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结伴斗尸

更新时间:2017-08-14 18:22:1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0

一剑飞知道对方帮了啊,连忙从缝里挤出TJ,逃之夭夭。

  女子再次化身为轻燕,从城楼上飞下,紧追上。

  路上,两人便互通姓名。

  自古说;英雄每多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

  这草莽之中,反而能见人与人之间的真性情。

  这女子一身轻功如神,其父亲,正是清末赫赫有名的燕子李三!女子作为李三的女儿,并无姓名,多以李三妹称呼。

  江湖之上,很少有人用真姓名。

  打那起,一剑飞就和李三妹落草为寇。在绿林之中,两人名声大噪,一柔一刚,真是神仙眷侣。

  从那以后,一剑飞的真名也没人记得。不过,他们的故事,却被写进了评书里,在高门小户之中世代相传。

  天下久久未能安定,清亡之后,神州上军阀割据,混战不止。

  绿林之中也不能混口饭吃,一剑飞所幸仗着功夫,吃起了死人饭,也就是倒斗。

  而在盗掘清朝王爷僧格林沁墓时,一剑飞与南派倒斗高手苏天合结识。

  他们都是混迹山野的豪侠,三人投缘,结拜为异姓兄妹。一剑飞为大哥,苏天合为二哥,李三妹为三妹。这三人效法古人,在雪地里的竹林结拜,发誓荣辱与共。

  为什么是在雪地的竹林里?

  这是有根据和典故的,是效法羊角哀和左伯桃。

  楚元王招揽贤士,羊角哀和左伯桃在路上结识为兄弟。

  大雪封路,竹林之中缺衣少食,两人躲入古墓避雪。为了让兄弟活命,左伯桃自刎而死,将衣服和干粮送给羊角哀,让他求取功名。

  来到楚国,羊角哀受楚元王赏识,被封为大夫。重回竹林,羊角哀夜遇左伯桃的灵魂,哭诉自己受到荆轲和高渐离的迫害。原来荆轲墓,恰好就在左伯桃的墓葬附近。

  荆轲责怪左伯桃挡了自己的风水,日夜刁难。

  羊角哀于是自杀在左伯桃墓附近,化为阴魂,和左伯桃一起对战荆轲和高渐离。

  所以绿林江湖中结拜,春夏取桃园,秋冬取竹林深雪。若论高洁之义,羊角哀和左伯桃为古今第一。

  一剑飞三人性情相投,李三妹虽为女子,却豪爽大方,巾帼不让须眉。故而三人在民间做下一桩桩大事,直到秦岭僵尸事件传开!

  三人都有侠义之心,便打算除掉僵尸。而苏天合作为南派倒斗界的后起之秀,深得南派对付僵尸的绝技——魁星踢斗!

  盗墓有四派,北派为摸金校尉,起源于东汉。南派为掏沙神将,起源于隋唐。

  魁星踢斗,是南派为了对付古墓内的僵尸,而自创的绝技。

  大致做法,就是从僵尸后面出击,飞出一脚,直踢僵尸后脊。接着人在空中,弯下膝盖,再次对僵尸的后脊造成重创。

  紧接着,两手扣住僵尸的两肩,往后面狠狠一扳。

  脚踹膝顶,僵尸的后脊已经受创。再被人用膝盖顶着向后一拉,僵尸就会被卸掉脊骨。

  任它赛过大罗金仙,脊骨一断,照样是一滩死肉。

  不过秦岭僵尸非同小可,旁的僵尸,再厉害也不敢出现在阳光下。

  而它,不但敢大白天现身,军阀带大炮都没能出来。

  来到秦岭附近,四处荒无人烟,能逃难的几乎都逃了。

  一条瘦的皮包骨的瘦狗咬着一个死人头,后面还有几条跟着追。被李三妹抽出软鞭打死,那些狼一样的狗才哀叫着跑开。

  “秦岭这么大,附近的人也跑光了,怎么找?”

  苏天合虽然是南派人,不过自幼师从北方少林,能打一套古炮拳。所以脾气急躁,最不能等。

  “稍安勿躁,三妹定有办法。”一剑飞制止住还要埋怨的苏天合,让李三妹出招。

  比起经验,苏天合多在倒斗上。

  而一剑飞虽然功夫了得,见多识广方面,不如李三妹常年跟着父亲的见识。

  只见李三妹掏出一个瓷瓶,打开一闻,里面有股浓浓的血腥味,让人胃里泛酸。

  “这是江湖秘药。僵尸嗜血肉,晚上用此物,肯定能引来那具蒙古人僵尸。”

  “三妹有办法。都说那具蒙尸邪性,我倒是不觉得。区区北方的蛮族,也能有这种动静?”

  “二弟不可轻敌,蒙尸被传得神乎其技,自然有道理可寻。为了能一举成功,我还让三妹带了只黑驴蹄子。这只蹄子,是明朝的老货,正气浩然。”

  这时,李三妹手中攥着一个巴掌长的黑色东西,棱角的地方,竟然有黄铜的古色光芒。

  这次三人并肩同行,苏天合身背炸药,手掌绝技。

  李三妹带着克邪至宝,古钱朱砂。两人各有压箱底的东西,唯独见大哥一剑飞,手中并无宝物,身上只背了把十二斤的重剑。

  “大哥,你的宝物呢,拿来给我开开眼。”苏天合压不住心里的困惑,问道。

  一剑飞弹弹手中重剑,剑身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古琴音调,“要制服秦岭僵尸,非我这把剑不可!”

  李三妹和苏天合听了,微眯眼睛,瞧向那把重剑。

  只见重剑无锋,棱角地方光亮,长有三尺。

  在阳光的照射下,剑身竟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秘色。

  再一看剑脊,上面密布玄奥纹路,如同千年神龟背上的图腾,如流水也如高山。凝神久视,竟然有一点大音希声的境界。

  这剑自然不是凡物,传至西汉末年。

  西汉末年,王莽篡位,夺取了汉朝江山气运,于是命令工匠打造一把重剑,镇压国运。

  后来王莽身死,重剑流落民间,被一代代传承下来。就是一剑飞手中的重剑。

  虽然,看起来不如任何一把凡剑精致。然而,这把剑有着一丝神州气运,是西汉时期注入里面的。

  一剑飞之所以什么都没带,就是仗着这把重剑里的国运。哪怕只有一丝,也能斩妖除魔!

  天擦黑,李三妹倒出秘药,吸引秦岭僵尸前来。

  血味浓郁,让人反胃。

  抬头能看见北斗七星时,秦岭僵尸还没现身,倒是吸引了一群群恶狗。

  李三妹挥舞软鞭,连抽死了七八条。那些恶狗才不敢靠近,只能站在远处,眼巴巴的瞅着村里。

  直到月垂树梢,苏天合都等得昏昏欲睡,才听见远处传来那些恶狗的哀恸之声。

  “这些破狗,总算走了么?”苏天合远望,见到恶狗夹着尾巴逃离。

  白色的月光吐露平原,不远处的山坡上,似乎站着一个人!

  “恶狗都跑了,那是被僵尸吓的,快准备!”一剑飞手握重剑,仔细盯着那个人影。

  苏天合在村里的街道早就埋伏了炸药,万一三人不敌蒙尸,也能做个退路回去。

  只见那个人影左右摇摆着从山坡下来,头顶还有一股股黑气,熏得天空发暗。再一抬头,天空星辰陨落,连月亮都没了!

  三人躲藏在颓圮的院落里,等着对方过来。

  一声声牛喘饮水的声音时大时小,四周回音叠起,一时竟然分不清方向。

  幽幽的深夜,高大的人逐渐走到外面。

  李三妹悄悄冒出半个头,看见外面站着一具死尸,浑身的皮肉都烂得差不多。勉强有一层死人皮包在骷髅上,上面也是坑坑洼洼,就像是蜂窝一样。死尸如同活人一样在外面徘徊,有时候动静大了,还会掉下一块带着尸臭的烂肉。

  外面的死尸,比高度腐烂的尸体还要烂得夸张。

  李三妹自认为胆识不弱于常人,不过大晚上冷不丁看见这么具尸体,虽然不怕,但心中也升起一丝恐惧。

  苏三合也暗自惊叹,说蒙尸得了日月精华,等到浑身皮肉完全消烂,就该成仙了。

  民间传闻僵尸可成尸仙,也就是飞僵。过了天劫就是仙人,也是传说中的旱鬼。就是九重天的大罗金仙瞧见了,也得狼狈逃开,不敢直面。

  蒙尸自然知道有三个活人。走过来尸爪一推,几米宽的青砖墙就和豆腐渣似的。

  三人暴露,齐齐出手。

  苏三合以气运力,施展炮拳,一拳拳如捣似锤,哐哐撞在蒙尸身上。蒙尸巍然不动,十根长得惊人的指甲一刺,比利剑还凶。

  一根两人合抱的大树,就被蒙尸拨成两截。树木倒下,压倒附近的砖瓦,溅起滚滚烟尘。

  李三妹身似鸿雁,一影落下。

  一根根十年的鸡血红绳连带铜钱绑住蒙尸,却连一秒都没制服住。蒙尸凶性大发,扑向李三妹。

  李三妹一跃跳到屋顶,蒙尸轻轻一推,一座大瓦房就倒了一半。

  还不等蒙尸逞凶,一剑飞如同雄鹰展翅,单手拿着重剑,悍然落下。

  重剑竖斩在蒙尸头顶,震得空气如刀片飞出。

  天灵盖里,储存着元神精气。

  打僵尸,要么刺喉咙,要么卸脊骨,要么打天灵盖。

  一剑飞本打算泻泻蒙尸的怨气,不想一剑落下,他的手臂都有些生疼。

  而再看蒙尸头顶,只被重剑刮下来一层腐肉。

  见一击未能得逞,一剑飞身似矫龙,又一把重剑舞得密不透风。

  空中寒光飞旋,只能看见一道道残影。

  重剑与蒙尸的长指交击,擦出一道道镊人心魂的火花。

  看得李三妹和苏天合都捏了一把热汗在手里,却插不上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