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水银童子尸

更新时间:2017-08-21 13:50:1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9

不等我们跑,整个地面塌陷,连着人带着炮,全部掉了进去。

  还好庙顶没塌,只是地面下陷进去。不然我们非得被破木烂瓦砸死。

  一阵轰乱之后,大约向下跌了三四米,不过一秒后,我摔在洪武大炮上,差点把胃都吐出来。

  等我缓过来,发现自己掉入一条墓道里,大烟袋也在旁边,唯独不见胖子的身影。

  随着我们掉下来的砖石不多,应该盖不住胖子的身躯。“胖子?”我边吼边翻,连大烟袋都醒了,就是听不见胖子吱声。

  奇怪,这胖子究竟跑哪去了?

  抬头向上一看,离上面有一段距离,也不见那胖子的影子。

  大烟袋瞧见墓道,说先走走看,万一是胖子有事离开了,到终点也能汇合。

  这胖子的心态我了解,若是之前没有找到古墓也就算了,他多半回去淘金。可现在古墓露了踪影,连墓道都出现,胖子肯定会前往古墓的冥殿开棺摸金。

  按照他的说法,见着古墓不挖,枉费了他摸金王子的名声。至于什么地仙墓,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不能尽信。

  这是货真价实的墓道,没想到古庙就修在墓道上面。

  这条墓道就没那么祥和,潮湿阴森暂且不说,四周的石壁缝隙还挂着一层枯苔,看上去十分老旧。我打开手电,浑浊的光线一下子照不到头,只能看见一扇流白的墓门,应该就在前面。就这么点距离,在黑暗的墓道内都不能一眼望尽,一种说不出的阴寒在这里发酵。

  这就是古墓的冰山一角?

  学了这么多年考古,当自己真的身处古墓中,第一的感觉,绝不是兴奋。

  就连古墓的空气,也混合着一种腐臭,活人绝对不喜欢这。

  大烟袋见着古墓,比见着媳妇还兴奋。那扇流白墓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冥器!

  不管怎么说,古墓的规格是有限定的,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帝,古墓的规建大致统一。这条墓道,是进入古墓的正道,以前是给殉葬的奴隶和修建古墓的工匠走的。这条道,也称冥道。因为地宫一旦封闭,墓道就不应该有活人踏足。

  所幸顶上的古庙位置好,掉下来的时候,我们绕开了古墓第一扇石门。现在穿过这道流白墓门,应该就能进入古墓的偏殿。

  打着手电过去,流白门不高,门底下还有几坨黑色的东西。

  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四具尸体,蜷缩身体蹲在门的两侧,竟然是两对男女童子!

  所谓童子,在古代一般指十岁以下的小孩。两对男女童子各自守卫左右两扇门,尸体栩栩如生,甚至能看见挂着灰尘的睫毛!给人的感觉,这些小孩好像就是睡着了,随时可能醒来。

  “这墓主人好狠,竟然是水银童子尸!”大烟袋惊叹的不是四条人命,而是这种手段。

  殉葬这事自古有之,恐怕从华夏第一座陵墓开始,到春秋战国时期,是人殉的高峰。天子王侯升天,携带战马牲畜殉葬,并且带着奴隶和小妾一起,作为陪葬的一小部分。这就是人殉制度。

  例如秦公一号大墓,就人殉了一百八十六人。

  到了后期,儒家文化的“仁”兴起。殉葬这事,被缩减了规模和影响,一般非皇族不能用。不过自古皇帝老儿升天,后宫里的妃嫔宫女,太监侍卫这些,少不了殉葬给皇帝拱卫陵墓。这也是孔子之所以说出;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原因。

  之前外面那两个石俑,估计就是石马村村民从古墓外面掏出来的。按照葬礼,没有人殉,就用石俑或者陶俑来代替。

  大烟袋虽然不直接倒斗,看过听过的却比我多多了。

  据他所说,上次有人在安徽倒了个清朝道台的墓。里面塞满了瓷器书画,还有两个被活活溢死陪葬的婢女。就倒在门边,连个棺材都不给。

  大烟袋之所以惊讶,是因为这是水银童子尸。它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殉葬而存在。

  这是墓主人对于胆敢擅闯此地的人设下的一种诅咒!而且是巫术的一种,非常恶毒。

  听大烟袋说,这种做法起源于春秋,选男女童子,把人活活用水银浸死,在关节和头顶插上死人骨刺。然后把童子尸打扮成新郎新娘,摆在墓门口。

  水银防腐,千年不坏。可是要制作水银尸,必须用活人。

  童子先天纯净,元阳尚存,所以那股怨气,比大人的厉害多了。把童子尸摆在墓门口,不仅仅是为了恐吓,传说童子尸的魂魄不会投胎,谁要侵扰古墓,就会日夜跟在对方身边。

  这种事不能不信,水银尸还好,万一是水银童子尸,还是穿着大红的婚服,那可真是害死人,师傅的棺材板都压不住。

  小孩的怨毒最厉害,被水银童子尸盯上,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现在要命的是,流白石门门口,就摆着水银童子尸,还是四个!

  这种阵容,由不得大烟袋不怕。这种东西,比厉鬼还凶,谁遇见谁遭殃。

  “就不能把尸体烧了?”看着这四具年幼的小孩尸体,我心中升起一股不舒服。

  “用水银灌的尸体,烧不掉。万一水银漏出来,我们还得受罪。”

  “算了,大门是朝内开,小心避着点就是。”我不信真有什么童子厉鬼。

  要真有,墓主人怕是第一个被报复的。所谓诅咒,多半是空穴来风的传闻。毕竟水银尸,看着的确让人心生敬畏。可真要说多厉害,怕是言不属实。

  这里是偏殿,门后没有自来石。

  时隔几百年,大门的开启并没有出现卡滞。我和大烟袋用力一推,流白大门就出现一条细微门缝。里面冷飕飕的,无尽的黑暗在里面扩散,许是存着什么野兽,要把人吞噬进去。

  渐渐地,大门开启足够一人进入的缝,大烟袋第一个溜进去,里面亮堂了不少。

  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偏殿,里面竟然没有路或者甬道,仿佛是单独存在的一间陪葬室。

  也没有想象中琳琅满目的冥器,三十来平米的单独空间,四周用巨型石条累积而成,并且用铁水灌死。如此密封,就连洪武大炮也轰不开。

  这个墓主人不按照常理出牌!

  一般而言,这种王公贵族级别的地宫,大多呈申字形结构。申字竖起的一竖,代表贯通地宫的甬道,中心的一点,一般就是冥殿,也是主棺位置。至于申字的四个角,则是配殿,也是偏殿,大多陪葬车马用具和小妾仆人之类。

  不过这个偏殿,地上连点煤炭渣也没有。空空荡荡的偏殿,白瞎一大块地方,中心摆了副楠木大棺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大烟袋说墓主人小气,或许是怕人盗,把冥器都放在棺材里。一敲棺材盖,声音还很洪闷,听着里面有不少东西。

  棺材里装的估计就是小妾之类地位比较低的人。

  这种身份,在整个家族里几乎没有话语权。要是先一步死在主子前头,或许还能择地安葬。遇见倒霉的,主子先死了,这些小妾就得被勒死装棺材里面,成为古墓的一部分。

  这种德国工兵铲不错,能一物多用,而且材质极好。胖子说过这是他专门托人买的,不是伪劣产品。

  铲子的一边比较薄,可以当刀子使,用这一边,可以撬开钉死的棺材钉。

  说干就干,我和大烟袋一人一边,兴致勃勃的将棺材钉起开。一枚枚钉子都有半尺长,楠木棺材被地宫里的晦气腐蚀,已经看不出原貌。里面的正主,多半不是正常死亡。光是撬两颗钉子,我都感觉脑门发热,身上又有股寒意附体。

  将十四枚棺材钉取出,我和大烟袋开始推棺材盖。

  不得不说,人死了,对自己最大方,能塞的都塞进墓里。就说这个楠木大棺材,躺两个半人(胖子算两个,大烟袋算半个)绝不是问题。棺材板都有寸厚,真真的原木实料!

  “你倒是用力啊!”我双手靠在棺材板上,两腿与地面呈六十度夹角,把体内的力气全用上了。棺材盖才死气沉沉的晃了一下。

  我很怀疑大烟袋这孙子是不是出工不出力,虽然看似表情狰狞,好像连脸上的力气都用上。不过这老头贼精,不能全信。

  推开一条缝,其余的就好办。怕有尸气冲出来,我和大烟袋拿出铁钩子,一边勾住推开的缝,然后跑到一边用绳子拉。

  棺材里面一般都会淤积尸气,刚一打开那味,能把人熏得遗臭万年,说不定还会感染尸毒。所以开棺摸金,是倒斗最凶险的一部分,一般都会远离棺材,给里面先透透气。

  棺材盖掉在地上,不等我欢呼一声,就听身后的墙壁内,传来轻微的机括声。那种声音,像是有什么金属互相扣住,清脆而短暂。

  机关!

  我和大烟袋第一时间没有迟钝,听见这动静,就知道遇上事了。

  在棺材上弄机关,这事不新鲜。例如,中山靖王墓,棺材内就有夹层,夹层里面存有弩箭。只要有人敢打开棺材,机括一扣,弩箭就会发射,把附近的人射死。

  只不过中山靖王墓时隔两千年,等到发掘出棺材的时候,机括烂得只剩几个挂箭羽的玉勾。

  奶奶个熊,这座明墓的水平很高,当年放置的防盗机关,如今启动,依旧转得顺顺溜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