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在演戏?

更新时间:2017-08-11 16:13:13 作者:苏一姗 字数:3546

安倾锁好车门,挽着米漫的手往入口处走。和简驰约的地方是处在龙湖道里一个清幽的小巷里的一个叫‘想’的私房菜馆,这家私房菜馆地处寂静的小巷,小巷的两旁种着一排羊蹄甲树,春天正是羊蹄甲盛开的季节,高大的树上缀着深深浅浅的粉色花瓣,随风漾起时,漫天飞舞着粉色花瓣,好像走入一场粉色小雨。而现在正是秋末,羊蹄甲的花大多都落光,只剩下果实。因为四周的环境优雅加上出名的湘菜,这家私房菜会所,生意好的出奇,前好几天预约还未必有位置。
  还没进踏进门,安倾就止住了脚步,望着米漫提醒道:“你带够钱了吗?”
  安倾突然这么问并无道理,这家私房菜馆本来就不是一般的上班族可以消费的起,一般出入这儿的都是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或者为了找个寂静的地方谈生意的生意人。
  米漫耸耸肩,笑道:“放心吧,不会让你付钱的。”
  请简驰吃饭需要这么隆重吗,还需要把地点安排在这么贵的会所,真不知道米漫在想些什么。
  走进会所,简驰早就在一个包间里等候着,米漫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桌菜后,接了个电话就不知去向,只剩下简驰和安倾在包间内。
  一桌菜上齐,安倾问道:“包厢是你预定的?”
  “嗯?”简驰夹了一块麻辣子鸡放入安倾的碗中,疑问道。
  “会所是你找的,包厢是你定的,不是米漫要请你吃饭,是你要请我吃饭,对吗?”
  简驰薄唇微微弯了起来,似笑非笑道:“谁请谁吃饭很重要吗?”
  放在饭桌上的手机噗噗作响,安倾拾起手机一看,是米漫发来的短信:车我开走了,这个会所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记得多点贵的,多开几瓶洋酒也没问题,简驰会送你回家的。
  安倾一阵无语,慌忙抓起放在一旁的包找了半天,车钥匙果然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钥匙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被米漫给偷走了。放下手提包,安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正迎上简驰一双灼热的目光。
  “怎么了?”简驰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
  安倾脸颊发烫,慌忙低下头苦吃起来。
  简驰突然轻笑了一声道:“不是我要请你吃饭,是米漫让我约你出来,又担心你不出来,才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真不知道米漫在做些什么,现在的她觉得有些难堪,忙不迭地解释说:“我也不知道米漫为什么要这样做。真是……”
  “我想米漫是猜透了我的心思。”简驰突然截住了她的话,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汤,然后抬起头又望了望安倾,“嗯,这汤味道不错。”
  安倾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的男人说话都这么含蓄吗?什么叫米漫猜透了他的心思,那他到底是什么心思呢?
  走出会所的时候,一阵冷风突然袭来,天开始飘起了小雨。、
  两人似乎没有预料到会下雨,都没有带伞,站了一会儿,雨没有小下来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简驰让安倾在门口等一会儿,他一个人冲入雨中,要去附近的停车场把车开过来。
  安倾抬起头看了看屋檐,雨顺着缝隙慢慢下滑,她不禁伸出手,想感觉下雨势,还没伸出手又缩起手勒紧了外套,侧过头的一瞬,猛地瞪大了眼睛。
  身旁的男人外面披着一件单薄的灰色开衫,里面搭着一件藏蓝色的格子衬衫,打理整齐的短发挂着一两雨珠,可能是屋檐上的水珠不小心落下,他微微抬起左手,看了看时间,不经意地侧过脸,一双深深的眼眸望向了她,琉璃般的眼眸里明显带着些讶异,一下子又稍纵即逝。她的心跳骤快,目光躲闪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望向哪里,最后只好呆呆地注视着他唇边右下角的那颗小黑痣。
  “安老师,好巧。”
  一天遇见两次,的确是好巧。他朝着她慢慢地靠近了一步,她却只能驻足在原地半步不敢动弹。头皮僵硬的发麻,半晌她才扯着嘴角,微笑道:“你好。”
  “安老师,一个人?”易言城温和开口,嘴角勾着笑。
  她仰起头,看着易言城,缓缓开口:“没有,和朋友一起。”
  他是真的认不得自己了吗?还是在演戏?她开始迟疑,要不要告诉他,她就是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女孩。正当她来回徘徊时,他已经越靠越近,肩膀就要触碰到她的头,她紧张地微微向旁边移动了一步,这样不经意的一步,似乎惊动了身旁的那个男人,她侧过头,发现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雨滴不急不慢地落下,她望着面前的雨帘,心跳骤快,一阵微风袭来,她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不自觉地又勒紧了衣领。
  “安老师,这样的天气应该多穿一点。”身旁的男人突然轻声说。这样清浅的话语,偏偏带了一点温暖的关怀和暧昧不清的情感。
  她愣愣地半天不敢说话,像是十七八岁怀春的少女,遇到爱慕的男生一样,脸颊开始发烫,那样的热度慢慢地由脸颊蔓延到了耳后根。
  她缓缓地抬起头,偷偷地瞄了一眼身旁高大男人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前方。她从未有过如此局促,但是今天好像失了方寸,窘样万分。
  转过脸的一瞬,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易言城的前面。后车座坐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年轻的女人,那个小女孩正是赵奇奇,而身旁的那个年轻女人,从侧面看来,五官立体,擦着大红色的唇膏,显得妖娆风情。
  赵奇奇很兴奋地朝着安倾挥了挥手,绽开笑靥,亲切地唤道:“安老师,安老师。”
  那个年轻女人回过头,抿了抿唇,对着安倾礼貌地笑了笑。
  安倾也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侧过头的一瞬,发现易言城什么时候已经在看着自己,他薄唇微动,绅士又礼貌地说:“安老师,再见。”
  她还没来得及晃过神,易言城已经打开轿车的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车子驶了很远以后,她才微微地呼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但是刚刚的样子应该是难看极了。
  安倾正在埋怨自己在易言城面前的失态时,简驰已经把车泊在了她的面前。
  回家的路上,她不知不觉地又进入了梦想,醒来时,发现简驰手中正持着一只未燃的香烟,见安倾醒来,他掐灭了烟,笑道:“你醒了?”
  她拍了拍脑门,一副歉意满满的说:“啊,我怎么又睡着了。”
  简驰一脸无奈地说:“唉,也不知道我的车里是不是安装了催眠的装置,总是能让安老师睡得那么香。”
  她暗自觉得好笑,应着他的话接了下来:“那你该感到高兴,还是生气呢。”
  “如果是我才能在车上看着安老师昏昏欲睡,我应该高兴。如果安老师在每个人的车上都能睡得那么香,那我并不觉得很高兴。”简驰认真地解释道。
  “为什么呢?”安倾疑惑道。
  “如果这是个特权。属于安老师给我的特权,我就会很高兴”
  “我觉得简医生会更加适合当言情小说家。”安倾笑了笑。
  简驰耸耸肩,一脸自信道:“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安倾打开车门,站在车窗前,对着简驰又道:“这样,医院里会失去一个大帅哥的。”
  “没关系,这样小说界会多了一位年轻的帅哥作家。”简驰一脸笑意道。
  安倾噗嗤而笑,朝着简驰挥了挥手,告别道:“拜拜,简医生。”
  看着简驰的轿车消失在巷口的拐弯,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给米漫去了一个电话,电话刚通,米漫就说:“怎么样?今天还顺利吗?”
  “什么顺利不顺利?”安倾边往前走,边反问道。
  “废话,当然是你和简驰的约会还顺利吗?”电话另一头的米漫囔囔道。
  “我还没去过那个餐厅吃过饭,你看,我为你的牺牲多大,什么都没吃,就及早撤退,就是为了给你们俩创造独处的机会,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还没等安倾吭声,米漫就喋喋不休起来。
  安倾显得很无语,米漫就是爱乱点鸳鸯谱,这回居然有意把她和简驰凑成一对。
  “有意思吗?”安倾无奈地问道。
  “你难道没看出来,简驰对你有意思吗?”米漫反问道。
  明明安倾问的是米漫这样做有意思吗?米漫总是能另辟蹊径,想到另外一层意思。两人刚毕业的时候,就被分配到市中心小学做实习生,简驰的妈妈也就是王校长是一个五十岁初的女人,但是因为保养良好,以至于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依然相貌端庄,风韵犹存。在安倾的眼里王校长就是一个平易近人,异常亲切的女人,但是在米漫眼里她却是一个异常严肃的,吹毛求疵的老女人。米漫总是说王校长见到安倾的第一眼就有意收她做儿媳妇,所以王校长在学校里才会独独地对她这么照顾。
  一次王校长热情地邀请了他们这一批的实习生去他们家吃饭,那是她第一次遇见简驰,他和易言城是两个极端的男人,易言城对任何事都冷静沉着,清冷淡定。而简驰他明显是一个异常阳光的人,他的眼里,唇边到处都是无害的笑意。那次吃饭,简驰坐在了她的身旁,一席饭下来,简驰和席上的年轻老师交谈甚欢,欢声笑语不断。
  饭后,安倾显得有些无聊,本想拖着米漫先行告别,没想到米漫倒是意犹未尽地和众人越聊越开心。安倾只好走到别院里散步,院里搭着葡萄架,一串串还未成熟的葡萄,像一串串绿色的翡翠珠子,在阳光下泛着透亮晶莹的光泽,院子的一侧摆着一大盆一大盆各种各样的盆栽。各式各样的花照料的很好,可以看出简校长是一个爱花之人。
  她俯下身,突然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一盆紫红色的杜鹃花,起身的一瞬,竟然觉得头有些晕,扶着额头,旋过身的一瞬,竟然看到简驰。他勾着唇,笑容干净随和。
  “你有贫血吧?”简驰问道。
  “是啊,我估计还有别的毛病,简医生要给我看看病吗?”安倾开玩笑似的问道。
  简驰耸耸肩,噙着笑道:“安老师,真的需要我来为你看病吗?我可不希望在外科看到你的身影。”
  安倾作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道:“太可怕了,你有没有发现,电视剧里的外科医生肢解尸体都有一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