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运用秘术

更新时间:2017-07-20 19:10:15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4278

司徒皓月的咆哮声越愤怒,陈凡就越感到欣喜,因为他非常明白司徒皓月的性格,对方素来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如果不是因为极为气愤的事情,断然不会如此失态。
  陈凡隐隐约约已经明白这些东西对司徒皓月的重要性,能让他如此疯狂之物,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此地乃是深渊思过崖,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这座洞府还能通向一处山谷,怎么也不可能怀疑到我的头上来。”
  陈凡脸上带着微笑,更何况,这座山脉尤其之大,山脉裂缝何其之多,想要找到这间洞府,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再者说,这座洞府内有一座棋盘阵法,笼罩了整座山脉,寻常人根本无法窥察到里面的一切。
  陈凡深吸口气,转身将怀里抱着的内丹和那柄古朴的长矛,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石床上,然后将怀里的储物袋拿了出来。
  “吱吱吱……”灰色的猿猴满脸不安,缩在一个角落中瑟瑟发抖,似乎对于石床上的妖丹有所惧怕。
  “不用害怕,妖蟒已经死去,这仅是它的妖丹而已,过几日我便将它炼化。”
  听到陈凡的话后,这只灰色的猿猴这才安静下来,小心翼翼地从角落中走出,不过仍旧紧张不安地看着床上那颗巨大的妖丹。
  陈凡没再搭理它,他将手中的储物袋打开之后,一下子激动地瞪大了眼睛,僵在了原地,半晌之后倒吸口气,双眼死死的望着储物袋,眼睛都直了。
  “我的天……这到底是多少灵石!”
  陈凡双手死死地抓住储物袋,生怕他一松手就消失不见了一样,他哆嗦这手掌,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块灵石,放在眼道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呼吸急促起来。
  这灵石与青云山中分发的灵石不一样,无论是个头还是灵气波动,都远远超越了青云山内的资源。
  纵然过去了几百年之久,这袋子里仍旧是一片雾气缭绕,让陈凡感觉像是做梦一样的是,而这里的灵石数量,竟然……达到了七八百块!
  这是陈凡一直以来,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寻常青云山发放灵石,一个月也仅仅分发一块而已,有些时候还只是半块,眼前突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财富之后,让陈凡顿时有种眩晕之感。
  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陈凡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完全是因为激动的,他再次翻看储物袋,发现了一个刻着“司徒”二字的腰牌,让陈凡一愣。
  “难怪这个司徒皓月一副拼命的架势,想必此人生前,应该是与司徒加有渊源。”
  为了安全起见,陈凡将这枚腰牌取出来扔在地上,施展一丝火焰,将它慢慢烧成了灰烬。
  此物太过于显眼,如果被其他人看到,说不定会引起很大的麻烦,陈凡做事向来谨慎,绝对不会允许这个情况出现。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后,陈凡收起储物袋,开始打量石床上的这颗西瓜一般大的妖丹。
  这颗妖丹凹凸不平,并不光滑,并且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伴随着一阵阵臭味散发出来。
  如果换做当初的陈凡的话,他定然会受不了此物,可是如今在他脸上丝毫没有厌恶之色,反而更是有一抹激动藏在眼底。
  陈凡无法不激动,这如此巨大的妖丹,所具备的灵气波动,已经远远超越了丹药的威力,陈凡不知道完全吸收它需要多长的时间,不过他非常清楚,一旦到了那一天,自己的修为绝对比现在要强无数倍!
  不仅如此,这妖丹上面的妖气,对于小木盒和生锈的短剑来说,乃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陈凡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感受到一些端倪,无论是生锈短剑还是小木盒,似乎非常喜欢吸收妖气。
  陈凡将小木盒和生锈的短剑,两者全都放在了妖丹身旁,清晰地感受到,妖丹上的妖气,正在滋养着他们成长。
  陈凡收起目光,朝着得到的第三件宝贝看去,这是一柄古朴的长矛,通体漆黑色,矛并不锋利,甚至连它的身子,似乎都生了一层铁锈,看上去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可是陈凡却非常明白,先前将这柄长矛钉入巨蟒的头颅中时,几乎毫不费力,要知道像这种巨蟒,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寻常之物别说将它杀死,就算是刺伤它都有有些困难。
  况且,这柄长矛将巨蟒钉在山体中,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一直让它无法挣脱,最后情急之下,也是自己断了尾巴才逃了出去。
  “这个高人生前究竟是什么境界的强者,竟然拥有如此本领,恐怕就连欧阳大长老也不过如此了吧?”
  陈凡暗暗吃惊,正如众人说的那样,这青云山思过崖,还真是一处神秘之地,难怪如此多的强者在此地降临过。
  陈凡喜悦的看着手中的长矛,并非一般金属打造,通体冰冷,材质很难说清楚,上面有几道若有似无的纹路雕刻着,看上去古朴自然,却散发着一股凶煞之气。
  陈凡越看越喜欢,拿在手中反复的把玩着,起初他还想将那柄生锈短剑拿起来,比比这两件法器哪一件更厉害,可陈凡瞬间就打消了一个念头,无论哪一件兵器,有所损伤他都会心疼。
  陈凡手中攥着这把古朴的长矛,正打算施展灵气催动此物之时,突然从手掌处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震的跌倒在地,手里的长矛“叮”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为何会这样?难道我的力量不足以催动此物?”
  陈凡慢慢的站起身子来之时,眼神中已经充满了吃惊之色,他现在的修为不算高,也绝对不算太低,驾驭寻常通灵法器不算什么难事,可是这把古朴的长矛,却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
  陈凡迟疑片刻,弯腰重新将这柄长矛放在手中。
  “这长矛定然是一个至宝,竟然不肯轻易被人催动,想必已经存在了独有的‘势’!”
  陈凡越看手中的兵器越喜欢,就算自己无法催动它,但是可以把它当做兵器,在近身搏斗之时,绝对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力量。
  想到这里,陈凡挥动长矛,朝着山洞的一处墙壁刺去,只听“噗”的一声,这长矛并没有任何灵气透出,却直接穿透了禁制,足足没入了三尺多深。
  这里禁制的强度陈凡非常清楚,就算是陆琪师姐在此,也不可能损坏这禁制丝毫,足以看出这柄长矛的可怕之处。
  陈凡内心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将长矛刺穿司徒皓月身子的那一幕。
  陈凡一直在洞静坐了三日,直到第四日之后,洞府后方的一切动静才消失不见,想必是那司徒皓月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已经离去了。
  不过陈凡知道此人诡计多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决定再等三天,事实上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三日之后,一道陌生的气息在山谷之内迅速的冲天飞起,消失在了此地。
  “果真是够狡猾的,竟然在这山谷内等了我六天,倘若我稍微松懈一丝,恐怕就会被人找到踪迹。”
  第七日后,陈凡将洞府裂纹打开,送走了那只灰色的猿猴,然后便抱着眼前西瓜一般大的妖丹,开始盘膝打坐起来。
  这一打坐,也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炼化妖丹,不过陈凡不在意,只要能变强,他什么苦都能吃。
  尤其是在见到司徒皓月出手之后,他明白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付出异于常人的努力,绝对难以报当日之辱。
  “虽说刚刚突破到了凝气四层,但不知吸收这颗妖丹后,我的修为会到多少?”
  陈凡眼中露出坚定之色,他立刻运转功法,双掌的掌心透出强烈的灵气波动,形成了一股吞噬之力,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妖丹之上。
  妖丹随着灵气的出现,慢慢的散发出了一丝青色的光芒,这是它的本源妖气,而在这妖气散尽之后,便是最为精纯的天地灵气。
  青色的妖气如同青烟一般,袅袅升起,在这一刻,无论是小木盒还是生锈的短剑,此时全都悬浮在了空中,仿佛遇到了什么美味一样,正在陶醉的吸收着妖气。
  陈凡面色从容,继续炼化这颗妖丹,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体内逐渐轰鸣起来,妖丹融化后直接化作了一片浓郁至极的灵气,瞬间将他丹田淹没了。
  这灵气浓郁的程度,直接超过了陈凡以往吞下的所有丹药,二者根本无法比较,如果说先前丹药的滋养是一条溪流,那么现在则是不折不扣的海洋!
  庞大的灵气冲进体内,让陈凡都承受不住了,嘴角开始向外溢血,渐渐的,就连身上的毛孔都在向外渗血,眨眼之间就染红了它的长袍。
  陈凡疼的身子颤抖,却咬着牙坚持着,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绝对不能轻易放弃,就在他的坚持之中,丹田内的灵气波动不断扩大,逐渐形成了一片湖泊,并且湖泊还在不停的壮大!
  只是在每次壮大之时,陈凡都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疼,让他脸色煞白,仿佛没有了丝毫的血色。
  这是他的丹湖,一但丹湖里的水达到了一个饱和状态,陈凡就可以冲破桎梏,达到先天六层,他非常明白,所以咬着牙坚持。
  随着湖泊的逐渐壮大,里面的湖水更是开始翻滚起来,其中蕴含着的灵气波动更是非常惊人,并且这种波动还在极速的壮大,让陈凡感受到了修为的提升。
  时间缓缓流逝,丹湖开始剧烈的翻涌,他的修为已经攀升到了先天四层的顶峰,紧接着,他的脑海轰鸣一声,所有的声音立刻消失不见,一股极为舒服的感觉,代替了那股巨疼,让陈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
  仿佛是在沙漠中干渴了数日后,突然喝到了一口清澈冰凉的泉水,随着这股爽快的感觉出现,陈凡的的修为直接突破了先天四层,迈进了先天五层,而且这并非先天五层初期,这种攀升的势头并未停下,只是变缓了一些,仍旧在向上攀升着……
  陈凡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来不及兴奋,仍旧紧闭双目,不断地运转心法口诀,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四周的灵气发了疯一样的,朝着他的身子冲来。
  原来受伤的身子,眨眼之间恢复如初,那一层血痂覆盖在身上,犹如黑色的泥垢一般,不过在这泥垢后面的肌肤上,却散发着晶莹的光芒,他身上的气息,也在发生着改变。
  眼前的妖丹这才仅仅被消耗了半个拳头大的一块而已,如果完全将它炼化,陈凡有信心踏入先天六层!
  与此同时,青云山西峰山巅,司徒皓月仍旧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衫,站在青石上面,只不过在他那张俊郎的令千万女子着迷的脸上,此时却充满了愤怒与冰冷!
  “查到了吗?”
  司徒皓月咬牙开口之时,他的眼睛仍旧死死地望着东峰的方向,内心的愤怒与不甘。
  他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几乎要发狂。
  在他身子右侧,有一位穿着灰袍的弟子,年龄不过二十岁,战战兢兢的小声回答。
  “司徒师兄,小人暗中经过仔细探查,发现除了上官平长老之外,内宗长老都在主峰之中,至于主峰的弟子,除了陆琪师姐闭关不知去向之外,还有陈凡,听闻是被长老处罚了半年,至于外宗和其他峰的弟子,应该没有资格进入主峰……”
  “上官平和陆琪不知去向……还有一个什么陈凡?”司徒皓月眉头一皱,似乎对于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陈凡,就是前几日杀了赵候的弟子,不久前您还教训了他一顿……”这个年轻人赶紧提醒。
  司徒皓月深吸一口气,拳头紧紧地握着,眼睛已经变得通红,脸色也是狰狞的吓人,,这一切让他难以接受。
  “究竟是谁?!”
  “陆琪师姐素来光明磊落,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上官平忙于炼丹,偶尔消失也是正常,至于这陈凡,不过一只小小的蝼蚁,决然无法做到……究竟是谁同我司徒皓月过不去?!”
  司徒皓月呼吸粗重,实在想不通在这青云山之内,或者说燕国之内,还有谁敢和司徒家过不去。
  司徒皓月想了很久都没有头绪,最后冷哼一声,转过身子对这个年轻人冷冷说道:“不管此人是谁,必须给我查到,先前相助我那十几人,如今离去了没有?”
  年轻人吓得身子哆嗦,声音颤抖地开口,道:“还……还没有,在等司徒师兄的吩咐。”
  司徒皓月袖袍一挥,冷笑一声,道:“将他们全都请来,就算消耗精血,我也要施展秘术将此人的气息推演出来!”
  “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