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再次重生

更新时间:2017-06-13 10:34:03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3032

J的话让我无地自容。愧疚、自责,仿佛洪水一样,将我完全淹没。
  女孩看到我的样子有些奇怪,伸手轻轻的拉了拉我:“振作一点,我们想办法冲出去。”
  我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已经不想逃走了。从来没有想过我害死了老大,还有什么脸继续活下去?不如就让J将我抓回去吧。
  此时,我脸色犹如死灰,眼中充满了绝望。
  J看到我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表情。这样才对嘛,蝼蚁就不要抗争了,反正早晚都会被踩的粉身碎骨。”
  我没有反驳,他话说的没错,我就像是一只蝼蚁,不断的抗争只会让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因我而死。
  我心生死志,女孩在我身边不停地呼喊着什么,我根本听不到。
  “把他们带回去。”J冲手下一招手,示意将我们带走。
  我站在原地,一点逃走的念头都没有。女孩皱着眉头,挡在了我的身前:“有我在,你们休想动他一根汗毛。”
  女孩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手枪,并没有对着J,反而对准了自己的头顶。
  “J先生,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不是想要解读那幅画吗?你应该也知道,除了我,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知道画的秘密了。”女孩看着J,厉声说道。
  看到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J终于变了脸色。
  他连忙招手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双眉紧紧锁在一起:“别冲动,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
  我看着女孩,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放他走,我自然会跟着你回去。”女孩的声音很轻,但在我的耳中却如霹雳般震耳欲聋。
  女孩为了保护我,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J。我呆呆的看着女孩,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
  J轻蔑的看了我一眼:“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愣在原地,根本迈不出步子。如果我就此离开了,女孩就会被J带走,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为什么?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保护我?”我看着女孩,歇斯底里地喊道。
  而平静的她,只是冲我笑了笑:“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说着,女孩轻轻的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玲儿,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的女孩竟然就是玲儿姐。
  我呆立在原地,看着玲儿被J带走,一滴泪水顺着眼角淌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感觉到有人将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膀我上。
  我回过头去,书盼雪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我。她看到我涣散的目光重新聚集起来,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没什么,只不过是死了一次罢了。”
  就像我说的那样,我的心已经死了一次。
  老大的死,还有被J带走的玲儿,我原本那颗有些懦弱的心已经死了。
  只不过,我现在又重新从地狱中爬了回来。老大的仇,我一定要报。还有玲儿,我一定要将她救出来。
  我莫名其妙的话让书盼雪发懵,她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奇怪,摸起来也不热,不像是发烧的样子啊?”
  轻轻将书盼雪的手拍落,我随即做出决定:“走,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书盼雪见我头也不回的走开,伸手想要拉住我,没有好气的问道:“你是怎么了?现在要干嘛去?”
  我从口袋中掏出玲儿给我的纸条,想要先去看一看,玲儿有什么东西想要交给我。
  我按照纸条上的记载,找到了一间破旧的木屋。我不禁皱起眉头,究竟是什么东西,藏在这破旧的木屋之中?
  书盼雪从后面追了上来,她见到我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喊道:“喂,你今天是怎么了?就不能等我一下?”
  我没有理会书盼雪,走到木屋前面,轻轻的将门推开。
  木屋中简单的摆放着一些家具,在桌子下面放着一个小木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将木箱从桌子下面拉了出来,轻轻将木箱的盖子打开。
  木箱里面放着一张羊皮纸,纸上却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我将羊皮纸拿了出来,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书盼雪从我身后冒了出来,将羊皮纸从我手中抢了过去。她看了一下后,随意的丢到了桌子上:“我还以为你找到什么好东西了呢?不过是一张废纸,你在那看的什么劲?”
  我将羊皮纸叠好,收进怀中。女孩想要交给我的,恐怕就是这样羊皮纸了。
  虽然现在还搞不清楚在上面藏了什么玄机,不过既然女孩想要将它交给我,我自然要将它收好。
  “走吧,我们先回去。”女孩要交给我的东西已经找到,再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回到森林中,凌茹慧正坐在帐篷前面乖乖的等着我们回来。
  在我去天文台见女孩的时候,书盼雪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顶帐篷,免去了我们继续露宿野外。
  傍晚,我们三人吃过晚饭,坐在篝火前面取暖。我思考起今后的事情,不禁有些感到疲倦。
  那个叫J的男人,我必须要将他打败。老大的仇,还有被捉走的玲儿,让我不得不面对那个恐怖的家伙。
  书盼雪看到我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喂,你自从去了一趟天文台,怎么感觉整个人都变了?”书盼雪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要寻找出我发生变化的原因。
  我变了吗?我在心中自己问自己。应该是变了吧,原来的我只是一味的逃避,只是想着要带着凌茹慧躲避林姐和J的追捕。
  现在,我终于鼓起了勇气,我要不能再逃避下去了。我要向J和林姐报仇,将玲儿从他们手中救出来。
  书盼雪见我不搭理她,嘟着嘴坐到一旁。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沉浸在思考之中,好像有些冷落了她。
  我走到书盼雪身边,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我刚刚不理你,生气了?”
  顾忌假装没听到我说的她,将头扭到一旁,自顾自的望着夜空,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哄女孩子这件事我还真没有经验,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就在我感到为难的时候,凌茹慧忽然从一旁跑了过来。她走到书盼雪身前,将手中的石子递到书盼雪手中:“盼雪姐姐,你看这颗石子漂亮吗?”
  书盼雪虽然和我赌气,但是面对凌茹慧还是会心软:“漂亮,慧慧是在哪找到这么漂亮的石子的?”
  凌茹慧看了我一眼,冲我做了个鬼脸:“慧慧把石子送给盼雪姐姐好不好,你别生哥哥的气了。”
  “噗哧。”
  书盼雪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出双手,用食指轻轻戳了戳凌茹慧精致的脸蛋:“小家伙,看上去傻傻的,实际上鬼精鬼灵的。”
  说完,书盼雪回头看了我一眼,埋怨道:“就连慧慧都比你懂事。”
  我连忙点头:“是,是。都是我的不对,惹书盼雪大小姐不开心了。”
  被凌茹慧这么一闹,书盼雪也不再生我的气了。她边看着布满繁星的夜空,边说问我:“你喜欢星空吗?”
  我被书盼雪冷不丁的问题,弄得不知道如何回答。
  星空?
  我还真没有仔细观察过。
  见我没有回答,书盼雪自顾自的说道:“我就很喜欢,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像这样静静的观察。从小我就离开了家,独自一个人在外,只能靠着偷窃才勉强吃饱饭。”
  我看了书盼雪一眼,她正陶醉在绚烂的星空之中。我知道,她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书盼雪的经历和我很像,都是从小不得不靠偷窃过活,只不过我要比她幸运的多,我还有个能替我遮风挡雨的爸爸,而她谁都靠不上,只有孤身一人。
  忽然间,书盼雪好像想起来什么,她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将自己身上沾染的灰尘拍打干净。
  “对了,前一阵子我收到了一封信,我的一个舅舅让我去投靠他。”书盼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信封,从信封上就能看出,他的这个舅舅十分富有,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高级的信封。
  “那你没有去看看?”我开口问道。
  书盼雪点了点头:“那时候我正好接到任务,要去沙漠中夺取司南吗,就没顾上回去。后来,我带着司南从J那里逃走,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书盼雪的舅舅,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我们能够从他那里得到帮助。
  “走吧,我们去你舅舅那里看看,他或许能帮帮我们。”我向她提议道。
  可她脸上写满犹豫,小声说道:“只是,我和舅舅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变化。要是他和J是一伙的,我们恐怕就是羊入虎口。”
  书盼雪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还是相信血浓于水。
  他既然是书盼雪的舅舅,应该不会伤害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