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厉璟城,你别想置身事外!

更新时间:2017-06-29 00:56:24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007

她不安的低头走进去,然后,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喝止了她。

  “你这是干什么?”

  她抬起头,蓦地发现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坐哪,茫然的往四周望了望,看向首席位上的厉璟城。

  厉璟城正翻阅着下属递上来的文件,连头都没抬一下。

  童真尴尬的站了一会儿,待所有人到齐,余光瞥到会议桌前还剩一个空位,那应该就是她的位置了吧。

  她走过去坐下,舒了口气,却不想汇聚到她身上的目光更多了。

  她假装不在意的翻开会议记录本,用签字笔写下日期。

  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在她身侧响起,“你是哪的,怎么坐了我的位置。”

  童真身体一颤,笔尖在纸面上划出深痕。

  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后,穿着威严气派的西装,凌厉的眼神落在她脸上,“没人告诉你自己的位置?”

  童真不知所措的僵住了。

  男人见她一动不动的坐着,皱眉道:“你是哪个部门的?”

  “我是……”

  童真脸色微微发白,转过头,厉璟城仍在跟身侧的人商谈,丝毫不关心旁事。

  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童真说了声“对不起”,起身让位。

  她退到一旁,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拘谨站着,在一众人的视线里脑袋几乎快埋在胸口上。

  那她现在要干什么,大家都坐着,她一个人多余出来就这么站在这?

  没有人关心哪个位置是她的,也没有人提醒她该怎么做。

  她的处境非常尴尬!

  会议还有一分钟就开始了,她瞅了瞅厉璟城,似乎从她进来,他就没有抬过眼。

  咬了咬唇,捏紧会议记录本打算抬脚走人。

  “那边那个女的……”

  “哎,我说那个新来的!”

  童真这才停下步子,诧异的指了指自己。

  “对,没错,就是你,去给我泡杯茶来。”

  童真没有立即应下,再次朝厉璟城望去,很意外,她得到了回应。

  她对厉璟城挤眉弄眼,想用眼神告诉她,现在自己很窘迫,并征询他的意见。

  然而厉璟城看了看她,像看一件不属于自己的物品,没有任何反应。

  “这新来的小姑娘怎么一回事,说话都不听的?!”那人拔高了声音,明显很不悦。

  童真咬唇,恨不得冲到厉璟城面前,让他向这些人介绍,她是他的助理。

  厉璟城把目光从她身上淡淡移开,面向众人,低沉道:“会议开始。”

  会议厅瞬间鸦雀无声。

  童真绷直身子站了一会儿,小声出去了。

  她去休息室泡了杯茶,然后折返会议厅。

  “您的茶。”

  那人睨了她一眼,在她把手抽走的一瞬间,捏了捏她的手心,露出色眯眯的眼神。

  童真吓得立即把手抽了出来,假装什么事没发生,赶紧走开了。

  退到一边后,她恶心的用力擦手。

  那人把桌上的茶推到一边,暧昧的眼神若有似无的扫向童真。

  会议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童真拿起会议记录本,站着做会议记录,一道声音却打断了她。

  “小姑娘,去给我倒杯咖啡吧。”

  童真犹豫了下,出去了,再进来时手上端着一杯热咖啡。

  严肃的会议厅只有她最忙碌,所有人对她指来唤去,没多久光洁的额头上就铺满一层细密的汗珠。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童真来回穿梭的身影吸引了几束目光,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打量她。

  她似乎引起了会议厅里的骚动。

  童真不解的看向他们,有神色严肃蹙眉的,有尴尬咳嗽的,有低头偷笑的,也有冷漠不屑的……

  出神间,手里的热饮洒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

  童真惊了一下,滚烫的热饮洒了一桌子,她立即放下杯子。

  “您没事吧?!”

  秘书长一把打开她递上来的纸,不轻不重的推了她一下。

  整个待签合同都遭了秧,拎起来湿哒哒的滴水。

  众人看了,倒吸一口凉气!

  秘书长心一急躁,凌厉的叱责冲童真劈头盖脸的砸下,“你怎么搞得!没吃饭吗?连个杯子都端不好?!”

  童真捂着自己被烫红的手,咬了咬牙,“对不起,我会给你弄干净……”

  “怎么弄干净?烘干吗?这份合同可是价值一个亿的投资,你以为跟你穿的这身破烂衣服一样,洗洗吹干就可以拿来穿了?”合同毁了,就是拿他的命也赔偿不上这损失的一个亿!

  秘书长站了起来,说话语无伦次:“总裁,可以跟投资方协商一下重新拟一份合同……这、这……我会全面跟投资方协商好。”

  “你打算怎么协商?”厉璟城冷眸掠来,不动声色的反问,却让在场所有人感受到气压下降。

  “一个亿的项目,随随便便派一个你这样的人就能谈拢的?”

  厉璟城声音低沉,上了年纪的秘书长吓得打了个抖,这下肯定是大祸临头了,顿时气的头眼昏花,老脸通红的指着童真。

  “都是她,都是这个碍眼的女人,原本一切都安排妥当,全部都被她给毁了——”

  他转过头恶狠狠瞪向童真,“你是那个部门的?”

  童真低着头,用余光看了看厉璟城,选择了沉默。

  “瞧瞧,黄毛丫头能来这种地方,总裁,这件事一定有蹊跷。

  你老实说,是不是睡了哪个高层,靠不正当关系混进来的!”

  童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像被戳到了心里羞耻而秘密的痛处,“我没有!”

  “现在年轻的女孩子急功近利,想坐享其成,就拿自己的青春和身体攀附权贵。”

  “是啊,你看她还这么年轻,我想给我那侄女提供一点捷径,她连高层电梯都上不了呢。”

  “前几天不就是她闯了总裁的电梯吗?而且昨天她还是营销部的,今天就上来了……”

  “你看她穿得裙子就知道了,勾引人的手段真是有一套……”

  在众的人私下纷纷议论,不敢声张让厉璟城听到,然而童真听得一清二楚。

  “总裁,我建议把她撑腰的后台揪出来,一定要严惩!不能让这样伤风败俗的事影响到整个公司。”

  “你、你胡说什么!我真的没有!我有入职申请和面试的……”童真有些忍无可忍。

  “面试?你那种“面对面”的测试,怕是跟我们正规面试不同吧!”

  “怎么就不同了?”童真终于抬起头来,捏着拳头看向在座每一个奚落她的人,黑亮的眼睛里写着无所谓惧。

  “你们一个个都七老八十了,当我爹还有余,像你们这个年纪,牛都耕不动田,说我睡高层,你们这么老,让我睡我还不想睡!”

  会议厅顿时响起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上了年纪的领导脸都绿了!几个年轻有为的却低头偷笑。

  “你你你……咳咳,大逆不道……”

  童真一番惊天动地的话把秘书长气得哮喘要犯了,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受到这样的羞辱!

  童真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省的这老头气急了要上来跟她拼命。

  “凭我自己的本事,的确不可能到MK高层来。事实上,我也不想来,我是被强迫的!”

  童真有意无意的扫向厉璟城,“麻烦有些人不要自作主张的给我升调,省的你们猜忌我睡了这个睡了哪个。

  话说完了,我要滚回去做我的职场菜鸟了。”

  “不准走!”秘书长的助理一把揪住了童真,“总裁,这女的泼湿了合同,目无尊长,还辱骂在众的领导,不能这样放过她!”

  “你想干什么,放开……”

  童真的话直接被掐断。

  “哼,终于肯承认了!”秘书长一心计算着把责任诿卸给童真,保住自己的职位,“快说,在背后给撑腰的人是谁!”

  童真急急的看向厉璟城,然而厉璟城像瞎了一样,视线盯在她身上的某处,根本不给她一个眼角。

  她咬牙切齿,红着眼睛,恼怒的瞪着他。

  厉璟城你不是想找我算账吗?那好,这笔账,现在就算!

  童真用力的踩了男人一脚,男人痛呼,她机灵的挣脱钳制,扑到会议桌上,一把抓起合同——

  “嘶!”

  就这么一瞬间,惊惧的脸色在秘书长老脸上乍现。

  他来不及把合同夺下来,几张纸就在童真手里成了碎片。

  童真随手往空中一抛,碎纸屑像纷扬的雪片漫天飞舞。

  她的视线穿过零落的纸片,直勾勾的射向厉璟城,眼神中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清脆的声音格外响亮,“你们不是想知道我跟哪个高层勾搭上了?”

  那就请好好睁大你们的眼睛!

  只见童真的手缓缓抬了起来,众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瞬间惊愕,目瞪口呆,最后心惊肉跳。

  “总、总裁?!”秘书长双腿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恐慌的看着厉璟城。

  童真摘下头顶上的纸屑,捏成团轻轻弹开,继而眯起眼睛看向那个高居在位的男人。

  一直深敛气息,将自己视若旁人的厉璟城动了动眸子,淡淡扫了在座一眼,停在了童真那张足够气势又略显得意的脸上。

  厉璟城,难道你还想坐视不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