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他怎么在这?

更新时间:2017-06-25 11:55:19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105

童真在顾家受到了热情款待,顾家夫妇为人和善,从小看着童真长大的,家中又是独子,几乎把童真当成了自家女儿。

  顾母给童真做了最爱吃的芒果千层塔,看着瘦了不少的童真又是心疼又是慰问。

  若是可以的话,童真宁愿改姓顾。

  下了一天雨,阳光终于拨开云雾。

  童真打开窗户伸了懒腰,意外接到了墨老的电话。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让她回去陪老爷子吃顿饭。

  墨怀先是童真的外公,也是东城非常具有地位的权威教授,名声浩浩在外,早两年退休了,一个人在老宅日子过得清闲。

  顾纯开车把童真送回了墨老爷子那儿。

  “你在老教授这里待几天,休息几天,实习的事再说。实在不行你就跟你爸说说,你要回童氏。”顾纯下车,把后尾箱的行礼拖出来。

  “我不去童氏……”

  “那你想去哪?你是童家的千金,能让你受委屈?”

  “我又不是娇气的小姐。”她站在车门前,雨后天晴的暖阳轻轻落在坚韧倔强的小脸上。

  “童真,你还当真了?其实我本意是,你这么蠢的脑子,去别家公司人家不收你。”

  “……”童真噘着嘴,“我有资历的,而且我能吃苦。”

  “那你想回MK?”

  “不回!”童真丢下两个字就往大院里走。

  院子里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车身擦的干净锃亮,在太阳底下反射豪华气派的光线。

  童真瞧着那车,微微讶异,拥有这车的人在东城屈指可数,什么暴发户会来拜访外公?

  童真在客厅没有看到墨老教授,茶几上摆着两只茶杯,还在冒热气。

  她转头问保姆,“外公呢?”

  “墨教授曾经的学生过来拜访,现在在书房呢,要我去知会一声吗?”

  童真摇了摇头。

  心想哪个发达了的学生还能惦记这师生情义。

  突然一个巨型的毛茸茸蹿了出来,差点把童真扑倒在地。

  “英雄!”

  雄壮的藏獒看到童真就跟看到狗盆子一样,又嗅又舔。

  “不准占我便宜。”童真把快舔上她嘴巴的英雄一巴掌呼开,“跟上,我给你买了礼物。”

  英雄晃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跟着童真上楼。

  “啪!”

  什么声音?

  童真在最后一级台阶时顿住,似乎是从她房间里传出来的。

  迈开小步子快速走过去,门虚掩着,童真轻轻推开,一股不属于房间里的气息瞬冲向她。

  童真脸上的表情蓦地僵硬。

  ……她的闺房里,竟然会有一个男人?!

  身形挺拔如竹而气势沉沉,侧脸棱角分明,一如既往的面瘫……

  童真完全被吓呆了,手足无措的站着。

  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背对着她坐在她床上的厉璟城,缓缓转头朝她望来。

  视线一对上,童真下意识的想转身就跑,可看到男人脚边的玻璃渣时,心里“咯噔”一声!

  “英雄!上去咬他!”童真脸色剧变的指向房间里的厉璟城。

  威武的藏獒听到命令冲了过去,却突然停在了厉璟城面前。

  一人一狗对视,厉璟城垂着凤眼,目光居高临下,英雄“哼哼唧唧”的去蹭厉璟城的腿。

  “……”

  童真大步走过去,揪着英雄的项圈一把扯开。

  地上赫然是一个打碎的相框,镜面碎的四分五裂。

  童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蹲了下来,蹲在男人的脚边,看着裂开的照片,心也像撕裂了一样。

  她伸出手,指尖控制不住颤抖。

  碎渣子太锋利,她缩了一下,冒出血珠。

  厉璟城弯腰,伸出白皙优美的手,却猛然被童真打开了。

  “你不准碰!”童真心里涌现的不知是怒气还是疼痛。

  厉璟城蹙眉,“童真……”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厉璟城,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善罢甘休!”童真拿起照片摁进怀里,碎玻璃渣掉下来,扎进她的皮肤里。

  “童真,先放开,玻璃渣需要处理。”

  “走开!不需要你假好心!”童真用力推开他,冷不丁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厉璟城动作僵了僵,这大概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童真垂着的眼皮越来越红,睫毛也颤动得越来越快,直到眼角出现了晶莹。

  厉璟城抿了抿薄唇,没说完的话不愿再说,眸子里的情绪转瞬即逝,恢复一贯的淡漠。

  迈开修长的腿,从童真肩头擦过,转眼脚步声消失。

  童真身子一晃,直接跌坐在地上,紧紧抱着相框,刺进毛衣的碎渣子仿佛刺进了她心口,鲜血上涌。

  这是她和妈妈仅有的一张合照。

  照片里,她才五岁,抱着她的女人很漂亮,只是面容苍白憔悴,笑的勉强。

  妈妈自从生下她就患了抑郁症,时轻时重,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待下人把门撞开,妈妈一身血淋淋的坐在地上,或哭或笑。

  童伯林吩咐保姆看好她,不准她靠近妈妈的房间。

  她会在晚上,趁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进去。每次妈妈都没睡,睁着眼睛,望着窗外。见她来了,把她抱在怀里,无声的流泪。

  她五岁的时候,妈妈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正好家里来了位酷爱摄影的花匠,外公便请花匠给她和妈妈拍下这张合照。

  可现在相框被厉璟城打碎了,相片也被磨花,童真心上就像被豁开了一道口子。

  ……

  顾纯拎着大包小包的走进客厅,奇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那丫头也是一溜就没看见人。

  楼上传来脚步声,他抬头望去。

  看到楼梯间走下来的男人,顾纯手里的东西全都砸在了地上!

  厉璟城的目光投向了客厅。

  顾纯跟撞见鬼似得当即蹲了下去,畏畏缩缩的躲在沙发后面,紧张盯着慢慢走来的厉璟城。

  厉璟城扫了眼地上七零八乱的行礼,不动声色的走到沙发前,修长身形优雅一弯,双腿架在一起,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莎士比亚》看了起来。

  顾纯漂亮的眼睛瞪大,他到底为什么要躲啊?

  ……这家伙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声轻咳,顾纯盯着厉璟城饱满的后脑勺,捂着嘴巴大气没敢喘一下。

  纸质的书页翻动得哗哗响,厉璟城稳坐在沙发上眼角都没抬。

  顾纯爬在地上慢慢往前挪了挪,瞥了眼纹丝不动的厉璟城,他稍缓呼吸,一鼓作气往大门爬去。

  厉璟城的手突然一抬。

  “啊!”

  顾纯痛苦的哀嚎一声。

  足有六厘米厚的硬壳书正好爆头!

  顾纯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仿佛被砸开花,差点痛晕了过去。

  “你敢砸我!”倏得站起来,指着厉璟城的后脑勺。

  然而回应顾纯的只有空气,顿时气血上涌。

  “你欺负童真,我揍你一拳还算揍少了!怎么?你不服气?”

  “纯纯怎么过来了?”浑厚的声音突然介入,墨老教授和他的学生从书房出来。

  顾纯一愣,喊了声,“墨爷爷。”

  “我听见你说谁挨了一拳,你把谁给揍了?”

  顾纯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没呢,我们在聊拳击……”

  厉璟城面不改色的端起茶杯。

  墨教授瞅了瞅互不理睬的两个人,扬眉道:“你又在外面惹事了?”

  “没有!就我爸那暴脾气,我哪敢啊。”

  “你爸要是脾气好,你还会躲我这里来?臭小子,上次的事我还没给你爸说。”

  一针见血了。

  顾纯走过去,狗腿的给老教授捏起了肩膀,“惦记着墨爷爷喜欢喝酒,我给您带了72年的图拉斯呢。”

  墨老爷子懒得搭理他,转头笑道:“璟城也喜欢看拳击比赛?”

  看来墨老跟厉璟城关系不简单,顾纯咳了两声。

  厉璟城放下茶杯,淡眸流转,瞥了眼像蜥蜴一样的顾纯,一脸云淡风轻,“有过一阵子的兴趣。”

  “不过比起拳击,让我更感兴趣的是这本《WilliamShakespeare》。”

  顾纯愕然!

  神色古怪的瞪着厉璟城手上的书,站不住了,“墨爷爷,我提前约了人……改天再来看你啊。”

  “混小子,去吧,开车小心点。”

  ……

  童真还坐在地上,门外一阵脚步声拉回了她的思绪。

  “童小姐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小心碎渣子把您划伤了……”

  童真闻声抬起头,是保姆家的小妹彩珠,跟着过来当帮佣的。

  彩珠看到童真没有表情的脸上,一双眼睛红的吓人,赶紧走过去将她扶起。

  童真捧着照片,还是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彩珠一边给她拍掉毛衣上粘着的玻璃渣子,一边满含歉意道:“童小姐,对不起,我知道这个照片对您很重要……”

  童真转动灰蒙蒙的眸子看向佣人,不愿意说话,眼神带着疑问。

  “上午给您打扫房间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倒了这个相册……实在是对不起,幸好照片没有损坏,我去找木匠师傅再做个一模一样的相框,您看这样好吗……”

  童真哑然,“是你?”

  彩珠内疚的点了点头,察觉到童真脸色有些不对劲,突然想起了什么,解释道。

  “今天厉先生来拜访老教授,老教授临时要会见一个学生,我在您房间打扫卫生的时候正好碰到他,这是您最宝贝的照片,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办,他说交给他来收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