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阴魂不散

更新时间:2017-08-17 16:15:4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82

我记得有个笑话是这么说的。说是出去旅游,半夜醒来,看见满天星辰和浩瀚的宇宙,你能想到什么。

  稍微急智一点的人,就会想到帐篷没了。

  可邪门的是,我们是住屋里的,睡醒一看,还能见着星辰?

  细思极恐,一股寒意蹿遍全身。

  善了个哉,明明睡的时候,这里的门窗都被我们封死,现在怎么打开了?万一有什么邪祟跑进来,不就能在梦中要我们的命?

  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来。往外面一看,没什么大动静,那个月亮还挂在外面。

  今天是毛月亮,模糊的月光飘洒在废村里,那种诡异劲,看得人心慌。

  我翻身摸着了手电筒,一照发现,居然少了个大烟袋。

  本以为是被胖子挡着了,不过扫了一圈,愣是没见着人。就连那股小兰花的烟味也没了。

  怎么,大烟袋这是消失了?

  莫非是恶鬼们看他坏事做绝,替天行道把他抓去吃了?

  “胖子,快醒醒。”我拍了拍胖子的脸,这个时候,还是队友靠得住。

  胖子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胳膊肘一抬,把我的手拨开,翻个身继续酣睡。

  我心中一下有了个主意,也不大声喊他,反而在胖子耳边轻声呓语

  “大烟袋,你小心点,这些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冥器。现在胖子睡得死,我们把它藏起来,以后再来拿,没胖子的份。你瞧瞧这个琉璃水晶杯,上面好大一颗红宝石,得值几百万吧?”

  一听到这么关键的字眼,胖子立即撑开眼皮,大吼道,“竟敢吃独食,当胖爷死了不成!”

  一道狂风吹起,胖子蹦跳起来,却没有想象中的冥器摆在他眼前。

  “想要冥器,你去和这里的死鬼结个冥婚就有了,等它投胎了,遗产还不是你的?”

  “呸呸,大晚上说这干嘛,几岁了还玩恶作剧。”

  “还好意思,听到钱你就起来了,要是没那句话,把你抬山沟喂狼都不知道。”

  “咱不是穷怕了嘛,大烟袋那孙子呢?”

  提起失踪的大烟袋,被冲散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

  “失踪了,我刚刚醒,就这样,会不会是被山鬼捞走了?”

  “不会吧,这个门明明是从里面拆开的,八成是大烟袋这孙子以为村里有宝物,想要偷偷去找。”胖子打了个激灵,大有找大烟袋算账的意味。

  这时,屋里的内房突然响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碰倒。

  胖子诧异,我则是恐惧。

  这个屋子蛮大,除了大堂,里面还有单独的房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分散,我们今天就是在大堂凑合的一晚。

  “怎么,大烟袋在里面?”

  我浑身发抖“你觉得可能吗?这老头的衣服还在这,里面就算有被褥,几十年下来也烂没了。”

  “娘的,我们进去看看,你拿家伙,胖爷祭出祖师爷的神器!”

  胖子说完,包里一翻,找出一个硕大的黑驴蹄子。

  这玩意,南北通用,全国通吃。据说黑驴蹄子不但能压粽子,还能克阴邪。胖子作为名义上的摸金王子,自然随身带着吃饭家伙。

  我没拿一边的工兵铲,提起开山刀,和胖子进去看个究竟。

  那些房间都在过道两边,一进过道,连月光都没有,只有个昏暗的手电筒。胖子走在前面,浑身的肥肉都贴在墙壁上,敦厚的脸颊,难得浮现出一丝正经。

  我跟在胖子后面,来到第一个房间,和胖子一左一右的站在两边。

  胖子暴力踹开房门,却不料这里的木头早就腐烂。一脚下去,门没开,反倒被胖子踹出一个破洞,胖子的半条腿就陷在里面。

  “什么烂地方,修宗祠用坟砖就算了,做个门还偷工减料。”

  胖子一时拔不开腿,要我上去帮忙。我在后面使劲逮了几下,教训他,“你脚下生根了不成,跟着动啊”

  “胖,胖爷……”胖子的声音都在颤抖,舌头打卷,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不容易,胖子才将舌头捋直,眼中出现急剧的惊恐,就连头上的黑发,也竖了起来!

  “有人在门背后拉我的脚!是双人手。”

  胖子的话刚一脱口,整个人就朝门上扑过去。还好胖子身手矫健,两手撑在门框处,死死绷着身体。我清楚的看见,胖子的大腿又朝门里进去了几分,胖子满脸冷汗,绝不是开玩笑。

  “大烟袋,别玩了,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胖子说隔着门,能感觉是一双人手拉着自己的脚。这样看起来,这里的活人就我们三个,这是绝对被历史遗弃的村子,不可能还有居民。

  本以为这样,大烟袋会出来,没想到里面的力气又重了许多,胖子双手打开撑在两边,已经有些支持不住。

  “胖子,撤开点!”对面肯定不是大烟袋,要真是他,以那个奸商的个性,干不出如此无聊的事。

  我提起开山刀,这种时候,一刀劈了对方,管它什么魑魅魍魉、山野精怪,全让它成为刀下亡魂!

  这种老式木门,材料沉珂,也不是很厚。

  这刀下去,给它劈开不是问题。

  胖子努力挪动身体,想吩咐我两句,结果人一晃,整张脸都贴在门面上。好不容易,胖子才重新拉回一点距离。看来和他玩拔河的那玩意,力气不小啊。

  “让开!”我说完,一刀像劈柴一样砍下去。

  咔嚓一声,木门被我砍成两半,从中间出现一条裂缝,最后扩散至整个门。

  胖子顺利将脚拔出来,而门后的世界,也露出庐山真面目。

  里面也才十来平米,就是间小房子,除了一张炕之外,灰尘遮得眼睛看不见其它。

  “胖子,是不是刚才你太胖了没收住力气,这里面没人啊。”

  “有,胖爷感觉真真的,一双小爪子,冰凉凉的五根指头,和冰一样。”

  胖子捂着脚腕,突然发现了什么,撸起裤腿说道,“瞧着没,黑手印,你敢说这不是人的?”

  我一看,还真有个巴掌。但是这里就这么大,对方还能隐形?

  胖子走进去,忽然瞅中一个大柜子。

  那是农村拿来放衣服棉被的,一个大衣柜可以装下一个大胖子,这屋里就有一个。

  要是这么小一块地方能躲人,除了炕下,也就这衣柜里最有可能。

  胖子只恨没带工兵铲,不然一铲子隔着衣柜门捅进去,管它妖魔鬼怪,全送去伺候佛祖。

  找遍全身,胖子没有趁手的玩意。像是讥弄胖子,衣柜突然晃了一下,发出几声沉闷的嘎吱声。

  胖子等不及了,大手一掀,就打开柜门。还不等他和对方大战三百回合,一双幽绿的小手从里面伸出来,掐中胖子的脖子。

  那双手应该是女人的,不粗,很干瘪,像是挂了七八年的老腊肉,只有干枯的皮。也正是这样,这双手臂看上去很长,还不等胖子发难,就掐住胖子的脖子。

  胖子像是看见什么诡异的东西,咯了一声,脸都绿了,一时乱了阵脚。

  我提起手电照上去,差点没把三尸神给吓出去。

  衣柜里,可能是一个人,但不可能是活人。对方披头散发,一身黑色长发几十年没洗,那发油都黏在身上和脸上,成了干块。

  也正是如此,我看不清它长什么模样,反正大体是人的外形,不是猴子。

  胖子予以反击,用手想要把对方扳倒。

  没想到对方看起来虽弱,浑身跟浇了铁水般,金刚不动。胖子那力气我知道,扯了几下,脖子上的小手都没松,反而更紧了。

  胖子的脸,已经由青变红,红中带着暗紫。这是要把他掐死啊!

  我愣了一会,看见胖子被对方按在墙壁上。我想过去将他们拉开,结果一接近,就闻见股腐烂味,比生蛆的肉还难闻。不是活人,肯定不是活人。可能是粽子!

  时常听胖子吹嘘,古墓里的尸体能变成粽子诈尸,坐起来掐人喉咙,开人脑髓。现在这种情景,传说里的差不多就这样不过。

  我也是急昏头了,对付这种母粽子,应该把胖子丢掉的黑驴蹄子找来。不过我不是专业倒斗的,遇见这种死人站起来和活人对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刀砍死,让这种不安分的主再死一次。

  胖子快不行了,连口水都从嘴角溢出来,双手在空中乱舞,连指甲盖也变了颜色。一双双冒泡声被卡死在喉咙那里,胖子眼睛翻白,舌头比无常还长。

  我也不多想,壮着不大的胆子,用开山刀砍粽子的手。

  一刀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铜皮铁骨。

  如果非要形容,砍下去的感觉,就和拿刀开路时,砍中的藤蔓差不多。

  哼闷一声,两条手臂被我一刀砍下来。胖子向后倒去,两只断手黏在他喉咙上,我还能看见里面青白的尸肉和融在一起的血管。

  哗啦,我忍不住,终于吐了出来。

  这就是粽子?

  我脑袋里想着,那主发出一声声凄厉无比的阴吼,震得一道道灰尘落下。

  平日光听这种四不像的怨毒吼声,就已经比看几十次咒怨还恐怖,况且这玩意还就杵在我面前。虽然两条小手臂被我砍下来,不过死人,是没有人性的。

  干凝得和海带一样的头发翘起一块,我看见下面隐藏的脸。

  已经不能说是人脸了。那张脸,简直就是尸脸,脸皮和发霉的橘子皮一样。

  再加上一张尸脸比煤炭还黑,两个眼珠已经烂没。

  估计死的时候受过极度惊吓,两边的眼角开裂成缝,将两个黑洞洞的眼眶连接起来,比一个饭碗都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