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我是他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7-08-15 09:13:44 作者:苏一姗 字数:2982

她显得恼怒,这个男人还是高傲的忽略了她的存在,她咬着唇,愤愤不平地转身,蹬着高跟鞋往回走。没走几步,却被一个猛力拉进了怀中。安倾死劲地挣脱着:“易言城,放开我。”
  他并未放手,一只手轻放在了安倾的肩上,慢条斯理地说:“为什么每次都急着要逃走?”
  易言城此话一出,安倾却安安静静地不再动弹。十九岁的他就已经冷静的出人意料,孤身一人来到安家,搅乱了安家宁静的生活。如今,他依旧目空一切,事事仍然没有逃出他的掌握。他回来了,像十年前一样又来打乱她本来安静的生活。
  易言城俯下身,轻轻地靠近她的耳边,柔声道:“难道我的怀抱不够好吗?”
  是因为他的怀抱太过温暖,她才会担心这样的美好会有一刻消失不见。
  易言城松开手,安倾皱着眉头,呼了口气,喉咙微动:“我走了,以免狗仔队再拍到我们。”
  他的目光灼灼,质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她迎上他灼热的目光,短短地回道。
  “安倾,你只会藏吗?像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躲藏在石墙后面吗?”他皱了皱眉头,目光很深也很黑。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他的法眼。安倾似乎沉默了许久,才说:“音乐盒我收下了,谢谢你,易先生。”
  话毕,安倾匆匆往台阶下走去,易言城悠悠的声音又在耳后响起:“是因为简医生?”
  “难道你身边没有其他的人吗?”
  “你吃醋了?”易言城突然笑了。
  真是莫名其妙,她怎么会吃醋,安倾目光闪烁了半天,一本正经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天在医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病房的门口?”他的唇弧微弯,一双俊眼里不显山不露水。
  他耸耸肩,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倾。安倾心慌意乱,不敢抬眼看他。他还是那么聪明,洞察一切。兴许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她就该明白她遇到的对手是那么聪明的男人,他根本不屑于和她这样的对手下一盘棋,在她自以为是的要和他下那盘棋开始,她就已经是笨到输了。
  “你难道不是关心我身边出现的人,才会偷偷地躲在病房外?”他又道。
  她突然很后悔那日因为好奇而出现在叶佳音的病房门口,可是她是多么想知道他身边到底有没有新的人出现。她为什么会这么愚笨,好像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就笨到了一塌糊涂。十年后,再遇到这个男人,他好像每一步都显得有备而来,一步一步地掠地攻城,直逼她的心扉。
  她咬着唇,拼命地摇着头:“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不明白?”
  “不明白。”她强硬地说
  她迅速转过头,不顾一切地踩着石阶往下走,没走几步,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磕了一下石阶,她缓缓地蹲下身,发现鞋跟居然崴了,她微微吸了口气,要不是米漫一定要让她一起买双十五多公分的高跟鞋,今天的她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她不敢旋过身,看身后的易言城,生怕自己这么尴尬的样子在易言城的面前出现。正想着怎么收拾着这个尴尬的局面,易言城已经缓缓地踱步到了她的跟前。
  她的眼神余光瞟了瞟面前的那双尖头的黑色皮鞋,沮丧地脱掉了脚上那只坏了的高跟鞋,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阳光下的这个英俊的男人,唇弧微弯,不动声色地笑着。
  安倾低着头,坐着一动不动,易言城缓缓地伸出了一只大手,安倾却许久没有动作。
  “安老师,这个时候你还要逞强吗?”易言城轻声道。
  她扬起头,迟疑了许久,才握住了那只大手。起身的一瞬,她的重力压在了易言城的身上。
  “好像重了许多。”
  安倾默不作声,一只手支撑着易言城的肩膀慢慢往石阶上下来。易言城缓缓地把安倾扶进了车子里。他启动引擎,往闹市里开去。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安倾发现周围的景致越来越不对,她恼怒道:“送我回家。”
  易言城侧过头,轻描淡写地望了安倾一眼,然后无声地轻笑了一声。
  “喂,送我回家。”安倾见易言城一意孤行,还未调转反向,又大声囔囔道。
  过了一会儿,易言城放慢了速度,在一家独立店门口停了下来,安倾还没弄清状况,易言城已经下了车,掉下她一个人在车里。
  很快,易言城从独立店里出来,手里却持着一个鞋盒,他坐上车,递给安倾,淡淡地说:“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尺码。”
  安倾微微一愣,接过鞋盒,打开的一瞬,发现那是一双平底尖头的单鞋,亮白色的皮面镶着几颗铆钉,简单大方。
  安倾抬眼望了望易言城,他神情淡然,薄唇上倾,说:“试试看?”
  安倾迟疑了一会儿,脱掉脚上的另一只高跟鞋,穿上整双平底鞋后,扬起双脚,仔细地看了看,大小长度刚刚好,颜色也是她喜欢的,她显得很满意,不露声色地微微抬眸斜着望了易言城一眼。
  没想到身旁的易言城专心地看着前面的路况,开着车,棱角分明的侧脸冷静地出奇,丝毫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直到车泊在了安倾的小区门口,易言城才轻声说:“到了。”
  安倾一声不吭,半天不做声。最后干脆侧过脸定定地盯着易言城看。车里放的是Mariahcarey的I'LLBELOVINGYOULONGTIME这位天后级的歌手,十年前到十年后的每首歌都可以成为经典。似乎有些东西真的可以经久不衰,就像她对易言城的情感。
  易言城突然也旋过头,眼眸漆黑,这样暧昧的气氛容易心动,易言城的脸贴近安倾的一瞬,她没有闪躲。刚开始他只是微微的轻啄,最后缓缓地深入,撩动心扉的深吻,缠绵深沉,就要窒息。
  唇舌疯狂地交织在了一起,这样一瞬,令两个人都着了魔,发了疯,失去了理智。
  她不知道怎么和易言城进入家门,她轻巧地合上门,自然而然地脱掉单鞋,易言城迅速地扯下头上的发夹,长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在肩上。他修长的手指从她的长发中穿过,他的吻炽热又急迫就要让安倾窒息。
  面前那张冷峻又精致的脸庞不就是她这些年念念不忘的皮脸,她颤抖的双手轻轻触碰着易言城的双眉,一笔划过,藏黑色的眉峰生的真是好看。
  他的唇堵住她的唇,猛地打横抱起她,轻轻放在床上的一瞬,他扯下她的全部遮掩物,而他终于等到她从花骨朵变成绽放的花儿的一刻。
  卧室的窗户没有合上,落地的窗帘微微地随着风荡漾,而墙边的床上明显是另一幅绝妙的风景。
  安倾醒来的时候,易言城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的。宛若是一场梦,但是她却心甘情愿全部交给那个男人。
  床头柜上遗留着易言城忘记带走的手表。她轻抚着那块手表,指针的滴滴答答的声音,让她清晰地知道不是做梦,而她要立刻起床去上班。
  玄关摆着昨天易言城替她买的鞋子,她似乎呆滞了几秒,穿上了那双鞋出了门。今天是全校期中考的时候,她被安排到高年级监考语文考试。监考本来就是一件异常难熬的事情,无事可做,来回踱步,还得和一些想耍聪明的学生斗智斗勇。以前做学生的时候,安倾也不是没耍过小聪明,现在做老师,自然就特别能够理解当时做学生时候面对考试时走的捷径。
  可能是毕业班的原因,安倾监考的这个班级倒是没有出现作弊现象。临近交卷的时候,张老师突然慌里慌张地跑到她的教室。她一脸紧张地说:“安老师,你们班的奇奇出问题了。”
  还来不及问具体的情况,连忙交代张老师先照看下她的考场。她兴冲冲地跑到二楼。赵奇奇一个人捂着腹部,蹲在了教室的门口,她急急忙忙地冲过去,扶起小女孩:“怎么了,奇奇?”
  “安老师,我肚子疼。”小女孩紧紧地皱着眉头,薄汗布满了额头。
  安倾忙不迭地背起了小家伙,径直地往医务室去。趁着医生给小女孩看病的瞬间,安倾给易言城打了个电话,过了许久,还是没人接起。安倾着急地又翻起了通讯录,她有点遗忘是不是有记下奇奇妈妈的电话,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电话进来。
  安倾慌乱地接起电话,听筒的对面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温柔好听:“请问你刚刚是不是找易言城?”
  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安倾来不及多想,只顾着问:“易言城在吗?”
  “他现在在忙,没空,我是他的未婚妻,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就行了。”对面的女人直截了当地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