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恩恩怨怨

更新时间:2017-08-17 19:27:3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03

不过憋宝一行的人,最后还是被锦衣卫找到,虽说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不过刀架在脖子上,不干就是死。以前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于是,憋宝一行与倒斗一行在外八门决裂,憋宝人协助锦衣卫,大索天下倒斗之人,凡是有名有姓的,抓进诏狱没一个能活着出来。

  就这样,憋宝这行和东西南北盗墓四派结下死仇,双方互相火拼,闹得水火不容。

  后来天下大定,明成祖下令修建大报恩寺。

  竣工之后,大臣禀告,说塔顶欠缺一颗明珠。明成祖得知憋宝人手里世代相传一颗定风珠,于是派人索要。

  憋宝人拿不出来,于是遭到锦衣卫的清洗。

  朝廷、江湖上都混不下去,憋宝人死的死,改行的改行。由于当时郑和下西洋,南洋地区与中原腹地交流频繁,于是有些憋宝人远走南洋避难,顺便去寻求海中传说的鲛人。

  南洋有巫蛊,有降头,有邪术。憋宝人借着一双天眼两行本事,逐渐将憋宝秘传(有人说憋宝人的秘传源自茅山秘术令法)与南洋邪术融合,形成一套新的法术,不仅仅为骗术。清末有传言,有憋宝人能将身体藏在一只小花瓶里,躲过官府搜捕。

  在南洋摸爬滚打几十年,憋宝人又逐渐回到江湖之中。

  但是当年的仇恨,没这么容易消除。于是憋宝一行与倒斗一行的矛盾逐渐激烈,出现大规模火拼。其中北派摸金校尉,恨不得将憋宝一行食肉寝皮。

  原因据说是永乐年间,憋宝人协助朝廷索拿倒斗之人。当时明朝的首都在北京燕京,整个北方,是明朝军政的统治中心。

  所以说,在北方活动的摸金校尉倒了血霉。不仅仅被牵连诛杀了许多,就连历代祖传的圣物发丘印,也在那个时候被毁了两个。

  曹操当年设摸金校尉,发摸金符证明身份。摸金校尉之中,有三人统管。这三人,手中都有发丘印,上刻;天官赐福,百无禁忌。人称发丘中郎将。

  后来这三枚发丘印世代相传,是整个北派的圣物。

  凡是北方倒斗的,人人带着摸金符,自然供奉拥有发丘印的为祖师亲传。明朝初年,憋宝人协助朝廷大破摸金校尉,三枚发丘印,被捣毁两枚,只有一人侥幸逃离追杀,抢救出一枚发丘印。

  要说发丘印,不光光是它的历史地位。后汉书记载,曹操花了十年时间,才锻造出三枚发丘印。据说发丘印有两个拳头大,印玺四角为四象神兽,代表四面八方。发丘印外看为方形,实则是圆形,代表天圆地方的先秦理念。

  锻造发丘印时,曹操用天降的陨铁、两海中的龙火、地底千丈的寒泉、泰山之中的龙气,命能工巧匠花了十年时间才铸下三枚。再加上秘方失传,从古至今,摸金符的年份有高有底,唯独发丘印是独一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仿制出来。

  所以与各派的梁子中,憋宝人和摸金校尉的梁子最深,据说最大的一次火拼,发生在六几年的浙江。后来憋宝人逐渐消失,几乎听不到消息。渐渐的,外八行的憋宝行,也消失在世人的故事里。

  令人惊讶的是,没想到在深山之中的秦岭,还有一个憋宝人!

  这恐怕是憋宝一行硕果仅存的几位之一,再过几年,这种手艺就得失传了。

  也正因为祖辈的恩恩怨怨,那个憋宝人设计害我们也不足为奇。中国类似奇门遁甲的法术,不乏点纸为将的手法,看来对方是个老手,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免得在秦岭的山沟里翻船。

  “原来是那群断子绝孙的夯货,别让胖爷抓着,否则非得捏死他!”胖子狠狠咒骂了两句,也不知道那个憋宝人躲在哪个暗处。

  或是说就在不远处看我们的笑话?

  这时,砰砰两声,像是人的脚步声,却异常沉重。

  “还来?胖爷就看看你能玩什么花样!”胖子跳出房门,大堂内,站着一个人影,就这么半遮不掩杵在门口,面朝胖子。

  我和大烟袋跟着跑出去,虽说知道是纸人,不过光看那个样子,真是太吓人了,简直一具高度腐烂的活尸。比起上次看见的那个,这次更加清晰,也更加想让人作呕。

  “大烟袋,这也算奇门遁甲吧?”

  用比较理性的眼光看,这就是自黄帝时期就有的奇门遁甲。据说姜子牙韩信诸葛亮都会。

  “算,算是吧。”大烟袋明智的站在最后面,正所谓背冥器我来,打粽子你们去。

  这个道理,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怕个屁,看胖爷拍死它!”胖子举起工兵铲,那架势我见过,要一个活人挨这么一下,立马得蹬腿拔蜡。

  哐当一声,人影倒在地上,果然是一个半大不大的纸人,已经被胖子拍烂。

  那种模样,和烧给死人的童男童女差不多,胖子一力降十会,一铲子就把对方搞定。

  看来这玩意比奇门遁甲差远了,充其量就是吓吓人。要是对方铁了心冲过来,一个纸人可拦不住。

  “那个鳖孙,你有种的出来,看胖爷不弄死你!”胖子指着外面大骂,这次不仅仅有回声,似乎还有哼的一声。

  他耳朵尖,指着右边,“走,我们追。”

  “咳咳,我怎么听着像是左边传来的?”

  “我也是。”大烟袋赞同的说了句。

  “左边就左边,男左女右,快追,别让他跑了!”胖子掩饰脸上的尴尬,一脚踹开破烂的纸人。

  绕了一圈,我们竟然又来到石马村的那个祠堂里。

  这已经是第三次,还真是缘分。

  胖子跳进去,灵活的一甩工兵铲,朝着一个方向投过去。我看见一个人匆匆躲过飞来的工兵铲,竟然朝我这边跑过来。大烟袋很没义气的躲开,后来解释说是不给我添乱。

  我一看,横竖躲不过去,再说这人可阴了我们几次,不教训一下怎么行。我虽然不会功夫,拳脚还是有点架子的,先吼了一声给自己壮胆,随后我一把扯向那人的衣领,另外一拳打向对方的肚子。

  这招是在大学里别人教的,我试过一次,还很管用,如果落实,能把一个人放倒。

  本以为对方是个武林高手,我就打算缠住对方,等着胖子来就是。

  没想到对方脸比较长,我伸手一抓,衣领没抓着,反倒把对方的鼻梁给打了。那人也是弱得可以,竟然仰面朝天一倒,就摔在地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伸着手指有些如游在梦。难道小爷天生神力,一拳就能打倒一个人?

  胖子接踵而至,没有所谓的先礼后兵,趁着对方赖在地上,直接一个泰山压顶,如同一颗陨石飞流直下三千尺。

  不等我凝神,胖子的身躯已经砸在那人身上,就听见凄惨的一声,我看见那人脸上五官扭曲,整张脸都变形移位。

  胖子将那人压在地上后,抡圆胳膊左右开弓,朝着那人的脸上一通乱抽,耳光声此起彼伏的在祠堂里回响。

  等到胖子起来的时候,那人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趴在地上像一条死泥鳅,嘴里连声响都没有。

  “你不会把人给弄死了吧?”

  看着地上的人,恐怕他亲妈都未必认识他是谁。

  也是,遭了胖子这招泰山压顶还没变形的,的确可以自称老江湖。

  “胖爷下手很有分寸,再说胖爷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会和这些阿猫阿狗一般见识。”

  胖子意犹未尽,踹了那人两脚,见那人还不醒,双颊肥肉狠狠抖了抖,活脱一副大哥模样

  “没醒是吧,也行,深山老林里面,死个把人算个屁,我们把他拖后面埋了了事!”

  胖子还没弯腰动手,地上那人抬起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一个劲的哀求,“别别,各位好汉,我知道错了。”

  “错个屁,你之前玩我们的时候怎么没反省下?”胖子往当中一站,就是一堵人墙,光影子就比对方大一倍。

  黑压压一片,胖子拽起对方衣领,将那人半拖半拉的提起来,说是再给他见点红。

  看清那人的模样,是一张苦瓜脸,身材枯瘦,四肢像四根细竹竿,难怪这么不经打。

  我估计岁数,恐怕也有五十来岁,一张苦瓜脸刀削似的,两颊下陷凹凸,额头窄短。一双眼睛猥琐,耷拉着眼皮死灰无力。

  这人身穿老旧的中山装,上面全是淤泥烂叶,看上去比乞丐还惨。看来他在这里待了不少时间,这个金矿到现在还没被人引起注意,恐怕就和他那些邪法有关。

  “你这个老王八蛋,还敢阴你胖爷,狗日的,一副短命样还敢霸在这。来,胖爷今天给你开开瓢!”

  胖子这幅表情,标准的奸笑。那股强劲的气势,吓得那人四肢拖拽地上,整个脸都成了块放了半个月的老豆腐。

  “各位,有话好好说,各取所需,各取所需。”对方摇动那个光秃秃的脑门,脑门顶上没几根头发,像是一个被打了几百次掉完毛的羽毛球。

  其实无论是在江湖上混还是在地底下倒斗,都不能用真名。

  特别是倒斗的,据说用了真名,要是古墓里哪个死鬼没走,会缠着人一辈子。

  所以自古流传下的规矩,就是除家族兄弟之外,夹喇嘛一概以外号或家族排行称呼,不能直呼其名。

  比如胖子称呼我,就叫我小同志。

  胖子大烟袋他们,也一概没有用过真名,都是一个简单的代号。

  眼前这人,看那个突兀的癞子头,我们暂时称呼他为秃老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