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限公寓

更新时间:2017-06-23 09:30:09 作者:吴羡 字数:3783

端午刚过,F市的气温一下子飙升到了三十多度。

  吴斐站在路口,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任由眼角的汗渍滑落到下巴,一脸万念俱灰。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的人生,那就是……

  生的伟大,活的憋屈!

  就在刚才,他的第九十八次表白,失败了。

  如果那也算表白的话……

  总结吴斐的恋爱史,那简直就是一本奇葩的教科书。

  还记得上上次,他是这样对心仪女生表白的。

  那个女生,叫尹。

  吴斐:“你会打扫房间吗?”

  尹:“不会。”

  吴斐:“你会洗衣做饭吗?”

  尹:“不会。”

  吴斐大喜:“这些我都会耶!要不你把我娶回家吧!!!”

  尹一脸鄙视:“你应该去找家政公司,他们会很乐意娶你的。”

  对尹的表白失败后,吴斐偃旗息鼓了小半年时间,才鼓起勇气对另一个女生展开了攻势。

  这个女生叫韩,是吴斐玩阴阳师游戏的时候认识的。

  韩是个走非主流风格的女孩,嘴唇和鼻子上打着钢圈,浓浓的熊猫烟熏妆加爆炸的玉米头。

  吴斐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看上对方的,或许是被她深沟上那只黑色的蝴蝶吸引了吧。

  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吴斐脑子一热,就向韩表白了。

  只是表白的方式有些另类。

  吴斐:“韩,你喜欢水吗?”

  韩:“喜欢。”

  吴斐:“那太好了!”

  韩:“?”

  吴斐:“因为你已经喜欢上72%的我了!”

  韩:“傻X,滚。”

  接连两次失败,极大的打击到了吴斐的自信。

  事实上,他从来都没有自信过,他就一纯粹的屌丝。

  距离对韩表白失败,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直到刚刚,吴斐在路口处,遇到了一个女孩。

  那是一个长发飘飘,明眸皓齿,穿着一身白裙的年轻丽人。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般令人心动的感觉了。

  这个女孩,让他想起了他的初恋。

  那是他的初中同桌,丁竺。

  女孩迎面朝他走来,笑意蛊然,一头长发随风自动。

  两人相隔着好几米远,吴斐就已经闻到了对方身上,被风送来的发香。

  他情不自禁的在路口驻足下来,眼看女神朝他款款走来,他的心砰砰直跳。

  我该怎样跟她打招呼呢?

  谁能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认识她?

  就这么短短的一刹那,他思念万千之际,女神却已经是来到了他的面前,就要擦肩而过。

  他心里一紧张,竟是朝着对方就这么脱口而出。

  “那个……我……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

  这话一出口,不单女神愣住了,就连吴斐自己也在懵圈了。

  他哭丧着脸,以手扶额,“我……我到底在说什么?”

  女神震惊了足足三秒钟,呆呆的看着他。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公寓分割线—————————————————

  “哎……”

  吴斐长叹一声,一脸迷茫的走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他走到路口的拐角,突然看到一个身穿黑白道袍,留着两撇小胡子,带着墨镜,摇着羽扇的中年文士。

  这……应该个算命先生吧?

  吴斐心里这样想着,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就在对方的摊位前坐了下来。

  这算命先生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

  吴斐擦了擦脸上的热汗,诚恳的看着对方。

  “道长,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女朋友呢?”

  那算命先生缓缓脱下墨镜,眼睛都不眨,盯着吴斐看了很久。

  吴斐以为算命先生正在观察他的面相,于是同样瞪大眼睛盯着对方。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看了整整十分钟。

  “道长,你看出什么了吗?”烈日当空,吴斐抹了把汗。

  算命先生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看到。”

  “啊?”

  吴斐惊讶的看着他,“你盯着我看了这么久,什么也没看到?”

  算命先生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

  “因为……我什么也看不到啊。”

  吴斐一脸黑线,以手扶额,差点跌倒在地。

  搞了半天,原来是个瞎子。

  瞎子先生朝他嘿嘿一笑,“我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却闻得出来。”

  “你身上,有孤星的味道。”

  他神秘兮兮的微微低下头,信手在口袋里抓了一把东西,撒在了桌子的八卦图上。

  吴斐浑身一震,惊讶的看着对方,“道长,你这是……要用瓜子给我算卦吗?”

  瞎子先生抬头,淡定的用指头夹起桌上的瓜子,送到嘴边,“你想多了……”

  “磕!”

  “吐!”

  吴斐看着对方将葵瓜子咬开,一边嚼着瓜子肉,一边把壳吐掉,直接石化了。

  感情这瞎子只是抓了把瓜子磕着玩呢!

  觉得自己被耍了的吴斐,一脸气愤,猛地站起来就要闪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瞎子算命先生居然神乎其技的,一把抓住了吴斐的胳膊。

  “别走啊年轻人,我话还没说完呢!”

  这瞎子算命先生最后露的这一手,让吴斐心中产生了一丝希望,心想,难道这算命先生,居然是某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想到这里,他将信将疑的坐了下来。

  那瞎子算命先生摇了摇头,“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嘛。”

  “淡定,淡定。”他摸着胡子,继续一脸高深莫测状。

  “淡你妹。”吴斐心里狠狠吐槽了一下。

  那瞎子算命先生接着说道,“经过我的观察……”

  “你不是瞎了吗?”吴斐翻了个白眼。

  算命先生尴尬的笑了笑,“我这是眼瞎心不瞎。”

  他伸出兰花指,掐指一算,“年轻人,如果我没算错,你前半生,是注定没有女人缘的。”

  吴斐苦着脸,心中却仍旧有着一丝希翼,小心的问他,“那,那我的后半生呢?是不是后半生就会来桃花运,然后会有很多女人看上我?”

  “No,No,No!”

  算命先生长叹一口气,纠结了片刻,才幽幽道,“我是想说后半生,你应该就习惯没女人的生活了……”

  “!@@##¥¥%……&**”

  “苍天哪!你让我死了算了!”

  吴斐悲愤的抓着脑袋,狂砸面前的桌子,仰天长啸。

  过路人都看傻瓜似的从他身边飘过,不经意间,被树立了无数反面典型教材。

  吴斐绝望起身,冷不丁又被瞎子算命先生给按了下来。

  “年轻人,别走啊……”

  “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或许可以改变你的命运。”瞎子先生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吴斐两眼顿时放光,“是什么地方?”

  瞎子先生默不作声,朝他摆了摆手。

  吴斐以为他这是要给自己摸骨之类的,将手伸了过去。

  “你干嘛,老子可不搞基!”瞎子先生摸到吴斐的手,一脸晦气的呸了一声。

  “那你伸手是什么意思?”吴斐瞪大眼睛。

  瞎子先生气的吹起了胡子,“转运金啊!你懂不懂规矩!”

  “呸!还转运金呢,就你这个骗子!”

  吴斐思前想后,觉得自己纯粹就是被这瞎子给耍了,不由得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望着吴斐远去,那瞎子气的坐在摊子上冷笑一声。

  “哼!敢说九爷是骗子?”

  “你如今霉运缠身,一事无成,要想转运,除非住进无限公寓!”

  —————————————————公寓分割线—————————————————

  一路上,吴斐越想越是郁闷。

  此时已是到了午后,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

  吴斐摸了摸肚子,一阵肠鸣声随之响了起来。

  他目光左右一扫,向着路边正在卖驴肉火烧的大爷走了过去,“大爷,给我来个驴肉火烧呗!”

  听到有生意上门,大爷热情的朝吴斐笑了笑,“得嘞!”

  大爷说着,麻利往烤得酥脆的烧饼里,塞入了香菜和驴肉片。

  吴斐瞪大眼睛看着大爷手里的火烧,舔着嘴唇,颤声道,“肉…肉…大爷,再多塞点肉!”

  大爷却是白了他一眼,将包好的驴肉火烧塞到他手里,幽幽看着他道,“小伙子,我把整头驴都塞给你,行不?”

  吴斐老脸一红,连忙接过火烧狼吞虎咽起来,由于吃的太急,直接被噎到了。

  卖火烧的大爷看着他这副模样,摇了摇头,递给了他一瓶矿泉水。

  吴斐连忙接过,狠狠吞了一口,才咽了下去,感激的看着大爷,有些模糊不清的开口说道,“谢谢啊你大爷!”

  他刚说完,突然反应过来,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连忙面红耳赤的纠正起来,“啊不是不是,是谢你大爷……”

  “啊也不对!哎哟,咬到舌头了!”

  大爷默默看着在阳光中凌乱的吴斐,摇着手里的蒲扇,淡定的来了一句,“行了,啥也别说了。一块钱,不谢。”

  吴斐尴尬的掏出一块钱递了过去,大爷接过钱,看着他问道,“年轻人,你也是来参加无限公寓摇号的吧?”

  吴斐愣住了,“无限公寓?那是什么地方?”

  大爷惊奇的看着他,“你不知道?”

  吴斐摆出了个好奇宝宝的模样,摇了摇头。

  大爷朝着马路正对面,这栋二十多层的公寓一指,“喏!对面这栋就是了!”

  他一边指给吴斐看,一边缓缓的给他解释起来。

  大约在半年前,一个神秘土豪,一口气或租或买,直接包了这栋公寓顶部五个楼层所有的空置套间,统一精装修,打着“年轻人第一套房”的口号,推出了无限公寓。

  无限公寓主打低租金,无中介费,其充满简约、年轻、现代化的装修风格,一经推出,马上受到了无数年轻白领,以及充满个性的,年轻一代的狂热追捧。

  所有的房间,在无限公寓官方网站上,早早便被抢租一空。如今的同城网站上,甚至还有黄牛在转让房号,热度可见一般。

  可这无限公寓背后的神秘土豪,或许是觉得热度还不够,竟在一个月前,又放出了一个惊爆无数人眼球的消息。

  无限公寓顶层位置最好的一套江景复式楼,将于今天,在公寓物业处公开摇码。

  所有人均可免费到物业参与摇码,摇到号的人,不但可以获得入住无限公寓最顶层江景复式楼的权限,头一年的房租,还可直接减半!

  “江景复式楼?房租头年减半?嘶!”听到这里消息,吴斐那颗风骚的内心,顿时被撩了起来。

  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参加摇号,无限公寓真如这大爷说的这么火的话,这若是摇到号了,转手一租,肯定能够大赚一笔啊。

  而且貌似自己的租房,这几天也马上就要到期了,如果半价的房租不贵的话,直接搬进去,也是美美的,那可是江景复式楼呢!

  马上,吴斐的脑子里便幻想出自己捧着小本本,在江景公寓中码字的情景,一脸陶醉。

  “小伙子……小伙子……”

  老大爷推了推做着白日梦的吴斐,然后指了指对面的公寓道,“摇号两点截止,现在已经是一点五十八分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吴斐捧着脸惊声尖叫,朝着对面的无限公寓狂奔而去。

  “我的江景房啊啊啊!”

  老大爷望着以百米冲刺飞奔而去的吴斐,淡定得摇着蒲扇,一脸鄙夷的自言自语。

  “年轻人啊,就爱做白日梦,说得好像自己冲进去就能抽中一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