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我是青草味,你来吃我呀

更新时间:2017-09-24 23:55:1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69

一颗剔透的水珠,顺着厉璟城蜿蜒的肌理曲线滚下,砸在了童真娇艳欲滴的唇上。

  “嗯?什么……”童真迷惑的嘟囔。

  小嘴一张,那滴水珠顺势漫进了嘴里。

  “嗯,咸的……”

  “这是我的味道。”厉璟城俯身欺压,嗅着她白嫩无暇的颈窝,声线沙哑,“好香,什么味?”

  男性的呼吸喷洒在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一团团红晕。童真痒痒,一屁股坐在床上,笑咯咯的捧住了厉璟城的脸,“我是青草味的,你要不要尝尝?”

  厉璟城跟她对视着,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眼睛,仿佛里头载满星河,不染尘埃。

  而童真茫然了,直愣愣的觑着他,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耳尖都是红的。

  不知何时,她被推倒在松软的被褥里,唇齿被缠上,衣料碎得那么清晰。

  什么东西烫了她一下。

  童真清醒几分,“你、你、干什么……”

  “吃、你。”

  她打了个激灵,“等等……停下!”

  “来不及了。”

  ……

  翌日,清晨。

  刺眼的阳光把童真惊醒。

  “唔……难受。”

  她往被窝里钻了钻,伸出洁白手臂挡住光线,脑袋昏昏沉沉的,弥留着昨夜的噩梦。

  没错,她做梦了。

  梦见自己喝醉,梦见没穿衣服的厉璟城,像头吃人的野兽,以及痛苦的自己……

  突然一声异响,童真从被窝里探出头,瞬间僵住,大瞠着眼睛傻掉了。

  不对!

  这是哪里?!

  一个激灵坐起来,浑身剧痛无比,她下意识扯开被子,冷气刺激得她打了个冷颤。

  童真瞳孔紧缩,青青紫紫的痕迹斑驳交织,身上哪还有一处完好?

  童真抖成了筛糠。难以置信昨晚的梦是真的!

  难道她跟厉璟城又发生了……?

  童真万分恐惧,不敢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可是,记忆像一根根针强行扎入她的大脑——是她勾yin了厉璟城!

  浴室里有水声,童真惶恐的看过去,男人模糊的身影几乎让她立刻想要逃离。

  慌忙捡起地上男人衣服把自己裹起来。

  走之前,童真片刻犹豫。

  毕竟是她主动的,这样做是不是不合适……

  她还是MK的员工,日后必然会相见的,再说那男人跟她外公是旧识……

  可是,她跟厉璟城不清不白,这样下去更加扯不清楚了!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算什么啊!

  童真为难了,但无论如何,现在她都不想见到他!

  因为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却在一起睡了一晚上,关键这人还是厉璟城,童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她写了张纸条:

  厉璟城,在审问厅发生的事我还没有释怀,你欠我的,昨晚算作补偿,咱两一笔勾销了。请你忘掉你我发生的事,也不要再来找我。

  童真把纸条放在床头柜上,拎起鞋子,打算离开。

  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了,童真手忙脚乱的拧开门把。

  “你去哪?”

  清凉低沉的声音,激得童真背后汗毛竖起。

  她背对着厉璟城,瓮声瓮气道:“我要回家了。”

  “站住!”

  一声低喝令童真绷直了身体。

  “我允许你走了?”

  童真机械的转过身,厉璟城就站在浴室门口,裹着条松垮的浴巾,头发滴水,脸色很不好看。

  “你想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童真用衣服裹紧自己,心虚道。

  厉璟城看了她一眼,沉默得走向床边,当着童真的面换上浴袍。

  修长的手指系着腰带,“不问问你自己?次次都这样做,能逃哪里去?”

  厉璟城抬起头,黑眸像刀子一样觑着她,透着凛冽摄人的寒意。

  “我不知道……”童真完全没有了底气,“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一夜情不就是各取所需吗……所以,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您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您也不必担心我会纠缠您。我不会自讨没趣的。”

  厉璟城皱了皱眉,没搭腔。

  “既然您没什么事,厉叔叔,我该回家了。”

  这一声“厉叔叔”,童真喊得心甘情愿,也是故意把他们的距离拉远。

  童真转身的瞬间,厉璟城开口了,“我有需求。”

  “什么?”

  “像昨晚你需要我一样。”

  童真愣了愣,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您何必这样羞辱我?!”

  厉璟城从烟盒里取出支烟,食指和中指夹着,看着她似笑非笑:“童真,我的态度很明确……”

  他找打火机时,余光瞥到床头柜上的纸条。

  好奇的拿起来,扫了一眼,不出意外,厉璟城的脸顷刻间阴沉,凝聚了怒气!

  他冷笑道:“这就是你用来打发我的?”

  一种使用过就被丢掉的感觉!

  臭丫头,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厉璟城的脸色越来越恶劣。那副仿佛要吃人的神情,令童真有些恐惧。

  “啪!”

  打火机跳着一簇火焰,童真微微惊吓,小脸白了白。

  厉璟城坐在单人沙发里,打火机把那张纸条压在茶几上,他松垮的靠着椅背,架着腿,唇角戏谑得勾着,“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胸前浴袍敞开,露出大片性感肌理,青白烟雾顺着他说话时溢出来。

  童真从来都没见过如此恣意的厉璟城,浑身透着一股邪性和痞气,跟小心翼翼的童真对比起来,十足像个老流氓。

  “我能做到的,我会尽量去做。但是,您不要强人所难。”童真咬着手指道

  厉璟城把烟叼在嘴角,手指搭在扶手上轻敲着,似在考虑。

  “做我的女人。”几个字淡淡吐出。

  闻言,童真愕然!

  她诡异的看着厉璟城,转瞬,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理由。”

  “什么理由?不行就是不行!”荒唐!童真真想立马离开这里。

  厉璟城没再追问,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部手机,笑得阴森,“只要一通电话,十分钟之内,门口会有一堆记者。”

  童真咬了咬牙,“嘭!”得把门关上了。

  “厉璟城!”童真大步走过去,却不敢靠近,气得一屁股坐在床上。

  她恨不得掐死沙发上悠然抽烟的男人!

  厉璟城一支烟抽完,再点上一支,随手从茶几下抽出报纸。

  “!”童真干瞪着他。

  “你是不是打算跟我这样耗下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