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猫妇

更新时间:2017-08-25 18:33:3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0

这就是捆尸绳。

  中国人弄东西,都喜欢讨口彩,就连一根普普通通的一指粗麻绳,也得赋予一个光辉闪亮的名字。

  这东西一头捆在尸体的脖子上,说是僵尸的怨气,淤积在喉咙那才导致尸变。要是用捆尸绳扎住喉咙,粽子口中那口怨气就上下不能,自然免除了诈尸的可能性。

  把尸体的脖子套上,就用绳子拉出古墓,放到太阳下面暴晒。这在以前非常常见,有时候遇见狠的,还会把尸体倒挂树上,搜罗出尸体内塞七窍的玛瑙玉珠。

  胖子撑开捆尸绳,我则用工兵铲将素衣女尸的头撬起,方便胖子把绳子套进去。看女尸没反应,心说这位大妹子睡得很安详,待会别出事才好。

  捆尸绳一套进去,胖子立即朝后退,绳子一紧,死死勒在女尸的脖颈。是否是看错,女尸的脖子还很有韧性,皮肉都是完好洁白,不像是死了几百年的粽子。

  胖子将女尸从夹缝里拉出来,此时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阴风。那感觉,像是鬼喘气,风里都带着冰刀子,刷刷刮人骨头。我一打哆嗦,目光看向被拉出来的素衣女尸。

  这女尸身材矮小,四肢也很短。长长的头发拖曳,将整个脸全部遮住,看不清长啥样。

  那些头发,像是一盆紫菜。

  那股阴风一吹,紫菜就散开,露出一张不清不楚的脸。大烟袋心奇,以为女尸嘴里有宝物,于是打起手电要照。

  这一照可了不得,层层干头发之下,竟然是一张猫儿脸!

  我们三人看得真。那是一张人脸大小的猫脸,也有所谓的五官,牙齿缝,还有两颗猫牙吐出来。

  才见了半人蜈蚣尸,又见着猫儿女尸,这秦岭的风水究竟有多邪,怎么尽是些六道之外的怪物?

  刚才看得不仔细,仗着捆尸绳扎着女尸脖子,胖子忍不住又要去看。

  这和恐怖片差不多,明知道血腥吓人,不过眼睛却是收不住的。

  这一看,猫儿女尸的脸竟然又有些变化,说不出来,就感觉一个杀父仇人站在你面前笑,说不出的阴寒。

  大烟袋踹开脚下那些猫尸。

  这些尸体都已经朽烂,从上面掉下来,没一个全尸,都是比腊肉干还干的碎块。

  这么多猫死在这,不出幺蛾子都不可能。眼下这里风平浪静,恐怕不是这些猫儿死得瞑目,而是这些猫上的怨气,全发泄在女尸身上。

  被死猫气这么一冲,这具女尸才生出这种怪异模样。

  不等胖子放火一了百了,猫儿女尸一折腾,浑身竟然抖了一下,像是打摆子。

  这可不得了,看来猫儿女尸怨恨难平,这么多年都没去投胎。也难怪墓主人留下这么条小路,这里的小路道道,可比那些光明正大的毒箭机关还狠。

  “拉绳子。”

  我离得紧,胖子招呼一声,让我拉住捆尸绳的一头,把猫儿女尸的怨气堵住。

  我急忙跑到后面,使劲一拉。手上还很沉,沉甸甸的一头如同栓了头牛,女尸竟然一丝不动。

  这是被地气吸住!

  看着这里这么多猫儿干尸,虽然看不见,也能想象有千百双猫爪,将女尸抓住。

  “使劲拉,别松手。”我听了胖子的话,拔河一样,身体朝后倾斜。那具女尸勉强动了一下,脖子被拉开老长,唯独那双爪子扣住地面,与地面融得死死的。

  我想起来,猫的身体是可以收缩拉长,这点和人的骨骼不一样。埋了这么多年,女尸莫非已经成了猫儿的道行,脖子被拉长一尺,也不见得断。

  紫菜一样的头发抖落,猫一样的人脸彻底露出来。灰白的猫毛一撮密一撮稀,像是剃了个癞子头,整个猫脸上,恶毒的神色仰面挤压,方向正朝着我这。

  我看见那张脸,浑身一哆嗦,手上的力气稍微松了点。

  也就是那一点,猫儿女尸的嘴里,忽然喷出一口黑气。

  那股黑气浓稠如墨,悬浮在空中,也不见消散,反而有扩张的趋势。

  胖子见了,知道大事不妙,这具猫儿女尸,就要起来了!

  “小同志你撑着,胖爷想办法。”胖子将以前智商余额全部刷掉,激灵的四周看了看,相中那方一米古镜。

  镜子通灵不假,不然刚才,这具猫儿女尸也无法作妖。不过镜子守正,也能调节阴阳。听说东派的人倒斗,人手都要一面镜子护命。

  古镜刚才被我们撬在地上,胖子和大烟袋去搬,要我拉着绳子多僵持一会。

  被拉长的脖子开始往回收拢,我双手都被勒出一条条红印,磨破皮的疼,都开始渗血。不过也架不住猫儿女尸的力气,哪怕这具尸体从头到尾连手都没抬。

  不过光是那脖子合拢,就扯得我拉扯不住,一个劲向前去。

  我绷着马步,像是小学搞拔河比赛,浑身的重量都吊在绳子上。后仰的脑袋与地面,也就差一点就能挨着。

  咔嚓。

  猫儿女尸的脑袋合拢,整个脖子都没了,像是肩膀上直接长了颗猫头。

  猫头扭转九十度,从前面直勾勾看向我。随后女尸一起,僵硬如一个整体,直接从地面弹起来。

  我被突如其来这么一拉,整个人收不住力气,朝着女尸撞过去。那个猫头还没调转过去,阴勾的一双猫眼,看着我飞来。

  所幸猫儿女尸身材矮,我撞上去,结实的胸口正好撞在猫头上。那一下,身体像是被三轮车撞了一下,鼻子一闷,连血都喷出来。

  胸口也是一阵火辣辣的酸麻,恐怕闹了个软组织挫伤。

  铜的质量不小,别看是扁扁的这么薄薄的一面,一方铜镜也有百斤以上。

  胖子与大烟袋将铜镜抬起,正巧看见我撞在猫儿女尸身上。

  或许是刚刚诈尸,尸体的关节骨骼还没僵硬。虽然看着吓人,不过尸体和面团一样软。我被撞了个七荤八素,那具猫儿女尸也重新扑倒在地面。

  “让开。”胖子一甩胳膊,瞧那架势,是要将铜镜飞过来。

  我急忙打滚躲开,就听见身后被放了个大炮仗。

  等我一回头,胖子已经欺身压在铜镜上面,玩蹦蹦床似的,在上面跳舞。

  那具猫儿女尸厉害,旁人要是被铜镜甩着,百十来斤的力道,能将人脑浆挤出去。不过这具女尸已经死过一次,虽然被压着,依旧没散气。铜镜短小,只压着女尸躯干和头,将它的四肢露出来。

  远远看,就像一个缩头乌龟,只出了四肢不露面。胖子在上面压着,有这个大将军镇压,猫儿女尸一时翻腾不起,四肢朝地,开始飞快的挖刨。

  那种尖锐的声音,和猫爪子挠黑板如出一辙。猫儿女尸不仅仅有一张猫儿脸,四肢也成了猫形。那一双双猫爪,坚硬的矿石也能刨条杠。短短几分钟,地面已经出现四个海碗大小的坑。那具猫儿女尸也挣扎得越凶,快要压不住。

  “贼娘,压不住了,快进夹缝。”

  全靠胖子压制,猫儿女尸才没能掀开铜镜。胖子现在是武松打虎,上下不能,也不敢松劲。

  大烟袋得到胖子的首肯,欢快的往夹缝一钻,他人瘦得和耗子一样,转眼就没影。

  我递给胖子一把工兵铲,我则退到夹缝边,也好略作接应。

  胖子将他的弩机甩过来,要我装箭,他数一二三闪人,我先射那猫儿女尸一箭,给胖子点缓冲时间。

  弩机很好用,我装好之后,对准胖子那。胖子数到三,朝着一边飞扑过去。那块铜镜紧接着压过来,正好倒在胖子脚边。差点没把胖子的鼻涕吓喷。

  胖子看见黑影,就知道猫儿女尸起来了,壮起胆子一挥工兵铲,朝着女尸身上削去。随后工兵铲也不要了,胖子挤进夹缝,奈何肚子太大,进去的速度异常缓慢。

  “死胖子,快点!身上这么多油,不会挤点出来润滑。”

  “说得轻巧,诶诶,来了。”胖子卡在夹缝口,突然把脸侧过去,连皮都不要,硬生生挤进去。

  我一回头,猫儿女尸身上插着一把工兵铲,正杀向夹缝这。

  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猫儿女尸藏得好,连颈子都收回去,所以我打算射头,这样多少伤害能大点。

  没想到,猫儿女尸的猫头别在身后,正面看上去,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后脑勺,已经被压得稀烂,剩下一层薄膜粘着才没掉下来。

  这和预料中的有些出入,对着猫头一箭,弩机打偏,横穿在女尸肩膀上。

  我往后一跳,挤入夹缝里。没想到夹缝是天然的,根本没人清理过。脚下乱石多,我跳进来的时候没注意,结果一绊,把脚腕给扭了。

  这也算乐极生悲。还不等我反省,猫儿女尸也跳到夹缝口,侧着身体要进来。还好刚才那一箭射穿了女尸的肩膀,它现在一侧身体,肩膀那有箭羽挡住,一时挤不进夹缝。

  我把弩机丢向里面的胖子,要他赶快往里走。我则吊起受伤的脚,撑着两边的岩壁,往里一瘸一拐的移动。也就是大烟袋运气好,走得快,愣是毛都没掉。

  箭羽只是木质,被猫儿女尸强行折弯,猫儿女尸也顺利进入夹缝,朝着我咬来。

  咯吱一声,猫头扭转回来,猫血洒了我一身,差点没把我熏晕。

  那张猫脸早就被压烂,整个脸看不出什么形状,只有五六个血窟窿留在上面,时时还有尸血冒出,染红一大片地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