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从何而来

更新时间:2017-08-17 17:25:4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96

“哎呀,那可如何是好,这里也没有贡品给它赔罪。”

  “赔啥,自古鬼害人,无非就是找替死鬼。我看你老也老了,一辈子花花绿绿活得差不多,不如……”

  胖子不怀好意的看着大烟袋,让大烟袋再次成为轻功高手,一跃跳到供台上蹲着。

  “难道留下来挨打?”

  “胖爷才没那个嗜好,不过你看看这个祠堂,又是石俑又是坟砖,山中肯定有油斗。与其等着别人开采,还不如咱们自主创业,先干个一笔再出去!”提到钱,大烟袋虽不至于像胖子垂死病中惊坐起,但那双眼睛,也是冒着铜钱的光芒。

  “这个,但是这里的玩意邪门啊,我这一身法宝,都被扰了心智。”

  “屁,少糟践东西,看你是被人骗了,先待一晚,明儿我看看这里的地势,把斗找出来。”

  找到大烟袋,离天亮已经不远,等到紫气东来时,整个村子,总算多了点活气。

  大烟袋被折腾了一晚,现在腿比面条软,人比黄花瘦。指望他出去爬山涉水是不可能,反正现在天大亮,他也不怕那玩意出来,寻了一把太师椅,就坐在村里晒太阳。

  我和胖子则到附近勘探地势,发现这里有个大墓,位置肯定在附近最好的地方。

  而且这个墓离石马村应该不远,否则两个百斤石俑,运不到祠堂。这样一来,范围就小多了。

  这里是山腰,胖子找了个开阔地,接着拿罗盘出来晃悠。

  “寻着点什么没?”

  “当然,此地风水大大的好,利于升官发财!”胖子指着手中罗盘,大为惊叹的说道,嘴里能包下两个鸡蛋。

  “废话,看看两个石俑,就知道规格不低。问题是,这里这么大,拿着洛阳铲慢慢挖也不现实,况且……”

  我没说完,意思胖子懂。况且还有些邪门的东西藏在暗处,这种地方,不能久留,否则迟早得翻船。

  “这里的风水不好看,不是胖爷不用功,你站着这,看整座山,完全是被孤立的。要真按照风水格局讲,这里地势采光可以,唯独格局太过孤单,不适合葬王侯。除非墓主人没有子孙或者后代极少,一般都不会葬这。”胖子分析得头头是道。

  的确,风水之说,想来是人有心便利于子孙,福延家族。才费尽心机找寻一个万年吉壤。

  “如果真有古墓,位置在哪?”

  “要真有,肯定是独占鳌头,在山顶。”胖子一指还有几百米高的山顶。

  从山腰看上去,上面云雾缭绕,仙气弥漫,真是一处修仙的好去处。我也只能勉强看见一个山尖,其余的全部都被雾气遮盖。但是这座山的山顶太尖,太锐了。

  中国讲究儒家之道,那是内圣外王,就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这座山要是把墓室的宝穴放在山顶上,终究是太突兀了。

  而且这种格局很危险,整座大山,整体像盘膝念经的和尚。

  在和尚脑门修墓,那是想后代的财气寿命全部漏光,绝对不可取。

  而且这座山地势险峻,要从山顶弄如此多的坟砖下来,不太现实。

  所以,我并不同意胖子的说法。依我看,按照常理,古墓就在山的附近才是。不过葬在半山腰,似乎也不那么合适。这里可真是怪了,石俑坟砖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依照胖爷看,宝穴在山顶是大有可能的。”风水学,胖子就实在不好意思献丑了。不过对于人情世故的分析,他要强于我。

  我示意道,“说说看。”

  “你说宝穴不在山顶,无非是因为山顶风水太锐气,容易伤到子孙。但依我看,这个墓主人,要是可能没有子孙呢?如此算下来,寻一处绝佳的地方,以不足奉有余,是很正常的。这座山如同和尚念经,蜷缩身体而蓄势待发,端的是一份天成造化。”

  “这也不可能吧,古代三妻四妾,能没子孙?就算没有,找个远方的过继也成。有道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断了香火在古代是大不孝,也是整个家族的禁忌所在。一个大家族,怎么可能绝了香火?”

  “嘿嘿,胖爷所见,这种情况还真常见。虽说家大业大死不绝,不过要是皇帝下旨或者得罪了哪个权臣,满门抄斩也是正常。大烟袋说过,那两个殉葬的石俑,年份在宋明两个时期。北宋毕竟是半壁江山,但明朝,那可是大一统!”

  胖子喷着口水,稍喘一口气接着说,“也只有大一统王朝,天下安定,修古墓才能修到深山里面。胖爷的敏锐直觉告诉我,那两个石俑,一定是明初时期的,而且墓里埋的死鬼不是王爷,而是国候之类的功臣。”

  看着我还有些发愣,胖子一拍我的肩膀,怒其不争道“还是学考古的,明太祖都不知道?”

  对啊!宋明时期的古墓,大家族还基本没什么子嗣,还要在深山之中修墓。

  这么多种情况一综合,嘿,还真如胖子预料,这古墓,可能是明初时期的墓,而且应该在洪武时期到建文时期。

  洪武,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年号。

  作为中国历史首席逆袭榜的第一个人,朱元璋以一个八辈子贫农的身份,飞升到中国一帝的万乘之位,这绝对是个雄才伟略的人。

  但是,朱元璋也有不足,就是滥杀功臣太多。比如李善长、蓝玉、胡惟庸等等。

  一个大家族不容易死绝,不过要是经历外部打击,全家被端的概率还是很大。古代嘛,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这种事,皇帝经常干。

  特别是遇见一个从尸山血海走出来的洪武皇帝,在朱元璋当政期间,功臣被杀掉的几率,相当大,几乎是高危职业。

  如果真是明初时期的古墓,那多半和朱元璋脱不了干系。

  凡是被朱元璋盯上,轻则杀头发配,重则直接投胎。一个大家族就这样断了嫡系子嗣的概率,也还是很大的。

  到了建文时期,为了表现新朝不同,建文皇帝重新赦免了那些国公侯爷的家眷。但那个时候,朝廷之上,已经没他们什么事。所以为了安抚那些家眷,最多是以高一层的古墓修建规格进行安抚。

  这样算下来,洪武时期的旧功臣死后,安葬在深山的几率很大。

  况且嫡系都死得差不多了,这个古墓埋的风水突兀点,也不犯忌讳。

  别看是犯罪落魄的功臣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也是国公侯爷,墓里边应该不太穷。

  “行啊,胖子,有想法。”我不得不佩服。

  “那是,而且再按照胖爷的直觉,昨天袭击胖爷的那个粽子,估计和古墓有关系,我们今天就守株待兔一把。明朝墓啊,好歹也是地宫,不用像战国墓,直上直下累死人。”

  “行,这次活完了,记你一功。”

  回到村子,大烟袋一边美美嘬一口烟锅,一边仙云缭绕的吐出一口白气,好不自在。

  我们把发现略作交代,大烟袋比胖子还来劲,说他刚才找了个单间的大屋子,里里外外洒了糯米涂了朱砂,今晚保准没鬼找事。

  胖子带了把弩机,本来作为防身用。

  离天黑还早,胖子琢磨着用这玩意打猎,只不过这座山太陡峭,没什么大家伙。石马村的后面,还有一条宛转流淌的小溪,溪水的一头来自山上。可能是作为取水的地方,石马村通往溪水的路,都是铲平的阔道。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我们躲入屋里,等着看那只粽子如何出招。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天一黑,石马村里面,居然升起一圈圈白气,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白气弥散四周,将本来就差的能见度降到最低。

  若不是此时深处秦岭腹地,我还以为回到北京燕京这个祖国大城市的怀抱。

  不得不说,这些雾气很浓,并不轻,给人一种如纱如障的感觉。

  就连那些宽大的房子,也变成一个个模糊的黑影。

  冷不丁看出去,那些房子树子,就像耸立鬼雾中的鬼,正在往我们这边窥视。

  不知道是水汽还是雾,虽说山里湿度大,不过昨晚就没有。这白色的气像是看见有活人,才跟着冒出来。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这会不会是瘴气?”看见那些来者不善的气体,胖子问道。

  南方自古多瘴气。

  瘴气,一般指南方山林中湿热蒸郁能致人疾病或死亡的有毒气体,或是热带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

  据说人吸多了之后,肺部甚至会流脓溃烂。

  “你可别吓我,瘴气有毒深的,闻者立毙!”

  通常山林之中,雨过后,太阳出来晒会,就会有瘴气。不过那种瘴气只是湿气,最多至人呼吸困难,引发风湿,或者侵蚀竹木而已。

  真正的瘴气,是出现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

  瘴气一升,能杀人于无影无踪,纵使你有千般人,生得铜头铁臂,吸了瘴气,保准蹬腿拔蜡。

  古人效法自然,以阴阳为宗,故而瘴气也称蓖霁。

  最怕的不是瘴气,而是山里边有毒物,有些蛇或者蝎子之类,会跟着瘴气一起吐毒。

  毒性溶解在空气里,不吸都不成。有些吸了,几分钟后就肠穿肚烂,连带身体都溃烂成彩青蛙。

  “胖爷这是猜测,不过十有八九。不过也有种可能,或许是大烟袋白天吐出来的烟气,咱们把他丢出去让他净化一下!”胖子没事就爱吓唬人,这点我早已习惯。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用湿布捂着嘴巴,万一吸了剧毒瘴气,死得太冤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