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林姐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7-06-05 19:46:34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3085

看着女孩可怜楚楚的样子,我的心中不免有些心痛。即使如此,我仍然没有相信女孩所说的话。毕竟,我亲眼见到了她和黑子秘密谋划着什么。
  我转身走出房间,我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相信女孩所说的话,只能让自己逃走。
  我从房间里出来,正好撞见了玛丽。她从包间中出来之后,并没有离开,好像是在等我一样。
  玛丽看到我走了出来,伸手拉住了我的衣角:“等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玛丽,等待她开口。
  “那个女孩,好像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玛丽迟疑了一下,开口道。
  她的话让我双眉紧锁,女孩和黑子在小屋中密探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不成?
  我把自己发现女孩和黑子密探的经过,全告诉了玛丽。
  玛丽的脸色有些疑惑,喃喃道:“不应该啊,如果我的情报没有错的话,她虽然和黑子有关系,但是绝不会和黑子合作。”
  情报?
  难道玛丽知道女孩的身份?
  “你得到了什么情报,能不能说给我听一听?”我开口问道。
  玛丽没有开口,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看样子,她暂时是不可能将女孩的身份告诉我了。既然如此,我也没有继续追问。
  我走回到包间,想要当面和女孩问个清楚。可是,当我进入到包间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女孩早就离开了。
  不由叹气,我一直没有办法掌握女孩的行踪,现在想要和她当面问个清楚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等待她再次来找我。
  此刻,心事重重的我回到了房东那里。一打开门,我马上发现了事情不对。
  太安静了,整个屋子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的向屋子里走去。
  没有人影,无论是房东还是凌茹慧,全都从房间中消失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忽然,我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连忙回过头去。看到来人时,我松了一口气。
  “玛丽,房东和凌茹慧到哪里去了,你知道吗?”神秘的玛丽是我唯一的希望,只要她肯帮我,相信肯定能够找出她们的下落。
  玛丽点了点头,神色有些迟疑:“知道是知道,不过你想救出她们有些困难。”
  困难?
  即使是龙潭虎穴,我也必须要去闯一闯!
  “玛丽姐,你告诉我吧,我就算拼上性命,也要把他们救出来。”
  听出我的决定,玛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方才开口道:“好吧,你还记得凌家的别墅吧?你去那里就能找到他们了。”
  我冲玛丽道了声谢,正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她却伸手拉住了我的衣角。
  “说实话,我不希望你去。你就算是去了,也没有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反而会让你自己也搭了进去。”
  我笑了笑,示意玛丽不用担心。我心中已经大致猜出了抓走凌茹慧他们的人是谁了。
  一定是林姐,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我虽然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是林姐的对手。
  而且,玛丽也明确的表示过了,她不会直接对我提供帮助。
  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去凌家那已经被大火烧毁的别墅去看一看。凌茹慧和房东对我有恩,我不能就这样弃他们于不顾。
  我从玛丽那里要了一把手枪,来到了凌家的别墅前。
  先在外面细细地往里打量了一番,我并没有发现别墅和上次有什么不同。
  接着,我小心谨慎的进入到别墅里面,提防着被人偷袭。
  忽然间,原本略显昏暗的别墅猛然间亮了起来。
  我心中一惊,他们早有准备,显然已经算到了我定会来,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了。
  “小子,没想到你离开了几年,本事见长啊。上次让你逃走了,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顺着声音望去,果然没错,黑子正满脸坏笑的盯着我。
  “凌茹慧在哪?你们不就是想要报复我吗,我已经来了,你们放她走。”
  黑子看着我,摆着我很好笑的样子:“你说放了就放了?比起凌家那小丫头,还有一个想见你的人。”
  想见我的人?会是谁!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曾经亲眼看到女孩和黑子在小屋里密探,难道黑子口中的人会是女孩?
  一个人从黑子背后走了出来,她蒙着面纱,将脸部完全遮住了。
  我的心瞬间跌倒了谷底,没想到真的会是她。
  她死死地盯着我,我能感觉到从她眼中喷发出的怒火。
  不对,她不是女孩!
  虽然她和那个女孩同样蒙着面纱,不过女孩的眼神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小子,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蒙着面纱的人开口了,她的声音很是熟悉。
  林姐!我终于确定了!
  这个蒙着面纱的女人是林姐。
  这样一来,一切都明了了。那天我看到的人不是女孩,而是林姐。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也会带着面纱。
  林姐轻轻抚摸着脖子上面的项链,那条项链就是她一直想要从凌家手中夺取的。
  她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她伸出手,轻轻扶了扶我的脸庞,然后抡起巴掌重重的落在我的脸上。
  虽然力气不是很大,可仍然让我的脸上感到一阵火辣辣的。
  “林姐,你既然已经拿到了项链,为什么还要对我苦苦相逼?你想要报复我,我无话可说。但是凌茹慧和这件事没有关系,能不能把她放了?”
  我心中万分担忧凌茹慧,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再也不能承受林姐的折磨了。
  林姐没有答话,她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的面纱。
  我看着林姐面纱下的脸,不禁瞪大了双眼,一脸惊恐。
  她的脸已经不成人形,显得十分恐怖。
  被毁容了,难道是凌家做的?
  如果真的是凌家让林姐毁容了,恐怕凌茹慧就麻烦了。
  林姐重新将面纱带上,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小子,我这张脸全都是拜你和凌家所赐,你说我应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我终于想了起来,当初在森林里的时候,我随手抓起地面上的泥土丢到林姐脸上。
  当时我还很疑惑,只是一捧泥土为什么就让林姐哀嚎的如此痛苦,原来泥土中参杂了一些石灰。
  就是这些石灰,让林姐漂亮的脸蛋被烫伤,后来又因为跟凌家的人交手没来得及处理,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弄清楚了毁容的真相后,在我心中心中更加担忧。这样也难怪林姐会对我和凌家如此仇视。
  林姐冲手下挥了挥手,将我关了起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凌茹慧就和我关在一起。这样一来,最起码确认了凌茹慧暂时是安全的。
  很快,林姐带着人走了进来。她的手中拿着一条鞭子,鞭子上挂满了碎玻璃。
  林姐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甩开鞭子狠狠地抽向了我。一闪身,我下意识躲开了林姐的鞭子。
  林姐看到我躲开,嘴角的笑容更加浓烈。她再次挥动鞭子,只不过这次对象换成了凌茹慧。
  鞭子在凌茹慧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让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凌茹慧原本是凌家的大小姐,娇生惯养的,何曾受过如此对待?
  我看到林姐再次举起了鞭子,连忙挡在凌茹慧身前。
  不能再让凌茹慧挨打了,我害怕弱小的她会坚持不下去。
  林姐发疯似地挥动着手中的鞭子,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现在我只能紧咬着牙关,不断忍受着从全身传来的剧痛。
  就这样,持续十来分钟。估计林姐累了,她停了下来,轻轻揉了揉肩膀。
  “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我们继续。”说完,林姐也没有过多停留,转身离开了。
  房间中,只剩下我和凌茹慧。
  凌茹慧此时正蜷缩在角落里,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我轻轻的将凌茹慧拉到自己的怀中,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安慰着她:“慧慧别怕,有我在,不会让坏人伤害你的。”
  凌茹慧看到我身上满是血痕,哭的更加激烈。她小心翼翼用手触碰伤痕:“哥哥,你痛不痛?慧慧好害怕。”
  我苦笑,那鞭子上挂着碎玻璃,每一下落在我的身上,都将我的皮肤划出一道道口子。
  这怎么可能不痛呢?
  但是,为了不让凌茹慧感到不安,我只能摇头道:“当然不痛了,他们这点手段还对付不了哥哥。”
  凌茹慧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才停止了哭泣。
  我的安慰终于让凌茹慧稳定了下来,接下来就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了。
  走到门前,我小心推了推大门。
  门并没有锁,只不过门口正站着两个人。他们看到我将门推开,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个人不由分说,一脚踢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本就全身是伤,直接被他一脚踢翻在地。
  大门被重新关上,我缓了半天,才重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凌茹慧走到我的身边,小声问道:“哥哥,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慧慧不想死。”
  我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凌茹慧的肩膀,坚定地说道:“慧慧放心,哥哥一定会带着你逃出去的。”
  该怎么逃出去呢?是我现在面对的最大的问题。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