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阴山毛月亮

更新时间:2017-08-25 21:04:5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71

我被打得节节败退,血和自来水一样流。见着有个人倒地,上去就是一脚。那人捂着脸打滚,太师椅整个扣在他脑门上,转眼没了动静。

  咬着对方的肉,我专朝对方的要害打。按理说我一个读书人,应该很文雅才是。不知道是否是遗传,虽然我心里有些内向,其中骨子里总按压着一股暴戾之气。

  整个房子快要被我们拆了。胖子牙似铁钳,就要咬下对方一块肉。一双铁拳锤得对方呼呼叫疼,胖子朝那人的肚子打,打得对方快要吐胆汁才罢手。

  我连踢带踹,尽量不使自己失去战斗力。这种关键时候,我不能掉链子,免得把胖子影响到。

  强忍着手要断的感觉,背上死死挨了几下,肋骨也火烧的疼。捡起散架的木条,老子一定要把本弄回来!

  比起战斗,胖子那边更吓人。我是按照防御为主进行反击。胖子直接不管章法了,打得兴起,见人都打,专朝对方的头。

  等到对方被打蒙,胖子就拆对方的手指,把对方的手指一根根掰断。

  阴嘶鬼厉的声音在屋内回荡,一阵阵骨裂声,听得我都头皮发麻。

  不过,我和胖子也捞不着好,浑身都是淤伤裂口,稍微一动就疼。也就是大烟袋,稳坐中军帐,连衣服都没脏。

  “别看戏,把那王八蛋拦下,别让他跑了。”我双眼充血,扭打之中,看见门口一缩一缩的身影。都是那个陈四九干的好事!

  大烟袋终于硬起一把,要去拖门口的陈四九。

  他估计也看出来,陈四九就是个花架子,好对付。

  陈四九看手下被解决了大半,心恨应该带几十个小弟出来,根本不用闹到现在这种地步。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给他上。

  胖子见陈四九要开溜,掀翻桌子一盖,隔空打翻陈四九,让大烟袋捡了个便宜。

  胖子过来,被我打得半死的那人直接吓昏过去,不知道是真昏假昏。

  我和胖子互相一看,得,买的新衣服又白买了。这幅模样,比遇见粽子还惨,也算是天灾人祸所致。

  “走,胖爷把那畜生也解决了。”胖子不是吃亏的人,既然陈四九要充大头菜,地痞遇流氓,活该他倒霉。

  出去一看,陈四九还在外面,捂着腰半天没爬起来。大烟袋威风,回来的时候重新弄了根烟杆,烟锅还是金的。他正拿着新烟杆,在那美美抽烟,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

  陈四九见胖子,吓得他栗栗危惧,汗不敢出。

  胖子手上身上全是血,再加上脸上快要爆炸的青筋,活脱地府索命的厉鬼。

  这种模样,再加上陈四九看见胖子大发神威,那双滴血的眼睛,都快把瞳孔和眼球搅浑。

  “胖爷叫你黑吃黑,连老子摸金王子都不认识。”胖子发狠的教训着,他狠踹几脚,一摸身上,觉得不合算,于是蹲下,五指与陈四九的五指相扣。

  捏着对方的五指,胖子狠狠朝前面一扳,就听咔嚓几声。陈四九的五根手指,以一种正常人无法完成的角度,扭曲在后面,然后软软垂下。

  “哎呦,痛死我了。”陈四九眼泪鼻涕一大把,在地上乱蹭。

  我对这种人也不会怀慈悲心,上去补了两脚,也就和胖子出了城区。找个诊所略作包扎消毒,我和胖子脸上手上,都是纱布药包,仿佛是战场上下来的伤兵。

  唯独大烟袋,那叫一个健步如飞,一尘不染。

  回到店里,胖子开始拾缀东西,顺道打电话定火车票。

  “怎么,你这是要出国避难吗?”

  “开玩笑,就陈傻子那种货色,能唬得住你胖爷?这不是怕那白痴把事情闹大,万一被上面盯着了,我和大烟袋可是在局子挂了号,不得阴沟里翻船。”

  这倒也是,胖子和大烟袋的名字,在局子里还算略有薄名。

  要是陈四九回去想不通,这种人要来个鱼死网破,胖子和大烟袋得一起遭殃。以后我要是想他们了,还得跑吃皇粮的地方探望。

  “那你去哪,北上南下,东行西进。祖国的山山水水,有的是地方让你藏。”

  “胖爷要去内蒙,就是阴山附近,咱们一起,就当旅游。我和你说,不是吹,胖子在当地倍有面子,和老乡那叫一个熟。届时去了那,咱们吃羊肉喝奶酒,我顺道让牧民教你骑马。”胖子吹得那叫一个让人向往,连我都忍不住,心生一种和他一起远逃的冲动。

  “你人在燕京,还能这么有面子,能和内蒙人民拉上关系。”

  “那是,去不去?”

  一想到蒙古,那就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那种一望无际的草原风光,就是自由两个字的象征。

  那种场景,我只在电视里见过。如今听胖子这么一提,心里痒得不行。于是一口答应下,反正来回车费胖子报销,就当野一阵子。等回了蓉城,天天看见老爸那张棺材脸,我怕是没这么自在了。

  “大烟袋呢?”

  “去,去啊。早就听说草原人民热情好客,那烤得黄金羊脂外翻的烤全羊、别具草原风味的奶茶、奶皮子。啧啧,美得很,美得很。”

  大烟袋一捋下巴不多的羊角胡须,光说话已经变得晕晕乎乎。

  “好,收拾东西,明天早上的火车。在火车上,胖爷顺道和你们讲讲,当年胖爷在内蒙的事迹。这颗蜈蚣内丹,就是胖爷准备送给蒙古朋友的礼物。”

  千年蜈蚣的内丹,你要说它值钱,的确不能明码标价。

  那是因为没几个人能消受得起这种夺天造化的灵宝!

  这枚内丹,集秦岭龙气而生,收山河精粹而成。又被蜈蚣仙放在体内,用精血滋养,夜里又吸收天地阴阳二气。如此珍宝,胖子竟然舍得送人。

  莫不是这家伙在内蒙有什么旧情人之类,他拿这颗内丹当珍珠哄女人玩?

  内丹我看过,大小等于一颗玻璃珠,浑圆如玉,比走盘珠还饱满。放在鼻子尖一闻,还有一股下完雨后的青苔味。整颗内丹,白色中带着金色,还有些星星点点的闪光,如同点缀的明星。这种宝物拱手送人,死胖子转性了?

  我们出去住一晚,早上匆匆上了前往内蒙的火车。火车一路宛转北上,向着有些荒凉广袤的草原开去。

  近几年,内蒙古建设快速,至少外围一圈的大城市,已经十分具备现代化气息。至于它的腹地,大多数还处于半荒漠半草原的环境,其中依旧存在原始与现代并存的村庄,草原上还有不愿意转业的牧民。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古诗之中的阴山,就在内蒙腹地,一条横卧的盘龙山脉。从古至今,那里都是荒蛮之地,不说寸草不生,也是少有人活动。这几年旅游的有去那,早些年,那里只有原始的蒙古族人。

  胖子八年前去过,在火车上,他向我和大烟袋娓娓道来,说起当年的那事。

  八年前,胖子还年轻,没这幅大叔模样。

  胖子说他在队伍里退役,离了军队,又回到北京安家。胖子他爹那时候得了癌症,一家积蓄花光殆尽,还欠了一屁股债。后来胖子他爹去了,胖子过不了穷日子,就把生计放在倒斗上面。

  胖子祖上是正宗的摸金校尉,只不过干这种损阴德的行当,就和屠夫一样,不能连三代。

  也就是说,爷爷父亲儿子这三代,不能都吃倒斗这饭,否则要遭报应。两代人之后,得隔一辈。

  于是,胖子他爹就开了个收废品的铺子,帮忙打点零工养大胖子。

  胖子在家里翻了好一阵,才从母亲的陪嫁红木大箱里,找到爷爷尘封的摸金符。这是摸金校尉的信物,胖子家代代相传。除此之外,胖子还找到祖辈的摸金笔记,就相当于老一辈的日记,里面记录一些流水账和倒斗的知识。

  胖子才接触倒斗,可谓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虽然脖子上挂着摸金符,说实在,那时候的胖子,连盗洞都不知道怎么下铲子。

  胖子左来右去,决定先不倒斗,先去偷猎一把,这样能先把催债的人堵着。

  胖子这人,皮肉也娇贵,最怕冷。

  按理说他一身脂肪,比熊大衣还暖和。可胖子就不喜欢往冷的地方钻,听说东北那些地方,用盆水往天上泼。水从上面落下来,掉地上的时候,都成冰粒了。

  所以胖子没决定去长白山,而是把偷猎的地点,选在内蒙。

  内蒙好啊,天当被地当床,有马鹿獐子、盘羊金钱豹。那个社会,北京就稀奇野生动物的皮毛,扒下一件,都能顶人半年伙食钱。

  胖子想起一出是一出,不过他这人做事也果断,要是我,得瞻前顾后几天。胖子不一样,瞄准内蒙,一拍手,反正孤家寡人一个,去就去!

  胖子从黑市买了弩机,还买了能毒翻熊瞎子的毒药,拿了绳索干粮,年轻的胖子就踏上内蒙之旅。

  内蒙大,那年头交通不便,胖子不认识路,找了货车顺路,让人阴差阳错的,给带到了阴山。

  胖子白天睡觉,晚上活动,在山里面乱钻,希望遇见些野生动物,也好打牙祭。

  胖子回忆,他上阴山那晚,天昏昏,心慌慌,天空有个毛月亮。

  什么叫毛月亮?平时我们看月亮,那都只能看一半。偶尔遇见全月,月亮就和金饼一样黄亮。唯独这个毛月亮,像是人和月亮之间隔了一层毛玻璃。

  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天上的月亮长了一圈黄毛,只有暗淡的一团模糊气。

  民间传说,见着毛月亮,猫儿哭鬼儿笑,月光一照阴司绕道。

  意思就说,有毛月亮的晚上,就容易撞见邪事,连地府的阴差都不敢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