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古庙干尸

更新时间:2017-08-21 13:16:2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1

铜铃声渐渐微弱,外面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一种预感。

  具体什么感觉说不上,只是莫名感觉心跳得厉害。

  地底十分黑暗,即使有手电,能看见的,不过只有一小点。我们三人背靠一起,那种孤独的死寂才略微驱散,不过我总觉得有什么玩意在盯着我们看。

  一双眼睛,两双眼睛。忽然是百双,千双。我像是掉入眼睛的世界,一眼望去,全是各种眼睛正瞪着我!

  我不敢闭眼,边上的胖子也呼喘得厉害。

  古庙外面,虽然没了蜈蚣,却多了一座座铁塔一样的黑影,将古庙包裹在里面。

  胖子用手电去照,又飞速将手电关闭。

  “外面,胖爷怎么看是一个个人?”

  地底的世界,是死人的世界,活人踏足这里,遇见些邪门的事不算稀奇。只不过胖子说有人。在地底下,这些“人”究竟是什么?

  “可别开玩笑,倒斗不怕鬼!”大烟袋给自己壮胆,把身上带的破烂全掏出来。

  满天神佛这么多,总有个下凡务实的。

  “好像还真是人,你们看那些衣服,像不像几十年前那种短打?”

  才经历过蜈蚣狂潮,别说那些人隔着我们还有几十米。哪怕现在他们冲到我跟前,我也懒得多动一下。

  “这恐怕不是粽子吧?胖爷倒了这么多斗,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看他们的打扮,你说像不像石马村的村民?”听秃老赖讲,石马村出过变故,大部分人都死在变故中。

  究其原因,恐怕不是那只千年蜈蚣仙干的,也和金矿无直接关系。

  我有种直觉,石马村的惊变,会不会和他们发现的古墓有关?

  古墓之上起村,这种葬法闻所未闻。非要解释起来,和死人同塌而眠,想想都能吓死人。

  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这座秦岭腹地的古墓,并没有守灵陵人的存在。

  这座古墓,像是从天上掉下来,无声无息的在秦岭扎根。可能后来石马村的祖先发现了此地的金矿,村子误打误撞,才修在古墓顶上。

  死人就是死人,还能站在庙外面杵着?

  那些人像是田里的稻草人,黑压压有上百个。人群中不曾发出一丁点声音,安静得仿佛他们就是空气。不过一脚踏入冥地,左右岂能太平。这些人,应该是死了才对!

  “还真是,不管哪朝哪代,反正不是活人便是,我看咱们还是小心点,别冲着了。”

  胖子拿出摸金符,给上头拜了拜,算是一种祈祷。大烟袋佯装镇定,说庙里这一圈是仙家地盘,那些就算做鬼了,也不敢进来。不看僧面看佛面,这里虽小,不过有真武大帝的泥像,有人保着,肯定没事。

  虽然是这么想的,四周的空气仍然冻得我发冷。那种阴森气,不仅仅是在外面,好像还盘旋在这座庙宇。

  “行了,他们愿意站在外面就站,胖爷打个盹。”胖子累了,他属于看不见或者不懂的,直接忽略不计。通俗来说,胖子不纠结任何事,如同自由的行者一样,他愿意走到哪,就到哪。行者是不会纠结身边的问题。

  大烟袋多疑,属于老狐狸一个。瞅着外面几百双眼睛对着你,换你你能睡?

  那些人不是活人,我隐约能看见,那些东西的衣服都褪色脱烂了。唯独那双眼睛,依旧有着黯淡光芒,像是骷髅头里冒出的鬼火。

  我站起来,本想再仔细瞧瞧那尊神像。

  不过等我再仔细打量这座古庙时,赫然发现,这里哪里是神仙的道场,分明就是鬼窟窿!

  供台上的真武神像已然不见,庙里一圈,凭空多出一圈高台。高台之上,供奉着一具具干尸。我往上面一看,干尸皮肤发黄,浑身缩小数倍,干巴巴的如同条大咸鱼。

  “这,鬼……”大烟袋没有说完,被胖子捂住嘴巴。

  外面,还有一群货真价实的死人。比起数量,庙里出现的这十来个,只能说是和风细雨。

  庙里出现的干尸没动静,我也没听见传说中咯吱咯吱的磨牙声,那些尸体也没有长毛。也是,这些尸体看似完好,实则骨头朽烂,关节经脉已经溶解,诈尸是不可能的事。

  这个世界,难以用所谓的科学解释。

  刚来的时候,这里明明就是一座普通的土地庙,供奉了一尊泥胎而已。

  一转眼的功夫,泥胎没了,凭空冒出十来具发黄干尸,绕着庙宇转了一圈。居高临下,这些干尸低着干瘪的死人头,对准下方的我们。就像人看着老鼠一样,溃烂不全的尸脸,竟然有种奇异的诡笑。

  胖子比较胆大,说撞邪了没事,几个死人尸体,死了都这样。

  胖子一边岔开话题,并且拿出吃饭的家伙事。有朱砂和糯米,全是克古墓粽子的。

  将朱砂调开,胖子让我和大烟袋用手指沾点朱砂,点在那些尸体的三把火位置。他自己则在四周画上朱砂圈,说是防止这些死人捣鬼。

  三把火,就是人身的三昧真火。听说以前有人下楚灵王墓,墓里有吹魂鬼,三阵风一吹,吸走人身真火。凡是下去的,愣是没一个能出来。后来就有人用点三火的方式,在两肩和眉心点上朱砂红印,以免真火被鬼抽走。

  据说这种习俗,来源于憋宝一行克制人参精的土方法。点住三火,以免这里的死鬼有哪个没死绝的闹事。

  大烟袋站在原地,脚下生胶水,不管胖子怎么叫都不动。最后胖子无奈,丢出朱砂笔,“怕个屁,你死了还没它重。胖爷和小同志来点,你画朱砂圈!”

  他怕我又临阵脱逃,总要抓个人下水才舒服,于是问道:“胖爷才高中毕业,你一个大学生不怕这玩意吧?”

  “当然不怕,你也不想想我是学考古的。”我是活要面子死受罪,虽然有种要临阵脱逃的感觉。后来一想,算了,点就点,大不了一会诈尸,把大烟袋拉过来当人肉盾牌。

  朱砂笔只有一杆,我和胖子用手指沾朱砂,去点那些干尸身上的三处真火位置。

  还必须是用中指点,据说中指阳气足,震慑得住。说迷信也好封建也罢,这些都是倒斗行里的老规矩。

  胖子这种体胖心宽粗线条的人,也得老实遵循一代代的传承。

  “看见没,真是白活了几十岁,一个个死人你怕个鸟。”面对胖子的话,大烟袋坚决不开腔。这是大烟袋做人的哲学,叫枪打出头鸟。这个老奸商,从来不会敢为天下先。

  我用沾了朱砂的中指点那些死人,生怕这死人死了不安生,还能起来咬我一口。点朱砂的时候,我牢牢看着死人手上的指甲,恨不得把它里里外外全看穿。

  偶尔遇见个留了长指甲的,那段时间我憋着呼吸,手都要吓断。

  以前留指甲,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代表自己不是体力劳动者。我也有留指甲的习惯。现在可好,看见长指甲我就发憷,偶尔遇见个长的,指甲比手指长,都弯曲成一个半圆。

  所幸这些死人比较安稳,点了一圈朱砂,也没有起来扑人的。

  大烟袋这个老混蛋,画完朱砂圈,见我们趟雷没诈尸,屁颠屁颠要来帮忙。

  结果这老头看似胆小如鼠,浑身没有二两肉。没想到下手却没轻没重,一根金刚指一杵,没给干尸点着朱砂,却把别人的头给戳了下来。

  这些干尸比烂木头还脆,估计纸人都比它们坚硬。大烟袋不知道这些,一时收不住力气。等我反应过来,一个圆鼓鼓的尸头已经从干尸肩上脱落,囫囵一圈滚在地上,还在打转。

  “哎呀,有怪莫怪!”大烟袋随意拜了拜,知道不会诈尸后,这老头的胆大了很多。

  这十来具干尸,头戴庄子巾,身着八卦道袍,手持一杆老木拂尘。好一派道家先师,至善高人的打扮!

  可以这么说,瞧这十来具干尸的形体样貌,应该是明朝时期的道士。

  难道这个墓主人信道,死了还拉十几个道士陪葬?

  这个庙,还有出现的道士干尸,都是明朝的产物。如此看来,这里是古墓的一部分。然而地脉的广阔和复杂远超地面结构,这么大一片地方,那座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古墓,究竟在哪?

  掉下去的人头还在旋转,庄子巾落在一边,人头边转边绕到正中。

  可能是死得太久,头皮虽然完好,头发的毛囊却已经枯萎。人头在地上一转,一圈圈灰尘满布的头发就跟着散落。我这看去,就像有人拆了一柄拂尘。

  奇怪啊,人头底下有油不成,转了这么久也不停?

  这明显不对劲,难道大烟袋好巧不巧,真的把道士的阴魂给惹了上来?

  人头还在飞速旋转,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那一圈圈转得我头晕目眩,根本看不清人头的表情。不过,人头一定有表情,指不定那个道士的鬼魂,就在上面!

  我立即和身后的干尸拉开距离,暗骂大烟袋多事。

  这下可好,外面还有上百个非人是鬼的粽子,这里面就先闹起来了。瞧情况,分明是阴魂不散。

  就在人头在地上转得和一个大号陀螺差不多,几乎要飞起来,可吓得大烟袋站立不稳,差点没把身后的干尸全拆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