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问题多也是错

更新时间:2017-08-20 21:41:24 作者:犀牛 字数:3350

既然江瑾瑜都在自己开直播赚钱,那他的哥哥没钱也说的过去,可能是家里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吧!这是吴斐和唐森现在的主观判断。

  坚定了这个想法后,吴斐心中已经相信,他们两个租的那个房子肯定不贵,否则坐公交车上班的江瑾川怎么可能住到那里去呢?

  其实吴斐猜对了一半,猜错了一半。

  无限公寓的房价确实是低的夸张,但江瑾川和江瑾瑜两个人并不穷,相反家里还比较有钱,只不过一个是想要靠着自己的能力吃饭,一个是低调罢了。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要说么?”江瑾川见吴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问了一句。

  吴斐点点头道:“兄弟,其实你不用自卑,我们和你是一样的。”

  “啥?自卑?我哪里自卑了?”江瑾川一头雾水。

  “你不自卑的话,怎么吹牛呢,吹牛其实也是自卑的一种表现。”吴斐解释道。

  眯着眼睛想了一下,江瑾川道:“我什么时候又吹牛了?”

  “还说没有,你说那个咖啡厅是你和朋友合伙开的,就那个路段,那个规模的咖啡厅,没个二十万恐怕不能投资吧。”

  “你不信就算了,我真的在那个咖啡馆投资了一笔钱,大概四十万左右吧。”江瑾川笑笑,道:“前面一个站就到了。”

  下车后,中间有一条林荫大道,大道左边是一动装修不错的电梯公寓,右边则是一排排低矮破落的民房,有的民房上面还写着拆迁字样,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拆迁。

  “比我们住的还要差啊,穿着名牌带着名表,却要住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真是艰辛,毕竟是一个年轻的教授,在外面该有的面子还是得有的。”感慨一句,吴斐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几罐冰镇红牛,扔给江瑾川和唐森一人一罐,自己也打开一罐喝了起来。

  搬家可是个体力活,不补充点儿精神恐怕不行。

  就在吴斐以为江瑾川会某个低矮民房前停下的时候,江瑾川却带着自信的微笑往那栋精装电梯公寓走去。

  “喂,川帅(吴斐给江瑾川改的绰号),你去那边干啥呢?”吴斐好心问了一句。

  江瑾川回头看了吴斐一眼,疑惑道:“我住在那边,不往那边走那往哪里走啊?”

  “啥?你说你住.....住在这里?”吴斐指着精装电梯公寓,一时间目瞪口呆。

  “当然了,这我还能说假话不成,走快点吧,早点搬完了下去请你们吃饭!”

  ......

  等到打开房间的时候,吴斐和唐森完全愣在了那里,三室一厅,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室内跑步机等一些重型设备。

  地上一尘不染,所有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就连电视机旁边的两个遥控器都是排列的整整齐齐,这足矣说明江瑾川那严谨的生活态度。

  “这里一个月的租金是多......多少啊?”吴斐咽了口唾沫,小声问了一句,如今江瑾川既然用钥匙打开了这里,那说明这里就是他的住处无疑!

  江瑾川在里屋收拾着行李箱,大声答应道:“一个月三千六,还算不错吧。”

  “三......三千六,都特么的快赶上老子的工资了。”嘀咕一句,吴斐接着问道:“那这里住的好好的,你为何要搬去那边呢?”

  闻言,江瑾川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说道:“有好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妹妹住在那里,搬过去的话有个照应,我可以更好的保护她,以防一些像你们一样有特殊目的的人接近她。”

  “第二个原因嘛,那里的房租是真的便宜,而且装修的也不比这里差。”

  “第三嘛,这里是二十多层,而那边只有五层。”

  “第四,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有时候还是挺无聊的,我突然想和别人一起过一段合租的时光,如果感觉不好,那可以再换。”

  “不过有一点,这小区的周围比较清静,很适合早晨跑步什么的,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这样的条件。”

  这一番话说的吴斐和唐森目瞪口呆,明明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江瑾川硬是清楚分明的说了这么几条,真不知道该夸他文绉绉的,还是给夸他做事情太严谨。

  房子挺大,但其实江瑾川私人的东西不算太多,屋里好多东西都是租房时候自带的。

  三个人,一趟就将所有的东西搬完。

  回去的时候,江瑾川叫了三个出租车,每人带着一份行李坐一辆,这样特别的搬家方式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让唐森和吴斐再次开了眼界。

  即热搬着东西来到无限公寓的时候,游银河正坐在公共区域的桌子前,双眼盯着墙上江瑾瑜的照片,听到动静后,他起身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搬过来了啊,在正式入驻前,来这里填一下你的信息吧。”

  点点头,江瑾川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照片和签名笔来到墙前,贴照片,写简介,很快就弄好。

  游银河觉得还不错,便将钥匙递给了江瑾川。

  “五零六。”念叨一句,江瑾川搬着东西来到五零六门口,打开门,将东西搬了进去。

  吴斐和唐森也把东西拿了进去,放在客厅中央。

  这里面有三个房间,江瑾川那天已经选好了中间那个,便招呼这两人一起把东西搬了进去。

  整理东西的时候,吴斐好奇问道:“川帅,你就老实告诉我吧,你在这里的一个月租金是多少?”

  江瑾川和江瑾瑜一样,笑着摇摇头道:“刚才那个人奇怪的很,宣布了一些奇怪的规定,除了在外面的墙上张贴自己的照片和简介,还有一点就是不能给其他人透露具体的租金,既然是规定,那我肯定是能违反的,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自己去问问他呗。”

  既然江瑾川这么说了,那吴斐和唐森自然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帮着整理好东西,约好吃饭时候后,两人暂时告辞。

  楼上没有游银河的踪影,公寓门口也没有。

  就在两人有些着急的时候,游银河端着一杯可乐从旁边的银海网咖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在找我?”这话游银河说的非常自信。

  点点头,吴斐开门见山道:“朋友,我和我兄弟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不知道如果我们现在愿意住进去的话,还有没有那个?”

  说着吴斐右手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搓动起来。

  “还有哪个啊?”

  “就是优惠政策嘛。”唐森很懂吴斐,立马补充一句。

  游银河点点头道:“当然有了,现在总共也才招了两个租客,等到招满十个人租客的时候,活动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到时候别说是优惠,就算钱再多,也估计进不来!”

  “那好,我们两个现在愿意住进来!”吴斐挺着胸膛,眼睛眨也不眨,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非常担心的,他害怕自己现在提出这个要求,不对,是请求,会遭到无情的拒绝。

  游银河上下打量了他们两个几眼,笑着说道:“没问题,你们准备一张个性照片,然后拎着东西来签合同就行了,只要签了合同,马上就可以住进去!”

  “这么简单?那房租怎么算呢?”带着忐忑的心情,吴斐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一旁的唐森也一把抓住了右边的裤兜,那里克装着刚取出来的两千块钱!

  “二百五?”游银河一点儿也没有开玩笑,这三个字说的非常严肃。

  “啥?”

  “你说啥?”一连问了两个问句,吴斐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游银河喝了口可乐,再次肯定道:“房租每个月二百五十块人民币,支付方式是按月支付,鉴于你的问题实在是太多,所以要求交一个月的押金!”

  “好,掏钱!”大吼一声,吴斐帮着唐森将兜里的现金掏出来,用颤抖的手数了一千块钱出来递给游银河,之后满脸认真道:“我和我的兄弟先住一个月,每人押金一个月,所以一共是一千,你点点。”

  “不用点。”冷冷说了一句,游银河从挎包里拿出来一份文件,顺手将一千块钱放了进去,道:“签合同吧,等你们搬在墙上留下照片的时候,我会给你们钥匙的,现在房间空的比较多,你们可以自己挑选一间。”

  签完字后,吴斐总算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抱着唐森大喊道:“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我们了,现在快点儿去搬东西吧。”

  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住处,吴斐仔细看了几遍租房合同,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其和自己的小说签约合同放在了一起,之后心情愉快的哼起小调,开始收拾东西。

  房东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本来是来催缴水电费的,看到这一幕有些不解,问道:“小伙子,你收东西干嘛,不会是不住了吧。”

  “阿姨来了啊,我确实不打算住了,要换个地方,您看押金......”

  吴斐话还没说完呢,那个女人就粗鲁的打断了他,道:“没到期限你别想押金的事情,要么接着住,要么你直接走人,这押金就没收了!”

  也许是吴斐的心情实在是太好,并没有为了几百块钱的押金而继续计较,拿起桌上的钥匙扔给那个女人,一字一句道:“这个押金本帅哥不要了行吧,就当是给你这样的老年人送福利了!”

  “你......”房东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你什么你?得亏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不然能有这么好说话?”冷哼一句,吴斐背上装着衣服裤子的书包,提着陪伴了自己好几年的笔记本电脑潇潇洒洒的离开了这里。

  “再见了,天天陪伴我的KTV,还有那些杀猪般的嚎叫声,不对应该是永别了。”嘀咕一句,吴斐看了一眼他房间对面的那个正紧闭大门的KTV,转身没入了拥挤喧闹的街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