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沈家之秘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0:0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98

“林大师既知我沈家的祖坟就在这一带,为什么到了入口却不进去呢?”沈伯仁摸出一把刻满玄奇符文的青铜鼎放在地上,伴随着轰隆隆巨响,不远处的山峰一分为二,一道流水而成的拱桥跃然在目。

  “父母山开落地为胎,没想到你们苏家的祖墓之地是在龙脉之上,难怪我分明感觉到入口就在眼前,却不知从何处进去。”林凡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不已。

  “父母山”是风水堪舆中极为难得,这种山势自主山顶上分开呈大八字,大八字之内又分大八字小八字,以主扇为帐四周为护带。

  这种山势其下束气处为息,再起小山头为孕,结穴处为育,尊卑有序,大小有伦,自高落低,自粗变细,自老变嫩,非常的难得。

  这样的地形生气融结,钟灵毓秀,吉气长存,是最理想的风水地形,林凡不是没想过沈家祖墓的风水很好,却还是没想到沈家的风水好到了如此程度。

  见林凡一脸震惊的样子沈伯仁一脸傲然的说道:“林大师找不到我沈家祖墓之地其实也不算什么,此山当年乃三丰真人和我沈家先祖沈万三谈经论道之地,这里的风水格局也是三丰真人亲自布置,就算是你们散人联盟那些大风水师来了也休想找到。”

  “原来如此。”闻言林凡肃然起敬,野史传闻张三丰在沈万三以兄弟相称,如今看来这应该是真的。

  同时林凡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沈万三当年能够转危为安大难不死,并让沈家一直繁荣昌盛了数百年,这一切关键就在于玉垒山的祖坟中。

  “父母山”的风水格局极为难得,里面也有很多讲究,可除非是脚踏龙脉核心所在点往下俯瞰,否则旁人是根本无从看出其中的弯弯绕绕。

  林凡醉心风堪舆三十年,这几个月来更是将从林纯阳那里学到的风水相术和前世所学互相印证完美融合,本以为自己的风水相术应该非常了不得了,可进入沈家祖墓后林凡这才明白自己还是小觑天下英雄了。

  “真没想到此地历经数百年依旧青烟袅袅,远的我看不透,可至少未来百年你们沈家将会空虚繁荣鼎盛。”

  常人言“祖坟冒青烟”,说的就是下葬者的后人贵不可言,可林凡透过破妄之眼发现沈家祖墓中很多墓穴上方都有青烟在流动,一些墓穴上方的青烟更是直冲斗宵,不由一阵感概。

  “这些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小子还是赶紧将老爷的风水穴选好吧。”就当林凡准备仔细研究学习下张三丰的大手笔之时,张龙虎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大师,按照我沈家的规矩,子时以后辰时以前祖墓是不能对外开放的,如今天色天色已晚接近亥时,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沈伯仁补充说道。

  “林凡,你也别说老夫不配合你,老爷的意思是让你在祖墓中寻到一个好位置来当墓地,之所以最开始不告诉你这些,这只不过是老夫想测试一下你的风水相术究竟如何罢了,毕竟老夫也不能让什么阿猫阿狗混进来,希望你能理解。”

  张龙虎这一番假仁假义惺惺作态的话林凡并没有放在心上,拿着罗盘脚踏九宫不断推衍,林凡很快确定了三处非常不错的风水宝地。

  “破妄!”开启破妄之眼仔细的扫描这三个地方,眼见一处穴位青烟袅袅中却有一丝微不可见的红芒在闪动,林凡眉头一皱只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睛。

  “青主福禄吉祥,是仅次于真龙紫气的存在,红主凶煞杀戮,这里既是张三丰所布置的风水局,又怎么可能会出现红芒?”

  摇了摇头林凡眯眼在看,这才发现青烟这三处风水宝地有一处果然存在红芒,而且这红芒如蛇狰狞恐怖,蛇嘴微张似乎在缓慢的吞噬着青烟。

  “沈老,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将三处风水宝地一一指了出来,林凡重点指着拿出有红芒存在的地方试探说道。

  “不可!”话音刚落,沈伯仁和张龙虎同时色变齐声喝道。

  “为何不可?”嘴角噙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林凡接着问道。

  “此地乃是我沈家一名先贤埋骨之地,虽说只是衣冠冢而已,却也没有挪走的道理。”沈伯仁凝重说道。

  大明国的风水格局讲究的是“独穴”,逝者一旦下葬就会独享此处风水,就算迁走墓穴让他人入葬也毫无意义,后面的入葬者后代甚至会遭受诅咒反噬得不偿失,不过衣冠冢并非真人下葬,耗费一些手段还是可以给其他逝者使用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埋葬的应该的是沈老爷子的父辈或者祖父吧?”

  “你……你怎么知道?莫非是小姐告诉你的?”

  林凡话音刚落,张龙虎一脸震惊的望向林凡,望向林凡的眼神如同遇鬼了般。

  “龙虎兄慎言,我沈家的规矩是祖墓只能女子无法进入,而且沈阁老的埋葬地雪瑶那丫头根本不知道。”

  沈伯仁摇了摇头,对开始对林凡的轻视已经荡然无存,走到林凡面前一拜道:“林大师果然厉害,那里的确是我大哥祖父沈阁老埋葬地。”

  沈阁老字文君,乃是近代非常出名的国学大师和书法家,曾为《抱朴子》、《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等道家经典作白话文注解,为玄门知识的推广和普及做出了杰出贡献。

  传闻沈阁老年轻时被沈家先祖,被明成祖朱棣称之为“吾之王羲之”的大书法家沈度托梦隔代收艺,一生清廉两袖清风,被明玄帝追赠为“文公”。

  “沈阁老乃是小子佩服尊崇的先贤,他以此地为穴按理说也后代也应该贵不可言,可为何从他孙辈开始便隐哟红芒凶光现世,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沈阁老的曾孙应该出了岔子,不知……”

  “一派胡言!伯仁兄,老夫觉得林凡此人充其量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而已,咱们不能让他继续看风水了。”林凡话还没说完,张龙虎就打断了林凡的话。

  “林大师,你一夜堪舆想来也累了吧,今夜不如暂且在我沈家歇息,寻龙点穴的事情改日再说你看如何?”沈伯仁好不容易升起的对林凡的一丝尊敬也荡然无存,冷冷的望着林凡说道,并用身体拦住了林凡前进的道路。

  “病入腠理尚有治疗的可能,若是病入骨髓却是百药无策了,既然二位执意如此,那我也乐的省心。”林凡明白类似沈家这样的大家族难免会有一些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勾当,当下也不多言点了点头。

  ……

  接下来的几天那个叫小苏的西服男一直跟着林凡,表面上是陪着林凡参观欣赏都江堰的景色,实际上却是暗中监视。

  对于这一点让林凡很是不爽,如果不是因为囊中空空以及林凡还惦记着沈老爷子许诺的一万块,林凡只想拍屁股走人了。

  与此同时,在沈家别墅中,沈老爷子捧着手中的武夷山岩茶躺在藤椅上一脸悠闲惬意,浑然没有半分将死之人的死气和抑郁。

  地上则是跪着一个浑身阴冷的大汉,随着大汉的述说,林凡自出生到高考和人打白卷赌的一幕幕呈现在沈老爷子面前。

  “影子,你是说林凡是从大青山被村民揍了一顿方才忽然开窍,而在这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个烂泥巴扶不上墙的半吊子风水相师?”站在沈老爷子身后的沈伯仁眼睛一亮,开口打断了大汉。

  “没错,林凡自幼便跟随林纯阳学习玄门风水,数十年来碌碌无为,可自从大青山那件事后便一飞冲天,恐怕如今的风水相术已不再其师之下,只是……”

  “这里没有外人,你有什么想法或猜测但说无妨。”见大汉欲言又止的样子,沈老爷子捻须笑道。

  “是,老爷。”

  大汉点了点头,整理下语言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几天我到大青山夏家族长的墓地看过,也仔细观察过林凡布置的桃花迷魂阵以及葵水八卦阵,发现他的阵法和我熟悉的完全不同,很多细节天马行空让人惊叹,就仿佛他不是我大明国培养出来的风水相师,而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

  如果林凡听到这些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大汉居然透过自己布置的三个阵法用了几天时间便将自己的来历推测出了个七七八八,幸亏大明国不流行穿越小说,要不然林凡的来历还真会大白于天下。

  “老夫听闻香江和宝岛这几年出了一个叫白龙王的高人,此人能预测未知道法高深,最开始不也是一个老实巴交大字不识的农民而已,后来梦见白龙王附体这才拥有了奇特的力量,林凡虽然没那么夸张,想来也和这种情况差不多。”

  沈老爷子贵为大明国太师权倾天下,知晓很多世人无法接触到的秘辛,对林凡突然开窍这种事情虽说离怪,但也在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

  “大哥,虽然影子已经证明林凡没有问题,不过他毕竟知道了我沈家的秘密,为了以绝后患,不如……”沈伯仁目带凶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