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逃脱

更新时间:2017-06-05 19:47:00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959

凌家这片废墟的别墅,便是我和凌茹慧被关之处。
  在关我们的那间房间门前,时刻有两个拿着枪的人看门。
  我猜,如果我有逃走的举动,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将我杀死。
  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是想不出要如何从这里逃走。
  林姐依旧每天都会来,每次都带着那条挂满了碎玻璃的鞭子。
  早已被鞭子打的血肉模糊的我,慢慢的习惯了那种钻心的疼痛。
  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凌茹慧。
  林姐暂时还没有对她出手的意思,但我知道,她绝对不会被轻易放过的。
  折磨我们,等到她觉得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鞭子的疼痛的时候,就会把目标转移到凌茹慧身上。
  果然,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林姐拿着鞭子走进房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二话不说就直接将鞭子挥向我。
  她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开口道:“小子,你还真是一块挨打的料。打了你这么多天,我肩膀都痛了,你还是活蹦乱跳的。不如我们做个游戏,你说怎样?”
  还有可商量的余地吗,我可不认为她会和我做什么游戏。
  所谓的游戏,只不过是单方面满足她那变态的心理罢了。
  果然,林姐慢慢走到凌茹慧身边。我想要拦住,却被林姐的手下拉到一旁。他们死死的将我抓住,让我不能动弹分毫。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姐的一鞭接着一鞭落在凌茹慧身体上。
  每一道鞭子落下,在凌茹慧白皙的皮肤上留下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
  凌茹慧撕心裂肺的叫着,每一声惨叫都像一把利刀一下又一下地刺向我的心,让我的心流血不止。
  “林姐,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就好了,凌茹慧她还只是个孩子,你不要为难她。”
  她冲我笑了笑,开口道:“你感觉到心疼了?那太好了,打在你身上都没有现在这么痛吧?”
  说着,林姐显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转过头去,我不忍心再看凌茹慧被林姐抽的皮开肉绽的身体。
  看到我有意回避,林姐吩咐手下道:“把他拉过来,让他好好看着。”
  我被她的手下拉着,他们强迫我睁开眼睛,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凌茹慧被林姐虐待。
  这个时候,我又恼又恨,恨她,更恨自己无力保护凌茹慧。
  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力量来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因为我而受到迫害。
  鞭子没有停下,凌茹慧的惨叫声,声声印入到我的心底,让我的心情难以平复。
  又等到她打的累了,这才停下鞭子。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而拉着我的两个人也跟着林姐出去,房间中只剩下我和奄奄一息的凌茹慧。
  我连忙倒在地上的凌茹慧身边,将她拥入到我的怀中,急切的询问着:“怎么样,慧慧?你不要吓我。”
  我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体。但是,她任凭我怎样摇晃,都没有一丝的反应。
  道道鞭痕留在小脸上,紧闭双眼,更我心痛是察觉到她呼吸声好像开始变弱……
  必须让凌茹慧去医院看看,她伤的太严重了,再拖下去恐怕会造成悲剧。
  我打开门,门外的两个守卫警惕的看着我。
  “小子,你干什么?没有事情就老老实实的回去待着。”
  守卫的态度虽然让我很生气,不过为了凌茹慧,我也只能忍气吞声。
  “两位大哥,那个小姑娘伤的太重了。如果不去医院看看,恐怕撑不过今天晚上了。你们行行好,派人带她去医院看看吧。”
  我原本以为,守卫最起码会找个医生给凌茹慧看看,可没有想到,他们只是冲我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就这点事?那小丫头死了就死了,和我们没有关系。林姐吩咐过了,只要你不死,其他的事情我们管不着。”
  他们的冷漠让我恼怒万分,想要争辩,却根本无从开口。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就像两只蝼蚁。
  如果不是林姐说我不能死,恐怕他们早就不耐烦的让我闭嘴了。
  只能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了。可门口就是守卫,想要从正门逃出去根本就不可能。
  我到窗户处看了一眼,发现楼下也站着两个人,他们不时抬头看看,防备着我从窗户逃走的可能。
  低下了头,我心中充满了无助。难倒真的没有办法从这里逃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茹慧慢慢死去?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只见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林姐,你的脸受伤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你要报复就尽管针对我好了,和凌茹慧没有关系。她现在已经这样了,必须要去医院看看,求求你带她去吧。”我跪在林姐面前,向她苦苦哀求。
  林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语气平淡的说道:“走吧,你也跟着一起来。”
  我连忙点头,将凌茹慧抱了起来,跟着林姐走出了别墅。
  走出别墅后,林姐吩咐我自己带着凌茹慧去医院。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她这样做难倒不怕我们逃走了?林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我有些不放心,林姐的变化大的实在是让我吃惊,害怕这会是她的阴谋。
  “林姐,你真的放心让我一个人带着凌茹慧去医院?”我紧紧盯着林姐的眼睛,想要从她眼神的变化中看出内心的想法。
  “叫你去,你就快去。”林姐的声音变了,变成了一个让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女孩,是她装扮成了林姐的样子,将我和凌茹慧带了出来。
  见到女孩,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之前,我还不知道林姐被毁容,和她一样整天带着面纱。那个时候,我曾经怀疑她和黑子有关,现在想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那个,之前怀疑你都是我不好,希望你……”我走到女孩身边,想要为之前误会她的事情道歉。
  没有等我说完,女孩就将我的话打断了:“你带着那女孩走吧,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办法再去挽回。”
  说完,女孩就要转身离开。
  想要伸手将她拉住,才发现我正抱着凌茹慧,根本抽不出手去拉她。看着凌茹慧奄奄一息的样子,我心中不禁有些犯难。
  如果让女孩就这样离开了,我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她。
  但是,如果再继续纠缠下去,凌茹慧恐怕会坚持不下去。
  容不得我再拖延时间,权衡下,我抱凌茹慧直奔医院。
  至于女孩的下落可以求玛丽帮忙寻找,若凌茹慧死了,可没有办法让她重新活过来。
  到医院,医生看过凌茹慧的病情,马上为她进行了手术。
  我在手术室外面焦躁的等待着,祈祷着凌茹慧会平安脱险。
  另外,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虽然,女孩成功的将我们救了出来,但是林姐肯定轻易我们,一定还会全力对我们进行追查。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当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凌茹慧被推了出来,我连忙走上前,向医生询问凌茹慧的状况。
  医生擦着擦额头的汗水,回答道:“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身体上虽然不要紧,但是患者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心灵上很有可能留下难以磨灭的影响,你要多加注意。”
  我点了点头,凌茹慧的精神肯定遭受了很大的创伤,我只能在她恢复过来以后想办法来弥补。
  她被送到了病房中,我一刻不离地守在她的病床前。醒来如果看不到我,她肯定会很焦急。
  就在这个时候,玛丽来到了病房中。她看到我平安无事,才松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到:“看样子,那个女孩及时赶到了。你冒冒失失的就去自投罗网,真是担心死我了。”
  现在想想,我确实有些太过冒失了。
  不过,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如果不去救凌茹慧,我整个人生都会陷入到无尽的自责中。
  我开口向玛丽问道:“玛丽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女孩的身份?之前我误会了她,想要当面向她道歉。”
  她摇摇头,委婉地说:“女孩的身份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答应过她,你还是自己去问她吧。”
  既然这样说,我能点头:“这样也好,那你告诉我女孩现在在哪,我去向她道歉。”
  “这我也不能告诉你,如果她想见你,自然会主动来找你。如果她不想见你,就算我告诉你,她也不会见你的。”
  看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摇头,我也只好放弃了找女孩道歉的想法。
  不过,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在下一次遇见女孩,一定要把所有事情都和她解释清楚。
  这次,真的是多亏了女孩,我才能及时带着凌茹慧从林姐手中逃脱出来。
  虽然,我误会了她,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帮助了我,让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
  可,我不知道她为何冒险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