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他会赢

更新时间:2017-08-11 20:27:26 作者:苏一姗 字数:3147

她打开家门,放下包,门外的易言城似乎迟疑了一会儿,才踏入门。他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很小的单身公寓,整个公寓可以一眼望到底,但是却异常整齐。整个客厅的墙壁用的是蓝色花纹的壁纸,显得明亮又舒服,而矮几的正对面悬挂着一幅威尼斯河畔的风景画。
  易言城感到陌生又稀奇,他在站在那幅画前看了一会儿,前脚刚想迈进卧室时,安倾叫住了他:“易先生,茶好了哦。”
  易言城旋过身,坐在了沙发上。矮几上摆着一个紫砂壶和两个紫砂杯。安倾为易言城斟了杯茶道:“找了半天,家里只有这个紫砂壶像样点。太专业的茶艺我也不懂,你就将就着吧。”
  易言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不会,我喜欢简单点。”
  “这幅画是你画的?”易言城放下茶杯,看着那副风景画又问道。
  安倾举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道:“是,前几年去威尼斯的时候画的。”
  “你什么时候去学的油画?”易言城悠悠地问道。
  “高二的时候,学了几年,好像就这幅画画的最像样。”安倾望向那幅画,淡淡地说。
  易言城放下茶杯,眼尾稍扬,看似无心地问道:“这些年你都一个人?”
  “啊?”
  他温和笑笑,唇弧弯了弯,抬起眼,眸光闪烁,道:“这么多年了,你没有男朋友吗?”
  安倾一怔,她微微扬着头,却不经意地迎上了易言城深邃的眼眸,那双俊眼晶亮璀璨如星光,深如黑夜,好像噙着无止境的柔情,让安倾陶醉其中,半天没能转移目光。
  好一会儿,她才从这双拥有妖孽般魔力的眼神中逃离。她站起身,咽下口水,吞吐了半天,才说:“我去切些水果。”
  从易言城身边绕过的时候,安倾却猛地绊倒了他的脚,整个人扑倒在了他的身上,,好不容易支撑着沙发要站起身,易言城却伸出手搂住了安倾的腰,换个角度,安倾毫无防备地坐在了易言城的身上。
  他的薄唇轻轻地磨着安倾的耳朵,慢慢地吹着热气,把安倾吹的心痒难耐。
  “易言城。”安倾恼怒地叫了他的名字。
  但是易言城明显没有尽兴,放在安倾腰部的手,加大了力度,猛地又收紧了他和安倾的距离。他浅笑一声:“易言城明显比易先生更亲切。”
  安倾惊慌失措,从易言城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她站在原地,脸涨得通红,呼了几口气,语无伦次地说:“我……你……”
  易言城抬起手表悠悠地看了看时间,语无波澜地说:“时间不早了,安倾,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易言城像是这家主人熟悉的客人一般,一点也不拘束地打开房门,踏出大门的时候,他回头望了安倾一眼,又轻轻地合上了门。
  似乎过了很久,安倾才如梦惊醒般立刻走到了窗户前,打开窗帘的一角,发现易言城还在楼下,他仰起头看了看她的窗户,她慌忙背过身,过了一会儿,她才小心翼翼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易言城的车徐徐地开走。她缓缓地吁了一口气,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捧着高脚杯的她坐在了藤椅上,刚刚暧昧的气氛让她现在还不能平静。她翻出手机,发现里面有一条未读短信,是米漫的:大美女,生日快乐。
  她回了句‘谢谢’。米漫又发了一句:生日怎么过的?开心吗?
  米漫知道她每年的生日都是低调度过,也不特别庆祝。她似乎想了几秒,才回道:“开心。”
  ***
  晚上喝了点酒,安倾一夜睡到天亮,结果又迟到了。还好早上没有她的早课,急匆匆地跑到办公室,还没坐稳,就看到米漫一脸幸灾乐祸地走到她面前,说:“哟,安段长迟到了?”
  安倾抬起头,轻瞥了米漫一眼道:“怎么了?你早上也没课。”
  “怎么样?昨天的生日跟哪个猛男度过的啊?据我所知不是跟简医生哦?”米漫眨了眨她那双大眼,一脸八卦的模样。
  安倾狠狠地瞪了米漫一眼道:“不八卦会死啊?”
  米漫神秘兮兮地又凑近了一步,说:“我不八卦不会死,但是有些人不八卦会死的哦。”
  安倾疑惑地看了看米漫,也不知道米漫从哪里变出了一张报纸放在了安倾的面前,安倾不解地抬起头看了看米漫,又低下头,仔细地看了看头版头条,报纸上的照片居然是她和易言城在海边餐厅吃饭的场景。
  安倾大惊失色,仔细地看了看报道,然后又看了看米漫,神情紧张地说:“怎么会这样?”
  “这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原来和大名鼎鼎的易言城认识啊?安倾。你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隐瞒了我?”
  安倾心乱如麻,半天没吭声,结巴了半天,干脆不解释了,说:“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上课了。”
  “哎,该不会这位易言城就是你十五岁认识的大哥哥吧?”米漫不依不饶地喋喋不休,道,“唉,怪不得你不接受简医生了……”
  安倾收拾好讲义,径直地往门口去,却意外地发现门外躲着一个小女孩,见到安倾,奇奇明显也吓了一跳。
  “奇奇?你怎么在这?”安倾一脸愕然。
  小女孩藏在身后的双手,突然放在前面,她双手捧着一个音乐盒,目光虔诚:“安老师,听说昨天是你的生日,送给你的。”
  音乐盒?怎么会是音乐盒?安倾讶然,这个音乐盒同数年前易言城送给安妮的音乐盒款式,形状都相似。她明显愣在了原地,半天没吭声。
  倒是米漫走过来,用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喂,安老师,还不说谢谢?”
  她接过音乐盒,扯着嘴角,微笑:“谢谢。我很喜欢。”
  “安老师,你喜欢啊。”一听到安倾说‘喜欢。’小女孩显得很欣喜,满脸都溢满了笑意,“舅舅说的没错,你一定会喜欢的。”
  易言城?他为什么别有用心地又要送她个音乐盒。他带她去海边又送给她音乐盒,是在弥补十五岁的时候没有送给她生日礼物吗?
  奇奇又说:“安老师,我回去上课了。”
  话音落下,小丫头就活蹦乱跳地朝教室奔去了。安倾握着音乐盒,怔在了原地。米漫一副自然地搭在了安倾的肩膀上,说:“据说易言城好像有个绯闻对象,你好像有点压力啊。”
  米漫伸出手,握成拳头状,做加油的动作道:“加油!”
  安倾刚刚被那张报纸刺激到,现在又被眼前这个音乐盒怔住,明显没精力理米漫,落下一句,‘你有病吧?’就去上课了。
  ***
  那个头条新闻,安倾最怕的还是被安母看到,她知道安母不会原谅易言城,但幸好的是林玄因这几天和Jason去法国旅游,应该不会有机会看到这个新闻。下了班,她思量了一会儿,还是打了通电话给易言城:
  对方很快接起了电话:“安倾?”
  “你在哪?我想见你一面。”
  “我在西胡龙道。”
  西胡龙道,她和易言城第一次看赛车的地方。她匆匆收起了放在桌面的音乐盒,驾着车来到了西胡龙道。刚下车,赛车疾驰呼啸而过,轮胎摩擦的声音和人群密集的加油声就涨满了她的耳朵,她在密集的观众群中寻找着易言城的身影,寻找了半天最后在高高的石头台阶上看到易言城的身影。他戴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墨镜,穿着一件白色POLO衫,俯瞰着赛场,一副淡定异常的模样。
  她攀上石台阶,默默地坐在了易言城的身边。坐在这么高,的确是一个很好看比赛的地方,赛场的一切都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你觉得几号选手会赢?”易言城望着前方,轻描淡写地问道。
  类似的话,十年前她问过他,他说他只赌自己会赢。现在他这样问她,又是什么意思?她轻笑一声:“我不是来看比赛的。”
  “你一定很久没有来看过比赛。”他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
  她讨厌猜,讨厌猜他的心思。十年前她没能猜透他到底喜欢上了谁,十年后她不想再去猜他每一个别有用心的安排。
  “每一次来到这里,我都在猜你会不会出现?”他侧过头望了望她,嘴角微扬着,“可是,你每次都没有出现。”
  那双躲在墨镜里的眼眸让安倾看不清,她站起身,问道:“为什么送我音乐盒?”
  “当年要送给你的音乐盒被安妮弄坏了,不知道这个和当时那个像不像。”易言城语气显得波澜不惊,似乎没有多余的感情。
  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拼命地拨动她的心绪,让她不断地心动。
  “你是故意在墓地出现的?”安倾又问道。
  易言城摘下墨镜,他扬起头,定定地看着站着的安倾,说:“那天,我的确是想等你出现。”
  “为什么?为什么要特地等我出现,为什么带我去海边,为什么要特地托奇奇送我个音乐盒?”她一连问了一大堆问题,问后又生怕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他没有吭声,静静地看着赛场上的比赛,良久,赛场上传来了欢呼声,胜负已分,本来处于劣势,不被看好的三号选手赢得了比赛。
  他轻轻地鼓掌,一下又一下,嘴角微倾,轻笑一声:“果然,我知道他就会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