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星辰争辉

更新时间:2017-08-17 19:07:2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321

胖子被藤蔓捆住一只手,气得一脚把大烟袋踹过去,“真是人老废物,胖爷吹给你看。”

  大烟袋帮胖子挡着藤蔓,胖子尽量拉长身体,对着还没熄灭的火星猛吹。

  吉人自有天相。他这一吹,并没有吹出惊天动地的气势。不过他这刚一松口,一阵山风就吹了过来。

  所谓清风徐来,风生水起,就是这个道理。

  火星一移,落在无色的酒精里,刷的一下,燃起淡蓝色火焰。

  燃起一点,转而就烧出一片。再加上有风,不消一分钟,整个魑鬼树就被炙热火焰包围,被烧得皮开肉绽。

  万物相生相克,别看魑鬼树坚硬如铁,但是最怕火攻。火刚一烧起,藤蔓就没了劲道,将胖子他们甩了出去。胖子将我拉到一边,等着看树妖遭天谴。

  火烧开了,魑鬼树越是挣扎,那些燃烧的酒精就沾得越多。

  魑鬼树的藤蔓在火中凄惨的舞动,情景像是有人把章鱼丢进火堆里。章鱼一边惨嚎,一边垂死伸出触手,然后在火中被烧焦,整个触手卷缩成一团,从空中无力垂下。

  胖子大呼痛快。而在胖子将我背过来时,大烟袋也抢救出他的烟杆。

  大烟袋那个热泪盈眶,咒骂魑鬼树,一边又捡了几粒金子。我看他是真有那个打算,回去弄个金烟杆玩玩。

  烧了大约半个小时,现在四周弥漫的不是白雾,而是黑色的浓烟。

  魑鬼树被彻底烧死,留下黝黑的残干,再也不能兴风作浪。胖子将我带到岸上,在一边修整,直到我醒来。

  “胖爷看了,这个湖不小,不过不深。现在白雾散得差不多,我们绕着湖一圈,看看那个金矿在哪?”

  “不是在水底下吗?”

  “没有,胖爷仔细找过。湖里的金子,也是被水冲进来的,不是金矿的位置。”

  这时候,几近干涸的湖面,传来一阵阵划水声。

  那声音,好似龙舟船队,几十个船桨一起划动才发出的声音。拨水声此起彼伏,一时听不出方向。

  “怎么,湖里还有船有人?”声音来自于湖水深处,胖子琢磨不定,拿出弩箭装填好。

  要说这里有人,恐怕没有。要说这里有鬼,我也不知道那些粽子算不算。没了开山刀,我将就着用掘土的工兵铲。这种德国货,一边能当锯子一边能当刀,用处还很多。

  胖子踩熄火堆,拿起手电,带着我们跑入林子里。听那划水声音,竟然冲着我们这边来。

  大山里的诡异我们见识过,不敢大意。

  下半夜,没了碍眼的白雾,整个山林十分亮堂。

  天空上,那个月亮就是一个大灯,即使没有电筒,也能看清楚一切。

  胖子关掉手电,我们半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岸头。

  浅浅的一层水荡漾开,湖里深处游出来一个东西。那玩意看上去很长,像是蛇,从深处游到浅滩,竟然要上岸。

  我屏住呼吸,看那玩意身上,冒着一股股邪气,即使隔着老远,心中都有些害怕。

  “这会不会是水怪哇?”大烟袋轻声吐了一句。

  “看着不大,会不会是蛇?”

  我果断地分析道,“不可能,你们看那玩意的动静,蛇可没有脚,划水声没这么大。”

  因为我眼睛最好,看得最清楚。那东西身上,两侧全是密密麻麻的脚或者鱼鳍。

  那玩意有甲壳,月光下闪闪发光,像是古将军身上的盔甲,连反的光都是刀锋一样的寒光。

  直到那东西上岸,我们才看清楚,竟然是只大蜈蚣!

  那个大头红彤彤的,如同一只血红灯笼。

  两只触角朝天排比,后面是一排排数不尽的步足,末梢是长枪一样锐利的尖角。一环套着一环的蜈蚣身,看着有种压抑的黑暗。上面还有青红的花纹,竟然是天生长在甲壳上的,异常威武。

  原来是五毒之一的蜈蚣,难怪这么邪气!

  我小时候被这东西咬过,从湖里游出来的,绝对是蜈蚣无疑。

  胖子经历的东西不少,大烟袋也是人老成精,两人也相继认出那是条蜈蚣,差点没咬到舌尖。

  要说蜈蚣,这没什么,农村经常有。

  端午前后,还需在家里洒雄黄石灰驱逐五毒。听说蜈蚣泡酒,还是一种名贵的药酒。

  一般大的蜈蚣,也就罢了。唯独眼前出现的这条,大到离谱,竟然有一米多长!

  旁的蜈蚣,长不过三十厘米,环不过二十节。而趴在岸头那只老蜈蚣,长过了一米,身体有七八十节,那一环环下面的步足,要有密集恐惧症的,估计得吓疯过去。

  我看得也是一阵恶心,不敢再去直视。

  胖子和大烟袋低下脑袋,不敢弄出声音。看那蜈蚣,趴在岸边不是冲着我们来,期望它弄完就走。这么大条蜈蚣,毒性肯定见血封喉。在山里面,人这两条腿,能跑得过百足龙?

  民间盛传,见着蜈蚣,先看头,有红头、青头、黑头三种。其中红头最毒,体积最大。据说国外有八十厘米的巨大红头蜈蚣,但是和这个一米多的身长比起来,那八十厘米只能说是它的徒子徒孙。

  这只老蜈蚣耀武扬威的在岸上来回爬动,几百只步足插在地面,地面就整齐的出现一排长孔。

  这东西,太吓人了,完全违背了正常情况。我细一看蜈蚣的大红头,红头晶莹剔透,甚至能看见内部的肉。最重要的,是蜈蚣头上,竟然有两个凸起。

  只听说蟒修炼到一定程度,能有两个肉包出来,渡过天劫,肉包就成了龙角。

  可我没听说蜈蚣也能长这玩意。如此硕大一条,它活了多少年?

  我们三人都怕这东西,悄悄连走带爬,远离了湖面。走出几十米外,才敢停下来,在远处张望。

  “这里邪门,才出个树妖,又来个蜈蚣怪。听说天材地宝附近,都有灵物拱卫,莫非这只蜈蚣,就在金矿或者古墓内修炼?”

  那玩意瘆得慌,胖子一擦额头毛汗。刚才他差点没忍住用弩箭射杀那只蜈蚣怪。

  “有可能,这真是成了精怪的蜈蚣,怕是不久后,就能渡劫了。你们看那体型和甲壳上的图案,那祖宗,还修出了龙角。可能活了几年前才有这道行!”

  大烟袋也是后怕不已。

  这种蜈蚣,已经不能说是蜈蚣精,得叫仙。

  虽没过天劫,也算地仙,几千年的道行,能甩刚才那树妖几十条街。

  “真这么邪门?”

  “那还有假?那蜈蚣仙身上几十节,不是每一节都有花纹。那种花纹,是自身道行的表现,等全身布满花纹,那只蜈蚣就算修成正果!”大烟袋说得津津有味。

  也是,民间传说还真是这么说的。有些事还真就这么邪门,由不得人不信。只是这山中究竟藏了何等东西,能让活不过十年的蜈蚣活几千年?

  “胖爷不关心这个,但是万一这位大仙就在我们要去的金矿里,我们怎么办?”

  “这...那一身蜈蚣甲天造地淬,就是洪武大炮来了也没辙,不过……”大烟袋略捋胡须,说得飘飘欲仙。

  这是说故事人都有的毛病,叫故弄玄虚,说到关键的地方就停,能把人憋死。

  我当然急了,有办法你不吐出来?胖子更急,胳膊肘一夹,把大烟袋夹过来,愣是扯下大烟袋为数不多的几根胡须。疼得大烟袋老脸一扭曲,活脱一张用了十年以上的废布。

  “怎么,老烟袋你是哪卡着了,信不信胖爷拉你喂蜈蚣?”

  “不,我就是沉思一下,组织一下话。”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们看,今晚月亮又大又圆。天地乾坤,上为阴下为阳。蜈蚣属阴寒,要成气候,就得吸收月光。我听那些走江湖的说,凡是妖物体内,修炼到八百年以上,就有一颗内丹,和道家的金丹差不多。那里面,储存妖精的道行,你们看今晚的月亮……”

  抬头一看,今晚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明月挂在树梢之中,月光照亮整个山林。

  “你的意思是,那蜈蚣待会要吐内丹出来修炼,我们把内丹抢了?”胖子跃跃欲试,对那个内丹很有兴趣。

  “别别,一靠近,那只蜈蚣仙就会收起内丹,满山追着你咬。我是这么想的,内丹一旦被蜈蚣仙放出来吸收月光,那蜈蚣仙的道行,也就在那段时间最弱。我们不是有弓弩吗?虽然射不死它,好歹也能趁它虚重伤它,这样对我们也构不成威胁。”

  “果然是奸商啊,这招毒。行,胖爷就看看这只老妖精怎么个吐丹法,那内丹值钱吧?”

  “这个,还真没人卖过,人拿着也不敢吃啊。说着是内丹,不过是精怪山灵凝聚出来的,和人身上的胆结石一样!”

  说起蜈蚣仙和内丹,这故事在中国很有市场,据说在西晋后期,民间和宫廷之中,就出过一件事。

  这事半真半假,出自南北时期陶弘景的《真诰》。说是西晋太康八年,云南有一个医师,进到山中采药。云南的来历,也是有典故的。传说汉武帝外出,见天空中有彩云,于是派遣大臣前去追逐。大臣瞧见彩云落在山顶消失,山顶之南,就被称为云南。

  云南多奇珍草药,武帝司马炎注重琉璃丹方,于是命令各地进献丹药,炼制长生不老丹。

  医师在山中行走数日,夜晚迷失方向,见天空中北斗七星明亮,于是跟着星斗指引,来到一处山坳。山坳之中,有异样光芒发出,可比星辰。

  医师惊叹之余,潜入山坳,想要一窥究竟。见山坳之中匍匐着一条巨大蜈蚣,蜈蚣大张嘴巴,吐出一颗浑圆内丹,在月光下吸收天地精华。

  整个蜈蚣漆黑,盘动大足,能推开牛犊一样大的山石。

  医师不敢惊动蜈蚣,抬头看天,却看见天空中的北斗七星竟然多出一颗。

  仔细一数,多出的那一颗星星,竟然是山坳内的蜈蚣丹折射出来,能和星辰争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