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洪武大炮

更新时间:2017-08-21 13:45:0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71

“依我之见,古墓就在这条黄金矿脉之中。这些石马村村民,恐怕就是打开了古墓,才死于非命。现在外面有干麂子压着,我们冲不出去,必须先找着古墓,或许古墓之中,另外有路。”这不是我瞎说。

  大的古墓,那是讲究风水格局和配置。例如,这座不知名的庙宇,很可能就是古墓风水的一种形式。

  以前为了求一块风水宝地,光找着还不行,得配合时辰八字。

  有些人提前死了,还得停尸小半年,等着时辰到了,抬棺材的人身穿蓝衣,头顶纸帽子。再由一生福广的女人在棺材前面开道,经过一路稀奇古怪的仪式,这块宝地才算有名有姓有主。

  依照我们能掌控的,聚齐五行是关键。而且看这些陪葬的道士,墓主人应该笃信道家,用五行之法入葬,合情合理。

  况且有地宫的话,通常不止一条路进入古墓。

  古墓之中藏有虚位,甚至能从地面直接挖坑入冥殿。

  分金定穴,其实找的就是墓地的宝穴。

  能把宝穴找着,一路下去都没有机关。这个宝穴,相当于给古墓疏通龙气的口子,是整个古墓最安全也是最坚固的部分,连接着主棺。通常这个虚位,就在棺材下面压着。

  如果能抵达主墓室,指不定我们就能走虚位出去,也不用和这些干麂子硬碰。

  “那照你的意思,我们上哪去弄这么土?”

  “干麂子由地气滋养,生于金矿,算是半金半土。关键是怎么弄死几个干麂子。,”

  “要弄死还不简单,看胖爷用弩箭射死两个!”胖子有十足把握。

  “这些又不是活人,你打算打哪点能打死?只有像对付粽子那样,最好把整个脊骨给它卸下来。”这就有些难了,胖子不信,嗖嗖两箭过去。

  那些干麂子晃都不晃。箭镞虽然扎进去,干麂子愣是屁都不放一个。

  “莫非派个不怕死的,上去砍两个?”

  胖子说着看向大烟袋,不过只要大烟袋老年痴呆没有提前来,估计他是不愿意去的。

  胖子就是胖子,鬼主意是多。打不起大烟袋的主意,胖子在庙里转了一圈,打算找点东西利用一下。不知怎么,胖子一眼看中那门洪武大炮。

  洪武大炮的威力是大,铜墙铁壁也能轰个坑。一般的血肉之躯,一枚实心炮弹过去,能把十几个人的身体扯碎。要拿来对付干麂子,不是问题。

  那门洪武大炮保存还算完好,炮架边还有木箱,里面有几枚实心铅弹和火药。这玩意放到古代,打谁不是打?大炮虽然笨重,要固定着打死目标,一炮能死一茬。

  “胖子,你要用大炮?”

  “当然,这一炮下去,那条蜈蚣仙也得落荒而逃,打几个干麂子还不是小问题?”

  “你会用这种老古董?”

  这玩意的岁数,比大烟袋的太爷爷都大,现在博物馆里摆的,还是复制品。要真用这玩意,要是使差了,干麂子没死,我们得先被炸上天。看大烟袋的表情,面对不靠谱的胖子,他心里也没底。

  “不会打还不能琢磨?不就是上实心弹填火药,原理胖爷都明白。”

  光论震慑力,这东西是牛。可要是说起操作,胖子真要人操心。

  为了安全,不能留胖子一个人捣鼓,我和大烟袋一起帮忙。

  大烟袋负责检查炮筒,看看还能不能用。我就检查一下火药。还好这里比较干燥,空气也不湿润。火药被牢牢包在牛皮纸里面,除去顶上几包有些潮,下面的还能凑合用。

  炮筒用生铁打造,几百年下来,腐蚀得不算厉害。打发一炮,不至于炸膛。

  古代对于军械这些东西制作要求很严,不存在偷工减料的情况。时隔五六百年,能放一炮古老的洪武大炮,想想心跳都有些加快。

  胖子快刀斩乱麻,先填弹加火药。没有引线,随便找了根棉线代替。酒精在对付蜈蚣狂潮的时候被倒光,胖子在地上擦了擦,最后只能干烧棉线,往上面抖了点火药完事。

  “你们两个准备好没,躲远点,万一炸膛呢?”

  胖子对这个几百年前的火炮也吃不准。要他玩枪还行,打.炮这么有技术和高难度的,胖子是人生第一次。

  四周都是那些道士干尸,我蹲在地上,想离那些干尸远点。说不准哪个死人头再掉一只蜈蚣出来,冷不丁咬我一口,那我也太倒霉了。

  捂住耳朵,我和大烟袋准备好,示意胖子那开始。

  古代的火器说不准有多厉害,唐末,就有火药运用于战争。早期的火器威力不算大,特别是士兵穿着铁甲,原始的铁铅弹根本打不穿。不过火器发射的一瞬间,那种气势的确很大。庙里能容身的地方很少,我尽量避远,免得被震伤耳膜。

  “准备好了?胖爷,胖爷点了。”胖子用打火机一扫,沾着火药的棉线飞速燃烧。

  一条绚烂的火龙时大时小,盘旋在洪武大炮上,竟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气魄。

  看着棉线要燃进去,胖子终于小跑过来,屁股一扭,将大烟袋挤开。大烟袋差点没飞出去,吓得他赶忙挤进来,头顶几乎贴着干尸。

  火龙被吞进炮管中,久久没有动静,也没有预料里的气吞山河。

  洪武大炮,竟然哑火了?

  我松开捂紧的耳朵,埋怨的看了胖子一眼。胖子说可能是火药潮了,把背包砸在炮管上,也不见动静。

  还真是熄了,古代的东西就是不靠谱。

  胖子围过去,摸了摸炮管,说可能是火药问题,掏出来研究研究。

  我拉开胖子,让他多等一会。这门洪武大炮再老旧,杀伤力还是有的。点个火炮熄了都不能捡,何况是一门大炮哑火。

  没了个几分钟等火星全灭了,也只有胖子敢急匆匆的要去动。

  我刚把胖子拉开,轰隆一声,一道绚烂的火光几乎把我刺瞎。眼前一片明亮,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急于要看清楚,却发现眼睛出现暴盲,缓了十几秒,才能看见点模糊的黑影在眼中乱飞。

  刚才那道火光,似乎是从炮口里喷出来的!

  那一阵,犹如天崩地裂,感觉有个鱼雷就在我耳朵里爆炸。耳膜一疼,太阳穴仿佛被人重击。脑袋以下,半个身子都麻了。那气势,砸得我喘不过气,连空气都凝滞。

  千云翻滚乾坤动,猛虎咆哮震山野!

  那一声,连胖子都倒退失足,拉着我摔在地上。也没感觉疼,因为我整个人都蒙了,神经都麻木,完全感觉不到。那种天公威怒,雷声暴响的动静。我隔得近,又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整条神经差点被惊吓扯断。

  迷糊之中,感觉胖子说了什么,嘴巴一个劲动,耳朵却听不清楚。

  后来,大脑才开机,想起是洪武大炮打出去了。一摸鼻尖,连鼻血都涌出来,舌头都尝不出味。

  头顶一下子空旷。抬头一看,原来是炮口调高,铅弹飞出去,竟然把古庙前檐打得稀烂。整个严严实实的古庙被开了天窗,半个庙宇,都暴露在外面。

  炮口昂首齐吼,冲出一米长的火光。

  随后,炮弹飞出,天地动摇,轰隆一声,在干麂子群中炸开了锅。远处如同冒起一股喷泉,碎石泥沙一起被卷到空中,余威如同一把铁扫帚,扫得干麂子尸骨无存。

  刹那间,整个地底都在崩塌。

  等到烟尘散去,地面如同蜘蛛网裂开,形成异常清晰的碎缝。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干麂子,都跑没影。

  刚才一炮落下,四周的干麂子都被拔草一般连根拔起,卷到天上,落下来砸翻一片。

  干麂子果然只靠着地气存活。气浪一掀,干麂子连尸首都没留下,只留下一地残秽。

  听大烟袋说,胖子因为我捡了条命,我们托祖师爷的福没被小鬼拉去。

  要是刚才胖子把头伸到炮口那,可以肯定,现在我正看着半截胖子在那伤心。

  我们隔得近,没防备被这么一震,都没办法站起来。

  大烟袋说,点大炮,站在后面点,纯粹的找死。以前发射大炮,士兵都是拿长火把点,隔着大炮的后坐力老远,两边都不会站人。也幸好这是门洪武大炮不是红衣大炮。

  听说明后期的红衣大炮,人站在后面,后坐力能把人直接震死。

  “神啊,这门大炮威力足,不像是一般的臼炮。”

  “啥意思?”胖子在那掏着耳朵。

  “根据明史记载,洪武大炮高于明初铜铳,全长一米左右,通身有三道环箍。可是你们看这门火炮的威力,还有外形和尺寸,包括精细度,要高于洪武大炮。而且墓主人为了隐晦,上面只刻了臼炮二字。不过依我看,这门大炮是明朝中期的产物。”大烟袋作为移动的百科全书,分析起火炮,也是头头是道。

  反正就一句话,这门火炮出现的时间还要比洪武大炮晚。也就是说,这个墓是明朝的跑不了,只不过时间应该在中期甚至晚期。

  开始我还猜测这墓暗藏玄机,会不会是那位号称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刘基。

  不过现在看来,时间对不上。难道明朝中叶乃至后期,也有什么奇人异士,而且还信道?

  “管这么多干嘛,发个死人财,胖爷管他哪家哪户蹦出的……”

  胖子还没说完,我的身体向下沉了几分。

  低头一看,整个古墓的地面,竟然出现龟裂。而且裂痕越来越大,到了快要把人装进去的地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