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传奇故事

更新时间:2017-08-14 18:21:5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63

笑声像是戏子的声音,却有些呻吟的味道。

  匪首低头一看,蒙尸脸上,含笑一般带着微笑,正在森森看着他们!

  诡异的笑容出现在尸体上,很显然这不是含笑九泉。

  自古有言,不怕厉鬼哭,就怕厉鬼笑。鬼哭还好,鬼笑那就是成了厉鬼。

  死人粽子,盗墓的见怪不怪,全的不全的都见识过。就是偶尔有起尸扑人的,也是常事。

  但见到已经腐朽的尸脸上还挂着微笑,打娘胎出来,就没听说过。几个盗墓贼见了,哪里还顾得上墓里的冥器。

  下饺子般,盗匪从上面跳下来,顾不得那些金银珠宝,全都想着逃命。

  一个动作慢的迟疑了一会,再想跳的时候,却发现怎么都动不了。

  往下一瞥,他祖宗的亲娘,一只长毛的黑手正抓着他,上面那五根指甲,比手指都长!

  起尸了。

  这是起尸了!

  那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咕噜一声,一口胆汁喷出来,竟然被活生生吓死了,肝胆俱裂!

  匪首不想跑,趴在地上不敢乱动。

  据说僵尸的感官离地三尺,趴在地上,僵尸就感觉不到。

  一个大毛猩猩从棺材里直直的站起来,膝盖都不弯一下。黑风吹起,不等剩下的人跑到盗洞口,一阵血雨就飞了下来。

  一条条黏糊糊像渔网的东西罩住他们,伸出一摸,竟然是活人的肠子,还是热的。

  一声声惨叫,要把声带吼破,盗匪全乱了方寸。

  火把一灭,蒙尸一跃三丈,一股腐臭味从嘴里喷出,不管看着什么,都是一嘴的事。

  刹那间,血如泉涌,一地的碎肉。

  这种情景,像是狼群分食猎物,看得匍匐在地的匪首都怕,乖乖缩在地上不敢起来。

  随着蒙尸起尸,将十来个盗匪屠戮杀尽,那些冥器也全部散出来,随便一脚都能踩中。

  匪首贪心,捡起冥器里最大的黄金镶玉大盘,在地上匍匐前进,准备逃出这座邪门的古墓。

  或许是命中注定,他们打进来的盗洞,恰好离地三尺。也就是说匪首想要出去,就得抬起那要命的三尺阴阳界线。

  僵尸的动作没那么缓慢,十米以内,一跳就到。

  匪首试了几次,愣是不敢抬头。

  一旦抬到盗洞口,蒙尸也能在一瞬间追过来。可要是不出去,想想看,一个幽闭的古墓里,一个活人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一旁还有边跳边啃活人血肉的僵尸。

  相信谁也不敢久留。

  匪首按耐不住,终于抬起头,朝着盗洞钻出去。

  活气一上来,蒙尸就像嗜血的苍蝇,跟着杀过去。

  匪首爬在盗洞里,由于省时的需要,盗洞狭窄。匪首越是急,感觉越像蜗牛一样慢。

  忽然感觉背后一冷,匪首知道自己惨了,回头一看。只见蒙尸尸性大发,张牙舞爪的扑杀进来,挤下一块块砖石。

  这可了不得,匪首取下腰里的黑驴蹄子,飞掷过去。

  黑驴蹄子砸中蒙尸脸门,连屁都没放一个。

  可能因为这蒙古人归他们的长生天管,咱们的佛祖和天尊都不好用,以前战无不胜的法宝,现在连根毛都抵不上。

  匪首眼瞧着要见到外面的黄昏,连皮也不管了,擦掉一层皮就往外挤。蒙尸满嘴黑牙,尖锐无比。张开嘴巴,一股腥臭就熏得人浑身发软。

  撕拉一声,十根巨长的手指戳来。匪首左右不能挡,只好忍痛抄起唯一拿出来的一件冥器,用冥器挡在身前。

  没想到蒙尸力大无穷,竟然将黄金盘戳了个对穿肠。

  中指的两根黑色尸指,就如同两把尖刀,悬在匪首的脸上,快要刺到鼻尖。

  匪首不知体内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勇气,一脚蹬开蒙尸,连黄金盘也不要了,屁滚尿流的爬出去。

  那时正值残阳,天边的云红彤彤一片,沾了血般的新鲜。

  匪首刚出盗洞,来不及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忽然感觉脑袋一疼,脖子下的身体都没了知觉。

  原来是那具蒙尸也从盗洞里钻了出来,五根长指甲插入匪首的颅内,竟然将整个人头从尸体上拔了下来!

  这就是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秦岭僵尸!

  翻翻老一辈的评书手稿,还能看见些蛛丝马迹。

  据说那具秦岭僵尸连太阳都不怕,大白天的就敢在人间走动。这玩意已经不是普通的僵尸,已经有些灵性。

  一些打家劫舍的土匪,站在山顶,都能看见蒙尸脖子上那根金闪闪的金链。

  几十个人下山去抢,结果都被蒙尸撕成碎片,有时候脑袋都会被啃掉一半。

  这玩意厉害到什么程度?

  据说它手中指甲比钢刀还利,一挠就能挠下几十斤肉。

  当年龙虎山当代天师都曾经出面,不过雷声大雨点小,后来竟然不了了之。

  民间搞不定,最后闹到政府那。

  当时政府乱,今天一个当家的,明天又一个领政的。有一个军阀打算显一次身手,也好给打自己地盘的对头一个警钟。挑来挑去,似乎就秦岭僵尸这事,大小长短合适。

  能把僵尸给灭了,还怕活人?

  军阀干事,以狠闻名。

  为了对付这人神都怕的秦岭僵尸,军阀连大炮都动用上,等着拿僵尸开瓢。

  秦岭很大,作为中国南北的分界线,秦岭内不知有多少辽阔的面积。

  军阀一时找不到蒙尸立威,就抓了个孕妇,将对方开膛破肚,用来吸引蒙尸前来。

  那年月,有枪杀个人跟杀鸡似的。孕妇死了被挂在树上,胎儿未见阳光,先天纯净。羊水的味道在四周飘散,不多久,果然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蒙尸浑身冒着寒气,比冰还冷。

  破烂的衣片里,露出腐烂的肌肉,一股腐臭味熏得人直恶心。

  一张爬满蛆虫的黑脸,脸上的脂肪油都流出来混成一团。只有那双红眼睛,跟灯笼一样闪着光。

  张开它的大口,嘴巴足以塞下两只猪蹄。里面都是长着倒钩的黑色獠牙,满口都是,跟钢刷一样。特别是露出嘴角的两颗牙齿,长得跟一把黑弯刀似的。

  军阀手上人命不少,也不是吃素的。

  一阵乱枪扫射,雨点一样的子弹飞向蒙尸......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大烟袋没说清楚。

  民间传说,大多以讹传讹,过于夸张。扯完秦岭僵尸这事,就该说一剑飞这个人。

  一剑飞是外号,据说这人有一个杀招,类似于秦琼的撒手锏。不过,他用的是重剑,传说有十二斤重,重剑无锋,全靠力道伤人。

  算起祖籍,他是TJ人,家里一贫如洗,绝对和武术沾不上边。

  当时TJ靠海,洋人雇佣大批苦力搬工。

  一剑飞的父亲就是靠给别人卖力气,勉强混一口干饭。后来,他长大,不愿意干这种低贱的活,就拜到一个老武师门下学习武艺。

  老武师姓秦,于是,一剑飞在落草之前,也有了个名字,叫秦行。

  跟着武师学习了十几年,一剑飞把能学的都学到手,一身横练功夫,能开碑石。

  那时,一剑飞有心出去游荡一番,或是找个军阀投靠。

  在旧社会,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是在流传几千年的道理。

  TJ正好有个黑心洋商,骗取工人给他白干了一个月,又不给工钱。

  当时,一剑飞二十岁出头,决意离开TJ,就想先宰了这个洋人,也让对方知道他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他仗着武艺,领着工人将洋人堵了起来。

  那时候皇帝还没下台,朝廷的政策是,能忍就忍,能退就退。别说是赖工钱,就算洋人杀了人,前脚刚进衙门,后脚人就在街上。

  所以衙门根本不管这种事,洋人见了也不怕,跋扈得紧。

  洋人坐在存钱的木箱上,手拿一把手枪,一手杵着一根文明棍。

  这就是当时所谓的绅士,工人气不过,又不敢上去。洋枪的威力,当时人都知道,一打一个血窟窿。一剑飞手持十二斤重剑,拉开场地,和那洋人打赌。

  赌的不是钱,而是命。

  要是一剑飞输了,洋人就结果对方。

  若是洋人输了,嘿嘿,也不用对方付钱,他一死,木箱内的钱就归工人分了。

  洋人仗着有枪,大摇大摆的坐着,文明棍在地上一戳一戳。

  一剑飞与洋人拉开十米远,一声暴喝,震住洋人。

  不等对方开枪,他手中重剑飞出,直取洋人带着礼帽的金色大头。

  啪的一声,洋人开枪,子弹没能打飞重剑,剑尖反而一转势头,将洋人的脑袋砸成血团。

  虽然洋人一死,工人上去分了钱,而这里,也没有一剑飞的立足之地。

  杀了洋人,偿命是最基本的。官府索拿一剑飞,封锁了TJ水路要道。

  当时,出了TJ旧城门,外面就是山包路。不过城门有兵士把守,一剑飞要是敢靠近,恐怕立即会招来几十支箭羽。

  正当,一剑飞绞尽脑汁准备离开TJ时,一个身穿花布棉袄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

  这女子,面貌有南方女人的水灵,生得唇红齿白,眉似柳叶。

  不过眼中,却有一分北方汉子的精明,浑身有一股英气,看上去不像大家闺秀,而像一个女侠。

  这女的,二话不说,拽起一剑飞就往城门那冲。

  等快到城门时,女子一跃而起,身形如同娇小的燕子。

  三丈高的城墙说上就上,蹭蹭迈上城楼。这一身轻功,得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才行!

  啪啪,女子抽出腰里缠着的软鞭,将几个清兵抽飞。

  嘎吱嘎吱,厚重的城门,就被拉开一条缝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