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蜈蚣老妖

更新时间:2017-08-17 19:13:5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55

医师知道内丹是蜈蚣的宝物,也知道价值不菲。

  奈何蜈蚣谨慎,医师不敢靠近,只得远远瞻望。

  等到夜半,山坳里突然刮出一道旋风。风过之后,三只犀牛出现,合斗蜈蚣。蜈蚣天性凶猛,况且成精的蜈蚣,体内剧毒能荼毒千里。三只犀牛被蜈蚣杀得大败,仓惶逃离山坳。

  修炼成气候的妖精,体内都会用精血和神魂凝聚一颗内丹,据说这和道家的龟息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颗内丹,不亚于人仙的金丹。

  蜈蚣吐内丹吸月光,自然引得山中野兽侧目。

  不过蜈蚣道行极高,医师进退两难,正想罢手离去,却看见山坳里再次冲出几头大象。

  大象四足如天柱,浩浩荡荡的踢踩硕长的蜈蚣。蜈蚣虽然修成了道行,奈何内丹在外,不能与大象争斗。结果象鼻一卷,一只大象卷起内丹就跑。蜈蚣大怒,摆动千足,踢飞山中草木。化为一道迅猛的黑风,撕咬大象。

  医师手握弓箭,等待蜈蚣和大象的胜负。而远处的树林中,再次涌出大批飞鸟,裹挟了内丹。

  蜈蚣想要追赶,只可惜没了内丹,蜈蚣就不能飞天,只能在地上爬行。

  医师见着机会,连忙追上飞鸟。等到日出东方,医师见那群飞鸟停在树上,一只彩色大鸟盘旋在众鸟之中,口中含着拇指浑圆的丹丸,正是蜈蚣精丢失的那颗千年内丹!

  内丹赤红,晶莹剔透,比最名贵的珍珠还璀璨。

  医师见了,贪从心生,用弓箭射杀了彩色大鸟。

  其余飞鸟连忙逃窜飞散,留下珍贵的蜈蚣内丹。

  医师得了内丹,也不采药,急匆匆下山回家。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被云南的司政得知,以黄金买下。一路用千年紫檀木为匣,装着内丹,司政带着人手赶往洛阳,向司马炎献宝。

  听闻司政得到一颗千年精怪的内丹,司马炎招来宫中方士询问。方士建议用九龙真火淬炼内丹,再配上水银云英为药引。这样人就可以服用内丹,得到内丹饱经千年的精华。

  三个月之后,武帝司马炎暴毙洛阳,宫门内外爬满了各种蜈蚣。据说在宫廷内,年幼的太子司马衷被一只红头蜈蚣咬中,高烧三日才退去。司马炎死后,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

  我估计陶弘景当时记录这件奇事的时候,目的是引申炼丹之道;人身不可能和精怪融合。

  陶弘景本人也是一个道士,痴迷炼制长生不老丹。

  不知道古人为什么相信仅凭一枚丹药就能得到长生。现在看来,是如此的荒诞事。不过在以前,这种事总是惹人深信不疑,让人怀疑,难道先秦时期,真有服丹修成仙人的实例?

  摆在我们眼前的这只蜈蚣,恐怕也是活了千年的老妖精。

  我对于那颗内丹没兴趣,可要是它挡在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我们还真不能当看不见。鬼知道这玩意会不会咬人。

  瞧个头,怕是吃人都没问题。

  那毒腺里的剧毒,一旦人被咬中,立马就会毙命!

  “大烟袋,胖爷看了半天,怎么就没看见传说中的内丹?”

  “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它亲戚。指不定是它吃多了,便秘上来消化消化!”

  “别扯嘴皮子,看,吐丹了!”

  月光斑驳下,那条赤血大蜈蚣盘卧岸头,一只巨大的棕红头颅抬起,头颅与地面呈现直角,高高仰抬上空。

  在微弱的光线下,我看见蜈蚣嘴里的腭牙。

  那一对黑色牙齿,能有半根食指长。瞅着那一口毛茸茸的嘴巴,都能隐约闻到一阵恶臭。

  摆动步足,老蜈蚣半身离地,像是给月亮磕头,从半空落下。

  这一甩,蜈蚣体内仿佛有什么玩意要跳出来,刺激得老蜈蚣卷紧身体,缩成一团。

  两根触头上下摆舞,嘶扯得嘴里,慢慢露出一点红光。

  随后红光扩大,彻底从蜈蚣嘴里喷出来,悬在空中。那一刹那,那种异色光芒,不逊于皎皎明月。

  一枚红色内丹在地上,一轮金饼在夜空,二者遥遥相对,交相辉映。

  吐出内丹之后,蜈蚣像是被人抽了筋骨,趴在地上不动,只是偶尔摆动步足,稍微折腾一下。

  这种情况,别说是我,哪怕大烟袋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如此阵仗!

  那颗内丹悬浮空中,大小不过小时候玩的玻璃珠。内丹表面上,带着一条条天然纹理,还伴随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我这鼻子一吸,感觉都能多活几天。

  大烟袋更是一脸的陶醉,手不由自主的朝内丹方向伸动。

  就连只爱冥器的胖子,那双黄豆眼睛也瞪得溜圆,就差把眼睛取下来挂在上面。

  “好,好宝贝!看内丹,这条地仙至少养了千年。虽说肉身凡胎消受不起仙家珍宝,可这上面的灵气足哇,要死的人舔一口,都能多活半年。”大烟袋打起歪主意,想要夺取这颗内丹。

  也是,这玩意比死沉死沉的冥器值钱多了。随便卖给那些怕死又有钱的富豪,就凭这个可与日月争辉的宝光,你说他是秦始皇炼的长生不老药,也有人信。

  “胖爷也琢磨是不是该拿这玩意。不过那个老蜈蚣很厉害,我们能克得住?

  “不一定。蜈蚣一般活不过十年,万物的寿命都是有定数的,能活这么久,肯定靠着山里面某样东西。我猜它和粽子差不多,我们把箭头沾点朱砂试试。就算它不死也没事,我大烟袋敢打赌,这条老怪不敢在大白天露脸。”

  大烟袋说得信誓旦旦,由不得我们不信。况且有这只蜈蚣在这,我们要干什么,还真不方便。胖子也下了狠心,不是因为大烟袋在旁鼓动,而是他也很想亲手摸一摸那内丹。

  那颗内丹,可是千年道行成形,未必不能活死人肉白骨。

  “先说好,胖爷看上那枚内丹了,不是因为钱。万一要是把这老妖精弄死了,内丹归我,出去了我背的金粒分给你们。”胖子不是吃独食的人,这人怎么说呢,脾气比较躁,而且心直口快。

  但是人绝对不坏,而且很重义气。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胖子如此失态,竟然真想和这个地仙抢一抢内丹?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行,朋友一场,帮你就是了。”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那是,不过那玩意名不副实,可千万别当丹药吞了。”

  “就你老话多,胖爷又不是吃货,没事你吞个给我瞧瞧?”

  胖子一抖身体,用沾了朱砂的箭镞瞄准那只老蜈蚣。

  看样子,他是认真的,非得得到那颗内丹不可。

  内丹氤氲,四周的月光好像全部被吸在上面。眼前都暗得很,唯独老蜈蚣那亮堂堂的,一节节环形躯体,看得人提不起勇气。

  说实在,身为五毒之一,蜈蚣的邪性,不比蛇少。

  况且是全长加起来近一个人高的蜈蚣,就是胖子也在努力吞口水。

  “哎呦,看着实在吓人,大烟袋,你说这朱砂克不克得住?”

  胖子心里也打鼓,还没按动弩箭,已经搞得他心惊肉跳。

  “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见,哎呀,你就凑合着打吧。就是弄不死,也不能让它出来祸害我们!”

  大烟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胖子在那边犹豫一阵,又抓耳挠腮,卡在那进退维谷。

  “行了,让我试试。”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一股勇气,竟然要单挑一只千年老蜈蚣。

  虽然我们隔着一定距离,不过蜈蚣有几百条腿,那只精怪要杀过来,也就几秒的事。只不过看胖子的神色,要这内丹似乎真的有用,作为朋友,也不能不帮。

  “你?得了吧,还是看胖爷的。”

  胖子信不过,欠抽的表情写在脸上。我突然升起一股感觉,是不是把这个死胖子踹出去给那蜈蚣加餐。指不定人家吃好了,内丹也能送我们一半。

  其实弩箭并不难用,至少操作起来,比弓箭更容易掌控。没人指点,自己摸索不出百发百中的弓箭技巧。不过要是将弓箭换成弩箭,其实稍加通理,就能无师自通,可以出师了。

  这也是我向胖子提出换人的原因。没想到这家伙还不领情。

  “那,你们退远点,胖爷准备动手。万一这畜生跑了也就算了,可要是……”

  “得得,把乌鸦嘴闭上,射哪里你知道吧?”

  “小同志瞧不起人是不是?胖爷以前在部队是玩枪的,打哪我能不知道?”

  胖子雄赳赳气昂昂,往日天不怕地不怕的神色又回到脸上。再一看那只老蜈蚣,充其量就是活得长一点。内丹在外,它就是个虚壳。

  “慢着,听说蜈蚣怕酒,我做两手准备。”大烟袋拿出一瓶纯酒精,打算一旦那蜈蚣杀过来,就拿嘴去喷那只蜈蚣。

  不过这个可是医用纯酒精,大烟袋细一琢磨,觉得人和畜生计较没意思,万一把自己灌醉呢?

  于是,他将酒精塞给我,说让我见机行事。

  我真是鄙视这个老不要脸的,他想出个馊主意,觉得不妥还拉上我?

  我勉强接过酒精,心说这是尊敬他一把年纪,要不然非得灌他几口不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