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她见到厉璟城就跟见到鬼似得

更新时间:2017-07-01 22:02:3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989

她回头翻找钥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放在抽屉里的备用钥匙被谁拿走了!

  而更悲催的是手机也正好没电!

  她抓起桌上的座机,电话线也莫名被切断!

  童真咬牙切齿的把电话撂上,白雪姗,你够狠!

  她大步冲到门边,气急败坏的砸门,“有没有人在外面?给我开门!”

  这时候童家快来客人了,大家几乎都去了大宅前面一栋的别墅里,宴席在那里举办,因此主宅内基本上只留下几个佣人,即使听见了童真的砸门声,也假装没有听见。

  最后童真放弃了,懊恼的坐在床上。

  她根本没想到,白雪姗为了自己的生日宴,不想让她参加就算了,竟然把她锁在房间里!

  今天可是她妈妈的祭日!她一个后母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童真心里是越来越赌,气得把东西全部摔在地上。等她出去,她一定不会让白雪姗好过!

  而在别墅的宴厅里,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散射流萤般的光线,厅内布置盛大华丽。被邀请的宾客陆陆续续前来,童正枫和白雪姗正忙着接待,根本没空管童真在哪个角落,只要不给他添麻烦就好了。

  童正枫被一两个达官显贵拉着攀谈,突然有人走过来,“童总,听闻你有一个宝贝女儿,今日有机会想见可否一见?”

  童正枫诧异的从话茬里抬眼,这个年轻的男人五官端正俊逸,态度礼貌谦和,童正枫一看便知他的目的。

  望了望四周,正好这时白雪珊走过来,“雨欣她人呢?”

  “吃完早点就没有看到她,好像是去接朋友去了吧。怎么了?”白雪珊纳闷道,最近那丫头神神秘秘的,大早就跟她说要接一个朋友过来吃饭。

  “雨欣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童正枫看着男人和气道,眉眼里带着挑女婿的满意神色。

  男人却笑着摇头,“童总,你搞错了,我问的不是童大小姐。你不是还有个小女儿,叫童真?”

  童真?

  童正枫面色变了变,闪过一抹尴尬又不自然的情绪。

  没等童正枫开口,白雪珊挽上他的胳膊,温婉笑道:“你说真真啊?真是不巧,她今天不太舒服在房间里休息。你要是想找她,恐怕要改天了。”

  男人闻言,抿了下唇,没再多说便移步离开了。

  白雪珊的笑脸骤然沉落下来,盯着男人的背影,眼神分外复杂。

  这样一个出众的男人,怎么会看上童真那无貌无德又没教养的野丫头,眼睛瞎了吗?

  姜逸直直走向坐在角落里深隐气息的男人,毕恭毕敬的汇报:“总裁,童小姐似乎不太舒服,应该不会参加这场宴席了。”

  “病了?”单调的两个字从厉璟琛菲薄的唇间溢出,跟着捏酒杯的手指一紧,语气不由严厉,“人在哪?!”

  “她继母说,在她自己房间。”

  厉璟城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里你替我应付,我去看看。”

  他沉着一张脸起身就往外走。

  “总裁?!您要一个人去?您知道她在哪吗?”您这样擅闯女孩子的闺房不太合适啊!这句话姜逸没敢说出来,无奈的看着厉璟城消失在宴厅。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给童夫人祝寿的。要不是为了童真,厉璟城哪有空闲费这趟功夫?

  童夫人?呵呵,什么东西!

  ……

  与此同时,童真生无可恋的挺尸在房间里。

  她在思考等她出去后,要怎么撕毁白雪姗那张惺惺作态的恶心面孔。

  把白雪姗赶出去是不可能的,除了童乐不存在,否则童正枫是不会抛妻弃子的。

  可是她忍了白雪姗十四年,今天总得向她讨回点什么!

  门外突然响起一串凌乱的脚步声,童真的思绪强行被拉回,猛地从床上惊坐起来。没有多想,赤脚冲到门边拍门大喊:“是谁在外面?开开门,放我出去……”

  她希望是路过的佣人,注意到她被关在里面能把她放出来,然而外面出奇的诡异,没动静了!

  走廊上,一对密切相拥的男女正如火如荼的激吻,男人用身体将女人抵在墙上,女人猫咪一样媚笑,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回应。

  当童真快把门给砸穿的时候,走廊上的男人终于从热吻中抬起头,诧异得看向最里面的一扇门。

  “谁在里面?”男人沙哑开口。

  “别管啦,只是一个被罚的丫头。”童雨欣捧着他的脸一把掰过来,迫不及待的送上芳唇。

  激情复燃,高跟鞋被甩开,接着一件件衣服急不可耐的丢在地上。

  “等等,有人。”

  “不会的,他们都去参加宴会了,这里只有我跟你。”

  男人皱了皱眉心,童雨欣立马停下了动作,双臂勾着他的脖子,眼神乖巧而暧昧,“那去我房间……”

  “啊!”

  男人猛的把她抱了起来,一刻也不想等,她嘟着嘴娇嗔,“你干嘛呀!你吓到我了……”

  娇羞的声音一路延伸到房间里。

  而在这时,敲门声也戛然而止,童真僵在门边不知所措,刚刚那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她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她被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吓得浑身颤栗。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她幻听了!她双手开始盗虚汗,仓皇地走到墙角边,把耳朵贴了上去。

  他们就在隔壁房间,时不时传出令人羞耻的声音。

  “铭盛,你慢点,这是我第一次,好疼……”

  童真的脑子轰然炸开!

  真的是陆铭盛!

  所以不是她幻听了,昨晚的男人也是他,他怎么会跟童雨欣搞在一起?他不是说给她时间考虑吗?他们还没有正式分手,他就跟别的女人上床了!

  童真完全懵了,全身力气像被抽走一阳,贴着墙壁缓缓瘫坐在地上。

  回想起当年她喜欢上陆铭盛的时候,为了追他闹得满城风雨,她每天都被人讥讽耻笑,甚至成了全校女生的公敌,经常会有人丢她的东西,撕她的课本,还让一群男生去羞辱她……要不是有顾纯在,她恐怕早就死在那群女生手里了!

  她抛弃尊严,离开了童家,放弃毕业后出国深造的机会……就差没为他送命!可原来这些努力,在他眼里连童雨欣随便撒撒娇都比不上!

  童真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忍不住咧开嘴大笑了起来,笑得浑身颤抖,眼泪从眼眶满的溢出。

  这种感觉,心如刀割。

  耳畔激烈的撞击和叫喊声连续不断,摇晃的大床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声震响。

  一墙之隔,如此近的距离,她就这样毫无动静的坐在墙角,听着隔壁热情似火的两个人发出饥渴得声音。

  越听她脸色就越冷。

  隔壁的动静渐渐小了下去。

  “弄疼你了吗?”陆铭盛语气怜惜。

  “恩……你可以再用力一点点。”听起来童雨欣非常害羞。

  “小妖精,要去吃饭了,发现你不在童夫人肯定会叫人来找你。”

  “可是人家是第一次,好累啊,不想起来~”

  “听话,我们晚上再来。”

  “你急什么呀,还有时间……”

  “那就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童真心里冷笑,这不摆明是等着她去捉奸的?

  她起身走到窗前,从她的房间到童雨欣房间只有一堵近一米宽的墙,她没有想太多,推开窗户,撑着窗台爬了出去。

  可她用尽全力才刚刚够着阳台护栏,这样肯定是过不去的,但她发现在窗台的左下方有盏壁灯,可以供她垫脚。

  童真深吸一口气,双手扒着窗台身子慢慢往下滑……

  终于把脚落在了上面,但灯罩晃悠了两下掉了下去,摔在大理石上发出闷响。

  她看了看楼下滚落的灯罩,担心惊动到来往的佣人,下意识的扭过头。

  而在不远处,被拉着寒暄的厉璟城也抬起头来,看到了像壁虎一样粘在墙上的童真,深邃的眸里划过一抹错愕。

  “厉总?你怎么了?”

  厉璟城像预知到什么一样,把香槟塞到那人手里抬脚就往那边去了。

  童真看到厉璟城就跟见到鬼一样,吓得腿一抖,身子猛地晃了晃。壁灯发出“擦咔”一声,整个人突然失去支撑,直线摔了下去——

  “啊!!!”童真闭上眼睛厉声尖叫。

  “嘭!”

  她狠狠摔在了地上,但意外得没有感觉哪里疼。

  “恩?”

  突如其来的清冷气息让她蓦地睁开了眼,这一看,瞬间把她吓傻了。

  她距离地面还有一步之遥,被厉璟城稳稳接住,以一种暧昧又亲密的姿势躺在他怀里。

  她宁愿自己摔在地上!

  童真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动不动的觑着厉璟城,厉璟城也在看她,薄唇抿得很直,眉心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被富有弹性的胸膛包裹着,童真明显感觉到流畅而深邃的肌理,很有热度,也很有触感,而胸腔里的一颗心脏,跳得很快,很快……

  童真咬了咬唇,“厉先生可以放我下来了?”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厉璟城放下她,居高临下的说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