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微凉的手指

更新时间:2017-08-11 16:16:59 作者:苏一姗 字数:3667

“喂,安倾你真没看出来吗?”米漫在另一头又喊道。
  安倾突然止住了脚步,她握着钥匙顿了顿,才打开了家门,简驰对她这样微妙的感觉,她一定也感觉的到,而她的内心却莫名地在抗拒。
  “喂,你在听我的话吗,”米漫在另一头喊了几声,才说,“这么久不找男朋友,会让我很怀疑你的性取向的。”
  想起上次为了吓米漫,而俯下身要吻她的情景,安倾大笑了几声,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道:“放心吧,即使我是同性恋都也不会找你的。”
  收了线,泡了一个热水澡,安倾窝在了床上。这么多年,她都能够在晚上11点前睡着,今晚偏偏有点失眠,闭起眼,就晃动着十五岁初遇易言城的情景。
  一夜没睡好,安倾明显有些精神不好,可是偏偏早上又要早课。安倾给刚养的风信子浇完水后,坐回位置,本想趁着上课前再看看讲义,就看到米漫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朝着她走来。
  米漫朝着安倾使了使眼色,面有难色,示意这回是有难缠的事情了。
  安倾连忙起身,米漫让出位置给那个年轻女人坐,向安倾介绍道:“安老师,这位是余小早的妈妈。”
  听到米漫的介绍,安倾便知道这回一定是因为赵奇奇把余小早的课本撕破的事情。余小早的妈妈并不是省油的灯,说来说去,她还是要赵奇奇请来家长给余小早道歉。安倾思量一会儿,想先把余小早的妈妈送走,再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把余小早的妈妈送走后,焦头烂额的安倾带着课本去上接下来的英语课。刚到教室,米漫抬起头,扫视了一下整个班,意外地发现了赵奇奇的位置空荡荡的。
  一堂课结束后,安倾还没问起赵奇奇的去向,班长倒是先送上了赵奇奇的请假条。
  安倾正在踌躇着要不要给赵奇奇的家长去个电话时,米漫依靠在办公桌,一副不解地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你对赵奇奇这个孩子超出了想象的关心。”
  “啊?”愣了半晌的安倾抬起眼眸望了望米漫。
  米漫一副洞察一切的神情,道:“老实说吧,赵奇奇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
  “我女儿?亏你想的出来,我倒是想现在就有那么大的女儿。”安倾耸耸肩,噗嗤地笑出声来。
  “那可不一定,十几岁少女犯下的错误都是可以原谅……”
  还没等米漫把话说完,就被安倾一个眼神给回了回去。
  “那么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妈妈跟你很熟?是姐妹吗?”
  “猜够了吗?”安倾不耐烦地反问道。
  “还是因为她爸爸是你初恋对象?”米漫不依不饶地反问道。
  安倾站起身,斜睨了米漫一眼,无奈地哼了一声:“神经病。”
  “也对,要是我,怎么可能对自己初恋情人的女儿好?”米漫一副恍然大悟地模样道。
  安倾不理米漫,绕过她,整理好办公桌的东西,说:“我要下班了,拜拜。”
  米漫问她的问题,她却想问另一个人。赵奇奇不会是他的女儿吧,他不该那么早就有那么大的女儿。自从见到易言城来接赵奇奇的时候,她就不断地问赵奇奇是不是他的女儿,但是她又不断地否决这个想法,不会的不会的,她努力地告诉自己。
  安倾最后还是没打家庭联系本上赵奇奇的家庭联系电话,没想到的接近傍晚的时候,易言城打通了她的电话。
  “安老师。”
  电话那头的声音,让她屏住呼吸了好几秒,这个声音太过于熟悉,以至于过了十年她还是能够通过听筒清晰的辨认。
  静默了一会儿,听筒那一面的男人又重复了一遍:“是安老师吗?”
  她这才缓慢地开口:“是,是我。”
  “我是易言城。”
  她似乎没有预料到他会这样介绍自己。他不是早已不认识自己了吗,为什么会以为她会认得‘易言城’这个人。
  不对,他这么出名的人,应该被人认识的,她是不是又想多了。
  还没等安倾吭声,易言城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道“安老师,奇奇今天没有回家。”
  赵奇奇今天没有来上课,可是她却没有回家,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安倾突然很自责,她应该在发现赵奇奇没有上课的时候,就打电话给赵奇奇的家长,以确定她的确生病了。
  现在赵奇奇失踪了,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作为老师的她也脱不了干系。
  刚进家门的她,还没吃晚饭,就得重新穿上鞋子,出去找赵奇奇。
  易言城的车早就停在了安倾家的马路旁,他穿着一身黑色阿玛尼西装,平整如新的白色衬衫领口敞开。领口别有用心的纹路设计,使得本是简单的白色衬衫与众不同。他没有系着领带,整个人样子看似有些疲劳,看来他可能刚从公司出来,来不及回家就直接出来找奇奇。
  刚上车,安倾一副歉意满满地说:“对不起,易先生,因为早上我看到了奇奇的请假条,也就没有多想了。没想到她并没有回家。”
  易言城一脸专注地注视着前方,半天也没吭声。轿车驶出大路,他的手机响起,他戴起蓝牙耳机,接起手机,神情淡然地应道:“嗯,明天和蓝总的预约帮我改成下午三点。”
  收了线,没一会儿,他又有电话进来,他的表情始终严肃淡定,对方似乎说了几句很重要的话,他抬起手臂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平静如水:“现在美元的Libor是多少?梁宇,你先帮我盯着。”
  他的言语干脆果决,神情专注,俨然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收了线,易言城弯了弯唇,道歉道:“安老师,不好意思,工作上有些事。”
  “哦。”安倾有些失神地点着头。
  过了一会儿,易言城才微微动了薄唇:“那张请假条是我替她签的。”
  “你替她签的?”安倾愕然万分。蹬着眼睛注视着易言城。
  赵奇奇的通讯录上父亲的一栏是空的,只填着她的母亲的名字。那张请假条上签着正是赵奇奇妈妈的名字。
  易言城回望了安倾一眼,似乎对她的讶异感到不解:“哦,她想去海洋公园,所以我就签了。”
  “易先生虽然你作为赵奇奇的家长,但是你怎么能这么纵容小孩子?”
  安倾勃然大怒,她情绪有些失控,脸涨得通红,拧着眉,表情并不好看。
  易言城怔了怔,扭头望了望安倾,一双俊眼里倒影着安倾生气的表情,脸上却没有起任何波澜,半天,嘴角轻动,好似无声地笑了笑。
  “易先生,难道你觉得我说的话很可笑吗?”安倾的不悦一览无遗。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易言城转过头,一双黑瞳盯着安倾看了会儿,又旋过头。
  安倾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清清嗓子又道:“对不起,易先生,我刚刚的话说的有点重了,可是……”
  “没有,你说的没错。我不该这么纵容奇奇。”
  “易先生,这件事我本来想告诉她的母亲的,但是奇奇请求我不要告诉她的妈妈,所以我就替她隐瞒到了现在,事情是一个男生开玩笑说她没有爸爸,她就把那个男生的英语书撕破了……”
  易言城皱了皱眉,好像对小女孩的事情感到很抱歉。
  看着易言城一脸抱歉的模样,安倾欲言又止。
  易言城早就去海洋公园找过赵奇奇一遍,那时,海洋公园已经闭馆。一路上,易言城和安倾把赵奇奇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个遍,但是依然没有寻到赵奇奇。
  天已经黑了下来,整个城市的霓虹灯开始亮起来。安倾已经显得有些倦意,她连打了几个呵欠,被一旁的易言城察觉到了:“安老师,如果你累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还是尽快把奇奇找到。”安倾直起身子,搓了搓眼角,坚持道。
  易言城偏头看了安倾一眼,又不再说话。
  似乎犹豫了一会儿,安倾看似不经意地问道:“就你一个人在找奇奇吗?那,奇奇她妈妈呢?”
  安倾别有用心地问了一句这样的话,自己却莫名的紧张,心不自觉地揪紧了一下。
  “哦,她妈妈出差了。”易言城一脸平淡地说。
  “哦。”安倾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安倾咬着唇,望着车窗外这座城市绚烂的夜景,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微微抬眼的瞬间,目光不经意地扫在了易言城的脸上,那个角度正好可以恰如其分地看到他精致的下颚,薄度刚好的双唇旁一颗模糊的黑痣,若隐若现。
  十年前怦然的感觉,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一分未减,她只要呆在他的身旁,就不自觉的心跳骤快。
  急促的手机铃声,打乱了她的心绪。她慌忙移开眼眸,咽下口水,侧过头。
  “喂。”易言城迅速接起电话,“张嫂,麻烦你了。”
  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话后,易言城放下手机,淡淡地说:“安老师,我送你回家吧。”
  “怎么了?”安倾紧张地问道,生怕是被他发现了什么。、
  易言城半眯着睫眸,微笑:“家里刚来电话,奇奇回家了。”
  她却莫名地显得有些失望,半天才扯着嘴,微笑:“那就好。”
  找到了赵奇奇,安倾本想独自一人回去,易言城却说担心安倾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便驱车把安倾送回家。到了家门口,安倾关好车门,回身和易言城说了声:“再见。”便一个人往住处走去,没走几步,却停在了原地。
  “安倾!”
  身后的男人居然唤着她的名字,她生怕自己听错,全身僵硬,在原地驻足半会儿,一步未动。
  她咬着唇,脖颈微弯,害怕地不敢抬头,微黄的路灯在地上烙上了一大块黄色的印记,倒影着一个高大的影子慢慢地朝着她这个方向移动。
  她猛地回过头,足下一滞,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相互凝视的片刻,易言城薄唇轻动,他微微笑着:“你的手机忘记带了。”
  易言城微笑地递给安倾手机,手指触碰的瞬间,她感到了易言城微凉的手指关节。
  “你早就认出了我?”她问道。
  在昏暗的路灯下,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中间似乎隔着些什么。他的一双眼眸闪着星星碎碎的光芒,足以蛊惑人心。他斜着嘴角,笑纹更深了,微微颔首,说:“你和以前一样。”
  一样?哪里一样?她不知道自己哪里还和以前一样?十几岁早已是回不去的年华,自己还有哪里能留下十几岁的痕迹。
  “一样吗?”她莫名地反问了一句,连自己也感到愕然。
  “一样。”他淡淡的说。
  她定定地站着,没有吭声。他又说:“晚安。”
  她目送着他远离的背影,一步又一步,到最后看到车灯亮起,疾驰而去。她却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一样的是他仍然像十年前那样神秘兮兮,那么让人难以捉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