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十年未见

更新时间:2017-08-11 16:05:39 作者:苏一姗 字数:3621

秋末的最后一场台风即将临幸这座城市,气象台已经发布了台风黄色预警信号,接近傍晚时分,路上的行人疏少的惊人,呼呼作响的风把路边的两排法国梧桐吹得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天色渐暗,一个身着白色毛衣的年轻女人正费力架着一个一身火红连衣裙的女人往停在路旁的一辆红色轿车走去。
  “我们现在去哪啊?”酩酊大醉的米漫,满嘴酒气的问道。
  “回家。”安倾恼怒地应道。
  因为一次失恋,米漫又喝了大醉。每一次米漫失恋,总是要喝的不省人事。但是第二天醒来后,又像一个可以打小怪兽的奥特曼。
  米漫的强烈治愈能力不可忽视,但是她的酒量明显不敌她的康复速度。
  “我不要回家,我还没喝够。”米漫还喋喋不休地不罢休。
  赖在原地的米漫一步也不肯挪动,定定地站在原地。她仰着头看着那幢矗立在广场上的MALL的LED屏幕,看了半晌,干脆跌跌撞撞地松开安倾的手,坐在了地上,吧嗒吧嗒眨着那双蒙着醺意的双眼,擦着大红色的厚唇动了动,咽下口水,半天才抬起手指了指LED屏幕转播的电视节目,囔囔自语道:“知道那是谁吗?”
  安倾显得很不耐烦,好不容易才在这样的台风天气艰难地扶着米漫走了几大步,没想到现在她又神志不清地跌坐在了下来。她双手捧着两只高跟鞋,仰着头又看了看安倾,以为安倾并未听清她问的话,又努了努嘴,看似认真又似糊涂的问道:“知道电视上的人是谁?”
  安倾仰着头,仔细看了看电视,电视里的播放的节目,是这一期的财经访谈,主持人的身旁坐着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身着一身妥帖剪裁精致的黑色西装,内搭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衣,系着一条黑色格子领带。整个人显得干练又英俊有型。他的眉宇弧度恰好,却高傲异常,薄唇微张时,才发现唇边有一颗十分浅的黑痣。
  安倾看的有点入神,半晌都没有吭声。
  “长得怎么会那么帅呢?”米漫盘着双脚,右手依着大腿支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半天才眨了眨眼,歪着头,一副花痴的模样。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从他的口中说出的专业经济名词不再显得枯燥无味,好像一首歌,即使听不懂歌词,但是这样的声音动听异常足以让人陶醉。安倾像失了魂,定定地站在原地。
  是,易言城。对,是他。
  十年未见,而他明显比十九岁时更加成熟稳重,但是改不了的是他眉眼之间透露出的高傲的气息,唇边的小痣还是在原处。安倾不禁轻轻弯了弯唇,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他兴许会嫌弃这颗痣影响他英俊的面貌而去祛除,可是他并未如此做。
  十五岁的光阴显得那么久远,现在却突然拉近,那个夏天,安家突然就多了这样一个人,那时安政峰已经离家两年多,家里只剩下安母和安妮、安倾两个姐妹。
  她依然记得,第一眼见到易言城的情景,那时她挽着安妮的手走在铺面黄色落叶小道上,正和安妮激烈地争吵着今天从外校新转来的小胖子暗恋的对象到底是谁,争论了一路,转眼就到了家门口。
  今天有些不同寻常,因为家门口突然多了一个陌生人,距离安倾和安妮一米开外的背对着站着一个高大的男生,他背着一个黑色书包,穿着黑色的外套,脚上是一双雪白的运动鞋。
  她和安妮互相回望了一眼。有些好奇,怎么会有一个陌生男生等候在她们家的门外,她先大步向前,踮起脚尖,伸出手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大声地‘喂’了一声。
  她未见过这样冷峻的男生,眼神锐利像把匕首发着闪烁的光芒,眉眼之间透露着不似他年龄该有的锐气和霸道,他薄唇边上缀着一颗淡而不明显的痣,唇弧自然,看似笑又非笑。
  “你是谁啊?”她扬着头定定地望着高她大半个头的男生。
  他望了望站在安倾身后的安妮,眼眸里微微透着一丝讶异。
  安倾鄙夷地说:“我问你呢?站在我家门口什么事啊?”
  他依旧一声不吭,好像根本不把安倾放在眼里,眸光透着不可一世的高傲。
  “喂,我在问你话呢?”他那么高,可是安倾却一点也不畏惧。
  他又望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扬着唇无声地笑了笑。
  她很生气,他这样的态度好像无意中把她当做了空气,安倾咬着唇,狠狠地蹬着他。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安妮见情势不对,走过来拉了拉安倾的袖子。
  安倾咽不下这口气,仍然咄咄逼人道:“你是不是哑巴?”
  他终于吭声,语气略带鄙夷:“你们安家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喂,你怎么说话的?”安倾彻底被激怒,大声地喊道。
  就在这时家门突然打开,安母一脸淡定地走出门,说:“我是安政峰的妻子,她们的妈妈。”
  “安妮,安倾先进门。”安母又冲着两个姐妹道。
  后来,安倾才知道他叫易言城,那天,他在书房和安母聊了很久,出乎意外的是第二天易言成就悄无声息地留在了安家。
  在安倾心里,易言城就是因为当时安父不在家,所以可以理所当然地欺负安家母女三人,然后毫不知廉耻地借住在安家。
  安倾很不喜欢他一副明明寄人篱下,却要装着一副孤傲的模样。易言城进出安家自如,不愿与安家的人多说一字半句,安家的佣人他照常使唤,行踪不定却准时在饭点的时候出现在安家的饭桌上。这样一个奇怪的人使得安倾对他的反感越来越强烈,安倾处处刁难他,时常偷偷摸摸地进入他的房间,把他书包里的书藏起来,把抓来的小虫子偷偷地放进他的水壶。
  安倾觉得这样的小捉弄很有乐趣,但是易言城的不动声色,若无其事,让安倾看好戏的兴致顿时落空,偶尔还会发现她为了捉弄易言城所弄来的死蝴蝶,第二天却变成了标本夹在了她的课本中。
  这个大她四岁的男生玩阴的能力明显比她略胜一筹。
  但是安妮却与安倾大相径庭,安妮时常把不会的功课整理出来,然后去请教他,他总是会很耐心地教她。那时的安妮总爱穿着一袭纯色的花布裙,长发披肩,微微俯身,一手执着笔,站在易言城的身旁,轻声地问着数学问题。而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总会不经意地滑过易言城那张讨厌的脸庞。
  如今的他如此的光鲜亮丽,应该不会再记得十五岁的那个曾经捉弄过他的小女生。
  “安倾,你是不是也觉得他特别帅?”米漫弯了弯唇,抬起眼怔怔地看着安倾。
  易言城,易氏集团的掌舵人,的确是一个传奇人物。在易言城十九岁时,易父因为合伙人的背叛,易氏集团面临清盘,三代人的基业毁于一旦。易家的所有房产都被抵押,无家可归,一无所有的易言城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使得易氏集团起死回生,的确是商界的一个传奇。而难得可贵的是易言城又长得英俊,才华横溢,做生意游刃有余,是很多年轻的富家千金的梦中情人。
  “啊?”安倾半天才回过神,指着坐在地上不依不饶的米漫道:“米漫你个疯子,你到底要不要走,不走,我可走了。”
  “你知道我最喜欢他哪儿吗?”
  “哪儿?”
  “那双唇。”
  那双唇?安倾侧过脸不屑地轻哼了一声。米漫见安倾许久未吭声,又眨了眨眼,她的脸上居然泛着红晕,这样的红晕不知道是被风吹得,还是喝太多酒的原因,她闭着双眼,一脸陶醉的模样又道:“我很想知道和这样迷人的唇接吻是怎样的感觉?”
  安倾俯下身,很认真地盯着她看:“你很想知道?”
  “嗯嗯。”米漫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确定?”
  “嗯。”她的脸上一脸肯定。
  当下,安倾就俯下身,她的唇就要贴上米漫唇的瞬间,米漫突然一跃而起,大声囔囔:“安倾你有病啊,我说的是易言城。”
  “也许我的唇比他更迷人呢。”安倾半眯着眼,环抱着双肩,饶有兴味地说。
  米漫歪过头,惊恐地望着安倾,加快脚步朝着不远处的那辆红色轿车跑去,站在原地的安倾弯着唇,带着笑意地跟了上去:“非得让我拿出绝招。”
  虽然刚刚米漫明显被安倾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当等到安倾把车停在她的小区门口,她已经昏头大睡,不省人事了。
  昏暗的夜晚,只剩小区内几盏微弱的路灯发出黯淡的光芒。安倾怎么推怎么唤米漫,始终没有反应。安倾下了车,想了半天,打了个电话给简驰,简驰是安倾和米漫工作在的学校的校长儿子,不到三十,留洋回来后在市中心的医院当医生。
  本来和这位简医生扯不上什么关系,巧的是米漫搬新家的时候,才发现邻居居然是王校长的儿子简驰。她顿时觉得压力很大,好像身旁多了个王校长的眼线,事实证明简驰并不是王校长的眼线。相反,作为米漫的邻居,他一定倒了八辈子的霉。
  比如说这个月,他就已经因为米漫这个酒鬼,几次半夜三更出门把她背回家。
  等了一会儿,简驰不急不慢地走到那辆骚包的红色轿车前,他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米漫,然后问道:“你带她去喝的酒?”
  安倾慌张地摇了摇头,撇清关系:“不是我,她自己要去喝酒的。”
  简驰把车泊好,把米漫从副驾驶位弄出来,然后背着她往宿舍去,而米漫这时呼呼大睡跟一只死猪一样,就算扔到河里,估计一点反应也没有。
  摸到米漫家的钥匙,好不容易把米漫拖上床。两个人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交到米漫这样的最佳损友,真是让安倾头痛万分,她宁愿米漫永远不恋爱也不要恋了又要失恋。他拾起放在沙发上的提包,向简驰告别道:“老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啊。”
  “没事,”简驰也起身同安倾一起往外走,关好米漫宿舍的门后,他又说,“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安倾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应了下来。
  简驰独自一人去小区的地下车库取车,而安倾就在小区的门口外等着他。已是深夜,寂静的只听到树丛中的小虫子似乎在低低地奏响着秋末的独奏曲。
  安倾抚了抚肩,感到一丝微寒,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半亮半暗的路灯下,她隐隐地看到不远处有两只黄色透亮的眼眸向她慢慢地依靠。
  “喵”一声,细而尖的声音,让安倾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