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祸从棺生

更新时间:2017-08-14 18:21:4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6

所谓神宫,就是以凡人假扮天神,用于震慑墓内鬼怪。

  这种事不一定要有根据,只是给人一点心理支撑。毕竟古墓是死人的地盘,活人要踩进去,总是有些渗人的。

  有留长头发的,就假扮真武大帝,就是武当山供奉的那位。

  传说这位真武大帝,乃是北极四圣的紫薇大帝神格。紫微星,在古代是帝王之星。真武大帝,又名荡魔天尊,可扫清三界一切鬼神。所以扮神宫,首推真武大帝。

  要扮真武大帝,则身穿白衣白裤,外裹黄锦,头戴柳叶冠,脚踩糯米袋。

  至于头发不长的又不属龙属虎的,则口含绿豆,用朱砂涂面,将黑驴蹄子绑在腰间,又用鸡血绳绑住衣襟,洒上香灰。

  这幅打扮,扮的就是关云长,也就是儒释道共尊的关圣帝君。比起能管的地方,关圣帝君的名头能在三家吃开,比真武大帝的名号还要响。

  盗墓取宝,与死人勾心斗角,自然首推用关二哥的神力震慑鬼魔。况且关圣帝君又是义绝,以前江湖上混,讲求的就是一个义字。所以无论到哪,关老爷的像随处可见,不怕有死鬼不买账。

  神宫扮好,纸钱烧完。

  群盗合力,吊在铁链上,扑身抱住悬空的铁棺材。

  铁是生铁,只能从棺材缝撬进去。

  所幸棺材没有封死,啮合的地方,并没有用铁水封棺。

  众人拿起比针头还尖的凿子撬进缝隙,凿出来一层层黄黑色的粉末,用鼻子一吸,不得了,竟然有股猪油味!

  那年月,倒斗都是穷途末路。当盗匪是和官家打,倒斗是和死人碰。

  自古五千年,从上到下一辈辈倒斗,肥油的斗比八十岁的处.女还稀罕。

  一般的古墓从上到下,堆积了十来个盗洞,唐宋元明清都有,连片死人衣服都不剩。

  这些人也很久没有沾荤腥,吃的都是木屑一样的干粑粑。如今闻到一股油味,饥肠辘辘的盗墓贼们顿时感觉浑身有劲。等干完了这一票,定要去省城的烟馆和勾栏里面爽爽。

  随着棺材被凿开一条痕,那股油味更浓,让人浑身油腻。

  其余的小囖囖不知道,不过匪首不是常人,也是倒了几十年的老手。一闻见这股味,心说不妙。

  旁人闻着,这是股子炒爆的猪油味。可在匪首闻来,这分明是股憋久了的尸油味!

  又是铁棺材,又是尸油封棺。匪首心里那个怕,哪怕他不信鬼神,此时也犯嘀咕。

  死道友不死贫道。

  匪首悄悄往后面移了移,腾开地方让手下用力撬棺材。他自己则悄悄望了一眼打进来的盗洞,万一要是有情况,他能像兔子一样奔到盗洞那,出去了把古墓封死。

  棺材盖是实心铁,说明墓主人也是个实心眼。

  好不容易,棺材被撬出一条手臂粗的缝。

  那时候手电稀罕,这些人都是用的火把。

  只看见棺材里面黑漆漆的,如同装了半棺材的墨水。侧耳一听,竟然还有车胎漏气的滋滋声。

  一个人猴急,拿着火把,把眼睛贴到缝里一看。

  这下不得了,棺材里喷出一道黑烟,正中那人的面门上。

  哗啦一声,那个人就从上面掉下去,整张脸烂成了肉泥。

  “只是棺材里的尸气,不要慌,洒糯米进去!”匪首一把扯住几个要跑的,心说老子这都稳如泰山,你们慌个屁!

  尸气,就是人死腐烂之后的气体,也是死气。

  铁制棺材不透任何气,那道尸气就一直淤积在棺材里。刚才被人一惊,里面的尸气就像充水的气球,一下子被戳破。

  陈年尸气,腐蚀性比硫酸还强,顷刻就要了对方的命。这也不算一种防盗机关,只能说是偶然事件。

  以前燕京挖着一具三合土棺椁,打开棺材一闻,那股子香味芬芳得要命,比女人身上的脂粉味还香。

  盗匪们七手八脚的将糯米洒进棺材,踩着铁链缩到一边。

  开棺摸金,嘴里都要含点提神的,例如陈皮冷块之类。

  活人十天不洗澡,身上就臭不可闻。更何况,古墓里的死鬼几百上千年不透气。

  刚开棺材的一瞬间,尸臭能熏死人。

  等到尸气没了,盗匪们才围过去,将百斤重的盖子推到下面。

  举起火把一看,四下亮堂堂的一片。寻着金光,竟然是从棺材内冒出来的宝气!

  看见这动静,所有人都忍不住了,一窝蜂的把脑袋伸进棺材里,惊呼声如潮水起伏。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穿着华丽绸缎的男尸,身材高大魁梧,圆脸黑发。浑身死而不腐,眼珠都没烂,空荡荡的盯着伸进来的人头,眼球都可以掐出水。

  尸体不是中原人,虽然也是黑头发,不过看那个脸型和陪葬的弓箭,还有那袭长袍金靴,竟然是个蒙古人!

  尸身高八尺,皮肤发黑如同一尊铁塔。脸上横肉青筋,赤面长冉。即使躺在棺材里,也有股扑面而来的煞气。

  这下匪首找着理由了。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抢劫都要自称劫富济贫。况且倒斗这事,本就亏心,自然要说得大义凛然,为国为民。

  “妈的,蒙古人杀我们汉人百万,现在轮到我们这些后人报仇!看看这些金银珠宝,都是我们的,给我全拿了,把尸体拖外面烧了!”匪首这话不是一时气愤。

  不腐的粽子没啥可怕,黑驴蹄子一塞,再厉害的粽子也得软下去。

  可这具蒙尸骇人,不但死而不腐,眼珠也没烂。那瞪大的眼睛黑白混淆,就像流脓发黑的伤口,看着随时有事发生。

  夜长梦多,匪首打算拿完东西,让手下把尸体烧了,免得招事。

  要说这蒙古一穷二白,也就是成吉思汗那段暴富了一阵子。

  棺材内,蒙尸手捧一个黄金镶玉的大盘、脚下踩着赤金元宝、口含一块碧绿翡翠。左边摆珍珠,右边列玛瑙,睡在十八层金丝银线被上。

  而且脖子上,还有瓶口粗的大金链子,上面镶嵌各国宝石,红蓝绿都有,晃人眼睛。

  火把一照上去,连尸体脸上的死气,也被宝光遮盖。

  那闪亮的一片,眼睛都快瞎了,兴奋得一个盗匪一脚落空,摔下去跌了个半死。

  一瞬间,十来双手,就跟千手观音似的,全伸进棺材,开始摸金发财。

  匪首在一旁看着,指点手下多拿点,恨不得把死人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

  要说最值钱的,还得是蒙尸脖子上那根金链子,那得论斤算,还不带宝石。

  于是,就有人伸手解金链子。或许是锁得死,戴着摸金手套不好拿,竟然真有一个二愣子,光手去解。

  又解不开,连扯带拽,将蒙尸的脖子都拉长了几寸。

  这时候,从外面的盗洞里,刮来一阵怪风。

  风说冷不冷,说热不热。

  一吹过人身上,就感觉有人撩自己的衣服,上面的一层皮都有一股麻意。

  火把顿时暗了几分,整个古墓里阴黑凄惨,就连那些宝光也消失了,四周像是捂了一层鬼雾。

  重新把头看向棺材,八尺高的蒙尸身上,已经生了一层厚厚的黑毛。远处看过去,棺材里面装的都不是人,而是一只大猩猩。

  这时候,又是刚才那一阵风。

  就像东北腊月里的白毛风,那股渗人劲,也不知道是风厉害还是怎么的,连火把都熄了一半。

  再看棺材里,变戏法一样。

  刚才还如活人的蒙尸,脸上一下子干瘪下来,褶子都能夹死苍蝇。十指的指甲有十几厘米长,黑色的獠牙都长出了下巴,在火光下露出一抹阴寒的刀芒。

  现在狗都知道,这是尸变了!

  先尸变,然后诈尸,接着就是起尸。一步步,都是能把人吓死的动静。

  匪首急了,连忙踩着铁链过去,趁着尸体还只是尸变,让手下解下鸡血红绳,捆住蒙尸。

  时间紧迫,那些游兵散勇有心要跑,但看见满棺材的冥器,又生生停下脚步。

  尸体的黑毛长得差不多,跟活人一样开始打摆子,就是四肢一抽一抽的。一股尿骚味在空中弥漫,压迫着围在棺材四周的小鬼们。

  “快,把鸡血红绳全给老子捆上!”

  这时候,所有人都不敢藏私,把鸡血绳全绑在蒙尸身上。又怕不够,盗匪们一边洒糯米,一边在棺材边涂朱砂。

  这下可好,棺材内的尸体真成了大粽子,加热就可以吃,还是带馅儿的。

  等到五花大绑的捆好尸体,这下连尸眼也变了,跟染了血似的泛红,里面还有黑色的血丝。

  按理说朱砂、墨斗、鸡血红线、糯米。

  这些都是专门克制僵尸的,哪怕是毛僵,见了也得趴着。不过,可能由于棺材里的粽子是蒙古人,水土不服,人家不吃这一套。

  哪怕盗匪们把压箱底的法器全用了,该诈尸的还是诈尸,根本没停过。

  昏暗摇曳的火光下,众人进退两难。说走吧,冥器还没拿够。说继续吧,棺材里面都诈尸了,也不知道能镇多久。

  这时候,有人开始念阿弥陀佛,有人开始诵无量天尊。反正佛道一起上,一时间法器密布,真言悦耳,一派庄重宝相净土。

  不过,这些人明显是猪脑子,又是释迦摩尼又是三清天尊。

  这就相当于请了两个装修队到家里,两家还不得打起来?

  那晚凶神当道,怪风吹完,又有笑声作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