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垂死搏命

更新时间:2017-08-17 18:56:4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3

连我最后一点可以依靠的东西,也脱手了!

  没了刀,光靠两双手,几乎没有杀伤力。

  我立马被几根藤蔓缠住,藤蔓的力气大得出奇,我用尽全力,也挣脱不开。

  妖树树干一抖,我倒挂空中,十几根藤蔓跟包粽子似的把我包了个严实,连空气都被堵出去。

  我张开嘴巴想要呼救,喉咙一紧,竟然有一根该死的藤蔓缠住了我的脖子!这下可好,死于非命也就罢了,竟然还是死在一棵恶心的树妖手上。

  我急忙扭动身体,用手指抠,用身体撞,用牙齿咬。

  能用的方法我都用了。但是,收获的效果微乎其微。我被勒得眼泪直流,差点被口水呛死。

  舌头不自主往外伸出几寸,呼吸变得异常困难,连气管都要被挤破。

  求生的欲望激起我死死拉住藤蔓,不让藤蔓把我的脖子勒断。真是庙小妖风大,这么个破湖里,居然藏着这么一个大杀器。要是胖子在就好了,多少也有个帮忙的。

  然而,我这点动静,比垂死的鸟闹出的声响还小。

  那些藤蔓的力气很大,就像麻绳一样,我挣脱不开。不过十来秒,呼吸已经逼近极限,大脑以下所有组织都已麻痹。

  我只能听见那颗心脏,时而沉默的晃动几下,终于也快要没了动静。

  我彻底绝望了,眼冒金星,耳边出现嗡鸣,这是快要死的症状吧?想不到小爷才出门没几天,就要这么归位,连个骨灰盒都没有。

  一个冰凉凉的东西从裤子包中滑出,飞坠下来,掉在我下巴那。

  我用身体唯一能控制的三个手指卡住那玩意,回想了很久,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我才想起,这玩意是手机。

  摸到它,我觉得在沉浮之中,自己又抓住一线生机。

  或许,我还不至于死,可能还能抢救一下!

  浑身被藤蔓箍得紧,眼睛开始往上面翻白,要从眼眶蹦到脑里。于是,我凭着混沌迷茫的记忆,开始按动手机。我记得,记得手机界面一打开,有一个按钮一点,就可以放歌。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特别是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我明明感觉自己要不行了,最后又硬撑下来。身体的潜力,像是挤奶,挤一挤总不至于枯竭。

  活命,我想活命!

  我张大嘴巴,虽然喉咙被藤蔓绑着,进不到一点空气。

  不过,我仍然试着吸气,催眠自己不让自己睡过去。

  为了那点气若游丝的活气,我苦苦支撑着,连鼻血也涌出来。我倒挂在树妖下,鼻血倒流不进喉咙,只好从口鼻溢出来。

  希望一点点破碎,求生几率被一点点湮灭,就连那半口气,也要断了。

  我的脸滚烫滚烫,血往上冲,脑袋几乎要炸开。当我感觉只差一步,心脏就要停止跳动时,一曲神话响起,声音十分响亮。我感动得眼泪直流,真想抱起手机亲几口。

  达到目的,紧绷的身体一散,唯一能活动的三根手指,也失去控制权。

  下一秒,身体骤然降温,达到人体的冰点。我感觉自己身处北极,被压在万古不化的冰川里,意识渐渐被抹灭,最后什么都不知道。

  等我再次醒来时,身边有一个火堆,天还是黑的,只不过四周的迷雾已经消散。

  勉强动了动身体,浑身的骨头都快碎了,一点也不想多动。胖子走过来,给我灌了两口热水,直说我运气好遇见他。我一瞧胖子,竟然变成了黑脸包公,脸上被熏黑一大块。

  我得知已昏迷了一个小时,现在才到下半夜,离天亮还早。

  大烟袋也在旁边,边欢喜的数着金粒子,边心痛的看着他的烟杆。

  我瞧见,他那杆烟杆,居然撅成两截,烂了。

  听胖子说,他和大烟袋与我走散,也被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控制,心中渴望要抵达湖心。

  走到湖心,他们也遇见了那棵树妖。大烟袋见多识广,一眼认出这不是普通的枯树,乃是魑鬼树!

  我就是吃了文化的亏,一个劲往上边靠。

  据大烟袋说,这种魑鬼树是邪树,常年长在至阴至邪的地方。

  这种树妖异得很,道行极高,这方圆几百米的浓雾,都是它闹出来的。树干上的人头疙瘩,一个,就代表这树弄死过一个人。

  当时我记得,树干上挂满了这种疙瘩头,少说也有二三十个。阴了这么多人,难怪如此邪门。

  就当胖子和大烟袋准备撤离时,我那首神话突然响起。这里就我们三个人,胖子笃定我被困在里面,于是,他抽出工兵铲要上。

  大烟袋拉住胖子,说魑鬼树十尺范围内,都是它的地盘。

  现在树已经苏醒,要是靠近,求不来人连自身性命也都得搭进去。

  虽然,胖子不知道什么魑鬼的鬼阴树,不过树就是木。

  阴阳五行之中,火克木,这是天理。来的时候,我们带着医用酒精。一来方便生火,二来可以消毒。

  所以,胖子让大烟袋将酒精丢过去,到时候火一起,来个活烧魑鬼树。

  这时,胖子拿出准备已久的劲弩,准备先钉住几根藤蔓,等火烧起来,再上去救我。

  那把劲弩,长一尺多,是仿造汉弩的形式制作,能打穿铁甲。况且只隔了五米,这点距离,哪怕藤蔓再坚韧,也逃不开箭镞的威力。

  大烟袋随身带着火柴,可惜已经浸湿了,不能用。打火机都在背包里,胖子在前面,先射了两箭,打飞了一根藤蔓。结果,这点动静惊动了魑鬼树。几根藤蔓方向一转,竟然绞杀向胖子和大烟袋。

  “大烟袋你娘的,是不说十尺以内吗?”

  藤蔓速度极快,铺天盖地的围过来。胖子用嘴亲密的问候了大烟袋祖宗十八代,一边将酒精丢过去,碰碎的玻璃瓶使酒精浇在魑鬼树上。

  “这树成精了,快跑啊!”大烟袋吼得最大声,将藤蔓全部招呼过去。

  刷刷几下,大烟袋也落了个我的下场。面对加量不加价的胖子,魑鬼树动员能动的藤蔓全部一起上。或许是因为我昏死过去,魑鬼树没有再捆着我,而是抽出藤蔓去对付胖子。

  这样,快要窒息的我,捡回了一条小命。

  胖子身手厉害,但是,和柔若无骨的藤蔓比起来,他那一身力气,根本派不上用场。

  被七八根藤蔓围住,胖子也被吊离地面。

  “狗日的大烟袋,现在好了,鸡飞蛋打!”

  “我哪知道它道行高,胖爷,火呢,用火攻啊!”大烟袋事后诸葛亮,尽说些废话。

  “胖爷不是把酒精全浇在它身上了吗?你经常抽烟,火呢?”

  “我,我这神仙不保佑,火柴弄湿了,打火机在背包里压着,现在拿不到。”大烟袋窘迫的回答一句,差点没把胖子气得吐血而亡。

  “去你妈的,抽烟你用火柴,你怎么不钻木取火?等你把打火机摸出来,胖爷的三魂七魄怕是早上了奈何桥!”胖子说完,趁着藤蔓还没将自己完全捆住,将大烟袋的烟杆夺了过来。

  那是大烟袋的宝贝疙瘩,别看旧,那是翡翠的烟嘴赤黄铜的烟锅,再加上紫檀木的烟杆。看着平凡,实则值得了不少钱。

  “这,这是干嘛啊,别拿我的烟杆出气!”

  “闭嘴,你刚才不是抽了烟,看看还有火星没有。”胖子弄来的酒精,全都是百分百的浓度,稍微高一点的温度,足以点燃。

  只要有火,这根魑鬼树跳不出三界五行,任它本事通天,也得被火焚死。

  火乃天地至正罡阳的能量,以前倒斗下墓遇见粽子,也有忍痛连棺材内的冥器一把火全烧了了事。虽然亏了点,不过能保证绝对消灭粽子。

  反正不是自家的烟杆,胖子也不爱惜,抄起烟杆就往树上抡。那一下下,大烟袋的老脸随着敲击一下下抽动,那副惨兮兮的模样,如丧考妣。

  别说,天不亡人。还真就敲出几粒没有燃尽的火星,从树上飘下去。胖子见火星出来,又离大烟袋不远,于是一脚踹上去。

  “愣个屁,你快去吹,把火星吹大了,这样酒精就燃起来了”胖子说完,在空中挪动身体,以烟杆当武器,抽飞横来藤蔓,给大烟袋争取时间。

  大烟袋趴在树干上,瞧着下面的火星,离洒落的酒精还不远,便拉长了脖子去吹。

  以前没天然气和电磁炉,煮饭烧水全靠木柴。氧气越多,火就燃得越大。

  大烟袋以前就帮人吹过火,肺活量还成。只见他收腹吸气,一张老脸显得格外尖酸。

  呼呼,大烟袋吹出一口,火星反而更加暗淡,眼瞧要熄灭。

  “嘿呀,你真是蠢啊。”胖子在前面,手拿尺八烟杆,耍得虎虎生风。

  不过,烟杆就是烟杆,肯定不能当棒子抡。

  一记重击下,烟杆断成两截,里面残余的火星迸发出来。

  恰巧,烟杆内还有平日残余的烟油,十分易燃。火花挨着烟油,刷的一下,蹭出一道火线。

  虽没有点着酒精,不过怎么看,也比吹火星去点燃的概率大。

  大烟袋继续鼓足气吹,时不我与,也顾不得埋怨胖子。

  胖子被打得节节败退,眼瞧藤蔓就要落到他身上。

  大烟袋急了,干瘪的身体比鼓风箱还厉害,口水跟着一起喷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