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易言成,你喜欢我吗?

更新时间:2017-08-11 16:26:59 作者:苏一姗 字数:4823

今晚的他显然有点没状态,明明要往回家的路上驶去,而现在漫无目的在市中心绕了一大圈,仍然寻不到方向。
  身旁的电话就在这时不识趣的响起,心情不好的他本不想接起电话,看到屏幕闪烁的‘奇奇’两个大字后,他还是拿起了蓝牙耳机,接起了电话,语气温和:“小公主,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啊?”
  “因为妈妈还没回家。”奇奇在听筒的对面嘟囔道。
  “妈妈在外面做事,你要听张嫂的话,知道了吗?”易言城根本拿这个小外甥女无能为力,只能小心翼翼地哄着。
  “小舅舅你又骗我了,妈妈肯定去见那个坏叔叔了。”小女孩嘟囔着,语气里明显透着不高兴。
  “坏叔叔?”
  “就是那个李仪生呗,妈妈叫我叫他叔叔,我才不叫他叔叔,我不喜欢他,现在不会叫他叔叔,以后也不会叫他爸爸,哼。”奇奇用力地哼了一声,言语里尽是她的厌恶之情。
  易言城和奇奇的妈妈程晨是表姐弟,易言城能迅速地让易氏气死回生,一半的原因是有了程晨的帮助,程晨的母亲和易父是兄妹,易言城打算重建易氏时,程晨正好和前夫离婚,当时她拥有了前夫留下的一半财产。程晨迅速住资,很快让易言城让易氏起死回生。如今程晨已经没有在公司有实质性的地位,只在重大的股东会议上露露面。毋庸置疑易言城很感谢在困难的时候,程晨给予的巨大帮助。
  程晨虽然拥有了前夫留下的一半财产,但是在之后的婚姻状况上却并不怎么顺利,她独自把女儿带到十岁大,她又在外面与几位朋友合资了几家独立店,大多数时候都没空陪伴奇奇,在还没懂事的时候,父母就离婚,而母亲却时常见不到面,以至于奇奇的性格越来越叛逆。当程晨每次想再婚的时候,这个鬼机灵总是可以找到种种的办法破坏。
  李仪生是程晨的新男友,同样奇奇找到了种种办法阻拦这个新男友变成她的后爸。
  “妈妈没有去见坏叔叔,奇奇现在很迟,你现在就该乖乖地回到床上睡觉”易言城轻声细语地哄着这位任性的小公主。
  “妈妈没回家,我睡不着。”奇奇又道,“舅舅你现在能不能来看我?”
  易言城拿这位小公主无能为力,只好说:“那舅舅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奇奇这才开心地应了下来,说:“好。”
  说了几个故事,直到听筒另一面没了声音,易言城才安心地把电话挂了。
  请了两天假,安倾在家安心地呆了两天,本想第三天去上班,才发现两天过完又是周末,看来秋末的这场台风已经过境,天朗气清,病好的差不多的安倾正计划着周末要不要去个短郊游,找来手机要给米漫打个电话,正好有个陌生的电话进来。
  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突然说:“安老师……”
  听筒对面传来的那个幼稚的声音,这个声音不就是鬼精灵奇奇的声音。安倾疑惑地问道:“奇奇?有什么事吗?”
  “安老师,你前两天没有上班,是不是生病了?”电话那头的奇奇语气里略带的担忧。
  “老师感冒了,所以请了两天假,”安倾解释道,又觉得奇怪,奇奇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关心自己的健康吗,又问道,“怎么了?奇奇?”
  “没有,我替小舅舅问候你而已。”小女孩又道。
  安倾猛地一惊,小舅舅?易言城透过奇奇问候我?他为什么要透过奇奇问候我?难道……她想了种种的可能性,都觉得不可能,而现在的她明显被赵奇奇的一句话掀起了千层浪,心里半天没办法平静。奇奇半晌没有听见安倾的反应,便又唤道:“安老师……”
  安倾回过神,问:“哦,那你代我向你小舅舅说声谢谢。”
  “好啊,”奇奇顿了顿,又放低声音,像是有为难的事情一般,说,“安老师,可是我现在有困难了。”
  “什么困难?”
  “我在游乐园玩,可是我想回家了,才发现我没有乘公交的钱。”
  安倾迟疑了一会儿,追问道“你身边没有别的人吗?你妈妈呢?还有你舅舅,你找不到他们吗?”
  安倾这一问,小女孩好像受了委屈一般,传来了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安老师,我打不通他们的电话,我能想到的人只有你了。”
  “你快来接我吧,”说着说着,小女孩哭的越来越伤心,“安老师,我好害怕……”
  安倾顿时心软了下来,小女孩没有钱回家,肯定先想到的是家人,应该是找不到家人才会找到自己,既然奇奇对自己那么信任,自己还那么多此一举多问一句实在很不应该,便又道,“那你别乱走,把你在的位置发短信给我,老师马上就到。”
  小女孩应了下来,安倾马上换了一身衣服,驾着车朝着游乐场的方向驶去。停好车,安倾就开始打奇奇的电话,电话还没接通,安倾就在游乐场附近的一张长椅上看到赵奇奇的身影。
  赵奇奇欣喜地朝着安倾挥了挥手,安倾走到面前,着急地说:“走吧,我送你回家,不然你妈妈会担心的。”
  赵奇奇嘟着嘴,似乎没有想那么快回家,嘟囔着:“安老师,你再等等。”
  “等等?”安倾不解地反问道,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又在搞什么把戏。
  奇奇不慌不忙地拉住安倾,让她坐下,样子好像还在等谁。安倾只好心存疑惑地往奇奇的身旁坐下。
  “奇奇,你到底在等什么?”安倾迫不及待地又问道。
  “马上就来了,安老师不要着急。”奇奇又道。
  “来了,来了。”
  奇奇像见到了什么,蹦的一下就站起身,伸出双手,朝着不远处的男人用力地挥了挥手。
  安倾也站起身,一脸愕然,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居然是易言城。
  今天的他明显穿着休闲,一身粉色衬衣搭配着蓝色牛仔裤外加脚上一双雪白的板鞋,干净清爽,阳光十足。他的衣领敞开,袖子没有扣上袖扣,松松垮垮地被挽起,手上还握着一只甜筒。
  ***
  眼见易言城走近,安倾还傻傻地站在原地,直到走到了跟前,她还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半天没有回神。
  易言城眼眸里闪过微微讶异,但是一会儿就消逝不见,他薄唇扬起,温尔笑笑,对着安倾说:“安老师,你好。”
  安倾显得慌张,她俯下身望了望朝着她坏笑的奇奇,张了张嘴:“我……”
  易言城递了一只甜筒给奇奇,然后摸了摸奇奇的小脑袋。
  “安老师,好巧。”他神情清浅的勾了勾唇。
  安倾紧张地解释道:“易先生,其实……”
  “其实,是我把安老师找来的。”小女孩主动承认错误,并向安倾道歉道,“安老师,对不起,我说了谎。”
  “我以为……我以为奇奇没有车费所以才来的,既然她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安倾的目光闪烁,说话吞吞吐吐,她不懂为什么每每遇见易言城,整个人就会慌乱的失了分寸。
  奇奇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撒娇道:“安老师,你不要生气,不要走好不好?”
  安倾没有回答,奇奇又翘起了嘴,眼露可怜的模样,道:“安老师,不要走嘛。”
  见外甥女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易言城也开了口,道:“安老师,如果没什么事,就留下来吧。”
  “我……”安倾犹豫一会儿,道,“我其实……也没什么事。”
  奇奇握着冰激凌激动地跳了起来,欢呼道:“哦,好了,安老师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
  头上戴着一只蓝色蝴蝶发夹的小女孩一听到安倾要留下来,开心的在两个人当中蹦蹦跳跳,欢呼雀跃,一会儿躲进了花丛中玩躲迷藏,一会儿拉着两人要和游乐场里的卡通雕塑合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三人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小女儿。
  小女孩像是一只落入凡尘的小蝴蝶,对什么都好奇的不得了,一路跑来跑去。最后停在了旋转木马的前面。她站在场外,目光专注,看着很多小朋友在家长的陪伴下坐上了木马。漆着斑斓颜色的木马随着音乐上上下下来回的移动着。小女孩突然嘟囔着道“小舅舅,我想玩旋转木马。”
  易言城点点头,温然笑笑,说:“走吧。”
  奇奇拉了拉易言城的衬衫下摆,样子神秘兮兮。易言城俯下身,奇奇凑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他起身,看了看安倾,似乎犹豫一会儿,才目光灼灼地盯着安倾,说:“安老师,奇奇想和你一起坐旋转木马。”
  “我?”安倾指着自己,然后俯下身又看了看奇奇。
  奇奇认真地点点头,拉了拉安倾的手,撒娇道:“安老师,走嘛。”
  “走嘛,走嘛……”
  安倾拗不过奇奇这个鬼精灵,只好答应了下来。易言城买好票,安倾携着奇奇一起入场,剩易言城在场外。
  安倾和奇奇坐上了同一只木马上,场内欢快的音乐响起,五彩缤纷的灯光下,机器开始悠悠地旋转起来。
  木马一上一下,奇奇脸上溢满了绚烂的笑意,她兴奋地朝着易言城挥着手,易言城站在场外,手里持着一个照相机,看到安倾和奇奇的瞬间,迅速按下了快门。
  ***
  玩了一遍,奇奇还不过瘾,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玩一遍。安倾就出了场和易言城一起在场外等奇奇。
  两个人沉默着站着许久,易言城对着空气漫不经心道:“我没想到你会当老师。”
  她缓缓转过头,扬着唇,莞尔一笑:“那我是不是也没想到你现在会是高高在上的易氏的总裁。”
  “倾倾……”他突然喊道,磁性的声音摄人心魄,但是他的目光仍然盯着前方。
  她惊呆了,咬着唇,半天没有吭声,从她认识他开始,他就很少这样称呼自己。她也不记得到底有几次,但是每一次他这样称呼她‘倾倾’,叫安妮‘妮妮’的时候,他都带着玩笑的兴味,而她也总开着玩笑地也喊他‘城城’,以至于他每次听到这样和他格格不入的称呼都有要谋杀她的冲动。
  可是,事实上,她喜欢他这样的称呼她,好像这样的称呼只专属于易言城,谁也不能占用。
  她侧过头,望着他一脸精致的侧脸,缓缓开口:“易言城,你很久没有这样叫我的名字了”
  易言城笑了,弯着的眉宇之间都带着盎然的笑意,此刻,他好像感到眼前这个女生还是十五岁的那个小女孩,他们的距离还是那么近,那么近,没有一刻被拉远。
  “是啊,很久很久了。”他微微有些感慨。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安倾故意问道。
  “上一次?是我输了象棋,然后陪你看赛车比赛那次吗?”他旋过头一脸认真地问道。
  “你还记得?”安倾问道。
  “怎么能不记得,是我唯一输给女生的一次。”易言城薄唇微启,漾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迟疑了一会儿,安倾道:“其实,那一回我偷换了棋子。”
  易言城勾起唇,似笑非笑道,“我早知道你偷换了棋子。”
  她早该想到以易言城这么聪明的一定早已看出她偷换了棋子,做了弊。但是他为什么要认输,为什么要答应下那个蛮不讲理的赌注,她还是没有想明白。
  “但是,我仍然愿意认输。”易言城又道,唇边逸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一双耀眼的黑瞳定定地盯着安倾看。
  他仍然愿意认输?那是他还记得那年的赌注吗?他还愿意无时无刻地听她吗?她沉默了,她突然想起第一次参加易言城同学聚会的场景,那也是她第一次参加一个男生的同学聚会。
  在KTV里的同学都是比安倾年长的,她一个人坐在KTV的角落里,看着一群人又闹又唱,热闹非凡。看的出易言城很受班里的女生的欢迎,女孩子都喜欢坐在他的旁边和他说话。那样灼热的眼神,使得她想起姐姐安妮看着易言城的眼神,同样带着爱慕和崇拜。
  她突然后悔为什么要像个跟屁虫一般独自地跟着易言城来到他的同学聚会。
  她起身想要走,而在场的同学却越玩越疯,易言城已经眼里醺意浓浓,带头的一个男同学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仍然要不断地灌他喝酒。
  她又担心又害怕,瘦弱的身体挤进人群里,拉了拉他的衣袖的一角,低声劝说道:“别喝了,好不好,我们回家好不好。”
  “我们回家,好不好?”她又低声请求道。
  他低头,无焦距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又转向众人,端起矮几上的酒杯,把杯中紫色的液体一饮而尽。围观的同学开始起哄,大呼‘好'
  她开始觉得委屈,他应该忘记了因为那场象棋比赛而答应她的诺言,以后他都要听她的。
  本来就是小孩子的儿戏,他怎么会放在心上,他怎么可能会要听她的话,偏偏她就当真了。她隐忍住眼中就要落下的眼泪,她夺过易言城端着的酒杯,闭起眼睛,强忍着,一口咽下那杯酒,涨红着脸冲出了包厢的门。
  站在狭长的长廊,她俯下身,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
  她没有喝过酒明显力不从心,从密闭的包厢出来吹吹风后,头开始隐隐作痛,努力直起身子,缓缓地走了几步。
  “安倾!”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的一瞬,她的眼里忽然泪光涟涟。
  他加快了脚步,冲到面前,猝不及防地把她揉入怀中,她僵硬的脖颈费了很大劲才埋进了他的怀抱,那样温暖的怀抱让她不禁想问,他喜欢她吗?他会不会喜欢她比安妮多那么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使得她终于鼓起了勇气,晶莹的大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泽,她问道:“易言城,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两人开始静默,一言不发,身旁不断有人从他们的身边经过。而她全然不顾,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易言城,仿佛想从他摄人心魄的目光里寻找到答案,但许久她还是没能看透。
  “我们回家吧。”他的声音温和柔软。
  她点点头,跟在他的背后,慢吞吞地迈出脚步。
  易言城,你喜欢我吗?这个答案她最终没有得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