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逆袭奇缘 第六章-人生低谷

更新时间:2017-06-29 07:36:12 作者:浩渺乾坤 字数:2066

吴斐再次追问丁竺:“小竺,中考以后,听说你被亲生父亲带到斐济去了,是这样吗?”

  “虽然我恨他当初丢下我出国打拼,可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也不得不答应养父母的请求,跟我父亲到斐济去。”丁竺流露出一丝忧伤。

  读初三的时候,丁竺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与一直徘徊于六十多分的吴斐有着鲜明的对比。

  可丁竺在无意间得知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父母,并非她的亲生父母,丁竺刚出生没多久,生父为了出国发展,又不忍唯一的女儿受苦,不得不狠下心将宝贝女儿交给亲戚抚养。

  不能接受这种现实的丁竺成绩一落千丈,进入了她人生最灰暗的一段时间,与那时因父母离异而同样失意的吴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二人相互鼓励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也是二人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珍藏在内心深处的最美好回忆。

  中考结束,吴斐随母亲离开魔都,丁竺也被生父强行带到斐济生活,本约定上同一所大学的二人从此各奔东西。

  明添见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凝重,说道:“我给大家讲个笑话,怎么样?”

  一旁的江瑾瑜顺着明添,说道:“好啊,我就喜欢听笑话了,名剑,你快讲讲。”

  “我上学的时候从不做值日生,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不好好上学呗?”江瑾瑜猜道。

  明添摇摇头,接着说:“因为每次老师安排我值日的时候都说明添你值日,第二天老师问我,昨天你为什么没有值日?我回答,老师,你说明天你值日,就是说我明天值日。老师一听我这么说,当时就被气晕过去了,从此我就没有再值日,因为我叫明添,我永远是明天值日,哈哈哈。”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只有江瑾瑜笑了起来,说道:“哈哈,我如果是你的老师一定让你天天值日。那你为什么要改名?”

  “别人总是明添明添的叫你,或者一提到明天,就以为是在叫你,你就不觉得这个名字好用了。”

  吴斐完全没在意聊得正起劲的明添和江瑾瑜,一直在追问丁竺当初为什么没有再联系他。

  丁竺只是说父亲不允许她跟国内的同学们联系,吴斐就没有再追问下去,说道:“小竺,你这次回国要住多久?”

  “不确定,应该会住一段时间吧,因为要为他搭理兰竺集团在国内的分公司事务。”

  “这样啊,那我们就是邻居了。”

  不想再提不开心事情的丁竺,说道:“我们去K歌吧。”

  就这样,无限公寓七层的几个年青人就去K歌,深夜才回到无限公寓。

  楼道里,明添非常开心的说道:“认识你们真的很开心,你们这样的朋友我交定了,有事请拔枪。”

  “拔枪?”吴斐惊讶的问。

  “我的意思是按我门口的门铃,它是一把枪。”

  丁竺吐槽:“干脆,你把你家的燃气灶也改成枪好了。”

  “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这就过去改。”

  不觉得是讽刺话语的明添,一溜烟回到他住的5号房。

  江瑾瑜笑道:“明添这个人真的很有趣。”

  “是啊,是个有趣的人。刚跟女朋友分手,却跟没事人似的,真的是没心没肺。”丁竺言语犀利道。

  “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吴斐微笑着说道。

  各自回到住房,丁竺入住的是4号房,洗个澡后,躺在床上,开心的说道:“吴斐,能跟你再见面,真的是太好了,等这一天,我真的不知等了多久。”

  某国际航班上,艾铃正为一位乘客拿咖啡,一不小心将咖啡洒在用衣服蒙头睡觉的乘客身上。

  艾铃一眼便看出这件不起眼的西装是国际著名设计师的限量款衣服,是她根本赔不起的东西。

  可蒙头睡觉的男子,被叫醒后,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对艾铃一见钟情,见艾铃不停的道歉,该男子不在乎道:“不就是一件衣服么,没什么大不了,你没被烫着吧?”

  面对温文尔雅的男子,艾铃害羞的摇摇头,说了句:“没。”就离开了,这件事就算过去,艾铃也没太在意。

  可第二天上午,该男子竟手捧九十九朵玫瑰在机场门口等着艾铃,见到出来的艾铃,男子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九十九朵玫瑰,说道:“我的女神,昨晚一见,你的美丽已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使我一夜不眠,一直在回想你美丽的模样。”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令艾铃有些不知所措,说道:“先生,你先起来,不要影响其他人出入。”

  “女神,请做我女朋友吧,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机场门口的人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都在瞎起哄:“答应他……”

  艾铃不想把事情闹大,小声说道:“我们刚见一面,我不可能立刻就答应你,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听到艾铃这么说该男子高兴的站起来,说道:“那这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不会让你失望。我送你回家吧。”

  “好。”艾铃没拒绝的回答。

  手捧鲜花的男子,立刻把他停在停车位的全新玛莎拉蒂开过来,亲自为艾铃拉开车门,文质彬彬的请艾铃上车。

  连续几天无限公寓的大家,都一起玩到很晚,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昨晚玩到深夜的吴斐,睁开眼睛一看表,十点钟,回头四处张望,居然没看到这几日跟他形影不离的江瑾川。

  下床的吴斐,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各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江瑾川的踪影。

  有些担心江瑾川的吴斐,小声喊道:“瑾川,你在哪里?你还在吗?在的话,你就出来吧,不要吓我。”

  可吴斐喊了几次后,依旧没得到江瑾川的回答,担心的说道:“瑾川不会出事了吧?还是说我也看不到他?”

  砰!砰!砰的敲门声传来,吴斐以为是江瑾川,跑过去开门,没等看到是谁,就说道:“瑾川是你吗?”

  “什么?我哥哥回来了?”江瑾瑜站在门口问道。

  “不是的,我叫错了,不好意思,瑾瑜。”吴斐找借口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