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沈家

更新时间:2015-10-26 14:00:3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43

九七年在类似青松镇这样的三线小城市开的起小轿车的人并不多,不过眼前这操着蜀州省府锦江郡口音的西服男开这种车就显得很一般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让林凡侧目的是这辆放在锦江郡毫不起眼的奥迪挂的居然是军队牌照,而且还是那种级别非常高的牌照。

  能够开的起这种车绝对是一方大佬,是那种跺一跺脚可以让万里河山为之颤抖风云变色的大人物,这个等级的大佬派人来请自己干什么?

  “我就是林凡,你们找我有事?”林凡见西服男对自己的态度恭敬的有点匪夷所思,而且印堂清澈并无歹意,不由愕然说道。

  “林凡先生如果您觉得方便的话,能和我们去一趟锦江郡吗,我家主人想要见您一面。”闻言西服男望向林凡的目光越发恭敬。

  “我正愁没钱买车票去锦江郡,没想到就有人开专车来接我了,不错不错。”林凡心中一乐,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西服男恭敬的打开车门让林凡上车,自己坐在驾驶位上一路轰油门飞驰电掣对红灯视若无睹,林凡这才明白这辆奥迪看似普通却是经过改造过的高级货,恐怕就算有人用枪也无法在车窗上留下痕迹。

  青松镇距离锦江郡并远,走高速不过两个半小时就到了,不过西服男下了绕城高速后并没有往市区驶去,而是沿着三环路开向市郊。

  “苏哥,你家主人到底是谁?莫非他住在都江郡?”眼见窗外青山绿水,街道两侧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林凡忍不住问道。

  都江郡分属锦江郡管辖,内有道家四大名山之一的青城山,是“三教合一”全真道的圣地。

  《正统道藏》、《道迹经》等古籍列天下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青城山位列第五洞天,号称天下第五山,林凡这一次出来游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去青城山寻道,却不料会以这种形式来此。

  “倒不是长住这里,这里是我家主人的祖宅所在地,林先生您叫我小苏就行了。”

  “咳。”

  望着眼前这名至少比自己大十岁的魁梧大汉,林凡张了张嘴终究没法将“小苏”这两个字喊出口。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奥迪在一处半山公寓前停了下来,从这里往下望去都江堰尽收眼底。

  上古之时水旱为祸哀鸿遍野,秦太守李冰遂主持修筑都江堰,让蜀州平原从此富泽天下,有了天府之国的美誉。

  按照风水相学的观点来看,都江堰山环水抱聚风藏气,沟渠呈现出太极两点循环不息,西北天门水源不断,乃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风水大阵。

  林凡刚下车就感觉到一大股生吉之气扑面而来让人非常舒坦,沈家人选此山建造别墅显然是受了高人指点。

  “林凡。”一道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名穿着黑色连衣裙踩着高跟鞋的少女走了过来。

  “我认识的人中,似乎并没有谁和小姐您这样高贵美丽,请问你怎么会认识我?”

  “嘻嘻,你还是那么会说话讨人喜欢,讨厌啦,你好我叫沈梦瑶,很高兴认识你林凡林先生。”

  “小丫头,你要找我直接来我家就是了嘛,何必搞这么大的排场。”

  真相至此终于大白,原来此间的主人居然是一个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人——和林凡同在一个大院的二楼邻居沈梦瑶。

  “梦瑶,那个文具盒是你让人送过来的吧?”林凡试探问道。

  “对啊,我不懂风水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我听王秋说你需要哪些材料,所以让小苏给你送过去了。”

  “咦,不对劲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缺少那些材料,而且你不懂风水又怎么会挑选出最合适的顶级材料,你背后是不是有高人指点?”

  对于沈梦瑶的家庭究竟和军方有什么背景林凡并不关心,让林凡感兴趣的是那个为自己挑选材料的那个人,此人在风水相术的造诣明显不俗,果能和他交流一番倒也不错。

  “你就是林凡?”不等梦瑶开口,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循声望去,一个穿着道袍气度不凡的老道出现眼前。

  “这位是我沈家的专用风水师张龙虎张大师,别墅的选址以及给你那些材料都是张大师操办的。”梦瑶解释说道。

  “原来是天师道的张大师,久仰久仰。”林凡肃然起敬,以“天一天师道”的拱手礼笑道。

  这倒不是说林凡认为张龙虎的风水相术有多么厉害,而是林凡没想到赫赫大名的张道陵张天师居然还有后人在世,林凡对张龙虎的敬仰准确来说是对玄学先贤张道陵致敬。

  汉时张道陵曾在青城山传道,其子张衡其孙张鲁这历史上有名的“三张”都曾在青城山第五洞天中闭关修炼,是以青城山从古到今一直流传着天师道的传说。

  后世林凡曾在青城山停留数日,将前后两山都走了个遍,可惜这里早就被开发成满是铜臭味的旅游胜地,哪里还有什么玄学传承可言?

  张龙虎自然不知道林凡心中所想,只道是林凡被自己的名气所震,张龙虎在蜀州名气极大平日里很少出手,常人想见他一面都很困难,如果不是因为早年曾被沈家老爷子所救,张龙虎是绝对不会屈身在沈家当专属风水师的。

  “小小年纪便能成为见习风水师也算难得,可惜做事鲁莽日后成就注定有限,老夫观你眉心有福禄之气,若是经商或能有所成就。”

  张龙虎这一番话看似在勉励林凡,潜台词却是嘲讽林凡学艺不精不自量力,连带着将林凡的师傅林纯阳也给骂进去了。

  风水相师大都是气血旺盛火气大的主儿,林凡一听这话就火了,这张龙虎横竖看自己都不顺眼,自己似乎和他没什么仇怨吧?

  “杜甫曰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张大师可知这是何意?”

  “此诗明显上是作者触景生情大法感概,实际上说的是锦江流水挟着蓬勃春色从天地边际汹涌而来,玉垒山上浮云飘忽起灭,作者这是在感概锦江和玉垒山勾连交错,和天地融为一体,构建出那风云八方风水阵。”

  “张大师不愧是天师道的杰出传人,小子佩服佩服,那请问这风云八方风水阵的阵眼在哪里?生门在何方位?死门又当如何破解?”

  “这……”

  林凡一番话问的张龙虎哑口无言,这倒是不是说张龙虎学艺不精,而是因为从古到今从未有人真正见过什么“风云八方大阵”。

  此阵法是大明国玄门先贤,全真道龙门派中兴之祖王常月在晚年提出来的猜测罢了,此阵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一个问题,鬼知道此阵的阵眼在哪里,至于生死两门则更加操0蛋了。

  “原来是个老骗子。”

  一听这话林凡乐了,身为一名风水相术而感受不到天地灵气的存在是为庸才也,看来天师派的传承到九七年已经断绝了,眼前的张龙虎充其量也就是对道家典籍有点研究能说会道罢了。

  “我若是能找到阵眼和生死两门所在,不知道是否还是大师口中所谓的成就有限?”

  “笑话,风云八法阵法本就是杜撰之物,你若真能找出来那你又岂止是成就有限?那你的风水相术自然比老夫还强上一筹。”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张龙虎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有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张龙望了望林凡年轻过分的脸一声嗤笑,暗道自己可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过惯了有点疑神疑鬼了,区区一个乡镇走出来的小辈又岂是自己对手?

  “来人,给他来罗盘来。”

  “区区堪舆又何须罗盘,我只需到玉垒山用眼睛一扫即可。”

  “小辈狂妄,小苏你开车,咱们走玉垒山一趟。”

  西服男有点郁闷,沈家那位让自己去请林凡,这林凡还没有进门就和族中威望颇高的张大师吵起来了,这算什么个事儿啊?

  门外的动静吸引了不少沈家人看热闹,透过后视镜望着后方长长的车队林凡不由一阵苦笑,这动静是不是太大了一点,自己想要低调都难呐。

  此刻已是傍晚时分,一缕红霞冉冉升空,远方的水雾扑面而来,整个都江堰宛若一副水墨山水画般优雅,天空浮云变化,一个太极的鱼图案在虚空中冉冉成型。

  “这……怎么可能,七星连月,今天居然是七星连月之日。”

  张龙虎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显然想不到传说中虚幻缥缈的“风云八方大阵”会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还真是玉垒浮云变古今呐,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十八岁的见习风水师,蜀地恐怕十年都难得找到一个吧,没想到林凡在风水相术上的造诣到了如此地步。”

  前来凑热闹的沈家人窃窃私语,他们望向林凡的目光都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敬畏,张龙虎支支吾吾了片刻这才憋红了脸说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