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白卷赌

更新时间:2015-10-19 10:57:21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71

“无字天书。”易小天傲然说道。

  “嗯?”林凡一愣,望向易小天的目光第一次变得凝重起来,显然没想到易小天居然是提出这样的赌局。

  “无字天书”在玄门中代表浩瀚虚无,放在高考上只会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交白卷,这种赌法在私下里也被称之为“白卷赌”。

  “易小天,你该不会脑子坏掉了吧,你真的确定要和我白卷赌?”

  “那是当然,怎么莫非你不敢了?还是你觉得自己的实力不足以驾驭白卷赌之中的更改气运的反噬?”

  “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林凡不屑一笑,心中却暗暗警惕,感觉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白卷赌在大明国玄门学子之间非常流行,一般用于各种各种入学考试,运用风水相术来改变自身气运,在考试中交白卷,用气运来影响评卷老师的判断,分高者胜。

  这种赌法随着时间的演变逐渐成熟和规范化,就连那些对风水一窍不通的老师也非常清楚,不过将高考这种改变人生命运的大事用来白卷赌的情况却不多见。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以高考来打白卷赌,基本上将“命”、“运”、“风水”都占全了,想要通过风水相术来左右考官的意见会变得非常困难,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命”和“运”是玄之又玄却又真实存在的东西,风水相师替旁人逆天改运本就很难,想要替自己改运更是难上艰难,所以易小天这话一出口,林凡便明白刚才的赌斗中易小天并没有显露真正的风水功底。

  “就算你刚才藏拙那又如何,就算是易老头来了我也不会畏惧分毫,既然你敢和我打白卷赌,到时候可不要哭鼻子。”林凡暗暗想到。

  其实白卷赌对林凡是有好处的,无论林凡前世多么优秀和博学,可想要在三、四个月内看完所有书籍并融会贯通在高考中考个高分还是很困难的。

  白卷赌最大的魅力在于一旦获得了考官的青睐便可以免试进入大学,这种赌法对于一些成绩不太好但风水相术不错的学子来说是一个天大的福音。

  “林凡,高考乃是关乎人一生的大事,无论是散人联盟还是其他各大风水组织对成员是否上过大学也看的至关重要,你到时候没考上大学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易小天一愣,显然没想到林凡居然会如此爽快的答应下来,只道是林凡死鸭子嘴硬在硬撑,嘲讽的说道。

  “对付那些阿猫阿猫我还是有信心的,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不过光赌没筹码却是不行,你可别告诉我还是拿石象湖来当赌注。”

  “如果我赢了的话,那么你就对着我磕头认错,然后将散人联盟的入门资格让给我,如果我输了的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少和我玩这一套,我大明国乃是法治社会,你这点小心思就休要再提的,如果我赢了也不要你做什么,你只需要光着上半身跪在城隍庙面对着我磕三个响头说一声我错了就行。”

  “你……混蛋!”

  林凡的话让易小天勃然大怒,表面上看这场赌斗是自己占便宜,似乎无论胜负自己都没啥损失,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整个青松镇的玄门江湖虽说不大却也不小,很多人都知道林纯阳和易大师之间的恩怨,如果易小天跪在城隍庙前给林凡磕头认错的话,那岂不是就等于打易大师的脸,日后易大师由如何在玄门混?

  “怎么?刚才是谁说要赌斗的,莫非现在就要反悔?”林凡嘲讽笑道。

  “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易小天一声冷笑,浑然没意识到自己的言谈举止都被林凡牵制着走。

  “这个等级的赌斗过于重大,光凭咱们口头约定可不成,必须形成契约。”林凡想了想,实在是信不过易小天的人品,补充说道。

  “那是自然,我还怕你到时候反悔呢,咱们这就写合同去公证处公正。”易小天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

  易小天可不怕林凡输了反悔,却怕自己输了丢面子,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招,反正郡城公证处那位是自家师兄,此番赌斗无论输赢主动权都在自己手中。

  可易小天的算盘打的不错,林凡又岂是省油的灯?易小天话说完林凡就冷笑起来:“少和我耍那些花花肠子,玄门中人比斗又何须公门的人来插手,这件事情既然是因为散人联盟而已,那就让盟使大人来当见证人好了。”

  “区区一点小事而已,又何必惊扰盟使他老人家,我看还是去公证处好了。”易小天心中有鬼自然不愿意让青松盟使介入,摇头坚定说道。

  “怎么,莫非老夫的面子还不如公证处那几个小家伙好使?”就当二人僵持谁也愿意退后一步的时候,伴随着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青松盟使和林纯阳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林凡,你没事吧,他们没打你吧?”梦瑶和王秋随后跟了上来,梦瑶担忧的说道。

  却原来在林凡被山鸡陈浩南带走后,不放心的梦瑶在王秋的带领下去了一趟城隍庙,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出戏。

  “小子见过盟使大人,见过林庙祝。”易小天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说道,心中有点郁闷,显然没想到如此小事居然将两尊大神都引了出来。

  “盟使大人说笑了,您既然已经开了尊口,那小徒和林兄弟子的赌斗,就有劳您老人家当公证人了。”后方传来一声爽朗笑声,易青云出现在众人面前。

  易青云和林纯阳师出同门,二人的风水相术本是不相伯仲,不过易青云善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凭借着满口胡诌坑蒙拐骗生意越做越大一直做到了郡城中,并有了“易大师”这个诨名。

  不过易青云却心知肚明自己在散人联盟的等级和林纯阳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正式风水师而已,严格儿就不是什么风水大师,自然不敢在青松盟使这样真正的风水大师面前自称大师。

  “抱歉,老夫和你不熟,‘兄’这个字万万当不起。”林纯阳原本笑眯眯的脸色忽然阴沉下来,鼻孔中一声冷哼冷冷说道。

  对此易青云也不以为意一脸淡然,林凡不由一声叹息,暗道就算自己老师的风水相术要强于易青云,恐怕这种喜怒言语于色的脾气也注定自己老师在仕途上没法和易青云这样的老狐狸相比。

  “既然你们双方都没有意见,那老夫就给林凡和易小天当白卷赌的公证人好了。”

  老道点了点头,语气忽然凌厉下来:“不过老夫丑话可要说在前头,这场赌斗是他二人的赌斗,任何人都不能够提供帮助,否则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是。”众人皆拜,易青云心中一凛,心中刚升起的一些小心思荡然无存。

  “好了,老夫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说完这句话后,老道乘坐自己的专车绝尘而去。

  “林老头,这盟使大人都离开了,你们师徒还不赶紧滚蛋,难不成还想让老夫用扫把赶你走不成?”盟使一走易青云顿时原形毕露,冷冷的望着林纯阳道。

  话音刚落,十几个膀大腰圆的混混呼啦啦的围了过来,一个个摩拳擦掌狰狞笑着,只待易青云一声令下便开揍。

  “你……你们。”林纯阳老好人一个,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气得胡子发抖怒不可遏,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小东西不要脸,老东西居然更不要脸,我今儿总算是长见识了。”就当易青云准备发号施令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循声望去,众人的目光锁定在林凡身上。

  “小子,你找死。”易青云人前人后都被人尊称一声大师,何曾被人骂过,闻言顿时大怒。

  “我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没大没小的,我骂的是老东西又不是你,你又不是东西急个啥?”

  扑哧——

  林凡的话让梦瑶忍俊不禁一笑,醒悟过来的易青云则是郁闷非常,暗道如果自己打林凡的话岂不是成了老东西,如果不打林凡的话又不是东西?这什么个事儿啊。

  “师傅,我……刚才和林凡打了个小赌,我输了,赌注是石象湖三个月的居住权。”易小天知道事情躲不过去,光棍的站出来支支吾吾说道。

  “混账东西。”

  啪——

  话音刚落,易青云气的一耳光甩在了易小天脸上,只觉老脸无光,自己本是当地主人想让林家师徒滚出去,却不料这里反而成了人家的地盘,该滚出去的反而成了自己。

  “王秋,送他们出去,我师傅喜欢清静,这要是被什么小虾小鱼打扰了清修可不是好事。”

  “好嘞林哥,易大师您请。”

  “哼!小辈休要猖狂,等高考之时我弟子定会让你输的体无完肤!”

  易青云吃瘪狼狈而走,这让和他争斗了几十年一直处于劣势的林纯阳心中大爽非常解气,不过很快林纯阳就皱眉担忧起来:“林凡,所谓过刚易折,今天你的表现固然不错却太强势了些,我怕高考之时易老头会使坏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