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押送监狱

更新时间:2017-06-29 09:45:57 作者:三丈白萝卜 字数:2921

我被关押了大概有两天,那些警员除了抓我去录口供以外并没有对我进行其他的威胁和迫害,毕竟这里是警局。
  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我也每天盼望着书盼雪能够在外面帮我做点什么,据我感觉,这次我被抓进来似乎不仅是那么简单的,就算是那个林海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难道……
  一切原本还是不温不火地发展着,直到第三天,直到一辆车开来,真相渐渐浮现。
  一天夜里,我的大门突然被踹开,紧接着一阵喊叫:“出来!把那小子带车上去,快。”
  几个警员将还在沉睡的我架起,我一时不知所措,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不知为何,他们居然连审问都不审了,直接带我走,就算是要押我去刑场也要提前打声招呼啊。
  我现在连书盼雪都没见到,他们就把我带走了,这下可糟了,恐怕凶多吉少啊。
  我紧紧地抓着手中的钥匙,现在还是先观察一下,等弄清楚情况再打开手铐吧。
  突然,一个警员拿着一个黑色头套套在了我头上,将我塞上了一辆车,我这时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
  我趴在后尾箱里将手铐打开了,车外的那些警员好像还在讨论着什么。
  突然,警局里警笛响了。
  “来人啊,抓人啊,有人逃跑了!”几个警员大喊着,这可让车上的我困惑了,外面乱成一团糟。
  他们这是干什么,这里守卫这么森严,哪来的人逃跑啊!
  等等,他们说的该不会是,是我?我一时背部发凉。
  他们把我抓走,还伪造成越狱的情形,这分明是想陷害我,这,怎么会这样,难道......
  这时,我见车上看守我的警员只有一个,准备趁他不备偷袭他,现在如果不动手,恐怕后面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猛地一个起身,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准备往回一拉让他窒息,却不料,他早有准备,胳膊死死地抵住了我,我原本准备继续去掐他的脖子却发现那个警员将面罩摘了下来。
  书盼雪!
  我一下子傻了,差点叫出声,书盼雪将手指放在我的唇前,示意我安静下来。
  这时,几个警员走上了车,上车后的他们,没有片刻停留便开车疾驰,他们来的人还不少,总共有三辆车一起开出。
  我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穿着警服大晚上来押送犯人,而且还伪造嫌犯逃跑的景象,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上车时,我已经乖乖的躺在了原地,而书盼雪也已经将面罩戴上,他们没发现什么破绽。
  书盼雪的椅子离我最近,我靠着椅背和她背靠背,我不知道为什么书盼雪会出现在车上,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乔装打扮混进来的,有她在,给我一种安全感。
  车上开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停了下来,周围很安静,那些人纷纷从车上下来,紧接着我也被拽了下来,看他们的样子是要把我带去见什么人。
  我的头套突然被摘了下来,在我眼前的,居然是林海,他此时正坐在车里安详地看着我。
  “怎么样,这两天关押的地方伙食还不错吧?”林海笑了笑,搓搓手看着我。
  我也没有示弱:“那是自然,多谢林公子的关照!”
  此时,林海听出了我话中有话,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但很快,他继续悠然自得地看着我。
  “关照关照你,那是应该的,不然,让我来对付你的那个人一旦责罚下来,那我可不好交差啊。”林海笑了笑。
  我此时心头一紧,“你说什么?是谁让你......”
  “具体是谁呢,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个人代号J,他可能是打探到你的消息所以才让我盯上你。”林海此时一脸戏谑的表情。
  我十分震惊,想不到不过两天时间J就掌握了我的动向,看来他是想逼死我了。
  紧接着,我被带到一旁,负责看守我的是书盼雪,这可让我安心不少。据我所知,他们在正在等待一辆押送我的大卡车,奇怪的是,在这种紧要关头却迟迟不见大卡车的动向。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我看着前方对身旁的书盼雪轻声问道,生怕被别人发现。
  “我这两天就一直在警局里打探你的消息,结果发现了问题。”书盼雪说道。
  “是查到有人要抓走我是吗?”我追问道。
  “没有,我一开始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他们从昨天开始就派大量警力外出,并安插了别的代理警员来看班,我发觉有些不对,就趁机混进来了。”书盼雪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我点了点头,原本想再问点什么,但怕被其他人看出异样便不再问,此时我的手铐一直处于打开的状态,只要我想跑就能轻易逃脱,但书盼雪却让我安心等候,似乎她发现了什么异样。
  “喂,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那车还没过来,是不是想搞事啊?”一个警员不耐烦地打着电话破口大骂。
  我忽然发现了什么,对书盼雪说:“你是在等那辆车吗?”
  “嗯,如果那辆车一来,我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现在那辆车还没来,那就说明这事应该有转机。”
  书盼雪似乎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的确,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如果我们逃跑惹毛了他们,他们很可能开枪将我们击毙,到时一个也活不了,与其拿运气去赌能跑掉还不如静观其变。
  过了大约十分钟,一辆大卡车慢慢悠悠地朝这边驶来,缓缓地停了下来。
  林海此时将一根烟狠狠地甩在了地上:“喂,你们这些饭桶,开个车都那么慢,要是坏了J先生的事,我们就......”
  林海走到那辆大卡车旁边时,和那几个警员一样,愣住了,车上驾驶室里趴着两个人,车门上溅着不少血迹。
  此时天色很暗,气氛很是诡异,我和书盼雪对视了一下,站在不远处观望着那辆卡车的情况,
  突然,车顶上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手中握着一把利刃,这让大家十分惶恐,显然,这车上的人都是他杀的。
  “滚!我数三声,全部给我消失。”那个人突然开口了。
  这声音对我来说很是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其中一个警员迅速动手掏出腰间的枪,不料,那个人影先快一步,将手中的利刃反手握着,狠狠地朝那个警员飞了过去,那个警员应声倒地,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整个过程仿佛在一瞬间完成的。
  林海和那些警员一下子慌了神,没人敢多动一下。
  只见那个人从车顶上跳了下来,然后伸出了三根手指,紧接着手指一根根弯曲,林海立马心领神会,和那些警员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这时也有点害怕,生怕那个人会来对我动手,但那个人熟悉的声音让我没有感觉到有威胁。
  “奥哥,多谢相救!”书盼雪突然一句话让我感觉到惊讶,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奥哥!
  我刚准备迎上去,奥哥将我推向了一辆轿车,书盼雪这时也跟了过来。
  “先上车,那些人还没走远,他们很快就会带人来追我们。”奥哥坐上车后说道。
  “倪阳,钥匙!”奥哥坐在驾驶座后朝我问道。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奥哥这时有点无奈了:“那个带头的家伙车钥匙在你这吧,快给我。”
  我这时才缓缓递了过去,想不到都被奥哥看到了,真是厉害了,刚刚我趁林海不备,悄悄靠近了他将他口袋中的车钥匙拿走了,以防他开车带我走。
  当然,他也不可能会怀疑我这个双手被铐住的人能来偷他的东西。
  奥哥发动着车子,朝一个地方开去,当逐渐远离刚刚那个地方时,我才慢慢缓过神来,这回多亏奥哥出手,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奥哥边开着车边笑着说道:“怎么?你还戴着那个手铐干嘛?那个东西根本困不住你才对吧?”
  我感觉还真是什么也瞒不住奥哥,于是,将手铐朝一旁甩去。
  “对了,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被人抓了来救我的?”我十分好奇地问道。
  “我可没说过我是来救你的!”奥哥此话一出,我和书盼雪都傻了。
  “我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带你去个地方的。”奥哥笑了笑。
  “什么地方?”我们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个要暂时保密,而且这个地方我只能带你一个人去,我需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就算作你报答我今天的救命之恩吧。”奥哥说道。
  “什么,一个人?”我困惑不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