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郑家遇难

更新时间:2017-08-06 08:06:48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889

陈凡踩着短剑在天空极速飞行,眼前的商云县城同当年离去之时并无太大不同。
  他见到了王伯王婶,二人
  膝下无子,当年王伯对他极为严厉,直到现在才明白了对方的良苦用心。
  事实上,若不是王伯从小对他的训斥,他也难以有如此坚韧的心性。
  在王伯家
  吃完这顿饭,他起身朝着二人深深一拜,
  袖袍一挥,有缕华光冲进了二人的身子中。
  他们眼角的皱纹渐渐变浅,年轻了十几岁。
  待他们清醒之后,陈凡已离开。
  桌子上放着许多银两,而陈凡这个名字,已经在他们的脑海中被抹去。
  恩情已还,他还要去给王有才家人报个平安。
  王有才家中二老
  苦苦寻找他这两年,不知吃了多少相思苦。
  陈凡开门见山告知,前阵子有才被一个富贵人家相中,拖他捎个信,等安顿好就回来接二老享福。
  “没死,享福了……”二老对视着,眼中留下激动的泪水。
  接着,他们连忙对陈凡表示感谢,脸上的皱纹散开了些。
  这时陈凡稍用神识探测二老精气,
  他默默运转《凝气诀》让两个老人增添了十年的寿命。
  在这里话别之后
  ,陈凡还要去个地方,那就是小胖子郑小财的府邸。
  在商云县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郑大财,小胖子的父亲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财主。
  据小胖子亲口所说,他家里拥有良田几百亩,仆人上百个。
  商云县店铺中,凡是灯笼上挂着“郑家”,全都是郑小财家的产业。
  从小被宠到大的小胖子,不愁吃不愁穿,在被抓进青云山的时候,可以想象他那生无可恋的心情。
  庭院出奇的大,陈凡上次来借钱,并没有仔细打量,此刻随着修为的提高,神识稍微散开,将整个郑家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庭院正中央的池塘中,
  在凉亭下,正有几个妙龄少女翩翩起舞。
  小胖子的父亲一身华丽长袍,满脸恭敬地站在个青色长衫青年的身前。
  那青年满脸狂傲,身旁还有个下人正端着酒杯恭敬地给他倒酒。他望着那些歌舞少女,带着不屑口吻,
  “就只有这些货色?”
  “还有还有,赵公子请稍等,很快就来了……”郑大财小心翼翼地开口。
  青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不用了。”
  “赵公子……”
  “哼!”
  青年猛地站起身子来,手掌狠狠地拍在桌面上,石桌顿时出现一道裂纹,吓得在场的人立刻瞪大了眼睛。
  “真是好大的胆子,赵某我乃一介仙人,这次降临在你府邸是给面子,你就拿这样的货色来招待我吗?”
  “不敢不敢,小人不敢……”郑大财吓得连忙赔罪。
  “我告诉你郑大财,今日之事完不了,交出家族所有的产业,将府上所有的年轻姑娘通通给本公子带出来,否则……”青年露出冷笑。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青云山被陈凡废掉的赵刚。
  青云山解散之前,他就离开了青云山。
  虽然,他的修为被废,可是一身的力量还在,准备在俗世中继续当他的土霸主。
  到这商云县后,他意外的得知,小胖子的家人就在这里,而且家里家财万贯,这让他兴奋不已。
  仇人的好朋友,自然也就是他的敌人。要怪就怪,小胖子好朋友是他的仇人呢!
  所以确认小胖子的府邸之后,赵刚立刻就来到了这里,准备狠狠地羞辱郑家一番。
  “赵公子,您这是……”郑大财眼中露出屈辱之色,可却无可奈何。
  “闭嘴!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赵公子可是仙人,识相的话赶紧按照赵公子的吩咐做,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在赵刚身旁的那个下人,指着郑大财的鼻子大骂起来。
  郑大财
  吓得脸色苍白,他虽没见过仙人,但听说仙人非同寻常,所以对于这赵刚十分畏惧。
  “赵公子,小人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大人,请您网开一面啊!”
  “你没有得罪我,郑大财,我要的是你李家的财产,又不是让你们去死,何故如此激动呢。”赵刚冷冽地笑了笑。
  “这……”
  “别废话了,郑大财,你真的想死不成。赵大人宅心仁厚,还不快快谢恩。”
  赵刚身旁的仆人,站出来大声训斥。
  “大人饶命啊。”
  “噗通……”
  郑大财跪倒在地,那些歌舞戏子也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这些财产可是郑大财大半辈子的心血,如果全部交出来,那无疑是要了他的性命。
  何况对方还要求将他小妾侍女奉出,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屈辱。
  “废我修为,杀我堂哥,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来到俗世,看你还如何插手!”
  赵刚内心莫名的愤怒因他而生。
  如果不是陈凡,他现在仍旧在外宗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拥有堂哥的照拂,就算是进入内宗,也可以混的风生水起。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陈凡将他修为的废掉,化作了乌有。
  “哪那么多的废话,赶紧按照大人的要求去做,否则我活劈了你!”
  这个下人趾高气昂,抬起巴掌“啪啪”来回就扇了小胖子父亲两个耳光。
  “是哪个大人这么大的口气?”
  就在下人再次动手之时,陈凡的声音蓦然间响起,令所有人瞬间愣住。
  “哪冒出来的黄毛小子,想找死吗!”下人吼道。
  这个下人狠狠地瞪着陈凡,再次出言呵斥道:“赶紧滚!”
  不对劲,赵刚越听这声音越熟悉,身子猛然颤抖,看到陈凡之时,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陈……陈才子!”他的出现也让郑大财颇为意外。
  “原来是个书生,难怪多管闲事,我告诉你小子,,赶紧跪下来给赵大人磕头,否则的话,哼!”
  这下人因为有赵刚撑腰,无所畏惧。
  此刻的赵刚却吓得快要瘫在地上了,端着酒杯的手也失去了控制。
  “哐当”一声,酒杯落在了地面上。
  即便内心充满着愤怒,可是真的面对陈凡,赵刚根本没有勇气嚣张。
  对方强大的修为,就算是赵候,也被他亲手斩杀。
  更别说是现在,他全盛时期
  也全无的把握。
  他虽不知道陈凡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看到对方的身影之后,脸上立刻露出恐惧之色。
  “小混蛋,你知道赵大人的身份吗,你竟然敢冷眼看我,你找死,赵大人可是仙人,仙人你知道吗!”
  下人的话刚刚说完,赵刚顿时就感觉脑海中响起炸雷,让如坐针毡的他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跳了起来。
  “住口!”
  紧接着,赵刚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这个下人的脸上,将他打的牙齿都断了好几根。
  毕竟,他太了解陈凡了,别说二人以前就有过节,就算是初次相识,若是将陈凡了惹毛了,下手也毫不留情。
  “陈凡师弟……拜见陈凡师弟!”赵刚声音颤抖,边说边跪了下来,仿佛此时只剩下强烈的恐惧。
  无论是那个捂着脸的下人,还是郑大财和那些歌舞戏子,全都楞楞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郑大财本想示意陈凡赶紧逃命,可他万万没想到,陈凡的出现让个号称仙人的赵大人如此惊恐。
  先前,赵刚震碎桌面场景历历在目,显然不是凡人可为。
  如果仙人都对陈凡也恐惧,岂不也是……仙人?
  思虑至此,郑大财突然倒吸了口冷气。
  早就听闻陈凡消失了两年多,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陈凡师弟……”赵刚声音颤抖的厉害。
  然,陈凡一言不发,神色阴沉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
  赵刚内心更为惊恐,他猛地咬牙站了起来,看向了先前那个下人,眼中露出狠毒之色。
  他抬起手臂,朝着前方挥动,有股气浪随之冲出,这样的力量对修士而言,并不会起到太大作用。
  可是对于凡人,却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那下人当场心脏被震裂,死于非命。
  “请陈凡师弟饶命!”赵刚又跪下,不停磕头祈求饶命。
  “他虽可恨,但罪不至死,我让你杀他了么?”陈凡
  厉声道。
  “陈凡师弟饶命,念你我属于同门,放我一条生路。”
  “我若想杀你,早在青云山就有许多机会,可我没有那样做。”
  说到这,陈凡眼中蓦然间闪过丝杀意,“所有的源头是你,你觉得杀了一个凡人,就可以替去死了么?”
  闻言,赵刚脸色骤然变化,他瞬间跳起来,转身朝着远处快速地逃亡。
  陈凡冷哼一声,抬起右手,有道青色的剑气射出。
  眨眼之间,剑气就追上了赵刚,从后面直接穿透而过。随即,极速奔跑的他倒在地上后,还朝着前方滑行了几米。
  “此人与我之前有过节,波及了郑家,是我的错。”陈凡朝着郑大财抱拳赔礼。
  “不不不,拜见……拜见仙人!”见识了其手段之后,郑大财哪里还敢怠慢。
  “郑员外不必多礼,小胖子是我的好朋友,况且郑员外对陈某有恩在先,陈某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说着,陈凡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笑道:“这是当年欠郑员外的银两,多出来的算是利息。”
  郑大财呆呆地看着陈凡,没想到这个瘦弱的男生变化如此大。
  难道说?他想到某事突然睁大眼睛,连银子都未顾得上接过来。
  “陈才子,您的意思是,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儿,也是……”
  “嗯,没错,他如今也是仙人,还需要一段修行,想必过些日子,他就会回家看你。”
  陈凡点头。
  “太好了。我家小儿总算争气,总算学好了,祖宗保佑啊!”
  郑大财激动到眼中泛着泪光,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好了,你接下银子,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不不,小人不敢,陈才子快快收回吧。”郑大财连忙推辞。
  当
  郑大财正准备递回去,只觉眼前有阵风吹过,再次抬头之时,发现陈凡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他心里忍不住再次颤抖。
  离开了商云县后,陈凡直接朝着东方飞去。
  那里是一片海洋,在东部宗门林立,出现过不少强大的人物,有很不少修行的典籍。这次前去,陈凡想要去寻找机缘。
  他的身子飞过山川河流,望着身下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心中百感交集。
  他要改变命途,势必要付出代价,如果要成仙,必然斩断过往。
  “如今我的修为已经近乎圆满,剩下的不仅要靠灵石,还要靠机缘,想要在三年之内,跨越一个大境界,恐怕有些难。”
  陈凡摇了摇头,想到储物袋已经空空如也,不由得有些头疼。
  可就在这时,陈凡看到有老者冷眼注视着他,眉头紧皱!
  原来在不远处的一座青山上,正悬浮着身穿黑袍的老者,
  “我猜的没错,你果然会来商云县!”
  仿佛整座山头的温度,随着此人开口的瞬间,立刻回到了寒冬腊月。
  那浓烈的杀意,让陈凡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官平!
  陈凡停在原地,从未试过如此痛恨一个人,上官平如此阴魂不散,让他恨不得立刻杀之。
  可是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后期,远远超过了他的修为。纵然如今油尽灯枯,仍旧不是陈凡可以对抗的。
  陈凡立刻转身朝着身后飞去,他没有其他的办法,眼下只能逃亡。
  上官平冷笑,先前让陈凡逃脱,纯粹属于意外。如今再次遇到陈凡,他只要提高警惕,绝对不会再失手。
  抛出炼药不说,次次受辱,之前更是将他出其不意的击伤,对于陈凡,上官平极为痛恨。
  岂能让陈凡轻易离去……
  “陈凡,我看你今日如何逃脱老夫的手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