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忆悲伤

更新时间:2017-08-14 18:24:46 作者:犀牛 字数:3131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啊。”看到丁竺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罗小柏吓了一大跳,慌忙将手机拿在手里,准备打一二零急救电话。

  手机里现在可正播放着江瑾瑜的直播,最关键的是将瑾瑜身后站着的那个男子。

  画面消失的那一瞬间,丁竺也回过了神来,像疯子一般从罗小柏手里将手机夺了回来。

  当丁竺看到手机界面那正在拨通的一二零,赶紧挂断,哄着眼睛说道:“快把那个直播间给我打开,马上!”

  罗小柏真的是被吓的不清,一边重新打开那个直播间,一边在心里祈祷道:“小鱼儿啊小鱼儿,你是不是热了猪儿姐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都没有缘分来看你直播了,毕竟猪儿姐现在是我的上司!”

  本能的,罗小柏现在也明白了过来,丁竺是因为看到直播间里的那个女孩儿才有这样反常的一幕,能有这种表现,要么那个女孩儿是丁竺的仇人,要么就是那个女孩儿抢了丁竺的男朋友!

  可丁竺现在是没有男朋友的啊,只有一个牵挂着的人,昨天还差点儿就遇到了呢。

  “男朋友?”想到这里,罗小柏恍然大悟,用不确定的语气小声问道:“猪......猪儿姐,不会那个男孩儿就是直播间里的其中一个吧?”

  丁竺现在的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下来,脸上满是欣喜的神色,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手机屏幕,点点头道:“没错,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识!”

  “谁呀谁呀?”见丁竺脸上露出了笑容,罗小柏再次活泼起来,叽叽喳喳将脑袋凑过去,一副要帮忙欣赏的样子。

  伸出如小葱般洁白修长的食指,指着屏幕中的吴斐,丁竺朱唇轻启,用无比温柔甜蜜的声音介绍道:“他叫吴斐,是我这辈子注定只爱的唯一,我知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份感情不但没有变淡,反而是深入我的骨髓,让我没有办法抽身。”

  “不过我也不想抽身,我觉得能这么深爱一个男人,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现在好了,有了他的踪影,我一定会努力的去追寻这份本该属于我的感情!”

  “长的还不错,可惜给我的感觉有些病怏怏的,这个人从事的职业肯定是比较黑暗和孤独的。”罗小柏一语道破天机。

  “不会啊,我觉得很正常啊,你是从哪里看出来他的职业比较黑暗和孤独的?”丁竺皱了皱眉头,听到别人这么评价他心中的那个人,她多少是有点儿不开心,语气自然也带着丝丝不满。

  “好姐姐,你别生气,听我慢慢道来。”罗小柏这次没有认怂,而是决定捍卫自己的判断,毕竟真想和谎言不能兼得,她必须要选取一样,是证明自己的说法,还是没昧着良心去附和上司,该怎么做她心里非常清楚。

  挨着丁竺坐下,罗小柏挠挠脑袋,认真指着吴斐说道:“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任何不妥,他在美女面前也笑的很开心,但是你注意到了没有,他的衣领很乱,有几根长短不一的胡须,看上去虽然是增加了沧桑感,但实际上这是粗心造成的。”

  “毕竟如果不刮胡子的话,那胡须会很茂盛,这只能说明他刮胡子的时候很急躁,生活中比较散乱。”

  “还有你发现没有,他的笑容下面,带着的是深深的苦恼,要么是没有钱,要么是最近遇到了烦心事儿,不管是哪种,他生活的肯定没那么如意。”

  “综上所诉,我断定他从事的不是普通的职业,可能是偏门或者是小众职业,最有可能的就是那种一个人做,生活规律紊乱,黑白颠倒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他的状态和我的一个高中同学非常相似,我那个同学现在在做微商,赚不到钱还天天熬夜!”

  听了罗小柏的一通分析,丁竺心里一阵担心,仔细看了一眼,确实吴斐现在的笑容中带着丝丝苦恼,而且气色看上去也有些不正常,像是那种缺少晒太阳,经常呆在屋子里的人!

  “他不会也在做微商吧,生活的这么不如意?”嘀咕一句,丁竺再次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喜欢的人不管是什么样子,什么生活状态,他依旧会喜欢,现在丁竺想的是怎么样去找到吴斐,然后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此之前,丁竺还是决定给罗小柏说一些事情,让她对吴斐了解的更多一些。

  毕竟现在罗小柏可是丁竺的“狗头军师”,而且人也比较机灵,以后想要追到吴斐,罗小柏肯定会起到作用的。

  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丁竺舒展开眉头,带着丝丝神往,小声说道:“尽管他现在过的不如意,但他依旧是我心目中最喜欢,最爱的那个人,你想不想听听我们的故事?”

  “想啊想啊,我可是最喜欢听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啦。”激动的搓搓手,罗小柏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盯着丁竺。

  丁竺慢慢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先说说我自己吧。”

  (PS:接下来是丁竺讲述的故事,说话什么的就不用现在的丁竺说了,以回忆的方式,因为每句话都去加引号或者说丁竺说的话,会很难受)

  从小到大,我都是别人眼里的好学生,好孩子,在村子里一直都是其他同龄人的对比对象,那个时候吴斐家就在隔壁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经常同路,他也是我的同桌,关系还算不错吧。

  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也就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一说。

  到了初中,我们也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但是没有同桌,这个时候已经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但我爸妈,不对,应该说是我的大舅和大舅母要准确一些,他们加强了对我的管理,每天告诫我,现在谈恋爱什么的都是没用的,只有好好读书,上高中,上大学,将来才能有一个好的出路。

  我也算是懂事的比较早,每天认真读书,抛弃了玩耍,就这样吧,我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在办公司请教老师帮我解决问题,和同学们慢慢的疏远了。

  一心想着要好好学习的我,从来没有在乎过其他同学的感受,在我看来,我只能和学习好的同学有共同的话题,但吴斐是个例外,毕竟每天上学和放学都在一条路上。

  到高三开学没多久,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吃了饭正在写作业,村口小卖部来人,让我大舅和大舅母去接电话。

  我大舅和大舅母面色凝重的带我去了小卖部。

  拿起电话的时候,话筒里出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声音:“竺儿,你还好吧,爸爸赚到钱了,你等着,我回国后马上就来接你!”

  当时我直接就懵了,我的爸爸妈妈不是每天都和我在一起么,这个突然多出来的爸爸是怎么回事?

  经不过我的追问,大舅和大舅母说了实话。

  原来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就离开了人世,我的父亲因为生意上的失败,也惹上了一身的麻烦,别说好好抚养我了,他连他自己都顾不上,我爸把我交给了远在农村不能生育的大舅和大舅母,自己留在了斐济,准备再次创业。

  并且交代,如果他没有联系这边的话,那要么是生意再次失败死了,要么就是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死了,总之就让我大舅和大舅母把我给养大。

  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受,他生意成功了,赚到了很多的钱。

  我曾经求过我的大舅和大舅母,希望他们把我留下,毕竟从小养到大,那份情谊是永远不可能抹去的,而我在心里也早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我的亲生父母。

  最重要的是,我小就比较聪明,也一直都把心思花在学习上面,最后的目的就是为了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拥有一个好的工作,将二老带出农村,带到大城市里面去生活。

  正因为这样,可以说我没有几个朋友,那个时候也不会甚至害怕和陌生人交流。只有在村子里或者学校里,看着熟悉的面孔,我才能有一份安心的感觉。

  离开大舅和大舅母这件事本来就让我不能接受,更何况还是去一个陌生的国家,说着我完全不懂的语言,看着一张张完全陌生的面孔,这样的事情我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然而我只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罢了,在大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决定权。

  经过大人的商量后,我的亲生父亲会在几个月后来接我,甚至连那一年的中考都不用参加了,说的是直接送我去最好的私人高中,接受最好的教育。

  我知道我的大舅和大舅母是舍不得我的,并不是为了要钱才送走我,他们觉得我跟着有钱的父亲直接去好的学校读书,才是对我最好的关怀,然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我那么多年努力刻苦的学习又是为了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竺已经情不自禁的哭出了声,豆子大小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面掉,面前看到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此刻她的心已经完全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段最让她刻骨铭心的时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