了。”这时阿彪的声音,充满了冷漠:“那孩子怎么办?”
  父亲死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拿到了项链之后就可以解决了。”
  “明白。”
  林姐阴狠的声音,让我的心脏漏了好几拍,腿软的到几乎站不住。
  他们似乎是说完话了,阿彪突然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我,皱起眉头:“你在这干什么?”
  不,不能被发现!
  我控制着声音的颤抖,强作镇定:“我看外面这么乱,就跑出来看看。”
  “快回去,行动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他不耐烦的摆手,转身大步离开。
  看来凌茹慧带着项链一起不见了这件事,真的很让这群人紧张。
  此时,他们正苦苦寻找的响亮项链,正塞在我衬衫里的小口袋里。
  那东西贴着我的胸口,让我感觉像是一块烧红了的炭,分外灼热。
  现在当下正是他们慌乱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逃跑的话,说不定……说不定会成功?
  现在我口袋里还有那个女孩给我的戒指,逃出去的话,也可以拿去卖钱。
  心脏砰砰乱跳着,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朝大门靠近。
  只要,只要出了这扇门,我就自由了!
  周围都很混乱,并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么一个小孩的动作。
  我一路顺畅的到了大门口,我还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仿佛看到了自由两个大字,我不顾一切的狂奔起来。
  块快!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我就自由了!
  再也不用违背良心的去偷别人的东西!再也不用为了一个馒头而饱受屈辱!再也不用睡那个永远潮湿的大通铺了!
  此时,我几乎算得上是狂热了全身湿透,而内心狂热又不安。
  就我连方向都来不及分辨,看到路就一路跑过去,一直到体力全部耗尽为止。
  我瘫软在马路边上,我大口喘息,我涨红着脸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还好,一个都没少。
  我仿佛看到美好未来正在朝我招手,诱惑我投入它的怀抱里。
  旁人看我的眼神十分怪异,但我一点都不在乎。
  稍微恢复了一下体力之后,我四处看着。
  这是一条很旧的街道,就和我以前住的地方差不多。
  不远处有一家裁缝店,我摸了摸戒指,想着还不能随便就拿出去,也许身上的西装还能换一点钱,便朝那个店走过去。
  一身还算可以的小西装卖了一百五十块钱,顺便老板还送了我一身半旧的衣服。
  把钱握在手里,我找到一家小店买了点东西吃,又打包了很多东西,和几瓶水。
  那些人发现我不见了之后,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来找我的。
  我捏紧了塑料袋,咬牙。
  我绝对不能再被抓回去了!
  在一个巷尾的垃圾桶旁边呆了两天,我才敢往外走,找到一家首饰店把戒指给卖了。
  店主问我这东西是怎么来的时候,我随口撒谎说是母亲的遗物,。但事实上,我几乎快要记不清母亲是长成什么样子的了。
  估计是看我穿的破破烂烂的也是可怜,店长给了我一张银行卡,告诉我钱都在里面了,让我直接拿着用。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取钱可以被定为,不知道银行卡的密码会被改。
  所以,我甚至还对那个请我吃了红烧肉的店主十分感激。
  但我没看到在我转身的时候瞬间,他就拨通了电话。
  十分钟后,在我正在琢磨怎么取钱的时候,我就被人一脚踹飞了。
  昏过去前,我看到黑子哥的脸,他正在打电话。
  “恩,已经抓到了,是给您送过去还是……?好的,我明白了。”
  最后他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冷笑。
  ……
  等我醒过来,我已经被绑住了。
  身上疼的厉害,特别是肩膀那里,稍微一动就是一股子刺痛的感觉。
  面前站着黑子哥和阿威,黑子哥的手里还拿着我曾经见过的,用来惩罚犯错的孩子的皮鞭。
  皮鞭上是挂了玻璃碎的,一鞭子下去保准皮开肉绽。
  现在,我唯一庆幸的就是,在我出门之前,已经把项链偷偷藏在了一个地方。
  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呦,醒了。”黑子哥对着我露出笑来,手里的鞭子被握紧了:“哥,你先叫林姐出来吧,我就先好好问问这小子,把项链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说着,他就猛地一甩鞭子,目光阴冷的盯着我。
  我看着他手上的鞭子,内心的恐惧几乎将我淹没,但我还是鼓起勇气大喊:“你个骗子!我爸已经死了!你们还说带我去见他!你们都是骗子!”
  “这哪能是骗,你死了之后,你们父子俩不就可以团聚了。”黑子哥已经抬手了,冷笑着道:“为了少瘦受一点皮肉之苦,希望你能早点坦白吧!”
  ‘啪!’
  “啊!”
  我惨叫出声。
  那条鞭子直接将我的胸口划破,毫不留情的斩开我的皮肤,留下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
  “胆子挺大,竟然敢自己跑路!”
  ‘啪!’
  又是一鞭,甩在了我的手臂上。
  这次我没有叫出声,只是剧烈的疼痛让我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才勉强忍住尖叫。
  “还挺硬气的,再来尝尝这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