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熟悉的监狱

更新时间:2017-06-03 17:04:11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972

我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女人真是个怪物,这样都没有喝醉。”
  酒保冲我摆了摆手,脸上也同样充满了无奈:“我就是想看看玛丽喝醉的样子,才会接下那个男人的委托。没有想到,就算他吃了解酒药也不是玛丽的对手。”
  我点了点头,同样被玛丽的酒量震惊到了。
  就在此时,老大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了我一眼,冲我招了招手。
  我会意的点了点头,跟着老大走进暗道之中。
  “老大,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开口问道。
  老大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叹了口气,开口道:“昨天你遇见希德了吧?”
  听老大提起希德的事情,我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十分压抑。听老大的意思,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希德站在我们对立面的事情了。
  我点了点头:“老大,里面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老大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希德这个人最重情义,不会为了利益就和我们为敌。我有个任务想要交给你,怎么样?”
  我知道,老大所说的任务肯定就是调查希德的隐情。我连忙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必须要由我亲自调查清楚。
  老大将调查希德隐情的事情交给了我。虽然我心中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不过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我实在是想不通,希德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对抗我们?
  我从老大那里离开,向着和希德相遇的那个小镇前去。最后一次和希德见面时在小镇里面。我想,如果有什么变故,镇上的居民一定知道。
  很快,我就来到了小镇上。镇长已经换人了,原本尽显颓势的小镇又重新恢复了生机。
  我来到了第一次和希德相遇的那个酒馆,看到其他牛仔们正聚集在这里。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全都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我不禁有些疑惑。
  “喂,你们还认不认识我?”我向牛仔们打招呼。
  在场的牛仔全都点了点头,他们原本都是希德的手下,自然是认识我的。
  “你们知道不知道希德出了什么事情?”
  我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牛仔快速跑了过来,伸手将我的嘴捂住,然后警惕的看着外面。
  发现并没有人进入到酒馆里面,他才松开了手:“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出了小镇,来到森林前面。
  “好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些牛仔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我刚说出希德的名字,他们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牛仔仍然没有开口,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的时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哎,你有所不知。不久前,希德队长将你们留下的那幅画抢走了,然后就逃离的小镇。”
  牛仔的话让我瞪大了双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怎样都没有想到,希德竟然会这样做。
  不过,希德要抢走那幅画有什么用?虽然那幅画是一张古代的藏宝图,不过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解读。
  而且,我想凭借希德的威望,他随时都可以看那幅画,根本就没有必要冒险将画抢走。
  我伸手挠了挠头,感觉事态严重。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幅画引起的。
  那幅画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能够让希德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队人从镇子中跑了出来。他们手中拿着枪,将我和牛仔紧紧围在中间。
  我站在原地,疑惑的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要包围我们?”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人,他冲着手下一招手,开口道:“不用和他们废话,直接抓回去再说。”
  牛仔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个人是新上任的镇长,他下令抓捕和希德有关的人。”
  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自己被包围的原因。
  看样子,我在酒馆中说的那句话还是被外人听到了。所以镇长才能迅速地到这里抓捕我。
  我走到镇长身边,将双手摊开,示意自己并没有带武器:“镇长,能不能听我解释一句?”
  镇长没有回答,他转过身,冲着手下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动手抓起来。”
  镇长带来的人没有动手,他们原本就是镇上的居民,知道我在上一次的战斗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有人附在镇长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镇长勃然大怒,冲着手下喊道:“我管他是不是对镇上有功劳呢。希德对镇上的贡献还少吗?可是他却吃里扒外,将镇子的宝物卖给了外人。”
  镇长的话引燃了我心中的怒火,我向他吼道:“镇上的宝物?你说的那幅画?我告诉你,没有我和希德,你都见不到那幅画长什么样子。”
  我的话引起了周围的人一阵附和。
  希德对镇子的贡献太大了,他在镇子中的威望远远不是这个新上任的镇长可以相比的。
  镇长听到议论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他也不敢向众人发怒。他还不算笨,知道不能在这种时候惹怒众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镇长,我们都冷静一下。我有些话要和你谈一谈。”
  镇长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他们全都支持我的说法。迫于无奈,他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有什么话,你就当着众人说吧。”镇长开口说道。
  我低头想了一下,开口道:“镇长,我觉得希德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这件事确实是他做的,我不会为他辩护。我只是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镇长冷哼了一声:“你说有隐情就有了?你为什么一直在为希德说话,是不是和他是同谋?”
  他的话让我紧皱着眉头,他明显是想让周围的人将怒火转移到我的身上。
  我叹了一口气,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冲动。
  “镇长,我和希德并不是同谋。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希德肯定是有什么隐情才会这样做。”
  镇长依旧一脸不屑一顾:“隐情?那你把证据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大家说是不是,既然你那么肯定有隐情,那你肯定有证据吧?”
  周围的人全都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让我有些尴尬。
  我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我没有证据,不过我一直在找。”
  “哈哈哈哈。”镇长笑了起来:“真是好笑啊。没有证据还敢说的那么肯定,不是希德的同伙是什么?给我抓起来。”
  镇长的手下们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我抓住。
  我愤怒的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换一个镇长能有所改变,没有想到却还是这个样子。
  我被关进了监狱,监狱的看守也认识我。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为难你的。你和希德所做的事情让我真心佩服。”看守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环顾着监狱狭小的空间,竟然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仔细算起来,我已经不止一次被关进这里了。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我将守卫叫到身边,开口说道:“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还请你不要向我隐瞒。”
  守卫冲我点了点头:“放心好了,只要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希德在离开以前和什么可疑的人接触过没有?我敢肯定,希德肯定是有隐情才会抢了那幅画逃出镇子的。”
  守卫向四周看了看,谨慎地靠近我的耳朵,小声说道:“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在你们离开不久,就从外面来了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她和希德密谈了之后,希德才抢走镇长的画。”
  守卫的话让我一愣,带着面纱的女人?那不就是那个女孩吗?
  我有些不敢相信,女孩会指示希德去抢画。
  “你确定吗?是带着面纱的女孩?”我再次向守卫确认。
  守卫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马上摇了摇头:“她肯定带着面纱。不过是女孩还是女人我就不知道了,看不到脸,只能听到她的声音。从声音来看,年龄应该已经不小了。”
  我低头想了一下,女孩确实有变声的本领。她连男人的声音都可以模仿,那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苍老一点也没什么难事。
  摇了摇头,我想要告诉自己那个人不是女孩。
  我实在是不愿意相信,女孩会指示希德去偷画。
  但是,女孩的嫌疑确实很大。
  女孩一直以来都很想得到那幅画,甚至为此背叛了卡奇诺,加入到镇长那边去、
  我叹了口气,在守卫耳边小声说道:“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了,我会把一切都调查清楚的。”
  守卫点了点头,然后想要将门锁打开。我伸手将他拦住:“你放了我,镇长会怪你的。”
  他冲我笑了笑,开口道:“没事,你们为了镇子做了那么多,我不能恩将仇报。你出去吧,把事情都调查清楚,还希德一个清白。”
  可我心里很清楚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